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我得法前身体不好,活的有苦又累,心想人不知道为什么活着。得法后师父的法理一一给我做了解答,通过学法炼功,心身一天天好起来了,我不断在大法中归正着自己,家人从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也都走上了修炼之路。

当我们沐浴在大法中奋力精進时,邪恶的黑手共产邪党开始了对大法及大法修炼者的血腥迫害,对大法、对师父犯下了天大的罪恶。我告诉自己,今生就选择一次,什么也改变不了我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定。

有一天我走到厂门口,一个恶警邪恶的问我:“你说法轮功怎么样?”我当时想都没想回头说:“好啊。”他问:“你还炼吗?”我说:“炼。”他灰溜溜的走了,几天后他下岗了。

二零零三年,我们得到了明慧网的信息,得到了师父的新经文,看到新经文时我泪流满面,心里对师父说:弟子悟性太差了。当迫害来时师父为弟子、为了众生付出了太多的艰辛,承受了巨难,才使我们和众生留在世上。我要尽快的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还行,要走出去更大面积的讲真相发资料,还是有点怕,怕什么?我问自己:怕被邪恶迫害?怕常人不理解?看着作出了的精美资料我当时急的直哭,心想我们得法了,多少众生还面临危险,助师正法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我们请师父加持,静下心发正念:邪恶什么也不是,我们在救人,作着宇宙中最正的事,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

第一次出去我只发了五份真相资料,慢慢由几份到几十份,由近处到几十里外的村庄去发,时常感到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们。有一次下班后,我和同修一起去发真相资料和《九评》,去的时候上坡路,我们边走边发正念、背法,几十里路不知不觉到了,進村一看,雨过后村里的路很泥泞,我们就把自行车放到村外,等我们到村子里发完资料返到自行车旁时,看到那里停了一辆大车,旁边站着三个男子,不知道是什么人,我们边走边请师父加持,让他们站在那儿别动,我们顺利的走了,回到家已是深夜。感谢师父保护弟子,使弟子将真相资料发到了村村庄庄。

到二零零六年初,看到邪党对关押的大法弟子進行了活体摘取器官之事,我们的心好痛,只想多发揭露邪恶的资料,叫世人看看邪党是多么残忍、无耻。结果起了做事心,常常学法静不下心,发正念带着对恶党的恨,常人中的事也忙的不能保证炼功,动了常人心情,结果被邪恶黑手钻了空子。

由于一位同修发真相资料被门厅的录象记录,被恶人举报并跟踪,而我和另一位同修遭到邪恶国安的绑架,家被恶警翻了底朝天,所幸的是在邪恶抄家的前半小时,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大法书和资料安全转了出去。

在黑窝“六一零办公室”,他们逼我说出资料的来源和知道的情况,我什么也不说,就是发正念,他们就打我,但是未感觉到痛,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为弟子承受了这些,当时邪恶头子直说他头痛。他们疯狂的折腾了一天多,问不到什么,非法劳教我一年,就把我们关進看守所,告诉我说出知道的情况就放我回家。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

在看守所,从早到晚我就是背法、发正念,这时才感到平时背的法太少了,但我能想起多少就背多少。在当时邪恶的环境下,我想家中还有孩子,还有大法书的安全,同修的安全,一时起了人的情,邪恶想加强这些人心把我拉下来,我悟到了这些心不能要,要放下。悟到后的一天中午,我在室内发正念时看见师父身穿金黄色袈裟,面带慈祥的笑容,听到师父说:“孩子不要怕,一切都会好的。”我泪如泉涌,我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原谅弟子,弟子没有做好。随后的日子里,我不断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同修也在发正念加持,十三天后我回到了家,所谓监外执行。但家人被恶警勒索了三千元钱。

回家后面对师父的法像,我放声大哭,这一跤摔的我剜心透骨的痛,给大法、给整体带来了损失。回家后,同修们放下个人安危,想尽一切办法和我交流,鼓励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会的,没有师父我也走不到今天,我知道在这时就是要静下心来学法,学好法才能站起来在修炼的路上走的更坚定。

现在正法到了最后时期,更要抓紧救人,就是一天讲一个人,他们明白了真相,一个生命得救了,一个天体得救了,我就高兴。身边的同事听了真相,走了一批又来一批。我每天沐浴在大法修炼的幸福中,常有人问我,你怎么没有烦恼,就象活在天堂一样快乐年轻,我就告诉他们心中牢记:法轮大法好,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和快乐。

周围的同修做的都很好,我常常受到鼓励,深深的体会到师父对弟子、对众生的慈悲救度之恩,感受到师恩浩荡。我还有好多修的不足的地方,早上炼功有时起不来,私心有时还很重等等,我将加倍努力学法,做好师父教导的三件事,不负师父的救度之恩。在此我深深的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让我们共同精進,跟师父回家。

因为第一次写体会文章,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