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讲清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前也曾练过一些气功,但由于不得法,不仅没有提高和修炼自己的心性,反而造成了诸多麻烦,再加上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迷失在常人中,执着于常人的名利得失,身体出现了各种病状,吃药也不见效果。我知道只有通过正法修炼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的问题。当时就是抱着这样一个目地,在大街上的法轮大法弘法点上认识大法并走進大法修炼的。

得法初期,和所有得法的大法弟子一样,看了《转法轮》就再也放不下了,这本书简直太神奇了,他让我们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懂的了从未有人讲过的道理。虽然当时只是局限于字面上的肤浅认识,但我已经对这本书爱不释手了。晚上下班回到家,有时间就看,出差走到哪看到哪,就这样不长时间,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世界观发生了很大改变,过去那种脾气暴躁、情绪激动的坏毛病得到了很大改善。除了看书感觉的变化外,炼功感觉变化也很大。我们炼功点一共几十人,每天早晨大家在炼功点上一起炼前四套功法,自己在家炼第五套功法。修炼不到一个月,就感觉周身能量场很强,“头前抱轮”时,感觉大法轮在两臂环抱中“呼呼”的旋转,再下来的几个月里,听到了另外空间的炼功音乐,听的非常真切;还有一次打坐中看到了小腹部位的金佛发出的耀眼金光。现在想想这些,正象师父说的那样,当时我们的功长的象坐火箭一样,师父都把我们推到了位置。

正当我们沉浸在学法修炼的精進中时,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这天的到来,打乱了我们祥和的修炼。邪恶从中央到地方开始铺天盖地的進行抹黑法轮功的宣传报道,各个单位的相关部门也找到我们这些修炼者,开始挨个登记,并企图让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由于我是得法初期,自身还有很多执着心没去,在法理上认识还很肤浅,就这样抱着对大法的疑惑、对旧势力的认识不清和自身的怕心和受党文化多年毒害形成的强烈的观念等,没有能够象一些得法早的老弟子那样,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出来维护法、证实法,所以在紧接着的一个个魔难面前,有些关没有过好。就这样一晃几年,自己被旧势力从思想意识到空间环境,几乎完全封闭着、抑制着。不敢找真相甚至阅读同修发的真相资料;由于居住环境的变迁,远离了以前在一起的同修,新的环境下,又找不到新同修,所以就被孤立起来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旧势力又对我发起了更大的迫害,这次迫害,几乎要了我的命。当然后来通过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才明白,这都是自己不精進出现的漏洞,才使的旧势力有机可乘。

在师父的悉心呵护下,我于二零零六年十月底,终于上到了明慧网,了解了真相。我那时的感觉真是象一只迷途的羊羔,从新找到了回家的路,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和喜悦。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还有讲法。看着一幅幅海外同修在一起炼功的洪大场面,我这个平时很少言语的“大丈夫”禁不住泪水唰唰的往下淌。每天除了坚持看《转法轮》外,有时间就看师父的新经文,就这样我一口气读了三遍新经文,还把以前没看过的其他经文都看了一遍,一下子明白了这些年许许多多不得其解的问题,也知道了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身上肩负着重要的使命,要随师正法,做好“三件事”。就这样我开始考虑,如何把发正念和证实法、讲真相的事做好。

学好法是修炼的根本保障,只有以法为师才能指导我们修炼,提高我们的能力,破解我们修炼中遇到的一切迷茫和障碍。从明慧网每日的报道中,总是可以看到同修们在各种困境中,因为有大法的威力,才使的一个个危难得以化解。那些在监狱里遭受严重迫害的同修们,也正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才得以坚持。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我在这方面的感受也越来越明显。起初学法没有多大感受,后来就感觉只要不学法,身体内就好象被什么牵制着似的,没着没落的。再后来,就感觉到了大法真象灵丹妙药一样,能迅速化解自身遇到的一些问题。记的有一次在家里,岳母好端端的就说了一些我的难听话,我一下火就上来了。因为我以前脾气就很暴躁,通过修炼大法以后,这方面也在不断的改進,所以当时没有和她顶撞,但还是心里头愤愤不平,于是我就一个人独自看书学法去了,没想到刚读了一段,就觉的心里的火气一下就消下去了。

