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变了 正法修炼不能停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几年前,我和老伴从外地来到北京儿子家,帮助他们照顾刚上小学的孙子。当时我想,环境变了,但在正法修炼的路上不能停。应在这新的环境中证实法,去人心,除邪恶,救度众生。

一、开创新的修炼环境

来到北京,这里人地两生,马上与北京的同修联系有难度。正好来京时随衣物带来一些真相资料,常常是在上午做完了家务活后,带上几张光盘、护身符及其它真相材料,就到附近商店、超市、菜市场、医院等地方去发。几个月过去了,带来的东西也基本发完了。我想应该和北京的同修联系了。

当我第一次要去一位同修家时,老伴、儿子阻拦不让去,我清楚这是旧势力通过家属在干扰。我就认真学法,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干扰因素。又过一周,我发出一念,今天一定要去见同修。早饭后,换好衣服,告诉老伴我要去同修家。开始他们还是不同意,我说:“我去朋友家聊聊天,也不是去做不好的事,为什么不能去?你们不同意我也要去……”。最后达成“协议”,儿子开车,老伴“护送”出发了。坐在车里,我就想摆脱他们。我一路上边发正念边请师父帮助,不让他爷俩到同修家。快到同修家附近时,儿子说:“这里我来过,我们单位一名职工就住在这。”我马上说:“你打电话看他是否在家,如果在家你们就不用陪我了。”儿子打电话,他的同事果然在家。这时也到小区的门口了。我们约好返回时间、地点,他俩去儿子同事家,我来到同修家。

他们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虽然我们过去不熟,但一见面象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同修热情接待我,我们亲切交谈,他们给我介绍北京大法弟子证实法及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走时,同修出来送我,还主动热情和我老伴及儿子交谈,分手时,儿子也热情邀请同修到我们家来串门。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顺利。其实,我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家人都看在眼里,对我修炼并不反对,但是与同修接触,他们就为我担心害怕,对他们的心情,我完全能理解。我也经常向他们讲真相。后来再与同修联系,家人也不反对。

我很快就溶入了北京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洪流中,开创了新的修炼环境。师父讲:“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精心安排。

我经常和他们一起学法、交流。他们资料不足,我就把师父新经文及其它材料带给他们。有一次去较远的一位同修家送师父新经文等材料,乘汽车一个多小时也没报我要去的站点,一问乘务员,说我坐错车了,乘的是某线的支线,乘务员让我到终点再换车。到终点一看,是郊区一个乡政府。既然来了,不能白来,坐在乡政府大门口外乘凉的椅子上发正念,清除那里的邪恶因素。然后给同修打电话,同修开车把材料取走并要送我回家,我谢绝了,按原路线返回家。到家后想,为什么会坐错车?向内找,发现那一阵子,只顾忙忙碌碌干事,缺乏扎扎实实学法修心性,就是干事心多了,学法少了,有时连四个整点发正念的时间也错过了,所以受到了干扰。

通过这件事,使我对学法与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关系有了進一步的体悟。我悟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学法是最根本的,应该放在首位。因为“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法能开启智慧,做事一定会事半功倍,甚至出现奇迹。法是做好证实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证。而做证实大法的工作,又能加深对法的理解,领悟到更多的法理,加快修炼者心性提高、境界升华。如果只学法,不做证实大法的事,那是常人在学知识,而超常的大法,什么也学不到;如果只忙于干事不学法,那等于常人在做证实大法的事,只积福份。只有学好法,做证实大法的事,才是大法弟子的本份,才能树威德、积功德。所以学法与做证实大法工作是相辅相成的。同时我还认识到,一个修炼者修的如何,不能只看他为证实大法做多少事,主要看在做事过程中修去了哪些执著心,从而心性得到提高。

我在北京这几年,看到北京同修在证实法中的表现,使我感动,令我敬佩。

二零零五年秋,邪恶在北京又一次疯狂的打压迫害法轮功,在某区有好几个资料点都被破坏了,一部份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在这种极其恶劣的环境中,个别怕心重的学员不敢出来了。有一对已退休的老年夫妻大法弟子,便主动把附近不敢出来学员手中的真相材料大包、小包的都拿过来自己发。过去他们怕心也很重,但通过学法、发正念,在正法实践中,怕心逐渐去掉了。女同修还主动告诉做资料的同修,“有情况你就打车到我这来(她家是新的小区),我把你送到安全地方,”在邪恶恐怖下,不顾个人安危,对同修这种无私的关怀,是心性的提高。是修炼人境界升华后的具体表现。有一位八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把平时省吃俭用节省下来的一千元转交给资料点,说:“用这钱多印几份真相材料,多救几个人。” 他的行为令人敬佩。

