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救众生 开创良好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回顾九年来的修炼历程,我深感无论我多么精進实修,都无法报答浩荡的师恩于万一。

一九九八年我抱着治病的目地走入了大法的修炼,那时我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懂得一点大法的法理,身体的好几种疾病如:胆囊炎、十二指肠溃疡、胃下垂等基本都好了,《转法轮》里讲的一些清理身体的表现,大部份我都经历过,我对师父对大法深信不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红色恐怖笼罩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互相切磋的修炼环境,我非常痛苦,不知当权者为什么要这么做。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怕心严重,不敢走出去证实法,不敢找同修切磋,只在家里学法炼功,连炼功音乐也不敢播放。二零零零年春旧病复发,无奈吃药、输液。病了两个多月,我偶尔去找找同修,老伴就劝我说:“小心点吧,共产党的厉害谁不知道,就你那身体,抓進去你就承受不了。”同修来我家里,老伴也怕的不行,总说:“这事领导知道会酿成大祸。”也常告诫我:“你不要见到谁都跟人家说你的病是炼法轮功炼好的,举报一次就不得了。”而且还不时听到我市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消息。

二零零零年夏天,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读了好几遍,师父的教诲使我恍然大悟,学大法是为了治好自己的病,这怎能算作是师父的弟子呢?难怪我的怕心这么重,根源就是一个“私”字。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早就讲过:“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地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大法受迫害,同修在受难,我却追求安全、追求安逸,不敢证实大法,这不是最大的执著吗?我必须走出怕的阴影,去掉这些执著,做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从此我抓紧时间向家人、邻居、亲戚、同学讲真相

我对老伴、儿子、女儿说:“我学大法以后身体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另外我心性的提高、脾气的变化,你们就没感觉吗?过去我对子女要求很严格,有时难免急躁、发脾气甚至体罚。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人、行事,变得慈悲祥和了很多。”孩子们也都认为我的变化很大,家人也都认为大法好,认为我说的都是实话,就是害怕共产党整人的残忍手段。我说:“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的安全,我会把握好的,我不会蛮干。”这些年来,给家人反复讲清真相,让他们看真相资料、影碟等,他们对大法的认识都有很大的提高,当邪恶迫害严重时,女儿就把我的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保护起来。二零零五年春,我们全家老少都声明退出了共产邪恶组织。

从二零零五年秋,老伴开始帮我发真相资料,至今没间断过。他每次回老家都要带一包真相刊物、影碟,散给他的弟妹和戚朋,现在他的几个弟弟妹妹都有VCD,都看真相影碟和真相资料,其中一个妹妹二零零五年秋还让我帮她请了一本《转法轮》,一直在学法,今年十月老伴回老家后把部份真相资料散发到了一个小学校的教室里。他说:“让那些孩子们也看看真相资料,明白真相。”

二零零六年儿子结婚时,我想这是讲清真相的好时机,在婚宴上,我和两位同修边发正念边向客人讲大法的神奇、美好,又在亲友中散发了不少真相资料。事后女儿对我说:“你们几个真胆大,当着那么多客人的面,你们就敢讲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我说:“我们讲的都是真话。”在当时我们就是忘记了“怕”。

我有十多个表弟及十几个表姐、表妹,我想这些人都是来结缘的,都是我要讲清真相的对象,所以年年就多去亲戚家几次,带上礼品和真相资料去探亲,既密切了亲戚关系,又使身处农村的众生得到了真相资料,明白了真相,目前十二个表弟中已有四人退出了恶党,其中一个表弟连续当村支部书记近三十年,受恶党文化毒害很深,二零零四年春我向他讲真相时,他说:“你退休了,好好过你的安宁日子算了,传这些干啥。”我听了并不灰心,我知道他的良知并没完全泯灭,每次见面我都给他讲大法的美好和神奇,共产党的腐败事例社会道德的下滑,天安门自焚伪案,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酷刑,历史上的预言等,特别用当地事例讲天理报应,他很喜欢听,二零零六年秋,我又去向他讲真相,他对我说:“我们支部开展保先活动,那一天通知我去村委会看电视,看了一会,我心里很烦,电视净是形式主义,我说:你看吧,我放羊去了,电视说的净是瞎话。我站起走了。”真为他高兴,他那明白的一面终于显现出来了。当时给他起个化名,帮他退出了恶党。

二零零六年夏天,一位表妹因事从天津回来,顺便在我这住八天,当我看见她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她来得法来了,因离的远,见面不易,抓紧时间向她讲真相。”第四天帮她请了《转法轮》她如饥似渴的看,一再说:“这本书讲的太好了,我在天津就看不到这样的好书。”她明白真相后,给她的老伴、起了化名,俩人退团,一人退队,我告诉她回去一定把退团退队的事向他们说清楚,必须本人自愿才行,她说这没问题。现在我们还经常通电话互相鼓励。

二零零七年夏,两位老同学夫妇来我家,他是位教授,已退休的某大党委副书记,我想此机会难得,就以我身体的变化为切入点,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后健康状况才变好的,给他讲法轮功受的迫害,共产党的腐败,历史上的预言,两个钟头把他劝退了。

零七年十月初,儿子、儿媳回来探家,我抓紧时间向他们讲真相,让他们看真相影碟,明白真相后,儿媳给自己起了个化名,退了团。走时,我让儿子带了《九评》,《解体党文化》及其它一些真相资料,并告诉他们:“看后可传给较好的朋友、同学,让他们也明白真相,能够得救。”儿媳娘家离我们家路途太远,我不能亲自去讲清真相,每次儿媳走时,都让她给她父母、亲友带去真相资料、护身符等等,并嘱咐要他们认真阅读,读后还可传给别人。

几年来,在讲清真相、用各种方式散发资料的过程中,明显感到自己的怕心越来越少,即使在晚上去附近街道、村子散发真相资料也不再胆胆突突的了。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告诉我们:“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像,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

过去总是不敢在邻居中讲法轮大法的事情,怕万一有人不怀好意;其实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我周围有两家邻居很支持大法,还有一家邻居明真相后,今年春天给他请了一本《转法轮》,已经开始学法了。

通过讲清真相,一部份世人觉醒了,我们的修炼环境变好了,自己的心性提高了,境界升华了,但是还必须清楚的看到,还有很多世人受恶党文化毒害很深,恶党的邪恶宣传还在蒙蔽着他们的双眼,时间紧迫,不能有丝毫懈怠。在《致加拿大法会》经文中,师父要求我们:“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强。”做好三件事,救度众生,我们必须争分夺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