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纱笼”中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唐宪宗时宰相李蕃,其在任时知无不言,言而敢谏,深受皇帝器重。

李蕃,字叔翰,赵郡人,年少时读书于扬州,恬淡好学。然年过三十尚未考取功名,以致生活困顿,其妻崔氏颇有微词。后寄居于洛阳妻子娘家,多遭冷遇,婢、仆对其不甚尽礼。

继之又患足疮,久治不愈,李蕃就犹豫着是否要迁回扬州。心情很是郁闷低下,倍感渺茫。

当时有名的卜家胡芦生在洛阳中桥设馆算命。一天,崔氏兄弟邀李蕃共同前去问命,因李蕃有足疾,行动迟缓,崔氏兄弟先到一步。适时胡芦生正倚在蒲团上打盹儿,见到崔氏兄弟并不起来,只是挥手让坐而已,并紧接着吩咐自己的家僮:“赶快扫地,一会儿有贵人来。”

李蕃刚走到台阶下,胡芦生赶紧下迎,扶住李蕃的手,笑着问:“郎君真贵人也,敢问有何事问卜?”李蕃苦笑着说:“我又贫又病,又不知是否要将家迁往千里之外,难道有如此贵人吗?”

胡芦生马上说:“再远也无妨,您在两层纱笼的保护之中,还怕这种困难吗?”李蕃闻言,询问“纱笼”是怎么回事,胡芦生则不予答复了。

随后李蕃将家迁到扬州,住在参佐桥附近,旁边有个邻居高员外,与李蕃很谈的来。一天,李蕃因足疾正在休息,当天上午高员外已来过,到了晚上又来求见,李蕃心中甚感奇怪。

高员外一见面就说:“有一件好事要告诉你。我早上从你这里回家后,打了一个盹儿,梦见有人召我出城,见到了我以前已死亡十几年的一个家仆,迎住我说:‘你不应该到这里来,怕是前面要有什么危险,我送你回去吧。’到了城门口的时候,我问他:‘你在城外干什么呢?’

他说:‘我在阴司当差,给李三郎值班。’我问;‘李三郎是谁?’他告诉我:‘住参佐桥,是你的邻居。’我已知是你,又问他:‘为什么要给李三郎值班呢?’他回答我说:‘李三郎是纱笼中人。’所以特来告之。”

李蕃笑着答谢,但心里仍对“纱笼”的说法感到奇怪。

又过几年,张建封镇守徐州,奏请李蕃为巡官校书郎(负责执掌文籍的小官)。一天,衙门内来了一位新罗僧人,说是会为人看相,见了张建封之后言其不能做到宰相,张心中不快;又叫他看看别的大小官员,新罗僧看后说:“全都没有可做到宰相的。”张建封更加不快;因问:“我手下这么多幕宾僚属,难道没有一个可做到宰相的吗?”又问手下人说:“是否有漏掉的人?”查后回复:“有李巡官尚未看。”张便下令让李蕃速来,时尚未进门,新罗僧已走下台阶相迎,并对张建封说:“这位巡官是纱笼中人,以后你也不及他。”张建封听后很是高兴,忙问“纱笼”一事,新罗僧说:“凡命里当为宰相者,冥司必暗以纱笼保护,恐为异物所伤,别的官员都没有。”至此印证了胡芦生与高员外的说法,后来李蕃真的做了宰相。

上述这则故事取自《太平广记》。看了之后,不禁想起当今中国大陆这万恶毒世,食品、空气、水,不是有毒就是污染严重,各大城市里的肿瘤医院患者爆满,门前车塞人阻,可见发病频率之高。而大法弟子讲真相,传世人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命、保平安,则时常见有绝症不治而愈者,岂非神佑也!本故事可以佐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