《九评》的传出,从根本上解体了邪党。这些年大法弟子讲真相、证实法,使越来越多的大陆人明白了真相,纷纷退出邪党,邪党表现出了全面解体前的虚弱和垂死挣扎的迹象,在它的所谓“节日”或“大事”期间,更是把“法轮功”视为头等防范和迫害的对象。“七一”邪党要在香港举行活动,六月下旬的一天,单位负责保卫的领导找到我,说负责我们区的派出所要找我谈话,了解有关我修炼法轮功的事。由于这位领导对法轮功有一些了解和正面认识,前一段时间我也刚给他讲过真相,所以他对我比较同情,说让我把“家里的东西”收拾收拾,警察有可能去我家。我明白他是说让我把有关大法的书藏起来。当时没有觉的害怕,可回到家里,面对今年农历大年三十刚刚请出来摆在桌上的师父法像,还有一些大法书,我有些犯嘀咕了:万一警察来怎么办?还把这些都藏回去?转念又一想,我刚回到正法的修炼中,正是因为凭着对师父的信和增强的正念,才使我的修炼环境得到宽松,突破了家庭成员对我的束缚,我只要正念强,就能突破更大环境的束缚。就这样,我整个晚上整点都起来发正念:解体警察背后的邪恶,不让他们来我家,结果他们没有到我家来。这件事又一次证实了师父的无边法力。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第一次上大纪元网,看到有关“三退”的声明,我就把自己和孩子的给退了。当时还没有看师父的新经文,认为孩子的我还是能做主退的,后来通过学习新经文,知道了必须本人同意才算数,于是我就从孩子做起,讲真相、劝退团。起初想的比较简单,认为孩子正处在高考前的复习阶段,每天学习时间十分紧张,所以简单给说一下,她一定会同意的,但事实并非如此,刚给她讲真相,她就给我说:学校学生几乎都是团员,我凭什么要退?并且还用邪党灌输的一些邪说攻击我。这事让我大吃一惊:以前总以为重点学校的学生,都是以学文化课为主,没有时间学习这么多的邪党政治,没想到这些中学生居然也中毒这么深。这使我更加痛恨恶党无孔不入的毒害着中国人民。我只好拿出更多的时间来给她讲真相,趁她休息时,我抓紧时间给她讲大法如何好,我通过修炼,这么多病都没有了,以及大法在世界各地的洪传。

讲真相的过程,也是自己修炼的过程、去执着心的过程。刚开始讲不好,看孩子反感,我就着急,心里气愤的想:我为你好,你还不知情,反而攻击我,看有你好果子吃。慢慢通过看师父在新经文中有关给家人讲真相的讲话,以及明慧网刊登的同修讲真相的经验,我认识到,这都是她后天受邪党灌输的邪说毒害的结果,所以要先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就这样,她明白的一面终于有一天清醒了: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提前经过我同意就做主了?我放下面子,给她承认错误,就这样她同意退了。通过这次讲真相,也看到了自己隐藏的为“我”的心和报复心,只要违背自己意志的就反感,从而产生怨恨的心,而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真心为救众生着想。认识提高了,心态也就平和了、理智了。

有了这个开端,我又逐渐的向更多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向周围的同事讲真相,并且借鉴明慧网上同修们介绍的各种讲真相的方式,利用多种途径给世人讲真相,但这只是个开始,还没有做到象很多同修那样,长期不间断的、稳定的做着讲真相的事。第一次对外讲真相,是在网上给有缘人发送真相电子邮件。我把在网上来自各地同修发给我的真相资料,转发给我的一些有工作关系的人和其他一些有缘人。记的当我把第一封真相邮件发出后,师父为了鼓励我,转天清晨起来,看到整个天地都象变了一样,显的格外清纯、明亮,我明白了:我们跟随师父正法,向世人讲真相、清除邪恶后,我们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清澈宇宙。从这以后,我就基本上没有停止过利用网络向世人讲真相。现在我每天都要把搜集来的身边有缘人的邮箱、电话等通讯方式,以及在网上收集的都发给明慧网,好让海外的同修配合向这些人讲真相。

在面对面讲真相过程中,我觉的还是自身学法不深,有时感觉能力不够,对一些同事和家人讲真相过程中,有的人一讲就明白,很快就能接受“三退”,但对于一些比较顽固的人,总觉的他(她)们受毒害太深,很难说服他(她)们,这也使我感到苦恼,心想:我这还没到大街上同陌生人讲呢,就遇到这么多阻力,我还能用这种方式讲好真相吗?看到一些同修每天面对面讲真相,有时一天就可以劝退几十人,同他(她)们比,我觉的还是差的很远,但我并不气馁,我还是这样坚持着,有机会我就想办法同这些人讲真相,我知道,虽说有的人一次、两次可能没有劝退,但是我们只要讲,就会对他们有触动,就会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常人明白的一面是能够接受真相的,只是受害成度不同的人,接受真相的成度不同,同时我们大法弟子自身做的越来越好、能量越来越大、能力越来越强,我们讲真相的效果就会更好。

虽然我没有亲眼见到过师尊,但在这些年修炼当中我能感受到,师尊总是在看护着我、关爱着我,我哪里做的不好了,师尊就会点化我、提醒我,而在遇到危难的时候,师尊又会呵护我、保护我,哪怕做出一点成绩的时候,师尊都会鼓励我继续做好。每每想起这些,心中就会感到无比的幸福,感激的泪水不禁夺眶而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