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革面 明慧不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我得法时刚满二十四岁。因为在大学里练过一段时间气功,对炼功的事情很有兴趣。单位的同事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回家很认真的读了一遍。大法简白明了的法理让我对修炼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内心感觉非常祥和美好,整个人都象是被净化了一遍。由于还受到以前练过的一些东西的干扰,此时我还没有下决心来修炼大法。

后来姐姐打电话告诉我母亲也在炼法轮功了,我很支持,心想这功法传的真广啊,连老家那个偏远的地方也传到了。回家过新年的时候,母亲请来了师父讲法的录像带,让我们全家看。母亲不断告诉我这个功法如何好,让我赶快也来炼。我利用假期的几天时间把师父在海外各地讲法都读了一遍,感觉这个功法真的很不一般,虽然自己练过好几种气功,但是没有哪一门派的气功能够把修炼的事讲的那么透彻,那么在理!特别是师父在解答海外学员提问时,谈到了圆满的问题,明确指出今生就能修圆满。这对我触动很大,心里想:那些古老的神话传说都是真的啊!人真能修成佛啊!如果是这样,那么天国地狱也都是真的。现在这个社会越来越差劲,跟着走下去,难免会下地狱,太可怕了。这个法这么好,不如早日修炼,求得解脱。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的门。

修炼真是世间最难的一件事情。在常人中起步,在常人中修炼,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考验,方方面面的干扰都会冲击到人心,而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魔炼自己,提高心性,做起来真是很难。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又充满了如此多的诱惑,有很多东西让人难以割舍。对我来说难度最大的就是要放下情、色、欲。印象中记忆深刻的是《西游记》中的唐僧,历经魔难,在各种色诱下都能坚守正念,毫不动心。感觉要做到像唐僧一样,真是太难了。

得法前的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喜欢幻想,喜欢写诗,多愁善感,看到漂亮的女孩子就会动心。加上电影电视里对爱情的极力渲染,听到的都是些爱来恨去的流行歌曲,这样一来就使我对男女之情执著的特别深,简直把它当成了人生最大的向往。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这些东西对修炼人都是必须去掉的,真正修炼人的标准,就是应该象唐僧那样一念不动。我努力纯净自己的思想,克制那些非份的念头。可是由于自己意志并不坚定,还不能把色欲的东西彻底从内心清理出去,很多时候还把它看作了人的本能,觉的要完全放下一时很难。

很快就到了九九年的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充斥着世间的每一个角落。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我还是相信大法是好的。也许这就是修炼中的考验吧,只是来的太突然了,对我来说还没有一点思想准备呢。家乡的炼功环境遭到了破坏,母亲不久离开了人世,身边认识的同修也失去了联系。这时我和几个同伴在省城里打工,住在出租房里,两三个人同住一间。书看的少了,对时局感到困惑,也没有心思炼功,修炼的意志不知不觉中松懈下来。

在这种带修不修的状态中,人心就变的强盛起来。看到身边的伙伴们都有了女朋友,自己心里有些不平衡,也想找个对象。可是和女孩子的交往并不很顺利,好几次都没有结果。同伴们笑话我太正派,说我没有情趣,当然讨不了女孩子喜欢。在他们嘴里,唐僧简直不可理喻,花心的猪八戒才是有人情味的。同伴们的嘲弄让我很难过,我为自己不被理解而苦闷,可是附和社会上的那一套,就等于要放弃原有的道德标准。在这种社会氛围里,正派几乎就是迂腐的意思,为人诚实就等于是傻。

由于得不到任何大法的信息,修炼的路变的很迷茫,我就象一叶孤舟在人世的海洋里飘荡。心里想着:自己还年轻,要不修炼的事过几年再说吧。失去了最初的信心与动力,就这样慢慢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开始沾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习惯,学会开一些低俗的玩笑,有的时候还悄悄跑到网上看一些黄色的东西,对男女情的执著越来越重,思想也变的越来越肮脏。

为了个人前程在世间奔波,一晃几年的时间就过去了。一切不好的心象野草一样疯长:名利心、争斗心、显示心、嫉妒心……,如果不是师尊再次的慈悲救度,真不知自己会滑到什么地步。二零零五年初,我通过自由门上到了明慧网,看到了师尊在七二零以后发表的新经文,了解到了大法的真实讯息,我的内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眼泪簌簌掉下来。在我离开大法的这些时间里,同修们都在正法的修炼中精進不停,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中维护大法,讲真相反迫害。而我都做了什么呢?难道就为了世间的那点男女私情?难道要在那患得患失的所谓个人奋斗中虚度光阴?不,我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我向师尊真心忏悔,弟子一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

我赶紧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严正声明,决心从新修炼。为了弥补荒废的时间,尽快赶上来,我努力多学法,不断归正自己的言行,努力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回看走过的路,我为自己浪费的时间而痛惜。想想刚得法时的美好时光,为什么会走上这么一大段弯路呢?我静心总结,教训主要是在这几个方面:

