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关于心不动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一直修的不精進,尤其九九年七二零后,没有做好。从网上看到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文章,觉的很惭愧。几年就想写心得体会,一来自己没有做好,二来法理也不是很清晰,再加上懒惰及水平限制,写了几年都没有写成。这些年我几乎天天看明慧网,有时也觉的自己太自私了。现在就我身边发生的事和我悟到的谈一点想法,请同修不吝指正。

我们这个学法小组有六、七人,学法地点基本固定,表面看好象是半公开的。前年,学法点有两个学员家被抄,当时抄去许多东西。其中一个学员负责传资料,一个的家是主要学法点。前一天晚上家被抄,第二天一早,一个学员就来通知我,让我预防。我做家庭资料点,当时想到资料点刚刚走上正轨,不想停。从法上悟,这两个学员家被抄,一个做事心强,比较张扬;一个怕心重,人的观念强,是因为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心想有师父保护,只要我们做正,邪恶是不敢动的。所以没有动心,马上上网曝光邪恶,同时通知大家一起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由于大家心性到了位,邪恶也没有再找那两个学员的麻烦。其他人照常做着讲清真相的事,没有受到干扰。我们只是减少了与这两个学员接触,集体学法也没有停下,只是换了个地方,这两个学员也暂时没有参加,自己在家学。

由于我的妻子还未修炼,我要上班,又要学法炼功,又要做资料,家里的事基本上是不管的,在做资料时,有时还要妻子帮忙。由于自己习惯不好,资料收拾的很零乱,再加上机器零件、工具等,按照常人的想法,家里的东西是很难收拾干净的。而且以前我们集体学法时,就有坏人监视过,并且从邪恶内部传出什么什么时候我与哪些学员在什么什么地方等。因自己心态比较正,我妻子也没有受影响。不久,我们就又恢复了原来的正常状态。

今年七月,邪恶之徒又抄了那两个学员的家,当时邪恶没有抓人。第二天我们得到消息也没有动心,一个是加强发正念,再就是鼓励两个学员保持正念,不配合邪恶。由于抄的东西比较多,并且劫走了几万元的存折;第二天两个学员去要的时候,被邪恶扣留。正当我们上网曝光,准备组织大家援救时,一个学员当时没有把握好,在邪恶的威逼利诱下,做了不该做的事。当我第三天见到这位学员时,他告诉我在邪恶的追逼下,承认了有些东西是从我这里来的,还让我赶快收拾转移东西。当时自己产生了怨气,动了常人心。回家后告诉了妻子,妻子马上吓的非要我马上把机器转移不可,认为现在风头上,等过了风头再说。这两个学员,是有漏而又没有否定邪恶的迫害造成的。一个学员不注意安全,同修多次指出也没有引起重视;而一个学员老说现在是什么什么时期,要怎么怎么样,有人当面指出过几次,也没有转变观念。由于我妻子心理承受不了,考虑到同修出问题,自己也要向内找,是不是自己有漏?悟的对不对?是否强为?因为当时邪恶直接就问:“这是不是某某(即我)给你的?那是不是某某给你的?某日他到你那干什么?”我想先在常人这边把安全工作做好,自己心不动就行了。所以就把机器转移(不远),有些材料(坏的)销毁了。当时各种人心往出冒,只能不断排斥。

其实自己的心已经被带动了,集体学法也没有了,只好天天在家里学法发正念,但是由于自己的心性没有达到标准,效果并不好,妻子、小孩整天提心吊胆的,一有风吹草动就吓的不行。这显然不正常,我就去与同修交流,一看同修根本没有受影响,照样做着三件事。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没有修口,动了常人心;就想恢复做资料。回家后,妻子发了脾气,认为我不该这时到处走。我不为所动,只是发正念,坚定信心。想:既然师父帮我把机器修好,就是让我做资料的。到了时间,我就把机器搬回来做,妻子发现后,只是说你要做就做时搬回来,做完了再搬出去。这样就恢复了做资料。但我的心还是不稳,妻子也是很担心。

一天我去给一个同修解决小技术问题,一出门就遇到一辆警车,上写“武装押运”,心里冒出个念头:该不是押运的学员吧?又想:不管是谁,发正念清除邪恶。走不远,又遇到一辆同样的警车,又冒出一念:该不会有什么大行动吧?而且马上又遇到看守所的一个副所长,(我被关时认识)马上又联想到自己……各种念头,正念一出,马上排斥,我是大法弟子,决不承认任何迫害。这都是假相,谁也动不了我。顺利解决小技术问题后,回到家中,妻子马上神色紧张的告诉我:单位有人打电话找我,叫我回来回话……我静了静心,马上打电话,原来是一个领导有事,想要我帮他代班半天。妻子又在旁边嘀咕,为什么要找你?还猜测是否要绑架……把我的心也搞的七上八下的。这时,我突然想起学员的一篇文章“为什么把迫害看的那么重?”,心马上就放下了,安慰妻子不会有事。

我坦然的去了,不但没事,还和有缘人讲了真相。当我晚上回来时,妻子开玩笑说,你再不回来我们准备送衣服呢。我开心的笑了。

我们这有两台喷墨打印机都只用了大半年就不能用了,送去修也没有修好,丢了又可惜。一台是佳能IP4200,一台是佳能IP4300;从网上看到有关技术资料,就想自己修,同修也鼓励我动手。但我时间很紧,就准备放假后修。当时我还用过两台打印机,也是老出问题(当然这也与我的心性有关,这里先不谈)。有时修了好一点,有时反而弄坏了。那台是佳能IP4200就是我用出问题的。同修把两台机器送来放置我这。还有一个我正用,也是老出问题,一度感到很疲劳,觉的既辛苦又浪费时间,甚至学法炼功都没有时间,不知如何是好,就怕修机器浪费时间又不起作用。一天就求师父,点化我一下,修不修机器?很快妻子就对我大发脾气,要我马上把那两台喷墨打印机送走,否则就丢外边去。当时还以为是不该修,只好叫同修拿走。后冷静一想,这不对呀,妻子的表现根本就是魔性大发。发了好几天正念,才安静下来。与同修交流,等以后再送来,自己先在技术上准备。是啊,我们不能什么都指望师父,而自己不悟、不修。放假后,同修把机器送来,没费多大劲就把佳能IP4200修好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