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父九四年八月在延吉传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九四年八月下旬,我非常有幸的参加了师父在延吉体育馆举办的法轮功传法班,真让人永世难忘!

朋友对我讲,明天法轮功学习班的票都买不到了。我已落后了,但我得想法弄到两张票,因我家孩子还在延吉等我呢。

第二天(八月二十日)下午,我坐火车赶到延吉,我到延边体育馆打听票,只见有个窗口正卖票呢,我急急忙忙递过去八十六元买了两张票,票到手才放了心。十八时,我与孩子在延边体育馆东南角落座,只见馆内坐满了人,约有三千多人,从口音与穿戴得知,学员来自全国各地。

师父穿着整齐,短袖白衬衣衬托出师父朴素大方,师父坐在体育馆北侧,背后看台不安排坐人。当师父开始讲课:“我就是李洪志……”,这时熙熙攘攘的会场突然安静下来。我在听到师父讲到,能够参加师父的传功讲法的人是缘份时,心里是十分激动的。我想起九二年我在半睡状态下,半空中出现了蓝卷发的大佛像,只见他静静的看着我;没想到,我学大法在几年前就有了这场缘份。

全国众多气功师,唯有李老师要求众生要讲“真、善、忍”,这三个字是朋友借给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书上写的,现在回忆起来,才知师父用各种方式将千万年前曾与师父立下誓约的众生引导聚集在一起来学大法,来洪法,来修炼,来救度众生的。

这天,师父向学员通知:明天(二十一日)是星期天,要连上三节课(每节课约两小时),因为考虑外地来延边学功的学员的经济负担问题,把三天的课压缩在一天里上,为此分为九时到十一时,十六时到二十时两大时段。当时因传功,各旅馆旅客暴满。这里顺便提一下,师父每到一地传功讲法,事前就有一些气功师也来办班,他们只办几天班,就收近百元或一、二百元;他们教人教不出什么名堂了,就教人气功治病法,以此来加收学费;咱师父教功十堂课只收四十三元,老学员只收半价,收费全国最低,在班上,师父还把学员都当弟子带,不但给学员们清理了身体,还为学员提高心性传了大法,还给了珍贵的法轮。可以说,师父为弟子们付出的慈悲与心血,这是用多少金钱都换不来的。

八月二十一日清晨,我与孩子从住家循大法音乐来到延边体育馆西门场地,观摩并学炼起法轮功的动功,这时有位中年女学员上来纠正我与孩子的自发摇摆现象:别摆动!

这天,师父在讲课中说:法轮功是度人的,不是单一的治病救人的。这时,曾参加某气功治病班的孩子讲:爸,我很愿意听李老师的讲课,他要我们提高心性,这一比,那“气功师”只会搜刮人的钱,私心太大,他啥也不是!

八月二十二日晚上,师父讲了佛家功与佛教的关系等。在结束这堂课前,师父为净化学员的身体,让全体学员起立,师父喊口令,分场东、西两区学员先后提左、右腿踩地,让学员的病气泄出,这样,学员的身体已向乳白体方向转化,这为学员炼法轮功打下了基础。最后,师父手持话筒向学员说:请铁路的学员帮买几张二十七号回北京的卧铺票……。师父真没架子,他把学员当成朋友看待,师父不顾自己在全国各地连轴转的传法办班的劳累,师父首先考虑到的是与他一起来办班的北京人员的疲劳,师父为他人着想的事深深的感染了众学员,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为我现在讲真相劝三退,设身处地的为众生着想,起到了身教的作用。

八月二十三日晚上,师父在讲法中提到,法轮功学员不宜搞周易八卦,这叫不二法门。我理解,因周易八卦虽是史前文化,但它属于银河系的产物,银河系经几亿年的变化,周易等也有了变化,所以它也不准了;而且它带有前人的气功的东西,所以不能用。当晚,我向闻讯而来等我卜卦的卦迷们宣布:从此我不再卜卦了。我觉得我身上附体被师父清理掉了,背后的黄色附体光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体里不紧不慢旋转的法轮。

