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跟上正法進程(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

一、得法、消业,建立信师信法的坚修基础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喜得大法,当时还不知什么是修炼,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迫害开始了。我亲身体会,知道大法好大法正,是教人真正做好人的功法。那时我还在不停的消业中,几次大的消业和考验给我打下了信师信法的坚修基础。

一)神经衰弱不治而愈:第一次看师父讲法录像睡着了,放完我也醒了,当我看到“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转法轮》)。从此十几年的神经衰弱的症状好了,原来书上讲的都是真的,因此我相信大法书上写的都是真的是超常的。

二)身体大出血,因月事刚完,不是正常规律。我马上想到是消业,我就不停的看书。流了一天到最后表现出天旋地转的症状,我丝毫没动摇对大法的信念,我就是信师父帮我消业是好事。有同修要和我一起出去洪法,问我行不行,我说行。洪法过程中没有任何不适。回来后所有流血的症状消失。此次更证实了我的坚信没有错。

三)全身起大遍痒疙瘩。有人把药买好给我,我丈夫骂我,都没动了我坚定师父在帮我消业的信念,发烧了两天我仍坚持上班,我想我是修正法的,不能让同事看出不适,破坏大法在世间的形象。当真面部就没有痒疙瘩。最后我丈夫看我不吃药也不看医生,就大声骂我,我笑着说:“谢谢你!最后最难过的你帮我承担了。”我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全身过电一样震了一下,一看全身的痒疙瘩一下全消,也不发烧了。我丈夫亲眼目睹后也说大法太神奇了,你们真的能修成。

四)女儿脚夹伤,住院给她用最好的药,近半个月也没好,最后医生说要植皮才能长住。这时我才惊悟,我是大法弟子,这事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是我对女儿的情太重,也是考验我对法的正信,把心放下,有师父在,女儿一定没事。但要符合常人的状态照常去换药,才五天女儿的脚就长好了。医生都说太神了,照常理那么大的一块皮不可能长上的。

我通过学法炼功,感觉身体明显转好,因肺结核失血过多虚弱的身体,遇到天气变化,吹空调风扇,也不再出现感冒的症状,比我年轻时身体还要好。

我虽得法晚,师父也时刻呵护着我。我是关着修的弟子,但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就是师父在给我信心、给我正信,让我在感性认识上提高上来,我应该多学法多学法。正因为有了这份坚信,为我以后平稳的走正证实法的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左右,有一天我们在集体学法,结束时辅导员发给大家一份表格,让大家都照实填上,明天上交。我一看全是填个人资料信息,想起师父不是说:“没有宗教的各种必须遵守的规定,没有庙、教堂,没有宗教仪式。想学就学,想走就走,没有名册”(《我的一点感想》)。我想为什么会让填表呢,一定不是师父让做的。我把我的想法跟妈说了,让她也不要填,由于当时在那个炼功点我得法最晚,为了维护自己,我没有把我的想法说出。当迫害开始后,政法委就是根据这次表格办的第一次洗脑班,并强制罚款三百元钱。在当地给大法带来损失,给同修的修炼路留下污点。此次只有我和我妈不在其中。从中我悟到只有坚信师父说的绝不会错。

迫害开始后,我的亲身体会,理性的判断——大法就是我一生要找的,师父是好人,我没有选错。我不听也不看电视上对师父的诬蔑,也不让丈夫看,不让他被毒害。我看《转法轮》当看到“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回家很难受,那当然了。那法身为啥不给你防着?你去干啥去了,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轮都弄变形了。”从中我知道我不看不听是对的。当丈夫调电视偶尔看到听到,就会喊我:“看!又在说你师父不好了。”我气愤地说:“都是假的,无论它怎么说都没有用,我就信大法就信师父。别看这些造谣。”

既然是我自己亲身感受的,理智判断的,自己选择了修大法。我不允许任何不信的东西冲击我对法的信,我不需要思考,我相信我自己,就不要人为的受外来任何信息的干扰,无论它表面上是好还是坏,我都不接受。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正是这种先天的固执的本性,对法的坚信,使我在以后证实法中少走许多弯路,少受损失。

二、证实法中大法显神威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当地有两位同修到北京证实法被抓,也陆续听到一些上京的路盘查很严的消息,我和两位同修辗转也到了北京。当时由于社会经验不足,生活在农村消息闭塞,对法理解不深,也不知到哪里找谁能说出我的修炼体会,如何去证实法。又有很重的怕心,对家庭的执着,没有正面回答警察的盘问,呆了两天又回来了。回来总觉心里堵的慌,明知师父好、师父被冤枉,却无处诉说无地分辨。面对铺天盖地的打压很迷茫,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住大法所有的书籍,看书,不断的看书,从中越来越知道大法的珍贵。当突破层层封锁,看到“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更看清了自己的很多人心执着,也明白了修炼的意义。想到师父为我们的承受,当师父遭难时,我做了什么?不停的流泪,不停的反思走过的路。我不能再这样被动承受迫害了,要站出来还师父清白。

悟到这些,大姐突然对我说:“你上学时不是会写文章吗?应该就是为今天用的,没有资料你写。”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是啊,把我的亲身受益的体会,感恩的心情,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写出来,贴出去,从而让世人明白大法是什么,哪怕能让一个人明白也值。抄一份太少我就用复写纸,一次三份,抄累了就由大姐抄,够五十份以上我们就出去贴,从此我们当地第一次有了传单,做了大法弟子要做的。

师父教人向善没有错,我们坚修也没错。我如迷失的航舰,寻到了航标灯,更清醒的认识到“讲清真相、还师父清白”是我的使命。“真正修炼的事情是全凭你这颗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够修,只要你能够踏踏实实的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就把你当作弟子带,不这样对待都不行的。”(《转法轮》)。在证实法中大法又多次显神迹。很快师父安排我见到了明慧网上的真相传单。

有一天晚上,我和姐挂条幅,贴传单,带了些粉笔,很快全部用完了才十点。我还想多做些,就说:“我们不会白来,一定有书店还没关门,我去买粉笔”。按常规冬天农村十点早睡了,我信师父会安排,果真找到了书店。店主说他家今天来客人在打麻将才没睡,我知是我有了这颗心,师父在帮我。农村天黑的早,路又不好走,每次出门我把摩托车加满油并求师父保护,车从来没在半路坏过,有一次回家还有七公里路程没有油了,我说:“不怕,有师父在,我们会回去的”,到家后再也打不着火。姐说最服我的就是关键时刻总能有正念想到师父。第二天听到世人在议论看到法轮功资料时,我知道每份资料都发挥了他的威力,真相内容震撼了他们的心灵。

突破火车站检查:由于家庭因素,二零零二年要外出打工,为了不放松修炼就带着大法书,進站口处我看到检查的很严,大小包袱都要查看,特别是书。当即出现了怕心,返出很多躲避检查的念头,不一分钟就否定是行不通的。我突然想我不是一般人,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谁也不配检查我行李,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怕什么?用生命维护大法都无所谓。当我真正放下怕心后,進站时五个警察都不在,只是有个人看一下票就進去了,不到五分钟他们又出来检查了,听说是换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