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无量的慈悲呵护下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修炼前我体弱多病:眼痛、鼻炎、咽喉炎、关节炎、腰痛、膀胱炎、贫血。一年到头打针吃药不断,旧病未去又添新病。病痛的折磨使我常常在黑夜里哭泣,人生对我来说是一片黑暗。我怨恨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受尽痛苦和折磨,怨恨苍天对我如此不公。我想用死来结束我的痛苦,只因我是一个胆小柔弱的女人,才没有走上那条绝路。

绝望的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并且每天都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从而使我逐步了解了大法,坚定的修炼下来。我曾看见法轮在我的家里旋转,在我工作的房间里旋转;在梦中我两次看见师父的法身为我清理身体。两年后,无需吃药、打针,折磨我几十年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使我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在不断的学法中,法轮大法打开了我对人生许多问题不解的心结,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在于返本归真。沐浴在师恩浩荡的佛光中,我感到无比的快乐和幸福,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99年7月20后,我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用各种方式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却遭到中共邪党一次次的非法关押和打压。由于怕心和各种人心太多,我一次次的摔倒。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发表一篇篇经文和在梦中点悟、鼓励我,使我一次次站了起来。

自从2004年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大法弟子面临新的课题:解体党文化对大陆同胞的毒害,让世人退出恶党的党团队,选择光明的未来。

几次的关押迫害使我深知中共的邪恶,我怕向人们揭露中共的罪恶而被人举报再被关押,加上自己是一个性格内向、胆小、不善言辞的人,所以向世人面对面讲“三退”对我来说犹如登天一样的难。自己不讲呢?这不但违背大法弟子的誓约,而且想到法正人间时不明真相,没有三退的世人将被淘汰,就又觉得心里难受,我的内心充满矛盾和痛苦。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坐在一个考场里,考卷上的题却一道都不会做,终于发现有一道题会做,正准备做,周围却闹哄哄的无法静心去做。这时考官宣布还有十五分钟考试结束,我的心里焦急万分,醒来后我悟到师父在点化我要抓紧时间劝三退救众生。

于是我鼓起勇气去讲真相,劝“三退”。每当我想起刚开始讲三退时的两件事就会发笑。一次我向一个熟人讲三退,我说:“我给你说一件事,你千万别说给别人听……”边说边左顾右盼,看是否有其他人听见,还没等我给她说完,她却害怕的跑开了;还有一次我对一位熟人劝“三退”,当时天气有点冷,加上怕心,我的牙齿竟敲起了鼓,语无伦次的讲完后,她说:“我不晓得你在说啥子,要是我丈夫晓得了会把我打死的。”这就是我开始劝“三退”时的状态。

情况慢慢有所進步,但还是执著重重。每当有人“三退”时我就非常高兴;而每当有人骂我时,就觉得委屈、难受。到这种时候我就赶紧学习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师父的法又鼓起了我的勇气。

大法不断的开启我的智慧,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会讲。现在我能面带微笑的与不熟悉的甚至陌生人打声招呼,即使一次二次讲不上真相,我把慈悲留给了对方,有些真的就有了机会听我讲真相并“三退”了。

我发现有些同修(包括我在内),在讲真相的时候说话带脏字,这样我们讲出的真相就会因此而大打折扣。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是起码必须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且我们是未来众生的榜样,所以我们真的应该下决心改正,让我们发出的能量更纯正慈悲。

此外,我们的穿着应该尽量美观大方,更显修炼者超凡脱俗,让世人更尊敬和接受我们,更愿意了解真相,接受真相。

只要我们有一颗救人的心,不论买菜、购物、洗澡、赶场、走路……师父的法身总会把有缘人推到我们的面前。特别是农民,他(她)们大多都纯朴善良,又生活在社会的最下层,很容易与他(她)们沟通,有时遇见陌生的农民卖东西,本来不想买,为了给对方讲真相,我也会买些,为了延长讲真相的时间,有时我会多选一些或多选几样,付钱时本来有零钱我却拿五元、十元的给对方,让对方找零钱给我,目地就是延长讲真相时间。

在两年的面对面劝三退中,我的心性在摔摔打打中不断提高,所有的委屈烦恼都烟消云散。“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于谁 更寒在高处”(《洪吟》)。我体悟到了师父正法和度人的无比艰辛与洪大的慈悲。

八年多来中共邪党不断升级的血腥打压下不但没有让我们放弃修炼,反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八年多来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带领呵护下证实着大法,救度了无量的众生。让我们放下人心,放下生死,更加理智、智慧的助师正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

以上是我个人现阶段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