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正念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几年前,我拖着一个被邪恶迫害致残的身体(我曾七次被抓,六次被关,受过九种酷刑),走上一条投亲靠友、东躲西藏,外出打工勉强维持生存的路。开始,我遍体鳞伤,内脏严重受损,身体局部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寄住在一亲戚家里。亲人们在经历了惊愕、痛斥邪恶之后,心疼的劝我看医生。那时,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信师信法好起来,活下去,否定邪恶。我开始大量学法,同时练习甩动胳膊,用尽全身力气,又疼又累,汗水把地板都湿了一大片。练了二十来天,手指稍稍能动了,我就开始练习写字。以前我是从事文字工作的,写字当然不犯怵。可如今,小小的笔握在手里,动一下,就如同举一座山一样重,汗水湿透了我的头发。我想,有的人手残疾了,用嘴叼着笔也可以写字,我不妨试试,但这个念头稍纵即逝――不,我不是残疾人,我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为我的手、胳膊正念加持!

我终于写出了一个字、一行字。后来我又开始炼“贯通两极法”,由于胳膊冲不上去,只能摆动一两寸。晚上睡觉将胳膊夹在两枕头之间练习立掌,还练习系腰带、穿衣服、做家务。尽管每完成一项要花很长的时间,我也坚持不让别人帮忙。

同时,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通读了九遍《转法轮》和其他新经文。后来,我发现凡是瘫痪的地方,肌肤上下轻轻跳动,跳一会,停一会,再跳,反复跳过之后,此处就有感觉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管我。我一个人在屋里泪如雨下了:师父呀,就因为我做好人,邪恶就往死里整我,而您却慈悲的救我,在另外空间里,您为我摆平多少事情,才让我活过来呀,并且还不止一次。

身体恢复以后,我开始做些证实法的事,但由于怕心,开始不是很顺利,同时,开始为生活犯难。因为我的丈夫还在狱中,我上有老,下有小,长此下去怎么办?邪恶还在虎视眈眈,我的心很苦,压力很大,我还是走上了打工养家之路。在亲人同修的帮助下,我顺利的找到了一份临时的工作。我很珍惜这一切,也为此又增加了新的怕心,怕连累帮我的人,怕再失去工作,真相也不敢讲了,学法难以入静。我又陷入新的痛苦当中:师父救了我的命,不是让我过常人生活的,我是肩负着历史使命的大法徒,怎么能只反迫害而不能救度众生了呢?我很苦、很累,仿佛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直到看了师父在《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话,我再一次受到了鼓舞:

“大法弟子在这个社会上,无论你在任何一个环境中,任何社会的一个角落中,你都在起着正面的作用。无论你是讲真相也好、证实法也好,没在直接做大法的事也好,你都在救度着众生,都在起着巨大的作用,(鼓掌)因为你的正念和慈悲的场就在起着正面的作用。”

我不能小瞧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要珍惜这个人身,修好自己多救人。从此,我努力改变愁苦的状态,要求自己保持一颗慈悲、祥和的心态。平时,发正念清除所见之人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的法身和大法布下的正的场将有缘人带到我跟前来,我要帮他们三退。慢慢修起来顺了许多。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所说:“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我明显的感到,压在心头的堵的我喘不过气来的那块巨大物质,师父给我拿掉了。

今年四月,接到大陆同修同一时间晨炼的通知,大约有一个来月,每当静下来的时候,耳边一切噪音皆无,只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的炼功音乐声。那声音带有很强的立体声,象是从很远很远的宇宙中飘来,听着他,有一种轻松和飘然。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加持神通,增强我的正念啊,我没有理由不神起来了。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对神韵的演员作了极高的评价。开始读此讲法,只是很敬佩神韵的演员们能在正法中发挥了那么大的作用,再学,我悟到:每个大法弟子都是演员,我们在生活中、工作中、社会上都在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其主角是大法弟子),共同唱着一出大戏――救度众生。师父在讲法中说“文艺演出嘛,水平越高,人对他的接受越好,对人的改变也就越大,所以必须得是一个完美的演出。方方面面都得是完美的,大幕一拉开就是一幅最漂亮的画。要求上必须是舞蹈动作美、服装美、场景美。”那么,我们就要修好自己,提高自己的“演出水平”,同时包括言谈举止文明大方、衣着服饰得体美观,将工作环境、家庭环境布置的清净宜人。

通过学法、读《明慧周刊》和同修的帮助,我找出了自己的一些执著心,并对流离失所有了新的悟法。以前,谁一谈安全问题就认为谁有怕心,而自己的“没怕心”,现在看来也有常人式的英雄人物的做法,缺少理智和智慧。我曾两次被恶警说:“遇上刘胡兰了”,“这次来了个江姐”,当时,我还挺自豪。回头一看自己的言行,有多少党文化的东西在里面?每次被迫害后正念闯出来,还自我感觉“我这个人越遇到邪恶、正念越强。”这种心理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

不仅如此,还掺有“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的想法。而真正的怕心并未在理清法理中扎扎实实的修下去。所以,导致屡遭迫害后,怕心又出来了。《明慧周刊》的封面上期期都印着“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弘法与救度世人。”(《理性》)。后面是“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所以,我们不是在承受迫害中建立觉者的威德,是在证实法、讲清真相、弘法与救度世人中建立觉者的威德。这种威德的建立离不开“理智”、“智慧”和“慈悲”。几年来,我多次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无家、无业、流离失所,可以说,因我的被迫害,对家乡人了解大法的美好起了一定的负面作用。那不是自己的耻辱吗?惭愧呀!

我们修炼后,夫妻情并没有看淡,更谈不上放下。我对丈夫有很重的情,因为放不下他,我的胸口痛了好几个月。他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判刑,时刻牵动着我的心,因此直接影响了我的工作和修炼。后来听到他“转化”的消息我吃不下,睡不着,被情左右的颠三倒四。他释放回家后,见他邪悟了,又着急上火:急他不坚定修大法,急他回来后不做三件事,急他不会料理家庭过日子,等等,急的我牙痛了好长时间。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转法轮》)。是啊,修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没从情中跳出来呢?对照明慧网整理的《修心断欲》中同修的体会,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还有一个执著是“自以为是”。在跟别人谈体会时,抢着说,让自己一吐为快,常打断别人的谈话,插進自己的悟法。总觉的某些同修表达的不如自己全面、精练。每次被迫害后,重在向同修谈怎样正念闯关的,从没静思自己有什么大漏才被迫害的这么严重。每当听到一句“你真坚定”的话,还产生沾沾自喜等因素。另外还有,一味强调做事,缺少在这颗心上下功夫。总之,表面轰轰烈烈,却修的不够扎扎实实。

找出了这么多、这么重的执著心,竟把自己吓了一跳,但通过向内修,身心慢慢轻松了许多,怕心去了很多,正念强大了许多。当然,这也是由于邪恶生命与因素,被师父消减的越来越多,正法洪势向前推進的必然结果。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