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待家人 创造更好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我是1996年开始修炼的。

修炼前,由于从事教育工作,性格好强,单位工作辛苦劳累,加上过于替中共邪党卖命,身心时时处于紧张状态,虽然工作小有成就,可30岁身体就垮了。心脏病,美尼尔综合症,胃病,痔疮,尿路感染,坐骨神经痛,颈椎骨质增生,特别是顽固的失眠症(经常几天几夜不睡觉),每天萎靡,还要上班,真是生不如死。为此我前后学过多种气功,直到96年走入法轮功

记得96年5月2日上午,那真是一个幸福的日子,我的同事叫我去看师父录像。可惜当时我并不信,只是碍着同事的面子去的,听课中有抵触情绪,现在回想那一幕,自己的心都会颤抖、流泪,真实的感到师父的慈悲、苦度。下午学炼动功,师父当时就为我清理身体,当天就得到了法轮。我有感觉。炼功一星期,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痔疮、尿路感染就在那一星期消了两天业,一直到今天没有复发过。头脑清醒了,身体轻飘飘的,每天睡得很好,精神好的很,浑身都是劲,从内心感谢师父给了我新生。

我婆婆由于公公去世,一直跟我至今。婆婆当时70多岁(现年84岁),毛病一大堆,偏瘫、筋骨痛、高血压、血管硬化等,94年每天8元钱药,而我每月工资才200多元。她还哭哭闹闹,经济拮据,精神负担重,简直没法活了。97年我领婆婆走入法轮功至今,已有十一年没有吃过药,身体非常好。虽然也有几次较大的消业,但都是有惊无险。就是前两天,她去爬高处晾衣服,从高处仰面摔下来,后脑勺一个很大的包,臀部也摔痛了,她自己爬起来,摸摸后脑勺笑着说:“摔的昏昏厥厥的”。只两天不痛了,那个包一个星期也消了。

我先生原来有风湿病,出虚汗等,由于我们炼功,他的病也消失了,一年也难得感冒两回。我的家呈现出幸福、祥和的气氛。

可到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无理迫害。我感觉天都要塌了,每天看着师父的像以泪洗面。那时邪恶非常疯狂,电视台一次又一次来我家采访我,报社记者也找到我,我拒绝。但由于单位领导多次威逼,就是要我接待,无奈中我接待了,我用堂堂正正大法弟子的风范,弘了法,最后他们都灰溜溜的走了。随后单位领导天天找我谈话,劝我放弃,我谈了我的想法,拒绝。最后领导威逼我:“你知道共产党是这样的,哪怕它错了,平反那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你再炼下去,会影响到你的先生、孩子,同时你还会影响到单位,单位评不到先,不能发奖金。你完全可口头说不炼,回家偷偷的炼,或将功法另起一个名字,就说炼别的功法。”我告诉他们:“不可以这样做,我们本身就是修炼真、善、忍的,不能讲假话,假若将功法改名字,师父不会承认这样的人为弟子的,如果说我会影响单位,我想大法本身是‘为他’,我不连累你们,我辞职吧。”

同时单位也找了我先生谈话。在这种高压下,我先生也天天愁眉苦脸给我做工作,劝我放弃。为此,一贯坚强不流泪的我(我从小失去父母,养成坚强性格),哭了三次,本来心脏病好了,可又开始咚咚的跳起来了。这时我想,不能总这样。我跟我先生摊牌:“不叫我炼功,要我回到从前,我宁肯去死。现有两条路给你选择:一,离婚。我什么不要,就拿一张床,一张桌子走人,房子,存款归你,我不连累你。二,不离婚。但有可能我会开除工作,你要肩负养我的责任。”他呻吟了半天:“我选择二。”就这样,他看我坚决,不吵我了,单位从那以后也没来找过我。公安局来我家抄家,他只有帮我藏书的份。

虽然他不反对我炼功,但他每天干克格勃的工作——监视我。不准我与同修接触,更反对我接真相资料,师父经文。消业时吵着要我吃药。这时我会对他说:“吃吧,吃了会更重,不信就试试。”结果病状严重了许多,从那以后他再也不吵我吃药了。又有一天,我要去同修家切磋,他堵住我不让去,我告诉他:“接老师经文,切磋是我们修炼的形式,这不允许,我如何修?我告诉你,我现在身上生了很多疙瘩,这个关我闯不过去,我要去寻求帮助,你不同意我怎么办?我们是做好人,又不是去做坏事,你堵我干什么?你堵不住我的。”从同修家回来,我的疙瘩很快就好了。从那以后,他虽然也担心我的安全,但也不那么堵我了。

先生是我的亲人,我肯定想救他,所以平常会给他讲真相。但毕竟他经过邪党近20年的洗脑,中邪党毒素太深。整个思维、讲话的口气都是共产邪灵的,所以我们经常有争执。他从不接受真相资料,反复的说,不要去相信明慧网上的东西。时不时吐出几句对师父不敬的话。并且告诉我:‘你说不过我的,不管是横的、竖的,你都不是我的对手。’

