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大法把我从鬼门关中拉回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农村大法弟子,由于当时对法认识不深,把大法当作了一般的气功,只锻炼身体祛病健身,没有修炼心性,所以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一只眼睛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自己心性没上来,认为是病。就到医院去看病,并做了手术。结果不但眼睛没好,还失明了。

“七•二零”以后,中共恶党开始对大法进行血腥迫害,由于听信了邪恶的造谣宣传,我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疑问,就放弃了修炼,并且影响了我丈夫。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身体每况愈下,有病乱投医,还去信了这个“神”那个“仙”的(其实都是低灵附体之类的东西),结果把身体弄得更糟。我经青岛市级医院检查诊断,得了帕金森氏综合症,大夫说,这个病到了最后就是哪儿也不会动,只有嘴能讲话,没有办法能治。

这时,我丈夫也得了类风湿病,肚子里还有水瘤,就到青岛医院做了手术,花去了近三万元钱。而我也全身肿得象气球,整天面无血色。为了不给儿女再添债务,我们就不上医院,就在村卫生所开点药打打针治一治。我们俩在生不如死的日子里挣扎着,这时还有很多人叫我们去信这个信那个,我发恨什么也不信了,越信越糟。

就这样我在绝望中度日如年。是师父慈悲不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我丈夫以前卖菜时结识的一位大法弟子,不怕路远从城里多次找到我,给我讲大法真相,送来真相小册子和护身符。碍于面子我把护身符收下,放在我家南屋一个隐蔽的地方放着。

看着同修的一片诚心,再看看自己的身体状况,修还是不修,我徘徊不定。就在这时,在我村附近的一个大法弟子,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我们家,看到我身体这样,就跟我讲起了大法真相和师父的法理。他说:你的眼睛不好,你对大法产生了怀疑,那么你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吗?你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了吗?师父叫我们做好人,做一个完全为了别人的人,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你做到了吗?师父说,炼功人没有病,你相信了吗?你到医院去看病,你就没相信师父的话。你不好好学法,只练动作不修心性,能算是炼功人吗。

同修的一番话和师父的法理,一下子打开了我的心结。从那以后,我发出了这么一念,只有师父能救我,我决心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当时我的身体已经非常危险了,走路一步挪二指,但是我横下一条心,我就要修炼。

可是我的身体这时真的出现了医生说的那样,哪儿也不会动了,每天就能躺着。我没有绝望,心里就想着同修鼓励我的话,想着师父,想着大法,我每天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丈夫也和我一起听,听着师父的声音,我们倍感亲切。

屋漏偏逢连阴雨,此时我丈夫也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全身肿的像气球似的,生活不能自理,只有嘴能说说话,那四天的日子,那个滋味真是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我们俩互相勉励,坚信师父金刚不动,坚定走修炼的路。我发出一念,就是死了,我也要回到大法中来。

就这一念,师父看到了,师父把我和丈夫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现在我能走路了,能做一些简单的家务活。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很少上炕休息。丈夫的状况比我还好,他能到地里干活了。

我们俩衷心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互相勉励,精進实修,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