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六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走过了病难的过程,深知自己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自从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以来,整体修炼的环境就没有了,我也被当地恶人看了好多日。因为我是在幼儿园工作的,我当时把大法书和所有资料都搬到幼儿园仓库,以后就把幼儿园工作做完,有时间就学法。

我虽然没有去北京证实法,我就在家讲真相。最初自己贴资料发真相都有怕心,我就加强学法,克服困魔,以后做起来就顺了。到楼上发资料时两个小时就发了一百多份,碰到常人时也没有怕心,在发放资料时,我看到有人把资料扔掉,我就捡起来再发出去。

二零零三年,我就面对面的讲真相,我的做法是先从熟人然后到陌生人的讲。所讲的人有市场卖菜的、个体商店、司机等,通过聊天然后進入正题,大部份人都能接受。因为我在幼儿园工作接触的人很多,讲的时候有机关干部、退休的、教师、派出所的。在讲的当中也有不接受的,但是我没有用不好的态度对待他们,过后看见他们的时候再跟他们讲,这样就容易接受了。

自从大纪元发起“三退”以来,一些人在我讲真相时怎么讲也不退,有的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我说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有错吗?有不理解的,但是我没有灰心。通过学法,可能是我讲的不透,没有讲到位,正念不足,经过多学法,再做就顺多了。到二零零七年下半年,一个星期最多讲退九十多人。我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时常提到,当前农民是最苦的,物价上涨,工人下岗。从三反、五反、反右、大跃進到文化大革命等运动,整死四千万的百姓。五千年的文化都给破坏掉,谈到六四学潮、迫害法轮功和预言,还有藏字石,并结合当前的各种灾难来救度他们。

其实自己离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学法时有时发困,读错别字,自己被执着心带动,执着这个、那个的,听到一些小道消息就传,时常还有争斗心,自己脾气也很暴躁,管孩子时还时常发火。在零七年六月身体有五、六天很难受,但自己始终学法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很快就恢复正常了。还有老母亲八十六岁经常听师父讲法,身体很好,大病小病都没有。我女儿也学法,下班回来的时候,帮我装真相资料。她有几次病的很重,身体长脓包,不能坐,家里人让她去医院,她不去,经过学法发正念,脓包出头,没打针上药的就康复了。

我也常用纸币写真相,也经常发光盘和护身符给熟人和劳务市场打工的人,有时也放在警车、法院、个体车上,在买菜回来时我就打三轮车,给他们讲真相、三退,问他们家有没有VCD,有就发给他们光盘,新唐人晚会,他们都能接受。

我们几个人在零七年下半年成立了集体学法小组,互相交流,找到不足,共同提高,纠正错别字,集体发正念,我们的状态都非常好。今后按着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去做,在救度众生中,多多去做,多多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