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法感恩 修己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九七年正月初四喜得大法的。走过十年正法修炼之路,我这个不太争气的弟子叫师尊耗费了苦心。

一、一念之差的教训

由于没有正念破除旧势力安排,二零零一年我被迫流离失所,四处辗转,虽然也在修,也在证实法、救度世人,可失去了公开环境,给救度当地有缘人带来了难度。

邪党恶徒在很大地区范围通缉我们,当时因怕心和法理不清,生出一念:流浪几年,也决不让邪恶抓進去。现在回头看看,那个念头很被动,接受了流离失所这种迫害,导致后几年在被迫害中艰难的做着抵制迫害和救度世人的事。

师父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如果当时法理清晰,圆容师父正法中所要的,正念否定迫害,修去怕心,堂堂正正讲真相,肯定是另一番景象。

所以,在这里用我的教训提醒同修,多学法,遇事在法上认识而不是用人心对待,助师正法而别给正法增加难度,也使自己修炼少受损失,救度更多众生。

二、师尊慈悲呵护

流离中我经过暴雨清洗;睡过冰冷的野外;遭遇过恶人的围追堵截,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安全的走过来了。

一天晚上,恶人围捕我们。搬家途中,我停车打电话,当时没有一丝风,树叶都不动,可是路灯铁杆子剧烈晃动起来。同修说:这是叫我们动,快走。我们连夜离开了那个县城。后来得知恶人把我们租住房屋的墙缝都抠了,布置了大量恶人围捕我们。

邪党十六大期间,我骑摩托车过桥,桥这边有警车,警察看我上了桥,就往屋里跑(可能是叫人或打电话),我发着正念,快速的骑车过桥,桥那边也有警车,我穿小路走脱。要到同修家去,车闸坏了;要去另一家,离合线又断了;当时下了大雪,我又骑车摔了个大跟头。茫然中,我在内心求师父帮助。我买了一袋饼干,在雪地顺小路推着摩托车走,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看一会儿书,边走边看哪个野外的小屋能住,没水喝就吃点雪。我漫无目地的向前走,但心底信师和不让邪恶抓住的一念没动。其实我的悟性不好,没有主动突破困境、清除邪恶的强大正念,几乎是无奈了,已经被动的魔去了我当时所有的求心,就象小道修炼吃苦魔心性,说起来很惭愧。走着走着,前边是一条宽路,而且直通一个小渡口,我从来没走过。我心里一亮,感谢师尊引路。过了渡口,找到一个朋友家,住了三个月,用土办法印真相资料、发资料。后来得知恶人派几十人追找我,蹲坑几个月,劲儿都放在河那边了。

又一次,我正在亲戚家里屋吃饭,六、七个恶人進了院,進了外屋,还有一个恶人隔着窗玻璃向里屋瞧,我当时思想几乎是空白,只有求救师父和发正念。恶人被抑制住了,窗外的恶人看了一会儿窗台上的盆花就走了。恶人走后,我想骑摩托车到南边亲戚家去,摩托车怎么也发动不着,我想是师父点化不让去,就回车向北,摩托车一下就启动了。后来得知,恶人走后就是去了南边亲戚家,还绑架了亲戚审讯。还有几次,我骑车百里刚到家,大雨就下来了。我真切体会到师父无所不在的慈悲呵护,倾尽弟子一切也无法报答的浩荡师恩。

三、去妒嫉心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正法形势的需要,我也一直在各地做。时间长了,觉的自己很“内行”了,在哪里都是我当“教员”别人听。这个心在不知不觉的膨胀。

一次,我要去找同修刻字,摩托车在半路坏了,只好打电话叫同修来接。说明来意,我就准备写字,因为我一直觉的写字还行。同修说:你写呀?我说:谁写也行。同修便顺手拿一个写开了,而且还给我写字提了点意见。同修是50多岁的农民,比我年龄大,很直爽。同修自然平和的话,对我隐蔽很深的妒嫉心和显示心却是尖锐的冲击,我很不自在,那颗心老想争辩。我意识到不对,我担心自己没修去的魔性造成失态伤害了同修,极力克制。我悟到师父让我去掉它,提高上去。

后来还有几次,当我的妒嫉心和显示心膨胀而自以为是和不听别人意见时,师父会借同修的口点化我(个人所悟),甚至让我摔跟头,从中悟到。如果我能对照法早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会节省更多时间救人。

四、揭露当地邪恶,救度当地民众

我流离失所,对我们当地民众正确认识大法造成了障碍,我就写出自己的经历上网,再编成册子在当地大量散发,告诉民众大法的美好,揭露邪党迫害,曝光当地恶人恶行。配合《九评》和大法真相资料一同散发,效果很好。

这个过程也修去自己很多人心。揭露当地恶人,恶人会不会报复?会不会牵扯亲友?用法衡量,这些都是人心。

师父叫我们揭露邪恶,我就做,要理智的做。这样做后,很多民众明白了,几个恶人被处理下去了,也震慑了其他恶人。海外同修打电话讲真相、当地同修加强发正念都起到极大作用。两个原来很邪恶的人也退了党。

