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农妇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黑龙江大法弟子,我于一九九七年七月七日有幸得法,没得法前,我疾病缠身,得法后,多种疾病不意而飞,身心得到健康。这是师尊给我的第二次生命。“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破坏修炼环境。我是信师信法走过来十二个年头,坚定正念到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我们,让我们拿起神笔写出我们修炼的体会。

我修炼有几个小体会,写出来和同修们一起切磋。

邪恶迫害大法那时候,我的婆家、娘家没有一个人让我修炼的,那时我学法是借门缝的灯光学法。哥哥由远方给我打电话,那是腊月二十七,天很冷,我光着脚在水泥地上接电话,他跟我说,你别修炼了,跟我讲利害关系,通话半个多小时,哥哥一直在说,我这耳听那边耳出,我的一念就是――坚修到底!

我去市场卖菜,骑自行车被摩托车给刮倒了,按理说,他应赔偿我,我当时想:不能给人找麻烦,可对方说:你得赔偿我,我没计较就赔给他十五元钱。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一,弟弟来我家,我还没有吃完饭,他就跪在我的面前,我说“你起来”。他说:“你不把书交出来,我就不起来。”我把他拽起来,他要翻我的书,我们俩撕搏到十二点多钟,把他累的直哆嗦,我一点也不累。他最后把我倚在墙上,叫我儿子:“你翻柜!”我当时就想,老师,我可怎么办?就这一念一出,来电话了,就找我弟弟,他去接电话,我马上把书藏起来。

我和丈夫在七、八里远的地方卖菜,有一个妇女来买菜,我给她称头很高,这个姐妹说:你拿下来点吧。我当时就想,这年头还有这么好的人,真难得。我就要跟她讲真相,我丈夫害怕,不让我讲。回家后我仍在想,一定要救她。就这么一想,师父就给我安排了讲真相的机会,“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二天,我就去了那个村,路不太熟,这个人我也不太认识,到村里,我不知往哪儿走,我想:师尊,我得走哪条路?师尊点化我往西走,真的没有多远,就找到这个人了。一见面,我就问她,这是你家吗?她说:不是,这是我儿子家。我问她:“你家住什么地方”?她说:我家离这儿有七、八里地,我是来我儿子家串门的。我想我们俩缘份这么大,是师尊的呵护,我们才得相见。我给她讲真相,她退了团。

我和同修一起去发真相,天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发完真相在回家的路上有灯光把我们一直送到家门口。

我和邻居家在一起种地,邻居家的四轮车拉了一车水,车轱辘在我的脚上轧过去,当时我想,没有事,有师父保护,当时我发出的是正念,真的没出现危险。我丈夫他害怕了,他说:“看看怎么样?”我说:“没事”。我起来就点种籽去了,如果没有师尊的慈悲呵护,可能就是粉碎性骨折。师父讲过:“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当时我发出的是正念,神念,所以平安无事。

我到市场卖菜,我宁可少卖钱,我也要给他们讲真相,救人,有几次我捡到钱和金耳环等都交给了失主,使在场的人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知道,这是师尊教我们这样做的,要是没有师尊的教导,我们做不到这一点,我现在做到了,可是我做的还不够。

我到市场卖菜,第一念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我骑自行车下坡的时候,车子翻倒,我被甩出去,翻折了两个跟头,我的颈椎和腰椎骨节咔咔两声,当时我说“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是师尊的正法口诀,有师父保护,我没有怕,我就起来了。脸上破一点皮,要是没有师尊的呵护,可能就起不来了。

我儿子和儿媳妇回家过年,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他们在回家的时候,我给他们拿了真相材料,让他们看,可他们没有看,却给他爸爸打电话说了我给他们拿真相材料的事,我丈夫说:“你等着,我给她点颜色看!”把电话放下,就来打我。把我的胳膊打肿了,他说:“你今后不许出去发真相,不要讲真相。”但我一天都没有间断讲真相救众生。师尊让我们向内找,我找到了,我急切的盼望儿子、儿媳、丈夫尽早得救,然后得法,这是情心,我要修掉它。

在修炼过程中,师尊让我们向内找,我找到了很多的人心。我在以后的修炼路上,一定做好三件事,学法修心,向内找,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我在园子里起葱,猛然看到枯干了的一个葱叶上开了九朵优昙婆罗花,我当时心情很激动,恰好同修路过门口,也分享了这一快乐,随后,周边的大法弟子和许多常人都来看,都见证了这一神奇。

谢谢师尊。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