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邪恶的黑窝走过来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恶党迫害我们已经九年多了,目前迫害还在继续。邪恶的劳教所、监狱、洗脑班还在迫害着大法学员,给整个正法、救度众生造成了一种仍然严峻的错觉,障碍着众生的被救度。我们的修炼虽然有漏,但我们也决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当然,如果我们都做的那么好,这场迫害早就结束了。在那洗脑班、劳教所、监狱,有的大法弟子做的非常好;但是,做的不够好、向邪恶妥协、转化的学员还是挺多,使邪恶找到了存在与行恶的理由。我觉的黑窝以外大法学员的修炼状态也很相似,人心、怕心重的学员也不是小数,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还做的不够好,很多有缘人还未得到救度,可能这是迫害结束不了的主要原因。大法学员整体提高上来、密切配合、救度更多的众生才能尽快的结束迫害。

在这几年恶党的邪恶迫害中,我主要经历了二次看守所、二次洗脑班、一次劳教所,在这些黑窝共受到了四年多的迫害,除了第一次在洗脑班没做好外,其它几次虽然没有象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样走过来,也算基本都能够过关吧。能够从魔难中走过来,能够在大法中走到今天,首先就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此,我主要谈谈自己从邪恶的黑窝走过来的一些体会。

一、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学好法。我从97年得法以来,一直都非常重视学法,一般每天保持有两个小时以上的学法,甚至更多。在邪恶黑窝被迫害的日子里,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学法,只要有时间我就抓紧时间学法或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平常在家学法一般都是通读大法,在那黑窝里大法的经文被严禁,同修把能背的经文写出来,还有的同修想方设法把经文、《转法轮》、大法资料等从外面传了進去,我们同修之间突破邪恶的严密封锁,互相传阅。在那黑窝严酷的环境下,保护好经文、背诵经文要避过邪恶的严密搜查与监控,很多学员的经文被搜去、并因此受到了严重的迫害;有一次,我身上带着《转法轮》,以前恶警从来没有搜查过这个衣袋,我也是第一次想在这个衣袋保管《转法轮》,可恶警偏要搜这衣袋,好象恶警早就知道一样,就在恶警将要看到大法书的时候,我立即把书转移到身上的其它地方,当时有两个恶警、还有包夹看着,我的动作恶警都看到,更怀疑我身上有经文,就亲自动手再搜一遍,就是没搜着,我觉的这件事也很神奇,我当时想不能够保护好大法经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当时的心态也比较平稳,所以师父帮着保护大法书。大法弟子亚辉(化名)做到放下生死,堂堂正正带着《转法轮》、学法,恶警就不敢动。在里面我背熟了三讲《转法轮》、《洪吟》、《洪吟二》、十多篇经文等。

讲清真相,恶警刚开始迫害我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真相,经过反复多次讲真相之后仍然迫害我们的,一般我就不再理他们了。我是这样想的,大法弟子慈悲的对待他,他仍然行恶,那就会有别的办法对待他了,师父、护法神就会为我们作主。对包夹(劳教人员)的讲清真相也很重要,他们受恶警指使,24小时的贴身监视我们大法学员,当他们明白真相后,他们就会支持我们大法学员的交流、学法、发正念等。如有一个包夹明白真相后,多次为我们传递经文、物品、迫害真相等消息。

发正念,我每天发正念的时间约有三个小时,四个整点大多数都能发正念,其它整点时间也经常发正念;受难时能发正念就发正念;同修受难时发正念加持。大法弟子发正念清除邪恶,是大法与大法弟子威德的体现,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反迫害的实际行动。

二、向内找。我们修炼人经常都讲向内找,我想真的能认识到向内找的内涵,真的时时刻刻的做到向内找,邪恶就不会存在,迫害就不会存在。在那充满了邪恶因素的黑窝里面,我们的思想完全暴露在众多邪恶因素的监视之下,思想有一点点的放松都会被邪恶钻空子;有一点点的不坚定都会被邪恶放大、加强。在那样的环境下,我有这样的感受,你不想、排斥不好的思想念头,可另外空间的邪恶还时时刻刻拼命的给你往外翻,主意识有一点点松懈都不能把握自己;有一点点对大法的不坚定,邪恶就会立即铺天盖地的压过来,包括表面的恶警也是日以继夜的对你進行迫害,非得立即要你放弃修炼。有一次我承受不了迫害,有向邪恶妥协的想法,恶警大队长好象知道我的思想一样,立即就找上门来了,接着把迫害的力度加到最大;由于师父的慈悲点醒,使我加强了坚定大法的正念,才走过了这最艰难的一关;如果当时没放松自己的思想,注意向内找,可能就不会受那么大的难。在那充满邪恶因素的环境里,更不能放松自己,时时刻刻都得向内找,注意自己思想、言行、各种干扰,同时发正念清除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我认为修炼人向内找是在抑制与清除自己的人心与执著,是自己本性的一面在起作用,在正法中能充份调动自己正念除恶;而且修炼人向内找时的状态,是会得到师父与护法神保护的,是不允许邪恶迫害的。

