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在我小的时候,经常在梦中找回家的路,走的也非常辛苦,路途中经常有坏人、蛇等其它不好的东西的追赶,九八年前后我才正式走入修炼的大门,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梦见回家。当时我的天目是开着的,能够看到另外空间里的东西,在打坐时,天目看见无数数的亮晶晶的光点,刺的眼睛睁不开;在一次头前抱轮时,一个无比巨大的法轮向我飞来,激动的我泪流满面,还有象光、各种花等(后来由于执著就看不见了)。

虽然如此,由于自己悟性差、利益心强也未能真正精進修炼,可是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不行再次点化。记的有一次在一位同修的家里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丈夫告诉我去看,可是当时我正干加工活挣钱(当时有正式行政工作),急着赶活,去得较晚,刚到放录像的门口,就听一个男子浑厚的声音“你怎么来得这么晚”,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在聚精会神的听师父的讲法,并没有谁回头跟我说话,我一下明白了,那是师父看见我来晚了,才这样说的。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第一讲,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几年来蚊子咬的黑皮一下不见了,输液留下的硬块也没有了,清晨去炼功点炼功,一闭上眼睛就看见四周一片红,由红变淡红,再变桔黄,……沐浴在佛光之中,幸福无比。

一、讲真相

九九年四二五刚开始,丈夫和许多同修一样开始了去北京上访、给县领导写公开信等一系列的证实大法的行动,要求有一个公开的炼功环境,也正因为这样,丈夫成了当地的重点人物。七二零之后,邪恶开始了对大法的造谣诬陷和打压,面对如此恶劣的局势,我没有后退,但由于当时学法不是很多,不能很好的在法上和丈夫交流,丈夫一些过激的做法导致自身遭受到更大的迫害,多次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由于不注意通讯安全,一外地同修出事后受牵连屡次被迫流离失所,我也被调离原来的行政单位,别人都提拔了,我就这样离开了,虽然当时心中不平,痛苦流泪,我已经失去了那么多,不能再失去大法了。

丈夫被绑架后,我一次次的去丈夫的单位和他的领导讲真相,去县委六一零找主管的领导讲真相,去公安局找主管的政委讲真相,讲丈夫因修炼法轮功使原本经常不睦的家庭和睦了,丈夫对工作更具有责任心了,工作更能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并多次得到县里表彰等等。最后一次丈夫是在单位被国安绑架的,当时公安局与单位串通好了,丈夫被绑架时单位的领导没有一人在场,所以我去他单位时,他的领导以不知道为由推诿,我要求他们向公安局落实丈夫的下落,并落实丈夫工资。同时,去公安局找政保股的人,要求面见我的丈夫,规劝他们不要只对工作负责,也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为自己的家人负责。政保的人说是上面的要求,他们只负责调查,我说调查怎么就把人骗走(政保股以所谓谈话的方式把丈夫从单位骗去的),还不让家人看,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要负全责。丈夫走脱后,单位和当地国安仍没有放过他,多次到家中骚扰,面对邪恶的非法骚扰,我用正念对待,给来人讲真相、不配合其不法命令和要求。

零四年丈夫在流离失所中被外地邪恶绑架進劳教所,由于当时自己也刚刚从劳教所回来,同修建议我去看望丈夫,自己也想去,但怕心相当严重。通过学法认识到,去掉亲情才会更加理智,智慧才会如泉涌,踏上列车,邪恶用身体上疼痛来干扰,我都用正念去对待。在当地的看守所,面对被迫害的非常严重又正念不足的丈夫,我机智的告诉他,不要做对不起自己让自己后悔的事。我的到来,给了丈夫很大的正念支持。丈夫被送去邪恶的劳教所后,我和孩子(小弟子)一起去看望他,给他带去师父的最新经文。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师父的经文就象指路的明灯,照亮里面弟子们前進的路。我每一次去看丈夫,丈夫对大法就更加坚定,这让劳教所的恶警非常惧怕。

