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总被“人心”俘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一日】4.25时,我刚刚得法;7.20时,我得法不到三个月。“我得法晚,我没资格说同修”——这颗肮脏的人心给我带来的是深深的痛悔,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损失。今天我把它暴露出来,希望同修吸取我的教训,以便在最后极为有限的时间里做的更好,放下一切人心,尽力圆容好整体,在修炼路上,不要再给自己留任何遗憾。

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是师尊留给我们的修炼形式。一直以来,我总认为“我得法晚,我没资格说同修”:一味的只从大法中索取,作了“人心”的俘虏:

看到同修有明显的执著:“不好意思说,人家比我得法早”;看到同修有漏:“我得法晚,说话没力度,让协调人说吧”;看到整体有漏,跟不上师尊的正法進程,找相关人员切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唉,算了,一个老师一部法,谁悟谁得,谁不悟谁不得,悟多少得多少,我何必惹你不高兴呢”;

因整体长期有漏而没有得以及时堵上,我已看到了即将出现的恶果,我却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正念,还自我感觉良好:“我已经尽力了,能做多少是多少,说谁谁不听,人家都比我得法早,我有什么办法,问心无愧就行了”;

旧势力下了狠手——两天之内八位同修被非法抓捕,二十一位同修受牵连,两个资料点惨遭破坏,资金、设备损失惨重;一死一伤、三位流离失所。面对如此惨重的代价,我震惊!我眼流泪、心滴血,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我为什么不深说?我为什么没耐性?我为什么那么急躁?我为什么怕麻烦?我为什么怕别人说我有显示心?我为什么会有侥幸心?我面对同修时只有责任心没有慈悲心,这是修炼人应有的状态吗?我真的问心无愧吗?我真的尽到责任心了吗?”

在和同修切磋时,我嘴上讲“只有靠着师父靠着法才是最安全的;紧跟师尊正法進程、跟的越紧越安全”,但在实际做的过程中,就差的太远了。

文章写到这里,我忽然悟到:我根本没有责任心!有的只是“将来你出什么事我问心无愧”罢了!哪有责任心?是一颗埋藏更深的私心!慈悲心就更无从谈起了!想想黑窝中的同修,我真的很惭愧。

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面对同修的执著我就不会没耐心;面对同修的漏我就不会急躁;面对整体长期有漏我就不会怕麻烦、就不会怕别人说我有显示心、就不会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发正念、更不会产生侥幸心?

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我就不会长期做“人心”的俘虏。假如我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在慈悲心带动下的责任心,没有“人心”作怪,和同修沟通时,就一定会达到好的效果,就不会有今天这么惨重的损失。

我们是大法弟子的主体。让我们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我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我是法轮大法信徒,我是顶天独尊的神,我威力无穷”。当我们真正达到“人心无存”(《洪吟》)时,恶党就没有“垂死挣扎”的机会、就不会有“最后的疯狂”。解体恶党就在大法弟子的“一念”间!

个人所悟,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