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师正法的五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后得法的弟子,下面我把有幸得法的经历和这五年随师正法中修炼的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

终于有幸得法

一九九七年初,我们当地有朋友告诉我们又有一种新功法叫法轮功。几天后,丈夫拿回一本《中国法轮功》。一九九八年底,我怀孕临近生产,又有朋友给丈夫介绍法轮功,他很容易就接受了,并看了书。一九九九年初,我难产,孩子是坐生,而我和孩子却出乎意料的平安。现在想来是因为丈夫看了书,师父已经在管我们了。孩子很弱小,才四斤三两重,但也健康的成长,体质出奇的好。

坐月子时,丈夫闲下来就看《转法轮》,并且在孩子身边也读《转法轮》。我看他看的津津有味,也渐渐有了想看的心。丈夫就对我说:你也看看吧,对你有好处。我接过书也看了起来,觉的里面讲的许多做人的道理还真是通俗易懂,并且很正。

没多久,丈夫带着《转法轮》去南方打工。我也忙于照顾幼小的孩子。一转眼到了夏天,突然黑云压顶般的迫害开始了,电视、报纸、电台的新闻,诽谤的文章,一遍遍的播放。我懵了,担心丈夫的安全,连忙打电话告诉丈夫(他打工忙的根本没时间看电视),要他多加小心,如果他自己觉的法轮功好,就把书藏好。但我心里隐隐觉的这次打压不同以往,心里期待打压尽早结束。

一九九九年冬天,快过年了,在采购年货的途中,我看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大无畏气概。我被震撼了,现如今的社会人们利字当头,物欲横流,有谁会为坚持自己认为的真理而如此的坚定呢?

我为那些学员的坚定而流泪,同时也开始了真正的思考。从此我很想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是什么力量使那些学员舍去一切在所不惜去炼法轮功。难道法轮功真的有那样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我多么希望能遇到昔日炼法轮功的朋友问个究竟啊,但由于当时文革式的打压,认识的大法学员都因去北京上访而被抓、被非法劳教、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快过年时,过去的朋友(大法弟子)陆续回到了本地,我终于可以去了解法轮功的事了。

在和他们的接触中,从他们陆续的谈话中,我大概知道法轮功很伟大。后来一个朋友(同修甲)送了我一本手抄《洪吟》,我认真的看了之后,唤起我想修炼的决心。我似乎读懂了慈悲的师父要做的事。

五月,我正式读起了《转法轮》。这本宝书在我家藏了三年,我终于开始认真的看了一遍。当初“全国的气功形势我也都知道。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转法轮》)这句话因为我的无知被障碍了五年。而当我读到“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这句话一下子打到了我的心灵深处,我的身体一震,似乎一下通透了,传的很深很深,我知道师父说的一点不玄。以前没听别人讲过的法理,师父用很平常的话,却讲的那么透彻。我明白了什么才是我想要的,这才是我内心一直在追求、在找的真理啊!

我变了许多。许多常人事不再令我动心。我在各方面用法的标准衡量,工作上不再去争斗、算计、攀比了,而是随其自然。我知道走上了修炼的路,一切都有师父安排。许多在做常人时受到的委屈、中伤和矛盾也不再如影随形般的折磨我了。因为我知道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也是在帮我消业、提高。我此生有幸得了大法,沐浴在师尊无限的慈悲中。得到师父的救度,我是何等的幸福啊!