邪党恶徒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公布以后,我以一个家属的身份给丈夫去信,不为丈夫是否能够收到,目地是警告那里的恶人。当再去看望丈夫,恶警以种种理由不让见丈夫,我大声喊来接待处的警察,向他面对面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情况,告诉其迫害大法弟子的后果,并正言警告他们,劳教所迫害死很多大法弟子,甚至摘取他们的器官,如果我丈夫有个三长两短,我就去上告。虽然我没有见到丈夫,但极大的震慑了邪恶,他们答应让丈夫尽快给家回信,不久丈夫给家来了平安信。

在去劳教所看望丈夫的时候,师父看到我正念不足,特意安排了两次见到当地的大法弟子,他们的正念正行给了我非常大的正念支持,鼓励我一次又一次的走过了一道道难关。

二、揭露当地邪恶

师父对《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发表以后,我心中翻腾的很厉害,当时刚刚从邪恶的劳教所出来,怕心很严重,可是又知道,揭露当地邪恶是有效制止迫害、阻止恶人对大法犯罪的非常有效的手段,就和一个同修商量,同修给了我很大的正念帮助,又给我找来的各方面的资料,当时那种感觉就是顶着压力在写,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写了出来,可是由于自己受到当地邪恶的迫害较重,口气不是很善,带着很强的复仇心理,在全体同修的共同修改和正念加持下,文稿顺利出台,发往明慧后被发表,我们及时打印,在当地進行散发,收到了很好效果,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以后又陆续的写出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对揭露当地邪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三、去执著

有段时间明慧周刊上同修们大量交流自己如何進的大法的门、向内找去掉根本的执著,我也在反思我是如何走入大法修炼的,一找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在夫妻生活不和谐的情况下去在大法中找答案才看大法书(当时未修炼法轮功),回想自己这几年的修炼历程,在我们身边时常有类似男女关系的不正当行为表象,虽然我们没有行为出轨,这也与自己思想的不纯净有关。

《转法轮》第六讲中又讲“将来到高层次上修炼,不用我告诉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时有另外的状态了,保持和谐的生活。”那是在零三年,我一下明白了,现在已经到了高层次了,这颗肮脏的心应该快放下。当我明白这层法理后,师父把我身体上的一层很厚很厚的硬壳给去掉了,当时我自己听到了那东西裂开的巨大声响,顿感一身轻松。由于自己在这方面去掉了腐败的物质,对丈夫也起到了很大的制约作用,丈夫回家后,与他交流,共同提高,他也很快修去了对色欲的执著。有些人说保持和谐的夫妻生活,什么叫和谐,如果夫妻双方都是大法弟子,双方都不去执著欲了,那么也就和谐了,如果夫妻一方修炼,当你不动此心的话,也会给对方极大的制约。据丈夫说,在邪恶的劳教所里,受到很严重迫害的大多是在色欲方面漏洞大的同修,邪恶迫害的借口就是,你在外面不能去掉色欲之心,把你关到劳教所里看你去不去。

虽然我曾经在行政部门工作过,有过对名的执著,但相对于利来讲,它很容易的就修下去了。对我来讲,对利益的执著大的在每一件事上都能体现出来。我在生活上比较节俭,所以遇到超市有搞特价活动的我只要听到消息,就一定去看看,其实已经形成了对利益的执著而不自知。所以在一次超市特价活动购物中买了变质的东西,当时心想,不能让他们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進行迫害,就让他们退了货,一般情况下吃的东西是不退货的。后与同修交流,意识到这是对利益变相的执著,执著于节俭。最近,由于对利益的执著,给家人带来的很大的痛苦。在单位,如果有同事或同事的父母生病或有意外,我们都组织去看望,所以这次父母生病时非常希望同事们来看望,思想中认为,他们有事我花钱了,我家人有事了你们也应该来,执著的不行,以致单位老是出事,今天这个同事需要去瞧,明天那个同的家人又有事,对他们没有来看望我家人耿耿于怀,不只是耿耿于怀。自己也知道这种心一定得去,但是它强的压也压不下去,甚至大到发正念、炼功时也向外冒,压不住。邪恶看到了,一次次对家人下手,父亲刚出院,又進院,这已经严重干扰了我参与大法的工作。