又一次,他又吐出对师父不敬的话。我突然觉得不能再这样忍下去,那是我的师父啊,我怎么能允许他侮辱我师父?我平静的对他说:“其实,我与你老妈炼法轮功,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假如我俩不炼法轮功,现在你的处境会怎么样?你过的有这么好?法轮大法救了你,救了我,救了我们的家。你虽然不炼法轮功,但作为人,也应有良知,有道德,象你这样,做人都不配。你会遭报应的。”说完后大概一小时他无故发烧了。这样的事件有三次。遭了三次报应。最后一次,我更严厉的说:遭报应!结果一小时后又发烧,又屁股痛(生了一个肛门囊肿),第二天捂了很多脓。我陪他找医生开刀取脓血,他痛的叫了起来(记得我生小孩时,他叫我不要叫,人家会笑话的),挤出了很多胧血。医生告诉我他这个病至少三个月,还要小心不要形成肛瘘。我单位有个人就由于没有处理好,半年都没有好。这时我想,时间太长了,得想个办法,让他好得快一些。我找到一个朋友,她在乡下帮我扯了一把草,放到锅里煮一下,捣烂敷在创口上,只敷了两次,奇迹出现了,伤口愈合了。从发病到结束,总共五天时间。之后我正告他:“以后嘴巴放干净点。”他说:“你法轮功不是讲善吗?怎么还咒人家遭报应呢?”我说:“这也是善,制止你犯罪,不让你面临淘汰危险。”他无语了。从那以后,他开始有点相信了。我们之间一发生争执,他就用手捂住我的嘴巴:“你是炼功人,不能乱说话。”

2005年,我要他写退党申请书,他虽然不愿意,说不相信,但我严正的说:“宁肯信其有,不肯信其无,你又不会失去什么。”他嘴巴嘟嘟囔囔的,最后还是写了。

从那以后我做三件事,他不反对了。对于发正念,我告诉他这是铲除迫害我的邪恶因素,他非常支持我。到了正点经常提醒我。

前几天我们又发生了争执。四川发生了大地震,他每天抱着电视机看:这下共产党翻身了,表现很杰出。我说:“这是人性的光辉,与共产党没有关系。假如你在四川,你不是共产党,你也会这样干的。其实,地质专家已预震了,是共产党为了保奥运,不报震结果死了那么多人,特别是学生。”他吼我:“我不相信,有地震,政府还不会报震,让死这么多人。你那个网别看了,全是假话。你不要颠倒黑白,我自己有头脑,会分析。”我后面又告诉他更多的事实,他没争赢,火了,又说对我师父不敬的话。当时我非常震惊,心里非常难过。我说:“你又会遭报应的,你那个退党没有用的。”他回答说:“你咒我?退党有没有用,不是你说了算,得老师说了算,我就是不听你的。”听到这,我猛的一惊,前面的话不是他说的,是他背后邪灵说的。我突然一想,这样的景况已有九年了,怎么今天还会这样?师父说,大法弟子与常人之间有矛盾,百分之百是大法弟子不对。啊,我得向内找,对了,我找到了:这里有我对先生的情、争斗心、证实自己的心、这一段时间发正念忘了对先生空间场的清理。我知道问题肯定出在我这里,是到了去这些执著心的时候了。

晚上我诚恳地对先生说:“对不起,我今天又跟你争了,我以后不跟你争了。”他跳起来说:“你不争,你还不是×××(我的名字)。”我平静的对他说:“我是大法修炼者,知道自己错了会改的。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改变不了你,争也没有用的。我为什么要跟你争?是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我不想你走错路,不想你失去应有的福份,所以我心里很着急,总是想办法说服你。我这也是善,只不过我表示善的方式不对,不被你理解。你不是说你有思维,会分析。你一天到晚就看邪党的电视,听邪党的宣传,你的思维是邪灵的,你的语言也是邪灵的,你从不看真相资料,如果我这边的资料也看,也听,你再去分析,你不是更明白吗?我希望你也接受我这边的资料,不要拒绝福份。”他默默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他突然又说,我怎么会说老师那些话呢,那些话不是我说的呀。我说我知道是你背后邪灵说的,你中毒太深了。过后我看见他到师父的像前悔了罪。

从那以后,我们基本不争了,他也说不跟我争了。遇到真相资料给他:“长长见识”。他也乐意接了。前天,我俩去散步,碰到一个大法弟子,他感慨的说,以前是共产党一言堂,可现在有互联网,信息大门打开了,共产党封不住的。听到他说这话,我欣慰了,感谢师父,是师父真正救了他。

现在他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责任、有义务,他不反对我做三件事。有时看我发资料,发光盘太多,他一把抓过去,(我不放心,不愿给他)可他发得比我还快,教育我说:聪明些,怎样怎样发,人家能拿到而又安全。

当然,生活中我对他奉献是无私的,我对他的大家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一直很感激我,我们的家庭很溶洽。熟悉我的同修都感叹的说,你家的环境真好。

由于层次有限,有的做法不一定对,不对之处请同修批评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