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途中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十年了,在师父的呵护下,从不悟、渐悟到对师对法的坚信,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一、听师父的话,信师信法正念正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流氓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我先后两次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当地恶警绑架在劳教所关押一年多,受尽种种酷刑、精神迫害与超期关押,于二零零一年十月无条件释放。

回家后没有多学法,觉的我是坚定的大法弟子,什么也不怕,没有安全意识,急于做事。一次去外地取资料被恶人绑架,送到那里的看守所。我牢记师父的话:“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于是,我不报号、不穿号服、不做操。一天,警察找我谈话,说我是外地的,表现不好,总想找我的麻烦。

一日,长疥的同修被一哄而上的犯人们按着强行上药,同修被厮打哭了。我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上不上药由她自己说了算。犯人说她会传染别人,我说不会的。犯人就说那你挨她睡,我说行,她们就住手了。打那以后,我俩用一个被子,睡在一起。这时,相继又有同修不报号,犯人就对我下手,说因为我影响她们也不报号。她们将我从床上踢到地上,一齐动手打我,并逼着法轮功学员盘腿打坐,腿拿下来就打。她们承受不住,又都报号了,我静静的双盘了三个多小时未动,她们还时常用拖鞋打我的脚,我就发正念。我知道是师父加持并替我承受了痛苦,我的腿一点不痛。

她们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跑到我跟前:妈呀,求你了,行不?我深知这是魔在干扰,我坦然不动发正念,解体操控她们的黑手烂鬼,同时对她们笑着说:我是修宇宙大法的,做好人被非法关押就错了,为什么要配合你?我自己说了算,你们别再被利用了。她们一看怎么都不行也就不管了。

我天天发正念,背法,时常给她们讲真相,教她们背《洪吟》。一日,那个打人最狠的犯人头儿问我恨不恨她,我说不恨。她说我这回算服了你了,大法弟子真了不起。我说不是我了不起,是我的师父伟大。并对她说:你以后也要按真、善、忍去做,要善待他人。

后来我们又被转到另一看守所,去看守所之前,我们身体检查都不合格拒收而被送回原来的看守所。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我们,让我们早日出去救度众生。这时我每天坚持多学法、多发正念、坚持炼功,整体配合、修正自己、正念正行。二十天后看守所通知家人:半夜也得把人接回家。就这样连夜我被家人接回了家。家人说,我以为你们被搜走两丝袋子资料一定得判了,真没想到你能回来。

二、学好法,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

师父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二零零二年四月,我们地区绑架法轮功学员,只要说炼就抓,不炼就放。当时我没有在法上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担心被迫害。结果晚间九点多七、八个恶警来我家敲门,我发正念不给开,他们就找来锁王把风孔拽开,连喊带叫一个多小时后,他们破门而入,疯狂抄家。我发正念让他们什么也找不到,在师父的看护下,他们一无所获。

他们让我走,我不走,他们强行将我抬上车。我高声喊:警察抓好人了,信仰无罪,法轮大法好!我被绑架到派出所,问我都与谁来往,别人都说了等等。我说谁爱说谁说,我不能出卖同修、不能出卖佛。他们气急败坏的给我上挂,我发正念“谁也动不了我”当时我信师信法的一念是发自本性的,金刚不动的,心里想:快给我打开。这时外边有人说:关她两年了也没用,算了打开吧,她顽固到底了。

接着就把大挂的铐子打开了。我被送到看守所,心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证实法。一警察说判三年,一周就送走。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全不承认,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必须出去正法救人。我想到师父的讲法:“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每天坚持发正念、学法、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三个月后我又汇入正法洪流中。

三、修出真正的善

二零零二年十月,丈夫被旧势力以病业方式夺去生命。丈夫遭受病业迫害期间,我对他关心不够,总是指责、埋怨他,对他一次次的住院失去了信心,觉的他不争气,而不是与其共同学法,从法上认识,破除旧势力安排。而且丈夫的离世造成他亲朋好友的不理解,他家人把失去亲人的痛苦全发泄到我身上。从火葬场回来他们七、八个人就气势汹汹的来到我家,大声吼骂着要到医院查查,他是咋死的,言外之意是我把他害死的,且威胁我要对我“白刀子進去红刀子出来”。我想到我是修真、善、忍的,一定要守住心性,我失去丈夫很痛苦,他们也是一样。而且我也意识到旧势力利用我丈夫的死,让他家人怨恨大法、怨恨我,目地是想淘汰他们的险恶用心。

师父讲“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浅说善》)我忍受着失去亲人痛苦的同时,忍受着他们的辱骂,一言不发。转眼大年到来,我不记恨他们,主动去看望他们全家。他姐有心脏病、糖尿病,我常看望她,给她买爱吃的,她很感动,并为她弟弟去世时对我的无理深感愧疚;他亲属家的孩子我都给压岁钱;一孩子考上大学我送去一千元;他外甥家的小孩子也常接到我家住几日,给他做爱吃的。他们全家都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都认可我,就这样他们全家人都佩戴护身符、默念“法轮大法好”且全部退出恶党组织。

