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纯净的心和慈悲向法国的欧洲议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在七月八号星期二早上九点半抵达法国斯特拉斯堡。我登机的时间是七号半夜两点半,所以我整晚都没睡觉,下飞机时我感到很疲倦。

第一天,我们直接前往新闻中心,不过我感到有些害怕,因为我对这样的环境非常不熟悉。那儿有许多的BBC记者在采访写报导,或是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中心的大楼里有五个学员:两名来自比利时的学员、一名华人学员、英国来的罗伯和我自己。

这名华人学员在新唐人电视台工作,他简单的向我们讲述了一下我们必须做哪些事。首先我们要打印很多的文件,然后整理成给新闻媒体的资料集,这份资料中包括欧卫中止新唐人信号的消息。

当时我的状态不是太好,我感到自己被一种我自己也说不清的执著给挡住了。但是我还是尽量集中精力把我应该做的那一份事情做好:打印文件并整理成册。罗伯也觉的信心不足,但我俩尽量合作,高效率的把工作做好,而且我们在互相交流中都谈到自己不知所措的状态。

我们准备了会说英文的欧洲议员的名单,决定去拜访其中的几位。我们在去之前阅读了关于欧卫事件的介绍,并准备好了和议员们交谈的内容。我们决定一个人说,另一个人发正念。

第一天在议会里我做的好象不太好 - 我觉得有压力、害怕,不知道应该怎么向议员们去讲真相。罗伯和我都在困境中尽量坚持,互相交流想法,并尽全力做好。

在回旅馆的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华人弟子。她一整天都在议会外面发正念。她告诉我们,她看到一些BBC记者在等车,她就和他们谈话。她还给他们一本《九评共产党》,但是他们不要。她又对他们讲真相,他们接受了。我问她,“你对他们说什么?”她说,“我就告诉他们中共杀死了八千万中国人”。我能感觉到她那强烈的正念和慈悲之场。在此之后,我悟到,她的心态很纯,她的信息很清晰---就是要救度他们。我知道我第二天应该如何做了。心中抱有一念:我是来救你们的。这就足够了---师父和宇宙中的正的生命都会帮我的。

第二天尤为艰难。我悟到向议员们讲清真相是最重要的,我不需要为欧卫事件中的技术细节而费心。我告诉一位议员说:“这(新唐人电视台)是唯一一家向中国播放不经(政府)审核的新闻的电视台。转播新唐人电视信号的公司由于受到来自中共的压力中止了我们的信号。同样的事件在二零零五年也发生过,当时他们想要中止合约,停播我们的信号,那时我们也向欧洲国会的议员寻求支持。中国人民能收看到我们的信号至关重要,因为新唐人是他们能看到的唯一一家独立电视台的节目。”

即使我们打算拜访的议员不在,我们也会和他们的助理交谈,他们多半是年轻人。我感到我们约见的议员和他们的助理都能理解我所表达的信息,而且产生了共鸣。BBC是大家公认的世界上最好的英国媒体,我想他们能够理解拥有不受审查的独立新闻的重要性。

正当我感受到自己突破了人的一面时,我在第十一层楼的议员办公室里听到外面传来“普度”和“济世”的音乐声。在外面打横幅的学员正在发正念。我感到来自他们的支持。无论我们在哪里,我们都是一个整体。

另一名来自英国的年轻西方学员也在第二天加入进来。我们三个在此之前都没有和欧洲国会议员交谈过。我感到我们彼此之间非常慈善,相互交流,这给了我们完成好使命的智慧。这位英国学员交流说我们应该忘掉自我,记住我们是为议员在做这些事,而不是为了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在这段很短的时间里,我们征集了许多签名,也得到了很多支持,这都是因为我们有强大的正念,下定决心要讲清真相,而且我们决不让自己的执著和互相之间的矛盾干扰我们共同合作。

我在这次斯特拉斯堡之旅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当我们讲真相时,我们是在与对方的心沟通,也就是向他们正的一面讲真相。这只有在我们自己心态纯净、正念强的时候才能做到。去向议员讲真相时修好自己非常重要。保持纯正的心态也非常重要,就象师父说的那样“金刚不动”。

同时我也感到旧的势力随时随刻都盯着我们,只有在突破人的一面时我们才能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