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师尊在大陆传法班的点滴(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一个生命最值得纪念的日子——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伟大的师尊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把大法传向人间。

幸运的我曾四次聆听师父亲自讲法,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生命中最大的福份。每当我双手捧起传法班结束后与师尊的合影,泪水止不住往下淌,一股暖流通透全身。师尊洪贯全宇的慈悲,激励着我在返本归真的路上走到今天。在这普天同庆的辉煌圣日,我将自己一九九四年先后参加天津、郑州、济南、延吉法轮功学习班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以表达对师尊的无限敬意。

一、天津二期学习班

我一九九四年在邻居家看到了《法轮功(修订本)》,我被书中的法理折服了,而且看书时就感觉法轮在身体里旋转,给我调理身体。因为当时北京十三期学习班已结束,不再办了,通过法轮功研究会得知,天津在三月十四日到二十二日举办学习班,我幸运的得到了一张票。那次讲法班的时间是每天晚上七点开始讲课。我们北京的学员一起包了一辆大面包车,白天各自上班,下午四点坐车去,晚上听完课再坐车回。讲法班一共有十堂课,但师父考虑到学员的经济条件,就减为九天,最后一天安排为上下午各一堂课。我们在天津就住了一宿,大家一起交流。因为刚开始学,腿还盘不上,就互相帮着压腿。

那个时候大家都非常想见师尊,就在师尊进入会场的必经之路等着。那天,师尊穿着浅咖啡色的夹克,高高的个子,特别精神,慈悲祥和的看着围上来的学员。我那时刚入门,好多问题要问,可是见到师尊的刹那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次讲法的地点是天津和平区八一礼堂,可容纳一千二百人,我们在二楼靠楼梯口的座位坐着,师尊教功时让一个弟子演示,师尊在旁边耐心的讲解,并走到学员中间纠正动作。当时师尊亲自给我弟弟纠正了抱轮动作,我羡慕的不行——他是多么的幸运啊。

二、郑州学习班


郑州学习班学员与师尊合影留念

那次学习班的时间是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到十八日。开始是在一个破旧的礼堂,四面透风,地面都不平,只有一个大门进出。因为郑州是某功的老巢,师尊在这里传正法,魔就干扰。那天师尊正在讲法,忽然,全场的灯都灭了。雷电交加下起了倾盆大雨,狂风夹杂着暴雨,很多树都被连根拔起,据说郑州从没下过这样的大雨。外面下着大雨,礼堂里面下小雨,可是全场特别安静,没有一个人走动。我旁边有位同修,全身都湿透了,就坐在水里一动不动的听法,给我很大触动。师尊好象徒手抓到了什么东西,顺手装在了桌上的矿泉水瓶子里。不多时,礼堂里面的灯就亮了,又恢复了正常讲课。我深深体会到师尊传法的艰辛,为众生付出太多太多了。能够走到今天的我们,决不能辜负师父的苦心啊。

在学习班结束后,很多学员都拥上台,争先恐后的与师尊握手。我也有幸与师尊握手,那时候就是觉得特别幸福,希望时间能够停住。所有人都依依不舍的不想离开师父,场面非常感人。

三、济南二期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到二十八日,我和同事带着十岁的女儿参加了济南二期学习班。这期学习班一共有四千多人,我们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没有票了。由于人多,体育场的中间都坐满了人。我们后去没有票的反倒就坐在师尊眼前的地板上,离师尊非常近。当时正是夏天,体育场里很热,好多人都拿着扇子扇。但是我们悟到再热也不扇,后来师父讲课中也说不用扇。就象师尊讲的那样,我感到一股股凉风吹来,一点也不热。

每次学习班师尊都和我们合影留念,可是这次学习班人太多,师尊让我们以前跟过班,同师尊照过相的就不要照了。我听师父的安排,虽然很想再合影,可还是把机会留给没有跟师尊合影过的学员。照相那天非常热,师父顶着烈日,亲自安排同各地区的学员合影。到我们地区的时候,师尊忙于组织,让我的同事给留好位置,自己安排好后面的学员再回来。安排好后,师尊就回到原来的位置——我的同事和女儿旁边,我赶紧按下快门,留住了这珍贵的一瞬间。

四、延吉学习班

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日到二十七日,我和女儿参加了延边体育馆的学习班。得知消息的时候,学员中都流传说延边治安不好,特别乱,火车上就有抢劫的,劝我不要带女儿了,而且这次学习班北京去的学员是最少的一次。那时候还不懂得正念,就是想,我学的是正法,不会有事的。就凭着单纯的信师信法这一念,我们此行非常顺利,本来从北京去延吉的高价票卖到三百多,可是我们一百多就买到了卧铺票。而且延边那地方民风淳朴,根本没有什么偷抢的。回来后我们把这次学习班的过程讲给没有去的学员,他们都非常后悔一开始听信了延边治安不好的谣言,没有听到讲法。

那次火车站不给托运行李,可是很多资料需要带到延边。当时北京站的站长就给我打电话问能不能帮托运资料。我就找到单位,非常顺利的把资料托运到延边。仔细想来,看似巧合,其实都是在师父的安排之下。

以上是我聆听师尊讲法的几段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