八月二十四日,这天我连拉三次肚子,虽拉,但人挺精神的;我患肠胃炎几十年,吃、住、穿稍不注意,就胃肠不舒服,就拉肚子,人马上蔫了似的打不起精神;我家孩子过去总说头不舒服,上了师父几堂课,她也觉头脑十分清爽。在听师父讲法课上,我孩子把脑袋一歪,搭我肩上就睡上了,我想推醒她,这时,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但有的人听觉部份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進去了,人从此精神起来了,两天不睡觉也不困。都是不同状态,都要调整的,整个身体全部要给你净化。”

八月二十五日,这天大雨如同天翻了似的下着,我没出屋,在借住的房东家看《法轮功》书,我看别的书会时看时不看的,看大法书却爱不释手。说也神奇,临去体育馆上课前一小时,大雨突然停住了。这时人们从四面八方向传法学习班聚拢听师父讲法,记得来参加学法班的各阶层人士都有,其中有着土黄僧衣打白绑腿的年轻僧人,有衣印有CCTV字样的记者,有挂胡须的老者,有手臂能显预测字样的道家高手……虔诚的人们带着向善的心来学大法。

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师父讲完法后,亲自为学员们传授法轮功五套功法,前几堂课在讲法后,师父让带来的学员教大伙动功。随后,师父绕场挨个纠正学员的动作。这天是师父亲自教功,学员异常兴奋,有照像的,有用摄像机拍录的。我与孩子认真的学炼师父的动作,师父教的功,我们一家三口至今都在认真修炼着,因为功法是大法极重要的组成部份,尽管我们工作忙,有时睡眠少,我们都抽出时间炼功修炼;如今,炼功、学法与发正念已成为我们生活的重要组成部份,炼功、学法与发正念,使我们克服懒散习性,让我们不要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炼功、学法与发正念使我们精力更旺盛,给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智慧和勇气!

八月二十七日晚上,这天是传法班最后一堂课,师父为照顾全国十七个省、市的学员能赶上二三六次(往北京方向)火车,特把时间由十八点提前到十七时开课。这堂课的头一小时,是师父解答学员们递来的提问的条子。当念到我递的条子时,师父只轻轻的念了一段后说:你回去自己考虑。师父这句法,让我受用一生,即碰什么难题,就以法为师,向大法里找解释,向内找自己是否符合大法;如今我用一技之长之利,拉近与众生的距离,向众生讲清真相,给救度更多众生创造了条件。

解答完疑问后,师父应学员的请求,为学员们演示了大手印,只见师父在铺有白布的桌子上双盘腿,大手印很是漂亮,当时觉得象法轮在四周转动,很壮观。在看神韵艺术团表演的《万王下世》中,见万王之王打的手印,里面有师父打大手印的部份动作,原来神韵这旷世之作包涵有师父的心血,包含了师父对众生的慈悲苦度太多太多的心血!

学习班结束了,一些地方的法轮功学员纷纷向师尊敬送锦旗,以表达众学员对师父感恩之心,延边朝鲜族学员穿着节日才穿的民族盛装,躬身向师父敬献锦旗,师父也回赠了锦旗,这时间全馆掌声雷动。我心里也十分激动:这些天来,师父冒着酷暑,不顾各地奔波办班劳累,来边远山区为各民族百姓传法教功,为学员们能够修炼费尽了心血,这一切,我们都记在心中:我们决不会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立志“修炼要专一”,做到师父说的“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

这时,全馆又掌声雷动,只见师父将他办班全部收入的余款七千元捐给了延边州红十字会,表达他个人对该州百姓九三年遭遇到的低温冻害,与大洪水等多场灾害的关心与慰问。接着师父殷切希望学员们回去好好实修。又在全馆掌声雷动中,只见师父双手在空中一挥,做了个大手印,感谢学员们对师父的虔诚之心。

这时,我与孩子随人流从师父讲坛北侧过道慢慢出馆门,这时我心里想:师父真辛苦,一会还要赶火车回长春,我朋友想与师父合影能碰这机会吗?刚想完,只见在馆中目送学员的师父转身向我这边瞅了一下,我心一紧:师父知我想什么啦?后来听朋友讲,他们正在火车站前饭店吃饭时,只见师父手拿只有半瓶水的矿泉水瓶从饭店前走来,朋友们马上欢呼起来:“李老师好,李老师好!”师父见是帮买卧铺票的一群铁路学员,高兴的与他们合影留念,了却了他们多日的心愿。

因我要办点事,没于当晚坐火车回家,也没能与师父合上影。不过我知道,师父不是天天看护着我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