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的正念最重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日】我年轻时就体弱多病,后又得了肾衰竭,医生说需准备十多万元人民币换肾。为了治病学了好多种气功,但都不见效。1995年有幸喜得大法。修炼中,疾病在不知不觉中减轻和消失。因此,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平时也注重学法。所以1999年“7.20”以后,我虽两次被抓,但由于自己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不配合邪恶,一次次都化险为夷。在师尊的呵护下坚定的走了过来。

由于在证实法中带有自己的执著,学法中不够用心,这几年身体不断的出现问题,自己认为这是“病业”状态。特别是今年五月中旬的一天,本来身体就不太舒服,连行走都很困难(走300-400米就得停下来喘气),我还是坚持和老伴一起出去做讲真相(散传单)。可是等我发了20份真相资料后,已是寸步难行,苦不堪言,无法,只好搭出租摩托车回家了。

从法上看这件事,其实是邪恶害怕我出去做真相,救度众生,所以就不断的干扰我,可我错把邪恶的迫害当成“消业”,结果,第二天,象得了一场大病似的,全身上下骨头酸胀,痛,腰痛难忍,还拉肚子、发烧,不想吃,也不想起床,人没有一点精神。

转眼一个礼拜过去,家人着急了。儿子、儿媳都说要送医院,就算输点葡萄糖补充能量也好。不吃东西,人怎么支撑得住?开始,我不同意,后来想,我修炼前最怕打针,这可能要去我这个怕心,又悟错了,前后去输了三次液。这样又过去了七、八天,身体情况并没有转好。家人个个着急万分,怎么办?这时老伴联系了四位同修,请他们来发正念。同修来了,指出了我的漏洞,并当即针对我的执著学习了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讲的最后一个问题。师父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我认识到打针输液是旧势力安排的对我的干扰,是自己信师信法的正信不够,我是大法修炼者,常人的医院怎么能解决大法弟子修炼中出现的问题呢,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才是第一重要的呀!

由于还没有从根本上分清是邪恶迫害、还是消业,还误认为自己的“病业”是由于做真相做少了造成的。所以情况还在恶化,高烧仍然不退,最高烧到40.5度,并且每到下午或晚上必烧无疑,天天如此,常说胡话,屎尿拉到床上自己全然不知。眼看人一天天消瘦下去,完全脱了形。家人看在眼里,痛在心上,老伴心急如焚。我心里清楚:是死是活,坚决走师父安排的路不动摇,再也不打针输液,不去医院。姐姐的儿子特地从郴州赶来,动员我去医院,我谢绝了。这次影响很大,单位相当一部份人知道了,亲朋好友知道了,可我心想:我决不能就这么走了,师尊正法已是最后的最后了,还有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绝不能在这关键的时刻让旧势力夺走我的肉身。尽管邪恶对我如此迫害,我就不承认它,保证了正念的底线。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还能畏惧它吗?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

我找着了根本的执着,再一次请同修来发正念。三位同修来我家后,简单切磋一下,并关心的说:“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当时,我震了一下,实际也就是邪恶烂鬼在震惊,在害怕了,因为整体的力量是无比巨大的。

发正念从9点开始,整整发了一个多小时,她们用善解方式向邪恶发出严正警告。

真是“正念显神威”,奇迹当场就出现:腰不痛了,象拿掉了什么东西一样。发正念之中我到厕所拉了一次肚子,自此以后,再也不拉了,烧也退了。五天后同修们又主动来我家帮我发正念。这一次,两脚浮肿全消了,饭量骤增,而且晚餐稍晚一点,还感到饿。

现在我的身体正在快速恢复中。

同修硬是用正念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从旧势力手中抢过来。感谢师尊!感谢师尊又给了我一次能够继续修炼的机会。在与同修的切磋中我悟到:并不是自己做的太差,而是悟性差,是正念不足。师父讲:“任何事情都不要走极端,理智的、清醒的去做,那是大法弟子的威德。谁能够在常人社会这种形式的修炼中保持稳定的状态,那就是真正的在这个修炼形式中做的最好。如果谁在这个形式中有了一种超越这个形式、不符合这种形式的表现,那可能就是做的不够好。既然大法弟子修炼就是这样一种形式,这个形式能够造就大法弟子,这个形式能够成就将来的巨大果位,离开这个形式,或者是不符合这个形式,对你的修炼都会造成障碍,其实那都是执著造成的。”(《美国首都法会讲法》)由于自己误以为真相越做的多就越好,而忽视了学法、发正念的重要性,才造成了执著被邪恶迫害的如此严重,而自己又误把邪恶的迫害当作消业来承受,真是危险至极啊!

写出来作为一个教训吧。如有不当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