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日】

得 法

我是二零零三年才得法的大法弟子,一直都是闭着修的,但我对大法却从未怀疑过,我虽然没有像许多同修那样,一得到法就有一种激动的感觉,象找回了自己生生世世等待的东西,那个壳就象是一下子被破开了的感觉。我得法就象是一种细水长流的感觉,就感觉到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就好象是法一直就在我心里从未离开过那样,就是应该这样存在的这种感觉。我知道师尊已经在久远的年代就为我种下了得大法的种子,大法在我心底早已深深的扎了根,无论经过多少世的轮回转生,无论经过多少的风风雨雨都一定不会忘记。

早在一九九四年的时候,我那时是上初中二年级,有一天下午,正和朋友在球场上打羽毛球,一抬头看见一个浴盆大小的光环在我头顶,离我的距离很近,当时只觉的奇怪,但又有种熟悉的感觉,这光环大概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就消失了,旁边的人都没有看到。从那以后,我的很多照片都能拍到光圈或一串串的法轮,可惜那时自己并不知道是法轮,还以为是照片拍的不好,所以也没有珍惜这些照片。得法以后看到明慧刊登类似的照片才知道那是法轮,一下子就明白了当时法就已经在给我显现了。

真正开始拜读《转法轮》是在九五年,当时是同修介绍我妈妈学大法,妈妈认为书很好,也希望我看,就让我拜读,但那时我并没有看多少,只是看了开头的两、三页,就把书放下了,但虽然只看了两、三页,但我却经常介绍同学、朋友看《转法轮》,并且当时还买了一些书送给别人。就这样一直到九八年,母亲得了法,我也用了差不多一年时间看完了一遍《转法轮》,而对于其他大法经文,我却很感兴趣,篇篇不落的都看,有的甚至看很多遍,对大法说的关于宇宙空间的东西特别感兴趣,而且大法说的东西我从不怀疑,就好象是应该那样存在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虽没得法,但也帮助母亲做一些真相资料。一直到了零三年,我又再一次看了一遍《北美巡回讲法》,师尊说:“因为那庞大的天体在你以下,几乎就象你的身体一样,因为你就那么庞大。那里面有无数的众生,数不尽的宇宙穹体。你们的修炼,决定着那些庞大的生命群的好与坏、留与不留啊!”就是师尊说的这段法使我久久不能平静,时刻在我脑海里显现,当时我就一个念头:如果我不修炼,不能够返回去,那我世界里的众生不是因我而不能得度吗?那怎么办?我要修炼,为了他们能得度,我要修好自己。当时就是这一念使我跨進了大法修炼的大门,从此以后我走上了这条回归之路。

师 恩

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我的每一次提高,都体现着恩师对我的呵护与佛恩浩荡,要写的事情很多,在此只挑一件很有代表性的写出来。

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我与丈夫订婚的第二天就被恶人绑架,后流离失所,到最后又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从看守所出来不久,就与丈夫完婚了。丈夫是一个很支持大法的人,其实这就已经是师尊对我的一种恩赐了,我感谢师尊给我的安排。几年以来邪恶没放松过对我的迫害,因此丈夫也受了很多苦,但他并没有因此而离弃我,而是从中给我提供帮助,并且还坚持与我结婚。我也庆幸他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结婚前,母亲叫我自己去挑嫁妆,在看守所的时候,我曾经梦到结婚时,手上所带的玉戒指,于是我就决定到玉器店看看。来到一家玉器店,我给老板形容了一下戒指的款式,问他有没有,老板一口就说“有”,然后跑到楼上拿了下来。当我看到这款戒指时,一眼就认出了与我梦中的戒指是一样的,只可惜当时梦到的是一对。后来我到店里,把老板娘和员工给劝退了,并成为了朋友。她告诉我,那款戒指是她丈夫一直珍藏的,他自己都舍不得戴,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卖给我。

