师尊扶我走过艰难岁月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日】我虽然九六年得法,但由于不重视学法和严格要求自己,致使自己走了弯路。我只是每天坚持炼功,不注重修心性,不会向内找,可以说《转法轮》我没有系统完整看过几遍,更谈不上精進实修。

由于自己没有跟上正法進程,三件事没做好,二零零五年四月份,旧势力黑手开始破坏我的身体,出现消瘦、闭经、失眠。由于一夜一夜睡不着觉,我开始主意识不强,思维有点混乱了,后来竟发展到莫名其妙的害怕,炼功更害怕。这以后我读了《九评共产党》一书,彻底清理家庭环境,把家里所有有关邪党邪灵的像、纪念章、邮票、课本、报纸、磁带、粮票、照片统统销毁。这样家里的环境及空间场干净了,自己的状态稍微有点好转。

我的每一点一滴的進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和点化、同修无私的帮助,当同修知道了我和母亲同时出现了不正确状态时,都帮助我们发正念,经常到家看望,每次同修的到来都能给我鼓励和支持,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开始参加集体学法,并一点一点归正自己。

当时我由于法理不清,正念不足,都不知道从哪下手,怎样学法,我就每天对着师尊的法像说:师尊!弟子不能没有法,没有法,就是行尸走肉了,您就加持不争气弟子的正念吧!

师尊看到了我想要精進的心,每次都点悟我看书,每次的点悟都是针对自己的迷惑不清、需要突破的执著及有待于解决的问题,当我情绪低落时,师尊就用家人及同修的嘴唤醒我,鼓励我。随着知道了学法的重要性,我加大了学法的力度,也开始发真相资料了。

我从小怕心很重,修炼后也没有怎么突破,怕心对我来说真是死关。有一次,我和同修、母亲去乡下发真相资料,就明明白白的感觉到师尊把怕的物质给我拿下了。我更加信师信法,决定突破这“怕”这个死关。

而当我真正要提高层次时,黑手烂鬼就开始破坏、干扰我,想要击垮我的意志。有一天中午,我被干扰的坐立不安,脑子里打出“害怕”这东西,当时我觉得自己精神快垮了,就在心里跟师尊说:弟子的承受力就这么大了,要崩溃了。当时我看见一有力的大手把一白毛鬼推入了无生之门。这以后我的状态开始一天比一天好转。我每个整点发正念,那时思想业干扰很大,有时根本静不下来,我仍然坚持着,不论走路、干活都念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后来我开始敢面对面讲真相了,但仍然不敢劝三退,我就从家人、亲戚、离婚的丈夫做起。随着正念的加强,慢慢敢向外人劝三退了,有序的做着三件事了。我的身体也恢复了健康状态,体重增加,也来了月经了,主意识也强了,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了这死关。(在这里我悟到的是,我求师尊时确实是自己尽力了,但不能有依赖心,且是执著心必须去、要实修的。)

后来我又经过了母亲去世及家里发生的这些变化和矛盾,我基本上能按炼功人标准要求自己。我悟到,情是个粉色的物质,又是迷魂汤,是最靠不住的东西,为了情,丈夫可以抛弃我,为了利,亲人可以伤害我,孩子小不懂事,可以不顾我(当然这里有自己的业力和做不好的地方),但只有师尊不嫌弃我,保护着,看着我,扶着我走过了我人生最低谷的岁月,我用尽全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我师尊的佛恩浩荡和慈悲伟大。

随着正法的推進开始晨炼了,常人时,我特别执著睡觉,常睡十个小时,觉的睡觉很幸福。我那时的观念是宁可不吃饭,也不能缺了觉,因为今天睡不好,第二天就难受和没精神。随着学法的深入,师尊在《转法轮》第一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悟到了修炼的人就是睡不好觉,第二天照样有精神,把这固有的观念转变过来,观念一转变,也就不再执著睡觉了,有时贪睡时,想起狱中的同修被恶警一夜一夜不让睡觉,国外的同修为了减轻对我们的迫害,在大使馆前烛光守夜,难道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突破呢?这样就突破了睡觉这一关,现在我每天睡三-四小时。

通过孩子高考,我也体会到,当你把法放在第一位时,师尊给我们都是最好的。我的孩子学习成绩在学校里一直是中下等。在孩子们進入了紧张的高考复习时,我从来没给孩子做过特殊的营养补充,只是督促她学法、炼功,一切顺其自然,结果孩子比平时超常发挥了一百多分,成绩在学校里成了中上等。这让我更加体会到大法的威力和超常。

现在我们都感到了救人的紧迫感,我把劝三退溶在生活中,串门都是有目地的买些食品,再劝三退,路上碰到的,买东西接触到的,洗澡、理发等等都不忘劝三退,平时注意收集信息,写信劝三退,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我已经写了二百封信了,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同修们!让我们听师尊的话吧!互相鼓励,互相扶持,不要执著这小住几日的旅店的假相了,做好三件事,放下自我,圆容整体,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