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每天都用小车推着不满周岁的外孙,到各小区发真相资料。每次到楼门口,总是碰上有人出入,电子门一开,她把小车推進去了,然后把车推到电梯里,从上往下做,把真相材料放到每户门上,一层楼一层楼的发,小宝宝好象知道是在做事,从不哭不闹。她深有感悟的说:“大法弟子证实法,只要想做,师父就让常人帮助开门,实质是师父带我们祖孙俩去证实法。”

还有一个三口之家,夫妻、女儿都修炼。女同修从劳教所闯出来后,家里就是学法小组,天天坚持学法,他们还根据明慧提供的材料,自编“善恶有报是天理”等真相资料(夫妻俩都是从事文艺创作的)印发。男同修每天开车出去,带着自印的真相材料去发。女儿上班也带上一包,工作之余就把有缘人救了。女同修一直坚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很好。

我在北京接触的同修不多,但我看到的大法弟子,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主动的、智慧的、不声不响的、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走师父给安排的自己的修炼路。我与他(她)们比还有许多差距。如:我在北京这几年与不相识的人面对面讲真相做的很少。我想今后通过学法,会突破思想障碍,在证实法中救度更多众生。我会珍惜师父给予的这个新的修炼环境,做好该做的事。

二、正念的威力

来北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怎么样去证实法救度众生呢?我反复学习师父讲的:“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发正念有这么大的威力,是师父叫我们做的三件事其中之一,我一定要重视,要做好。

几年来,我一直坚持四个整点同全世界大法弟子一齐发正念,并且每次增加十分钟,专门集中除北京的邪恶。

在我们居住的小区,附近不到八百米,是某某派出所,每天去市场买菜,遛弯等都要路过。刚到那就看见派出所大门口挂一个横幅,“向天安门……学习”的恶毒口号。就想发正念清除它,不准它毒害世人。但仔细查看,横幅两端拴的很牢,觉得弄掉难度很大。过两天又想,要有一场大风把它毁坏多好。后来四个整点发正念时,就加了一句,彻底清除某某派出所的一切邪恶。有时专门去发正念,一天有时去几趟发正念。坚持一段时间,不见效果,这时有点灰心了。认为自己正念不强,威力不大。那么我的正念为什么不起作用呢?向内找,我发现用人心对待这件事了,什么“两端拴的牢”,借助“大风毁坏”等等。在证实法中,要正念,不要用人心。

通过反复学习师父关于发正念的教诲,使我认识到,自己发正念威力不大,除用人心去对待外,就是没有按师父要求的去做,只流于形式。虽然每天都去做,但发正念时思想不集中,直接影响除恶的效果。从此,我发正念前几分钟时,集中精力,清除自己不好的思想和观念,使自己清醒,進入发正念,思想集中,念力强大,不受外界干扰。 这样做之后,就感到有明显的效果。特别是在家里发正念时,感到浑身发热,有时自己变大,能量很强,有时感到往前跑,从手尖往出冲,在宇宙中寻找邪恶,消除灭尽。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发现某某派出所挂的恶毒口号没了,以后也没出现。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有一天去天安门广场发正念。我是从南面地道進入广场的。从南到北慢步走两个来回,又在广场四周转了一圈,已经二个多小时了,去中山公园休息半个小时,然后又回到广场,准备再走两趟。正从北向南走时,一个警察叫我站住,问我哪来的?来几天了?干什么来了?我一一回答后,又问:“知道法轮功吗?”我说:“在中央电视台听到过,”接着又问,对这个功法怎么看?对大法师父怎么看?还要看我包……当时我正念很强,不去回答它,便大声说:“老百姓到广场来游玩,你怎么这样对待,你有什么权利要翻我包……。”我这一大声喊,马上围过来不少群众,七嘴八舌的谴责那个警察。我当时请师父帮助,不准邪恶迫害我。围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又过来一个警察,像是个小头头,问我:“你有身份证吗?”我说:“当然有。”并指着第一个警察大声说:“他不讲理,要翻我包。”我边说边故意把包口敞开取出身份证给大家看,他看一下说:“你走吧”。并叫大家散开。我不慌不忙的继续发着正念离开广场。

