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修切磋“生死关”时天目所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一个周末,同修约我去看市远郊的甲同修。甲同修是老学员,九九年去北京上访,曾遭非法判刑,从黑窝出来后一直坚持做三件事,是她们那一片的协调人。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可没想到的是,此时她正处在生死关头。她极为勉强的坐在椅子上,知道我们進来,但不能回头打招呼,还发出“哎哟、哎哟”的呻吟声。我走近笑着问:“这么难受呀?”她就开始诉说自己有漏,不知在哪里,没悟到,她说要否认旧势力的安排,又一边说头痛啊,腰痛啊,腿痛啊。她脸蜡黄的,机械的说着话,整个人虚脱,象随时都会倒下似的。她每说一个症状,我就在心里说“假相”,并发出强大一念:她不能倒下,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

在谈话间得知她这几天已经“死”过两次了。前几天她突然一下子倒在地上,人事不知,口吐白沫,牙咬舌头,全身冰凉,她丈夫叫回儿子,把她抬上床,喊来同修,她儿子在床前读《转法轮》,同修凑近她叫她喊“师父”,把师父的法像放到她面前,结果她迷迷糊糊的说:“一片空白”(以前甲同修很能背法)。她老伴(未修炼法轮功)说:你四个字都说了,只要你说两个字喊“师父”,快说!她叽里咕噜说不清,最后终于说出“师父”两个字,就醒了过来,四天后能下地走路了。这时,有市里同修来讲真相,到她家来,在交流中她以为同修说她“寿命到终,赶快上医院”,她动了心,非常反感,同修一走她又倒地了。据当地同修讲:她前一阵放不下对儿子的情,母子俩经常有些矛盾,甚至情绪激动自己还意识不到,她人的观念还很重,有些不好的物质没有去。

这时,到了十一点整点,我们集体发正念。我眼前出现甲同修的背影,一把弯弯的刀从头到胯的对着她;旁边有座灰灰暗暗的牌坊,象鬼门关(我脑袋里一个意念“旧势力的窝巢”),门前站着一个烂鬼,手举一把大刀,两眼凶光,满脸胡子和揪着发髻的头发象动物的鬃毛,刺刺的竖着。此时,刚才甲同修说这痛那痛、埋怨这个埋怨那个、放不下的情等等,这些话都变成了虚线状的物质,一束束、一把把的,往烂鬼的眼、耳、鼻、口里输送(连烂鬼的喉咙都开了个大口),那烂鬼因此不断被加强、膨胀。正念解体它!当我们发正念时,随着强大的念力“灭”时,充实烂鬼的物质“嗖”的一下从它头顶被抽出,它脸上的胡须一根根往下掉,紧接着一股强大的能量将它击的粉碎,彻底解体!真的就是人神一念啊!如果总是停留在嘴里说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却一边在用人的观念用人病症的名词去被动的承受,承认这一切安排,就会加强黑手烂鬼,旧势力就会把你往死里(旧势力的黑窝)硬拽。

我们坐下来切磋,向内找。我遇到这事情也不是偶然的,反思自己,我有惰性,求安逸心,有许多观念干扰我对陌生人面对面劝退,我还要多学法跟上正法進程,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地同修也悟到他们对甲同修的依赖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甲同修说自己这段时间完全不在修炼状态中,人的观念暴露出来,却没有悟到应该立即否定它、解体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遭遇“生死关”。

这时,我眼前显现出一把尺子,也象是一杆秤,当我们向内找、在法中不断的悟道时,秤上的亮标会不断的滑动,速度时而慢时而快,我们修炼的心性、境界不打折扣的都标示出来了。

切磋从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在切磋中,甲同修就可以下地了,并且能双盘打坐。她家人脸上露出了信服的微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