有个亲戚当官并当过邪党书记,现在退休了。我去他家讲真相,但心里有点怵,印象中他很专横。我针对他家发了两小时正念。去了之后,他很不客气的说:你再炼就别上我这里来,我岁数这么大了,别把我牵扯進去。他还说了一些维护邪党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当我要说话,他几乎是暴跳着赶我走,说了三遍。而且还指着电话说:我一个电话,叫公安局把你抓進去,关你几年你就老实了。

我没动心,坚定一念:我是来救你的。我很平静的看着他说:你也不当官了,为了安全,我选个下雨的晚上,买点礼物来看你,完全为你好啊。他态度转变很快,其实是操控他思想的邪灵烂鬼在迅速解体。拉了一会儿家常话。他切开西瓜叫我吃,还问我生活怎么样,随后叫我给他看看电脑。我教了他一些电脑用法,介绍了一些国内网络安全和突破网络封锁的方法,他说也想看看。我给电脑做了安全设置,打开动态网主页后,他看了几篇文章,连连称是。我说:你以前没看过吗?他说没有。我指着退党数字说:退党都二千六百多万了。他似乎还怀疑。我又打开【法网恢恢】网站,输入当地一个迫害者的名字(他认识那个迫害者),搜索出迫害者的恶行,斑斑在册。我说:你知道吗?那个人现在也下来了,谁能永远当官,谁说干坏事没有报应?你看广东禽流感大暴发,都死人了,国内网站不敢报。中共就是不管民众死活,犯多大错,它都讲“我党一贯伟大、光荣、正确”;死多少人,它都讲“形势一片大好”。你近期可少吃鸡啊鸭的,保重身体,不忙了就多看看动态网,这里说真事,内容很广泛。他说:我看这个,公安局知道吗?我说:不知道。你看到动态网,中共“金盾工程”就已经作废了,而且公、检、法的人也常看动态网,谁都想看真事,谁还那么傻?他还讲了接到国外真相电话的事。我说:你可要认真听听啊!他又让我吃月饼。

他家女主人痛痛快快的退了党。他留我住了一夜。因为太晚了,我当时没问他退党的事,想让他多看看真相再劝退,而且要让他弥补罪过。

写到这里,我体会到在正法中,邪党因素什么都不是,修心、救人是大事。我看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威力,也体会到讲真相中重要的一点:不是我想怎么讲,而是对方怎么能听,怎么能设身处地想怎么能救他,怎样使他有未来,这也是修去自我,为他着想的洪大宽容的慈悲体现吧。

五、整体协调,推广好办法,救更多人

有位同修,每当有一个能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好办法,就抓紧发到网上并传播更多地区。如快速大量装订《九评》、快速拾书页、安装卫星天线、资料点遍地开花等等。那颗关心同修、为法负责、为救度众生负责的心令我佩服。

另一同修,注重学法,理智智慧,注意表面安全,正念正行。安排好家务,他每周可以散发两箱真相资料,而且还负责印刷。以前是用油印机,做出的资料比数码印刷机质量还好。做《九评》,书皮用彩色喷墨打印机打,鲜艳美观;里面内容用数码机印刷(每分钟印90页),印刷时,每200份分一组,集中印刷,分头装订、散发。当然也可以集中装订。教程网上都有。同修什么活都能干,表面上家中什么都没有,在隐蔽设备上,同修很有智慧,勤拿勤放不散乱,单线联系不显示。表面安全也是资料点长期稳定运行的关键。我们陆续建立了多个这样的资料点,逐步走向独立运作,多做、快做、做好,快发。

也有同修用一台电脑连接几台打印机同时打印,随印随订,每天可出100本彩色《九评》,质量更好。

关键是协调人同修,对技术多学、快传、不保守,调动更多同修参与,分工有序,整体配合。同修本人也应该多学技术,全面掌握。我经常说:可以不用,不能不会。

记的一次清晨五、六点钟,我开车去外地送资料。马路边只有一个人散步,我开车到他身边时,那人忽然弯腰低头在地上找着什么。当时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后悔没有带几本零散资料。那人起大早在找真相啊!我在心里说:我会来救你的。

大年初二,当地都要上坟祭祖,而且成群结队,几乎没有走不着的路。一本真相会有几个人甚至十几人同时看到、知道,每年一次。我们半夜2点出去,散发了几百《九评》,还是觉的太少。

希望同修都找机会、抓紧时机救人,拿出最好的办法去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众生。

六、集体学法,走出封闭状态

集体学法交流是我最不足的,我决心改進,从时间上安排好。大法要求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去修炼。我流离失所而且长期在封闭状态下做事(安全考虑),出门也基本和同修接触,见面往往只是谈技术或做事,集体学法交流的太少。还有一点就是和世人面对面接触少,不容易根据世人的接受能力讲真相,容易讲高,这在救人上可是大欠缺。要多向一线讲真相的同修学习、看齐。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尊!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