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国公民但没有公民的权利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的。学法前全身都是病。头疼、严重咽炎说不出话来,肠胃消化系统疾病、风湿关节炎、神经官能症,夜晚不能入睡,每天吃很多药,花很多钱,生活在痛苦之中。自从学大法后,全身的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走路一身轻干活也不累,最主要的是心胸开阔,从此不为名利争斗,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家里充满欢乐。

自从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至今,我家没过一天安稳日子。再也没有以往的欢乐了。我学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全身的病都好了,这是事实。使我不解的是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以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上访。把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说出来。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可是还没到信访办的门就被警察绑架了。第二天送当地拘留一个月。出来后派出所不让回家,勒索五千元现金才肯放人,而且没有任何收据。至今未还。

二零零零年,我在楼区内看楼,跟别人讲我学大法身体好,以前为名利和别人争斗,个人利益很强,学大法后这些都看淡了,能宽容别人与人为善,不计个人得失。讲学大法的真实情况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诬陷。片警屈宝祥带警察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和一套讲法带,非法拘留一个月。从此片警经常到我家骚扰,干扰我的正常生活。十二月份的一天半夜十二点打电话,问我在家不在家。电话刚放下他们就叫门,不给开就砸门,我怕邻居被吵醒把门打开,看我在家他们都走了。当时我想,他们这样怕上北京,是怕我们说真话呀!于是,二十日我真的到了北京,到了天安门,喊出了肺腑之声,说出了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被警察绑架到驻京办,送马三家邪恶黑窝。当时女儿正上小学,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丈夫怕受牵连被迫买断。

在邪恶黑窝里不让学法炼功,不让睡觉,每天超负荷干活,我的身体又都是病,经检查最后保外就医。二零零一年九月回到家。丈夫失业靠打工生活,我没有劳保,女儿上学,生活的很艰难,哪有钱看病。我想我还得学大法。结果我学法炼功,不花一分钱身体又好了、健康了。社区主任王科,陈抗美等人举报派出所,片警李桂存带一群人开车到我家。我不给开门,他们说没什么事,就是看看。我被他们的谎言欺骗把门打开。进门二话不说就翻东西,象土匪抢劫一样。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炼功带,录音机,背包。连给婆婆做褥子的黄布也拿走。第二次被劫持到邪恶黑窝迫害。当时女儿正是初三考入高中的关键时刻,孩子的身心又一次受到沉重打击,严重破坏了一个和谐家庭的正常生活。在拘留所我绝食抗议他们这种非法迫害。送到马三家时因身体不好拒收。片警李桂存、指导员史大河不相信,带我到医院做检查,我自付二百元检查费,最后结果还是不行。他们就跟医院院长说好话,非要他们收下。丈夫经不起这一次次的打击离家出走。家里只剩下孩子在家,艰难度日。

零三年我回家把丈夫找回来,重新过安稳日子。零四年新来的片警又到我家骚扰叫门,我说绝不能再相信你们的谎言了,觉醒的邻居们都出来说公道话,他们没话可说都溜走了。

零五年女儿考入大学,因家里没有固定收入,交不起一年一万元的大学费用,结果只念一年被迫辍学。现今丈夫年岁大打工活不好找,家里还有八十七岁的婆婆需要照料,这样我们的生活更难维持,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放松对我的监视。进入七月份又是到我家骚扰又是打电话干扰。我原本是有固定收入的幸福美满家庭。可现在被迫害得生活都难维持。

我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就是炼功身体好、学大法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做好人,就遭到如此迫害。请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共同制止迫害。启发参与迫害的人的良知,我真心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