在回家路上,坐在汽车里,回忆刚才发生的事,不由自主的心情紧张起来了,紧张的心往起聚,真是后怕。我清楚,这是怕心暴露出来了。过去认为怕心去的差不多了,可这次有惊无险后出现的紧张情绪,说明自己的怕心还没完全去掉。怕心是自我保护意识,怕自己受迫害,怕心只是一种表现,实质是私心。既然表现出来了,就牢牢的抓住去掉它,如果不及时去掉,以后邪恶还会钻空子。

这次发正念为什么出现干扰?此次是在广场发正念时间最长的一次,觉得面对面除恶既方便、效果又好,在中山公园休息时就产生了欢喜心,所以休息后又回到广场了。师父讲“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是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才使自己脱离险情。

还有一次来北京,我的手提包装满了真相材料。从家到火车站,我一路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不准车站检查我的手提包,到火车站進站口看到前面所有人的大大小小的包一律放在安检台子上通过。我心不动,发着正念,堂堂正正走过安检口,進入站内,安检员像没看见一样,包里光盘,护身符及其它真相资料,安全带到北京,送到北京部份大法弟子手中,对他们证实法、救度众生起到了较好的作用。

几年来我深切感到,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只要正念强、心态稳,你的正念是有强大威力的,邪恶是破坏不了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一切都由师父安排。

三、邮信讲真相

我过去用信给同修邮新经文,同修都能及时收到。来北京后,觉得用信讲真相,在当时可行。于是就开始查找、整理信的内容,了解邮信对象。明慧网上有许多以邮寄信件讲真相的文章。如:给知识份子的信、给公安干警的信、给清扫大街保洁人员的信等等。写的都很好。我就下载,再根据邮信对像進一步整理。信的长短A4纸一页半左右,打印好叠二次,半页空白纸在外面,正好把里面包上,邮寄时更安全。

我儿子家住北京较繁华、人员密集的一个大社区,附近有几家医院。我就了解医院的地址、邮编,然后去医院查找大夫姓名和科室。了解这方面情况很容易,一般医院挂号室墙上或其它醒目的地方都有,就象给我们准备的一样,一抄就行了。有时从健康小报上抄一些大夫名单。所以,最初用信讲真相,是从北京部份医院那些主任医师、副主任医师开始的。

我在明慧网上看到教育界大法弟子受迫害的很多,接着就在教育系统以邮信方式讲真相。另外,我还利用在外地的条件,给本单位领导、职工邮信讲真相,救度他们。

对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干警,邮劝善信,劝他们不要再受蒙蔽,跟着江罗周一伙继续犯罪,毁掉自己一生,让他们知道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他们悬崖勒马,给自己和家人选择光明之路。

北京邮信很方便,除邮局外,大街上、较大的小区内一般都设有邮箱。为避免引起注意,寄信时分邮局投递。一个邮局管辖的邮箱,每次每个邮箱投一封。一个单位有多封信时,邮信时间要错开,每次邮一至二封。这样日积月累,坚持下去,发出的信件数量也很可观。邮信前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使信顺利到达收信人手中,救度看到信的人。我坚持一年多,后因资料点事多一些,没能坚持。

在邮信证实法过程中,反映出自己的许多人心,如:开始写信封时,怕心很重,担心自己笔迹被辨认,就请同修写。可是后来写多了,怕心逐渐变小了,就自己写(本单位除外)。同时还表现工作不认真,粗心大意。有一次打坐,在要入静时,忽然闪出一念,打印的信再看一遍。炼完功拿起来一看,真的有问题了。在两页连接处,编排时漏掉二个字。幸好打印不多,还没发出去,在师父的点化下,及时纠正了。

邮信讲真相使我体会到,选择邮信证实法,是救度众生一种好办法,既方便又安全,只有用心去做,才能做好。邮信的过程就是自己修炼提高的过程。

四、家庭资料点

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来北京前同修给我一个国外信箱网址。到北京后就想学电脑。特别是看到同修写的《从锄头到鼠标》这篇文章后,更加坚定了我学电脑的决心和信心。