怀着小孩三个月的时候,去做产检,检查出来我有很严重的贫血,医生建议我把孩子打掉,否则难保小孩的平安。当时真的把我丈夫与父亲给吓坏了,他们就劝我打掉孩子,刚遇到这个事情,心里也有点害怕,不知怎么办,但母亲(同修)就坚定的对我说:“不怕,信师信法,一定母子平安”。看着母亲一脸的坚定,我一下子稳住了心,对丈夫说:“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说的很明白了,我不能堕胎,这不是大法弟子所为,我也不用吃药,更无需接受治疗,我跟孩子都会没事的”。丈夫见动摇不了我,也就只能随我了。我当时心里就默默的对师尊说:“师尊,我把我跟孩子的命都交给师尊了,一切听从师尊安排,但如果是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我就全盘否定”。

就这样,我坚持学法炼功,做好证实法的事情,与往常没什么区别。到了孩子六个月的时候,我再去产检,检验结果出来了,发现贫血程度居然好了一半,这就让亲人更没话说了,到了九个月去检查的时候,结果是只差百分之二就正常了,到小孩出生的时候,因为是采用剖腹产,医生还要验血,当时我父亲就对医生说:“我女儿有地中海贫血,剖腹产有危险吗?”医生看了看检验报告说:“你女儿没有贫血啊,什么事都没有”。这一奇迹震撼着家里的每一个人,到现在他们还惊叹不已。后来就产下了一个很健康的女婴,重七斤九两,皮肤异常的漂亮,医生都为之惊叹从没见过皮肤这么好的婴孩。我是采用剖腹产的,一般人在麻醉过后伤口都会很痛,但我的伤口却一点都不痛。在小孩出生后,乳汁却一直出不来,第三天傍晚,我能坐起来了,就与母亲一起炼第五套功法,刚炼完,乳汁就不断的向外流,一直到小孩一岁多乳汁都还很充足,而且小孩的身体也异常的好,很健康。

当小孩刚出生的时候,我的父亲就抢着要给孙女取名字,还找了很多很有名气的官员给意见,名字是取回来了,但我就是从心底里觉的不喜欢。因为小孩是为法而来的,小孩在出生的当晚就开始听师尊讲法了,而且她特别喜欢大法的歌曲,尤其是《普度》和《大法小弟子》。而那些官员很多都是迫害过大法的,有的甚至被国外的大法同修起诉的,所以我的心就很不情愿。一直到小孩一岁多的时候,有一天我与某同修提起此事,该同修是开天目的,我刚一说,他天目中就看到了,他告诉我:其实大法早就恩赐了一个名字给小孩了。于是我就立刻给小孩改了名字。当天晚上我背法的时候,一想到这个名字就想哭。我知道在另外空间师尊对我与我家人的呵护是无法形容与报答的。

不断归正自己,更好的证实大法

得法以来,因为学法不深,走过很多弯路,所以今年年中就下决心背法,效果真的太好了,特别是在修心性方面,法学好了,心性修的很扎实。

在修炼之前,因为受现实社会的影响,所以色欲这方面很不检点,也做过不少不道德的事情,修炼以后,旧势力就想借此而毁掉我,幸亏慈悲的师尊将我救起,洗去污垢,消去那生生世世的罪业,还传给我大法。

这几年邪恶每次对我進行迫害之前,都会有过色欲关的状态出现,主要表现在睡梦中,但一直都过不去,邪恶就象找到了迫害借口一样,没过多久就会被绑架。后来才悟到,除了自己学法不深外,还不懂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三年。

随着学法不断深入,师尊在法会讲法中也经常讲到这个问题,自己在思想中就开始重视要修掉这个色欲之心,为此我专门找师尊有关的讲法看、背,而且不停的发正念,铲除色魔、情魔,慢慢的色欲之心不那么重了,梦中的考验也能过的去了,表现在我的丈夫在这方面也没什么需要了。

