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我在初中时候就随家人得了法,那时正是迫害开始前的几个月。但那时由于放不下人的执著,再加上学习一忙就放下了。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初,才从新走進大法中来。

初发真相资料

从新修炼后不久,我从网上知道了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当时我就想:我上学的那个城市没见到有大法弟子,那里的人一定对大法误会很深。如果大家都知道自焚的真相,那一切谎言就不攻自破了,到时谁都会知道大法是被诬陷的,大法是清白的。

于是我就有了发传单的念头。可是那时候还不知道有明慧网,更不知道网上有现成的资料。我就凭着自己当时的认识,还有在我们这仅有的一两本《明慧周刊》上找了有关讲真相的内容,东拼西凑做成了一张传单。开学后,我就把传单带去,准备在一个星期天拿去复印,然后到附近发。

在星期六的晚上,我针对那个地方发了正念,清除一切干扰障碍的因素,思想集中,念力强大,当时就有明显的感觉,有一阵一阵热流从立掌的手指尖出来。第二天拿传单去复印店印的时候,我没有害怕,当时还不知道怕。我先给了一张内容是委婉的介绍突破封锁上网的,店里的人大概的看了一下,就开始复印了。那张复印完了之后,我再把主要的写着真相内容的传单给他。他以为跟第一张内容差不多,没有看就印了。等到印了二、三百张的时候,他顺手拿起一张来看。看到是法轮功的内容后,连忙向老板报告。店老板立刻很紧张的说:不印了,这些不能印的。要我快点付钱走人。由于修炼时间短,还不知道这是师父肯定的事情,是最神圣的事情,邪恶不配来干扰。当时我只是觉的理直气壮:法律上又没有条文写不准印法轮功传单,为什么不能印。我尝试与他沟通,想解释一番。但那老板太紧张了,只是不断的重复“这些不能印”这句话。最后我只好在他找钱的时候,悄悄把一张传单放到他的柜子下面,希望能让他明白真相。

走出复印店之后,我感觉很挫败,觉的事情没办成,也没有让店老板明白真相,沮丧了好一阵子。然后我想到还是应该先把印好的拿去发。于是我就走到居民楼,看有报箱的,就投到报箱里,没有报箱的,就从门缝里塞進去。当时就象入无人之境,顺利的很。不论是爬楼梯也好,放资料也好,所到之处都静悄悄的,连个人影都没见着。那天还是星期天,真是不可思议。还有点诧异,是不是这里都没人住了,可是看见阳台都挂着衣服,楼梯也干干净净的,不象荒废的。進到一个小区,就在我把传单投入报箱,转身出来之时,突然看到车里有个人,他正看着我。当时我也没想什么,就从他眼前走过,然后离开了。那时还不知道是师父在看护着我。

现在回想起这段经历,真有点后怕。那时的自己,也只是刚从新开始修炼两三个月吧,很多法理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发资料的神圣性,也不知道遇到危险时请师父帮忙呀,这些统统都不知道。就凭着很简单的思想就去做了。但在师父的看护下,一切有惊无险。

逐渐走向成熟

一次上课时,一老师说了诬蔑法轮功的话,那时我觉的这个老师平时对邪党政府的黑暗面认识的比较多,应该比较容易接受真相。于是找了一个时间和她谈。先从课堂上讲的邪党腐败的例子讲起,然后讲文革、六四,再讲到现在的迫害,当我讲到天安门自焚疑点时,她马上就能反应过来:是政府造假。但她却有一个顽固的观念:因为邪党有权力,所以它可以这么做。和这个老师谈了很久,尽管告诉了她谎言的真相和迫害,但却无法破除她变异的观念。

