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不忘我们偏僻的山村人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一日】我住在偏僻的山村,要走一段很长的崎岖山路才到县城。什么国家大事与我这个文化很低的农家妇女,好象根本就不沾边。然而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力,让生长在这个角落里的我有幸得法。我从心底里感谢师父。

师尊为救度众生真是操尽了心。是师尊的精心安排,让我村一位叔叔娶了一个在县城工作的善良的婶婶。也是婶婶的缘份,一个很奇妙的机会,她转到广州市工作,九七年就在那里得法。接着婶婶将大法传给我和本村的叔婆,我们九八年也得法了。从那之后陆续有不少乡亲走上修炼道路,也有很多乡亲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福报,找到真正的幸福。

虽然我修炼的不精進,可是我一直信师信法没有动摇过,师尊随时也都在呵护着我。现在我将师尊对我的呵护和我修炼大法过程中的神奇故事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修炼前,我患肾结石,炼法轮功没吃一点药,黄豆大的结石就排出来了。从此以后,我信师信法的心更坚定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叔婆排除了重重难关,去掉没出过远门的怕心,放下对两个年幼儿子的执著,去掉了对丈夫的顾虑,去北京证实法。由于那时对证实法没有任何经验,很不成熟,被公安便衣抓到一场所。那里已非法关押着各地来的同修,因我们之间无法用语言(方言)沟通,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什么,同修们一看就知道我们是偏僻的乡下人,同修们就竖起大拇指,说我们俩有胆量来护法,了不起。是师尊借同修的嘴鼓励我们。当时一点怕心都没有,头脑一片空白,人的东西全无,同修炼功我们也炼功,同修背法,我们不会背就听。警察问我们什么我们都听不懂,警察也听不懂我们说什么。

三天后我们被放出来了。陷在人海茫茫的北京,觉得北京很大,我们不知道该往哪去,象小孩突然迷路一样,无助的真想哭。就在这时,一个曾和我们关在一起见过面的同修和善的走到跟前(她可能是开着修的)说:“师父说有俩个弟子遇难,要我来帮一下,原来是你们。”

我们激动的真哭了,感谢师尊的呵护,派来同修帮助,让我们互相之间能沟通。我带着很重的乡音讲出很生硬的普通话,可同修能听懂。同修是山东人,讲出的普通话我也能听懂一些。同修帮我们买好火车票,带我们找到住处,这一夜我们很开心,能和老同修切磋,在法上又提高一层,也体现修大法的神奇和玄妙。

我们去北京后,单纯的丈夫不知中共的邪恶,心急报了案,因此我和叔婆一夜之间成了名人。县的公安局、法院、镇派出所和区的有关人员,把我和叔婆隔离审问并要交大法书。我们和家人都不配合(家人把大法书藏好),在师尊的呵护下,闯过了这一关。但县里就留下了我们去上访的纪录。我们给乡亲们讲大法的真相,给区书记看《转法轮》。每次敏感日,县里来电话问及法轮功事时,书记都能处理好。书记退休了,还把我丈夫安排在区里工作,我心里明白,这是师尊为保护我们而安排的。

零八年十月份,我因表面察觉不到的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去山上摘茶果,从六米多高摔下去,当时动弹不了了,但还有思维,知道求师父救我,我喊了几声就迷糊了。醒后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的,就慢慢爬起来回家了。

回到家全身很痛,睡觉、翻身、起床都要丈夫扶,丈夫知道我不论出现什么状态都不会去医院用药的。丈夫看着这一切,处在焦虑、愁苦、疑虑和不解的矛盾之中,开始对我极度关心,之后又说了很多吓唬我的话。这是旧势力邪恶因素利用他阻止我信师信法正念闯关。如何体现我对大法的正信,在我遇到关、难时,如何坚信师父、坚信法,这都是我要面对的。于是,我不管身体怎么痛,也要坚持把五套功法炼完。利用不出去干活的时间学法、听法。

丈夫看我家务事也能干,又能炼功,特别看我炼第四套功,能弯腰,又能盘腿,就不那么担心了。但经不起父母与亲人的念叨,当听他们说硬扛着不行呀,有后遗症啦,谁谁在两米高摔下来都瘫痪在床上啦,等等一大堆话时,他又逼我去医院拍片。我怀着证实法的正念,跟他去医院。拍出片的结果是盆骨裂开。我否定旧势力,解体一切对我不利的因素。我说“没事,盆骨裂开,我走路能有那么轻松吗?”我丈夫想倒也是,就问医生:“盆骨裂开了怎么治?”医生说:“开点药吧。”我丈夫按照乡下人处理外伤的习惯,又问:“这药是敷的,还是洗的呢?”医生说:“是吃的。”我说:“我不用吃药。”丈夫一听是吃的就说:“她说不吃就不用开药了。”医生说:“不吃药就不要去干活,多休息一段时间。”我心里明白是要给我更多的时间学法。

从医院回来,丈夫还是不放心,弄来一些中药硬给我涂,他涂好出去了,我就把药洗干净,丈夫知道后问:“为什么把药洗掉?”我说:“我修炼人身体没有黑色物质,也不能让黑色物质往身上弄。”他没话说,再也不给我身上涂东西了。

我摔下来七天不大便,我丈夫又紧张了。说:“你的内脏都摔坏了,七天不拉大便不正常。”我说:“是不正常,师父正在把我的内脏理顺。”心里想:每天吃五碗饭,七天三十五碗饭,不排泄,肚子又不胀,一切正常,真是神奇。到第九天一切恢复正常了。我丈夫看着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真的是不用用药的。”

修炼中的神奇事数不胜数,这不过是其中几例。每次我出现魔难,只要心正了,师父一定能扶我走正,就会出现奇迹。每次我都被师尊的洪大慈悲深深的感动,也让我的家人更進一步相信师父和大法的威力,让我在讲清真相、劝三退中又多了一个真实故事,乡亲们更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