我也知道这颗肮脏的心必须去掉,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东西根本上是什么,痛苦不已,在发正念时泪流满面,请求师父给我拿掉这块肮脏的东西,也许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向上的心,晚上在去学法的路上一下悟到了,求什么呢?多么自私的肮脏的心啊,求自己与家人及众生受到伤害吗?悟到做到。常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所以被恶党利用来迫害修炼人,世上的许多国家为了这肮脏的利益与邪恶的中共以人权做交易。我们是超越常人的修炼人,我们执著什么,邪恶就利用此造什么谣,就会无形中给自己给众生造成更大的魔难,我们不是来救度众生的吗?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念而毁了众生啊!到我写这篇体会的时候,当再对利益产生执著的时候,已经很快的把它抓住,用正念清除它了,这是大法的威力!

四、共同提高

当地在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同修,大多是各自那片的主要负责人或协调人,由于得法较早,在潜意识中有意无意的存在着唯我独尊的东西,好摆老资格,周围的同修也形成了对他们的意见唯命是从的现象。这其中有邪党文化的东西在起作用,维护自己那个小圈子,也有怕心在作祟,最大的借口就是“维护”自己学法小组的学员,不让小组的学员去别的小组学法,更不能参与其它小组证实法的活动。对这些明显不在法上的表现,我主动找有关同修在法上与其交流,没有怕得罪人的心。这类同修有一个共同的悟法,就是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自己悟到才更扎实,以此借口而不接受,以致最后自己和小组其他学员都出现了各种干扰。面对此,我向内找自己,原来自己起了执著别人的执著的心,善意的提醒是对的,但过份执著也同样会阻碍同修认识上来。有时女儿也说,你光看别人的缺点或别人不说就你说,让别人不高兴。在向内找自己的同时,如果是站在法上,没有为私为己的念头,我还是坚持自己的做法,看到总是不见效又生出急躁的心,言语不善。我用多学法去掉自己的执著,心境平和的点到为止。

在一段时间,本地和外地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在身体上对大法弟子的干扰。从了解到的情况看,许多同修都在说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但是在实际做的过程中,只注重了讲真相,所以在发资料、讲真相中表现是轰轰烈烈,在交流体会时也都谈得如何做好讲真相,而自己的心性没有在救度众生中得到提高。我悟到:一是能够真正走出来面对世人讲真相,证实大法,在救度众生中提高自己;二是必须走出人来,走出人的观念,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三是走出旧宇宙的理来,按照正法理修炼。在邪恶的劳教所,有的学员被打的直喊妈呀妈呀,旧势力还邪恶的说要打出学员的正念来,我们自己为什么不在和平的环境中修去执著,树起正念,而非要叫邪恶打出正念来呢?说到底还是一个心性的问题,我们不能只是嘴上说放下执著,而是要落实到行动上。

有的同修认为,不能说执著,一说就是承认邪恶的迫害了。其实不是这个概念,不是说说执著心就等于承认旧势力了,不是这个概念。向内找,我们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在找,不是按照旧势力的标准在找,向内找不是为了暂时摆脱被迫害的痛苦,是修炼大法的本身的要求,找到了、去掉了,邪恶自然也就迫害不了了。这就象对待病业一样,很多学员首先在思想上承认是病,然后再发正念,我们首先把它保护起来了,再如何发正念也不会起太大作用的。通过与同修交流,很快大家在这件事上提高了上来。

我们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与大法是密不可分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是大法对我们的要求,经过无数回的生死轮回,为的就是今天能在人间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在如此的佛恩浩荡下,我们还有何理由做不好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