资料点运作过程是修炼过程

一次我遇到同修甲从外地回来,给了我一本很旧的《明慧周刊》和几张单页。我看到了外面的资讯,也看到了正法的形势,我很想再看到新一点的。可同修谈了我们地区资料的空缺以及看资料的艰难。每次都是从外地带回来的,而且还不是连续,定期,定时的。听说做资料的资金都是同修们省吃俭用,几经周转送到资料点上的。

我们地区还不具备建资料点的条件,人员、技术、地点、资金都是问题。而我在想,其它地区的同修可以建点,我们也应该可以啊。这么多的世人还不明白真相,还都在谎言的蒙蔽当中,我们总得要有资料让世人明白真相啊。虽然我们都没有足够的资金,但我们是为了讲真相,大家都有这样的愿望,那我们就把力量往一处使,形成一个整体。由于我们比较特殊,一家是都修炼人,又是后来才修炼的,也不显眼,所以我们家就最适合做资料。我和丈夫交流后同时悟到,这就是我们后走入大法的使命,我们也是为此而来的。

我们把想法对同修甲讲了,就这样在一阵忙碌后,资料点开始运作了。我们地区的同修都可以定时看到每期的《明慧周刊》和师父的新经文及讲法了,也有了资料去做讲真相的事了。而此时我们也看到了师父早期和“七二零”之后的讲法、经文。看到原来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北美巡回讲法》中就明确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我们地区的正法進程落下了!我们忙碌之外就是找时间看所有的讲法。

在做资料的过程中,与同修的配合,与丈夫的配合和与机器的配合,都使我们在矛盾中成熟着,心的容量也在矛盾中增加着,与机器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

由于我和丈夫得法晚,没有扎实的个人修炼基础,在做资料中意见不统一,守不住心性,时常拌嘴和指责。使的同修甲对我们很没有安全感,也时常对我们有抱怨,指责。为整体负责,为法负责,在一年后有了更适合做资料的老弟子,资料点就搬了出去。

资料点的搬迁,使我和丈夫在心性上有了些打击,我们的委屈都表现了出来。由于做资料是秘密的,我们也无法和其他同修交流。而在此期间,别的同修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就感觉我们不精進。我们又一次感到修炼的苦。但我们这次没有消沉,而是多学法,不做资料了,我们就利用多的时间和其他同修学法,从法理上多交流心得。我们出去发资料,随身带些资料在适合的地方发,去周边的偏远农村发,张贴、写标语去和周围的人们以第三者的身份讲真相。那段时间里因为法学的多,我们从法理上的认识提高很快。每次有师父的新讲法时,我们在学法的过程中总是对照法,看自己近来在正法進程中哪些与师父的要求相符,悟的符合法,哪些地方师父指出的不足正是自己还存在的想法和执著,然后赶紧归正自己。把心得与其他同修交流分享。这样下来心的容量也明显的增加了。我们不去陷在与同修的矛盾中,而是常在同修甲的角度去理解,主动圆容同修甲做的事。

忙忙碌碌又快一年了,二零零四年底我看到了《九评共产党》之五评,使我悟到正法又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不久,我们就看到了完整的《九评共产党》,这更让我悟到我们该大量的发《九评》。与同修甲交流多给我们些《九评》好让世人也看到,同修甲说忙不过来。我们很失望,我和丈夫交流同修那边忙,也是很正常的。但《九评》的问世就是带领世人认清恶党的邪恶和丑陋嘴脸,世人都清楚了,也就会理解,支持大法弟子了,那也就迫害不起来了。随着走出来的同修越多,真相资料也很紧缺不够用。我们不能等、靠、要了。

那时《明慧周刊》的文章也有很多交流资料点遍地开花的文章,我们又萌生了做资料的念头。与同修乙谈了想法,同修乙也很支持。这样我们很快就在二零零五年初又从新开始了资料点的运作。这真是在于人的一念,你想做什么的时候,只要有那个心师父就会安排,都是师父在做。这次的运作完全是秘密的,因为考虑到整体的原有运作模式不能打乱。此时甲同修网络式的运作不安全,又听不進其他同修的交流。我们只能是弥补、圆容同修甲的空缺,使整体形成圆容不破。建点后我们就大量的做《九评》以补充本地传播《九评》的空白。后来知道同时也符合真相资料与《九评》要分开做的要求。

主动向内找使整体圆容不破

不久后,师父的新讲法《美西国际法会讲法》出来了,对照师父的讲法,又一次印证了我们的做法是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法理悟的好,心里也沾沾自喜起来,这也反映出了我的欢喜心、显示心和证实自己的心。这时本该与同修甲从法理上多交流,使大家共同提高,更好的圆容好整体,做好“三件事”,但我却不愿去先与其交流。