开始学像小孩走路一样,一步一步的用笔记上。但对点左键、点右键、点一下、点两下总是糊涂。我就天天练,反复操作,碰到卡壳处记好等儿子下班回来问他,就这样,逐渐的学会了上网。能从国外大法弟子信箱收到明慧、正见信息了。信箱获取资料半年多后改用动态网。

在和北京同修交流时,听到他(她)们说资料不足,有时师父的新经文也不能及时看到。我就开始想买一台打印机,办家庭资料点。当我提出要买打印机时,家人不支持。半个月后,有一天早晨发正念时,我加了一念,清除一切干扰我买打印机的邪恶及因素,早饭后跟儿子说:“我拿钱,你帮我选一台打印机,你如果不帮助,我自己去买。”儿子一看我态度很坚决,说:“今天忙,等两天吧!”然后就上班去了。第二天下班就买回一台激光打印机。

开始学打印,觉得下载、排版、打印等,每个步骤都很难,担心学不会,儿子就耐心的反复的教我,逐渐的能操作了,这时怕心又出来了,怕打错了、怕机器出问题。哪一步点错了,下一步就无法進行。但出现问题时,儿子、孙子随时可以帮助解决。慢慢的又产生的依赖心。这些人心时强时弱,通过学法、发正念,有的心去掉了,有的心变弱了,有的心掩盖起来了。所以刚开始那半年,在儿子的帮助下,打印机基本上还能正常运转。打印出来的资料为大资料点供不应求时的一个补充,也缓解了一些附近大资料点同修的压力。

二零零五年下半年,邪恶破坏大法的重点放在资料点上,听同修说,他们知道的几个资料点先后都被邪恶破坏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家这朵小花就开始绽放了。这时我对电脑、打印等主要技术也掌握了。除打印师父讲法、新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外,还在明慧网页上选择一些其它内容,供一部份同修学习切磋。如: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学法是基础、无条件向内找、发正念、去怕心、正念除病魔、大陆大法弟子学法网上交流文章以及北京有关的材料等等。世界大法弟子的修炼感悟和体会,对我们启发、帮助很大。资料点虽然小,但在北京正法的关键时刻,对部份同修做好三件事,发挥了积极的作用,有的同修说:“是师父派你来的。”其实自己只做了一点点应该做的事,这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人心没彻底去掉,邪恶找空就钻進来干扰。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儿子出国了,他走后第三天打印机不转了,找人修也没发现什么太大的毛病,没过几天,墨盒又漏粉了,有时网也上不去了,问题一连串的出现,这时,我才意识到,不是机器有毛病,是心性上的问题,就是自己怕出问题的心、依赖别人的心等,被旧势力利用而造成的。必须好好学法,该提高心性了,去掉这些人心。

师父在《转法轮》一开头就讲:“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执著心的过程”。师父的教诲使我去掉了怕出问题和依赖别人的心,当心性提高后,电脑、打印机也都能正常为证实法工作了。儿子在国外的一年中,我基本上是靠学法、发正念,机器基本上再没受到干扰。

根据北京科技较发达、几乎家家有电脑的特点,我积极鼓励并帮助同修学电脑。对不能上网的同修,就把每天明慧网页输到U盘里,转给同修让他们用电脑看明慧。这样做既能帮助他们全面了解明慧信息,使其跟上正法進程,又比较安全。有的同修去外地,带上U盘,就能看到明慧内容。

有位同修去海南住一段时间来电话说,消息闭塞。我就把几个月每天明慧网页内容、上网软件及上网步骤都输到U盘里,装在精制的小盒中,以珍贵药品托人捎到海南,使在天涯海角的同修也能看到明慧,后来听说他自己也能上网了。

家庭资料点,在证实法中虽然发挥了一定作用,可是它还很不完善,如:刻录、塑封等有些应该做的,暂时还未能做,有待今后進一步发展完善。

在慈悲伟大的师父传法十六周年的时候,我把自己在这几年正法修炼的情况总结出来向师父汇报,同时也是找出修炼中的不足,以便今后進一步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最后的修炼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