首先是抱着有求之心来修炼。当初真正让我动修炼这一念的是怕吃地狱之苦,从而想求解脱。这一念是为私的,只是想在大法中寻求保护。师尊在经文《走向圆满》中讲的很清楚,是根本执著的问题。正是这个根本执著,旧宇宙生命为私的本性,深深的阻碍着自己,只想在大法中索取,却不愿多付出,怕吃苦,怕舍弃,在邪恶迫害开始后既不敢站出来抵制,又不敢为自己选择的信仰而坚持,消极等待着迫害的结束,最终迷失了方向。

其次是对修炼的严肃性没有重视。要知道,修炼可是一个生命最重大的选择,作为一个修炼人也承载着意义深远的内涵,容不得半点儿戏。过去修炼人一旦过不去关,考验不合格就淘汰了,是没有下一次选择机会的。自己就是在这个问题上不清醒,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信心,形势一变,在各种干扰下就退缩了,还找什么自己年轻还有时间的借口。大法的修炼,看起来没有什么戒律,要求却是非常高,也是极其严肃的。师尊一再鼓励我们跌倒了,站起来从新做好,这不等于大法可以开方便之门,要求可以放宽。这是因为师尊洪大的慈悲和为我们无量的付出,才使我们得以有从新修炼的机会。

第三是没有严肃对待色欲问题。一直以来情色的诱惑对于我总是有点割舍不下,觉的自己还年轻,没有了这些好象生活都失去了色彩,而且认为要到一定年龄以后才能放的下。其实师尊在《转法轮》中把色欲和婚姻的问题谈的很清楚,可是自己一直都没有领悟好这段法理,总觉的色欲的问题比不上杀人放火,不会造什么大业,这一关现在过不去以后能过就行。正是这种认识让我最终铸成大错,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污点。

其实,色欲带来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可以轻而易举的毁掉一个修炼人。古人有句话:“避色如避箭。”可见在古时评价一个人的品德高低,在这方面极为看重。正人君子们往往对色唯恐避之不及,流芳百世的古圣先贤无一不是洁身自好。更不要说修道人了,一旦犯戒就会被逐出师门,前功尽弃。在高层次上来看,色欲心简直就是最肮脏的一颗心,修炼人如果还隐藏着这样的执著心,那真是太差劲了。如今在大法的修炼中,伟大的师尊没有嫌弃像我们这样不争气的弟子,这是何等的慈悲啊,我们真的不能再辜负师尊的苦度了。

第四是没有重视学法。师尊几乎在每次讲法中都要提到学法的重要性,一再告诫弟子们要多学法、多学法。可我就把师尊的话当耳旁风了,过一阵就忘了。我现在才认识到,当初自己觉的大法如何好,只不过是符合了自己的观念。人的观念是表面的、混杂的、不稳定的,是感性的而非理性的,当观念受到世俗的冲击、谣言的蛊惑、邪恶的打压时,就会变的动摇,以至于改变原先的认识。

记的刚从新走出来那会儿,公司老板曾不理解的问:法轮功到底好在哪儿?我竟一时不知该做如何回答,想起来真是羞愧。能让修炼人坚定走下去的动力到底是什么?不是勇气,也不是毅力,而是信念!对大法的正信,对师尊所讲的一切法理都是宇宙真理的坚信。而这信念的基础又来源于哪里呢?来源于日常修行中对法理的领悟,来源于修炼境界不断升华中对法理的慧悟,从而明了师尊所讲的一切都是真真切切、实实在在的。

一些修炼人从半信到全信,从相信到坚信,也是一个渐進的过程。因此多学法、坚持不断的学法就变的非常重要,也是我们走正修炼路的唯一保证。师尊将整个宇宙的法理都容贯在了这部法中,为我们开启了永无止境的通天之路。只要学法就是在去除人的观念,只要学法就是在法中升华。整个学法的过程就是在不断的清理思想中的毒素,把自身的脏东西往出倒,倒出的越多,法理也就装的越多,对法的领悟也就越深,对法的正信也就越足。让我们牢记师尊的告诫:“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第五是没有否定旧势力的干扰。我为什么是这样一个执著于情的人呢?我体悟到这里有生命在轮回转世中所积攒下来的个人因素,也有旧势力安排的因素。其中包括修炼前是什么样一个人、如何得法以及迫害开始后对其如何考验等等。从小多愁善感,对男女之情满怀向往,原以为这些都是自己与生俱来的性格,其实这里面也有着旧势力的有意安排,目地就是要让这些东西成为今后修炼时的阻碍。

从常人中看,情、色,是这个世界中最让人困扰、最让人迷惑的东西,迷住了多少世人的心灵,又让多少人为情而痴、为色而狂。可是一旦从中跳出来,就会发现世间的情欲爱恨其实什么也不是,唯一留下的就是那颗苦苦执著的心。

人的生命来自天上,原本圣洁无瑕,不论何种原因来到了世间,都是在轮回转生中等待回归之路。今生我们能够幸得大法,不赶紧把生命中的污垢洗净,反而紧抱着那些最肮脏的东西不放,把自己毁在这浊世之中,多么令人痛惜呀。

我们一定要清醒,再清醒,不能让师尊再为我们操心了,让我们用正念走好最后的路吧。

敬向师尊合十叩拜!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