转眼又到了二零零五年底,我们在这一年的运作中不断摸索,找到了既美观精致又便宜的包装袋用来包装真相资料很实用、方便,向同修推广出去,都说好用。在一次给同修送资料时遇到同修甲也在,虽然没见面,但本地还有我们这个资料点被知道了。没多久,一直是同修甲给我们提供的《明慧周刊》和一些资料突然全断了。也许是甲同修以为我们有看的了,但却不知道我们没上网,技术上的不成熟,资金的不足,以及我们这里还关联着其他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不知内因的同修看不到《明慧周刊》对我们也有了意见。我们感到压力很大,而我还感觉自己悟的很对,走的很正,也不想与同修甲在运作上有任何来往,矛盾因此加深了,还带动了本地其他同修的心。

整体上间隔越来越大。好多同修在一起交流都说我们整体上如一盘散沙。这时我读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讲:“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

看着师父的讲法如此严肃的指出这问题,我知道是在说我呢。但证实自我的心被放大的都找不到自己的执著,还认为是在法中修,还是在指责着对方,等着对方的改变。我和丈夫也知道这样不对,但都没有更深的挖挖自己的根。后来一段时间,看到本地整体上的状态,我很难过,失去了整体圆容的环境,同修之间都不再交流,固步自封,关起门各学各的。我和丈夫没有了同修们的交流环境又松懈下来,情和色欲又开始增长。技术上的问题我们舍近求远,也不去请教同修甲,妒嫉心也起来了。

我意识到这不好的状态是旧势力利用我们的执著来造成间隔,好达到它们的目地。而我就是找不到自己错在哪里。但我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自身就是有没找到的执著,也只在师父安排的路上修,决不允许旧势力对我执著心的放大。我开始在发正念时清理造成自己懒惰、妒嫉、色欲的一切不好的因素。但因为没有放下根本的执著,心性提高不上来,效果也不大,状态并未见好转。看的出来同修们都在着急,又都无奈,偶尔在一起交流几句也是唉声叹气。

突然有一天,有同修告诉我们某同修被绑架了,我听后震惊的同时就是后悔,我知道是旧势力利用我们不放的执著心造成的间隔,涣散了整体的力量。在正法的最后,邪恶还敢如此的行恶,就是因为我们自己的执著心不去,滋养了邪恶,从而才敢对我们大法弟子未来的神在人的这一面行恶。如果我们早点去掉自己的执著,遇事向内找而不是只看着对方,都宽容的对待别人,不固守自己的观念,我们是不是可以早些去掉人心呢?整体是不是就会更加圆容呢?我们的三件事是不是就做的更好,被救的世人就更多呢?

通过那次事件,同修们都在反思,都醒悟了。大家主动交流了认识,并讨论了营救,正念加持同修的具体办法。那一刻,我们都放下了执著的心,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纯善的能量散射出来。我们约定从新走正走好最后的路,使每个大法粒子都发挥出自己的作用,使整体达到圆容不破。

回到家里,我与丈夫也约定要在最后的路上精進起来,圆容好家庭,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突破以前在技术上依赖现成的,每次都因为技术的问题阻碍了要做的事情。更進一步学好法,紧跟师父正法進程。使我们讲真相的事做的更好,救的人更多。我们只有在法中修才是最安全的,只有走师父安排的路才最正,只有完成自己的使命才配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悟到不同时期得法的弟子,都有不同的使命和修炼道路,在不同的修炼道路上都有不同的考验和魔炼。无论是激烈的、平淡的修炼道路都有不同时期心性的反映,都会在摔摔打打中提高、升华。

在此希望所有同修放下人心,不要再人为的滋养执著,在最后修炼的道路上留下遗憾。让我们共同走好,走正最后的路。修出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圆满随师还!

我的层次有限,水平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