三、坚定大法。我们对大法有坚不可摧信念,我想邪恶是不敢动的。为什么还做不到?主要是人心、怕心等执著造成的。在邪恶的干扰、迫害时,这些执著就会往自己的思想上反应,自己主意识不强就会被干扰,其实那个对大法不坚定的思想不是自己,那时就要排斥它。在那邪恶的环境里面,当我冷静的思考时发现,不管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还是表面的恶警,它们所采用的一切干扰、迫害都是为了动摇我们对大法正信的思想,当我们对大法的正信产生动摇时,邪恶就会立即钻空子,并找到了迫害的理由,这是许多学员向邪恶“转化”的主要原因。每当被邪恶干扰、迫害的对大法的正信产生一点点的怀疑时,我就立即排斥,这不是我、是邪恶因素,并请求师父帮我清除,那时我就经常默默的想着“坚定大法、决不动摇”,我想对另外空间的邪恶也是一种警告,另外空间的邪恶就会害怕,恶警的迫害就没有力量了。在酷刑面前,要尽量的保持心态平稳,并要想到请求师父加持,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放下生死,坚定大法。那时即使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师父、护法神也会保护、加持、帮助,也能减轻迫害。我在劳教所被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候,精神与肉体24小时都在严酷的迫害当中,迫害什么时候才到头啊!真是度日如年。就在这关键时刻,师父在梦中点醒我,梦中的大意是害怕与向邪恶转化就非常危险,从梦中惊醒后,我的脑子产生了坚定大法决不动摇的信念,无论付出多大也要战胜你邪恶的迫害,就这样一天天的以惊人的意志坚持着,物极必反,就在那最艰难的时候,一下子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以后每一关、每一难都是这样,只要坚定大法,结果都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四、同修的交流、声援、配合。从“七·二零”以后,邪党把两个以上的大法弟子在一起就定为违法,是重点打击的目标。在邪恶的黑窝,大法学员受到严密的监控,同修之间的交往被严密的封锁,不但禁止面对面的语言交流,连同修之间的财物都不能交流。在黑窝里面,要做好反迫害、坚定大法同修之间的配合与交流就显的更重要。同修之间的交流主要是突破邪恶的封锁,创造面对面的心得交流机会;另一个就是书面传递交流;远距离见面时简单的语言鼓励,或用手势、动作、眼神给予支持等。只要有机会我们同修就重点交流反迫害的心得体会,约定受难时互相声援、正念加持,有什么其它困难互相帮助。在那非常邪恶的黑窝走过来,同修交流、声援与配合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邪党为什么害怕大法弟子联合在一起?那不是害怕大法弟子的配合吗?在2000年5月我第一次被恶警绑架时,3个房子关了40多个大法学员,有二个房子的大法学员破门走出了大厅,要求无条件的释放,那时恶警非常害怕,恶警拼命的把我们往房子里拽,我们大法学员手拉手的连在一起,恶警筋疲力尽也动不了我们。后来恶警头目说,先把他(她)们一个个的分开。邪党对我们大法学员的迫害一直都是采取这个邪恶手段,先把我们分开,然后集中力量各个击破。有一次我们几个同修交流绝食反迫害的体会,后来我们都同时被恶警隔离迫害,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绝食反迫害,一段时间整个劳教所的恶警都停止了迫害,变为专门解决绝食问题。恶警经常用纪律来迫害大法学员,有一次恶警要我们蹲下,我们很多学员都喊“法轮大法好”,结果很长时间恶警都不敢叫我们遵守它的迫害人的所谓纪律。在那黑窝迫害我们大法学员时,恶警都是严密封锁消息的,所以同修之间要主动了解迫害的真相,同时尽可能的帮助受难的同修;自己受难时应该主动想办法通知同修,有的同修把迫害情况通过明白真相的包夹通知其他同修,有的直接告诉同修,有的高喊被迫害,有的敲门,有的同修受难时由于怕心不敢吱声,同修不知道,其他同修帮不上忙,自己就更难过关。有一次,恶警打大法弟子,那个大法弟子高声喊恶警打人,很多同修高喊“不准打人”,恶警马上就走了。我在受难时,我曾多次主动要求其他同修帮助、发正念加持,效果都很好,能大大的减轻迫害,甚至能避免迫害。

目前,正法、救度众生的时间是师父慈悲于众生而延长下来的,是给大法弟子树立更大威德的机会,也是给没做好的学员走好最后的路的机会。我认为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大法弟子的配合要加强,每个大法弟子都积极的配合好,才是大法的威力在世间的体现。作为大法弟子,在正法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协调与配合非常重要。

能够从魔难中走到今天,首先我要感谢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的帮助,感谢各界起正面作用的众生。以上所悟仅是个人认识,如有不当,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