四、去掉怕心、归正自己

本地派出所的警察一直把我当作所谓的重点,监控我。二零零二年派出所让邻居、居委会和单位加重对我的迫害,经常来电话来人骚扰我。我当时生出了怕心,白天出去讲真相什么的都行,就是怕回家,到家马上把门反锁上。与学员交流后学师父《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看到我们证实法有障碍时,不要绕开走,要面对它去讲清真相、去救度生命。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们在救度生命。”我把法背下来对照自己,我悟到“怕”就是私,和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相差太远。怕再被迫害、怕失去个人利益。我必须面对,归正自己,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谁来我都救他。

一天,居委会主任到我家来说:嫂子,好好过日子,别再有什么事了。我笑呵呵的说:我炼功做好人能有啥事?她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我说:香港、澳门、台湾不都是咱们国家吗?人家随便炼,全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炼,有什么不好?因为我师父要我们做更好的人,我修炼法轮功后严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对社会对家庭对单位都有利而无害。我单位的厕所无人打扫,我用自己的钱买清洗剂把厕所卫生搞好;职工小额储蓄代办费,我从不要分文;拿家的账本又拿回单位。她由衷的说:你真好!这楼的卫生始终都是你扫,我也知道这楼的人从一楼到八楼都说你好,给你钱你也不要,卫生费还照交,听说你家庭也很和睦。我说这都是我师父让我们这样做的,处处为别人着想。以后你也要对家人对别人好,按真、善、忍去做。她说我以后改掉爱生气的毛病,谢谢你!你就在家炼吧。

一天单位来电话说要来看我,我说来吧。书记、主任等人拎着水果来到我家,问我有什么困难。我要求正常开工资,并补发三年欠发的工资。他们答应给开工资,如果写“保证不炼”我们现在就同意补发所欠工资。我说这么好的宇宙大法怎么能不炼呢?并向他们讲大法使人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我修炼前患肾炎、心脏病等症,如今我身心健康,为单位节省了医药费,用乐观的心情服务于社会,这多好啊,你们不让我炼对吗?他们说:你人好我们都知道,那你就在家炼吧。

这几年资料少,我就伸手要,没有,我就自己写、贴,边做边讲,由于顾虑安全,便很少与学员往来,没有整体意识。当做资料的同修遭受迫害时,只是为私的保全自己的安危,不敢往前迈進一步。自认为我三件事也做了就是跟上正法進程了。二零零五年帮同修建了资料点,也未想到主动参与,而是等、靠、要。直到资料点被破坏了,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责任。我决心修掉一切私,先从自我做起,再带动没有走出来的学员。就这样,我组织学员集体学法、集体到当地邪恶黑窝发正念、营救非法关押的同修,自己做资料,去掉间隔,整体提高、形成坚不可摧的粒子团。

一次在我刻碟过程中,光碟的标签突然被刻录机吸進去了,机器顿时停止了运转,我无论怎么也弄不出来那个小纸条。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阻碍我救度众生。我求师父加持并盘腿发正念:铲除一切破坏法的邪恶,让小标签出来。二十分钟后,我惊喜的看到小标签出来了,大法无所不能的威力使我悲喜交集的泪流满面。

近日邪恶系统以十七大、奥运为名开始对学员所谓的走访。一天,警察来敲门,我不给他们开门。我虽发着正念,心却怕的慌,连续三天他们不断的来骚扰我,我终于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正法弟子,谁也动不了我!”恶人顿时退了。知道是自己的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后要从法上根本破除邪恶,在法中归正自己,真正从人中走出来。

五、劝三退,不放弃一个有缘人

师父说“救度众生贯穿在你们现在生活的每一件事中,如果大家都能够认识到、认清其重要性,我想,那可能会救度更多的众生。”(《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刚开始劝三退时,我主动和邻居说话,向邻居讲真相。因为他们都认可我的为人,所以连信佛的信教的也都退了;后来又到菜市场去讲;出门时走路、坐车我都发正念,解体自身及周围空间场障碍讲真相、劝三退的黑手烂鬼与共产邪灵。心怀慈悲、面带祥和的接近每一位有缘人。洗澡时,我主动为人搓背。收废品的、问路的、修自行车的,我都劝其三退。一次给六个民工讲真相时,一女人喊道:谁在说法轮功,我就是抓法轮功的。我立即发正念让她定那儿、别动,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的回到了家。

我家装修房子时,小事不与工人计较,他们觉的我和别的房主境界不一样,两个瓦工在我家干活时,其中一人不退,我不放弃他,就天天为他发正念,十天干完活时,我提出三退的事,他说“给我退了吧,这好事我得谢谢你,以后我请你。”刷墙时料不够了,买了四桶料,一桶八十斤。我就从一楼拎到七楼,他们看到先是一惊:是你拎上来的?我说是啊。他们说真行。我说不是我行,而是我炼了法轮功,身体好,浑身是劲。他们说:我说来你家时,看你好善良。我就开始给他们讲“自焚”是栽赃陷害法轮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给他们每人一个护身符,他们都三退了。第二次刷墙时,有个人就是不退,说刚才等车时牡丹江来的我都没退,你说我能退吗?我说你能。我不断的为他发正念。当他讲到国家腐败等不正风气时,我就讲文革、六四及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暴行。再提三退时,他欣然接受,并说这党算完了。

在长期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我悟到:顺其自然、不求数量,效果会好。我也深深的体悟到:师父在借助我们讲真相救人的这一特殊修炼形式,让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修出慈悲心、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从而成为真正的合格的大法中的粒子。

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