这个老师后来把这事告诉了我的班主任。班主任就找我谈话。因为自己当时认识不成熟,没有真正讲清真相。说到这场迫害,我说这场迫害很残酷,有多少多少人被抓到监狱,被迫害死。讲到这的时候,我自己的心里也不稳,心想我这么说,他会不会相信?果然他马上就说死了多少人怎么说都可以。我说都是公布在网上,还有电话可查。他又说电话也可以造假。这样讲了大半个晚上,收效甚微,感觉身心疲惫。但出乎意外的是,班主任在送我走的时候,他说听了我讲的话很感动。这句话让我精神一振,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借他的口鼓励我。

随着不断修炼,我由开始的不成熟,不知道怎么做,到渐渐成熟了,做的事情效果也越来越明显。一次我校团组织准备举办一个大型活动,要求我们年级的全部学生参加。当时我的反应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参加那些邪灵的活动呀,那是耻辱呀。于是我就发正念让它搞不起来。结果当天下午开始下雨,雨下的很大,等到晚上活动要开始的时候,来了通知,说大雨把路给淹了,学生没办法过去,活动就取消了。

师父真是在我们身边

我看中了一片居民区,准备晚上去发资料。整个下午我都在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当我连续学了三个小时的法之后,头脑特别清醒,而且有一种非常着急的感觉,觉的自己必须去发资料,一刻也坐不住了。等到晚上七点多,我开始出发到那片居民区,借着天黑,边走边发。发的时候,在心里说,我这是救人来了,希望有缘能拿到资料的人都能好好的看,希望他们明白真相。走着走着,感觉自己迷路了,好象在绕圈子,走不出来。因为我不熟这里的环境,加上天黑又看不清。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迷路了,走不出来,怎么办?想完没多久,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出来了,走到大道上了,而我却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每次想起这件事我都想哭,师父真是在我们身边呀。

师父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只等我们迈出一小步

有一次,我在晚上发了资料,第二天就下雨了。我有点着急,虽然我都把资料全部用塑料纸或胶袋封好,但也不是完全密封,很可能会淋湿。而且资料都是用喷墨机打的,一遇水就会化成一团一团。我心想如果弄湿了那不是白发了吗,赶快停雨吧。过一会儿,雨还在下。突然我想起一句话:太宗罪己过,吞蝗灭天灾。这是我在明慧网神传文化栏目中看过的一个故事:有一年发生蝗灾,唐太宗就说上天降灾难使老百姓受苦,是我的过错呀。他请求上天把惩罚降到自己身上,使老百姓免于灾难。我反复琢磨这句话,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内涵。现在天要下雨毁坏那些真相资料,使那里的民众不能被救度,那是因为我有过失呀。然后我就开始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表现,看看哪里做的不好。原来这几天自己早上都没有起来发正念,还心安理得,认为其它时间做的好就行了,甚至觉的自己某些事做的不错,因此沾沾自喜。等我反思完之后,突然发现雨已经停了,之后还出了一会儿太阳。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去车站坐车。有一天,我发现车站旁边的路上出现了一个乞丐,一连好多天都在那里。每次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看见他很可怜,我想给他讲真相。可是车站这一带進進出出很多人,很不方便,而且我还没有跟陌生人讲真相的经验。我一直犹豫着,担心周围会不会有摄像头呀,那个乞丐会不会去告密呀,不远处就有警察站点等。一连几天过去了,我就这样白白的从他身边走过。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他躺在那里了,以前他都是坐着的,我很担心,他是不是撑不住快死了呀,如果他死了,那我不是成了罪人了。于是我下了决心,明天我一定要跟他说。幸好,第二天路过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在坐在那儿。在老远处,怕心就蹦出来了,我就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这是师父肯定的事情,邪恶不敢来破坏。看到那里人来人往,我又想如果路上的人少点就好了,最好是十米之内,或五米之内没人。真是神奇,本来看着人挺多的路,等我走近的时候,刚好几米之内都没人。我趁机递给他一个苹果,并且对他说: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看他没反应,我又说了一遍:你听见没有,“法轮大法好!”这是我第一次开口跟陌生人讲真相。之后我特别激动,我终于说出口了。通过这件小事,也更感到师父的慈悲,其实师父把什么都准备好了,只等我们迈出一小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