但是有时一放松,色魔就会干扰。有一次我帮亲戚去挑装修房子用的墙纸,看到一款墙纸是那种很露骨的男欢女爱的画面,当时就好奇,动了一念想要看看,当晚丈夫就向我提出这方面的要求,……使我悟到修炼人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否则不但会影响自己的修为,还会直接对常人造成干扰。我们是救众生来的,不能因为我们修的不好而毁了众生。

有一段时间,自己心里也很不稳,总怀疑自己的丈夫有没有背着自己在外面寻开心?这个心越来越重,自己也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但这个心就是去不掉,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就是挥不去,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月,自己也很痛苦,总想去掉它。

后来才悟到,其实这也体现出自己信师信法的成度。修炼人的一切都有师尊在管,是我的不丢,不是我的也求不来,如果我真的能放下一切常人的执著,同化大法,那一切都是师尊所成,如果我真能做到,那就根本没有什么所谓失去与得到,而是一种真正的解脱。

情是最苦的东西,最苦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执著它?我按照法的要求做,修掉自己的色欲之心,做到了我就是神,丈夫还只是个常人,人对神能做什么?人能背叛神吗?这个念头一出,就感觉到很多不好的东西去掉了,我也不再执著夫妻的这个情了,色欲之心去的更多了,现在虽然还会有这方面不好的反映,但表现的已经很弱了,不再象过去那样,表现的来势汹汹,现在一意识到这方面的干扰,就发正念消灭它,否定它,效果很好。

我们地区一直都不是很精進,所以感觉上有点拖正法的后腿,特别是今年,正法已经到了最后了,我看到我们地区的状态还是上不来,而邪恶今年更是疯狂的绑架同修,我的心就更着急了。而且我们地区连个协调人也没有,无数次的我向师尊述说我这方面的不安,希望能为我们地区整体提高出一份力。

也许是师尊看到了我这颗单纯的心,于是一步一步的推着我在这方面走。以前,使我最头痛的就是我的坏脾气,一直改不掉,自从我在做我们本地区协调的这个事情后,最重要的就是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做好与同修之间的协调配合,脾气自然就成了很重要的因素,师尊也因此而对我做了很精细的去我坏脾气的安排。

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协调我们本地区发正念的事情,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外,我们还有两个针对本地区发正念的要求,但几年下来,很多同修尽管知道了也不坚持做,有的甚至还不知道,我就为这个事情很着急。于是我就写了个建议,后来也在明慧刊登了,同修看到这个建议后说什么的都有,不好听的话自然就占了多数。当时无论我听到什么,尽管再难听,我都忍着,时刻记着师尊的法,师尊说:“那么我们怎样做好辅导工作呢?首先要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中,不要有在学员之上的心。做工作有不懂的,虚心和大家共同探讨。”(《精進要旨》)同修说的话就是针对自己的执著心来的,那真是挖心透骨,可是我却没有发脾气,并且过后还能接受同修的意见,看到自己的不足。如果是以前,那早就吵起架来了,更别说协调了。就感觉到师尊时刻在帮我过心性关。

每一次去执著心的过程都需要很坚强的意志,但过后我都能感受到师尊那份操心与无尽的细致安排。慢慢的我能过好自己的心性关了,无论大关还是小关,我都不放松自己,并且坚持背法,现在我时时刻刻都能意识到要修自己,真正形成了一种向内修的状态,很自然的遇事就能够向内找。师尊也两次在梦中点化我,给我鼓励。就这样,以前一直认为很难过的关一下子就过去了,感觉那根本就不算什么,因此也得到了很多同修的认同与支持。

我知道我会坚定的在师尊安排的这条路上走下去,直至圆满。最近我就是感到一种幸福,得法的幸福、修炼的幸福、救度众生的幸福、回归的幸福……在我的面前是一条无比美好、无比光明的金光大道,我有幸能成为大法弟子,那万古永恒的荣耀,在这历史最关键的时刻能兑现自己的誓约,无比幸福,无法形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