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醒来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我原本家庭状况还可以,受九五年亚洲金融风暴冲击,由于三角债务等原因,在和外地工厂做生意时,赔光了所有的积蓄不说,还欠下了十多万元的债务。加上疾病缠身,如:慢性肝炎、急性阑尾炎、混合痔等。真个是贫病交加,因此对生活失去信心,曾写下绝命书,想以骑摩托车制造车祸的方式来结束生命。当时,全家就靠妻子起早贪黑做点小生意维持一家人的生活。

九七年,我夫妻俩喜得大法,通过修炼我们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我也开始打工挣钱,家里的经济状况有很大改观,每年还能还点债。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流氓集团,造谣诬陷,残酷迫害法轮功。我们进京上访,被恶警抓回送进监狱残酷迫害。

在工厂上班被“六一零”人员及恶警绑架至洗脑班,家里经常受到“六一零”人员及恶警的骚扰,妻子进京护法在火车站被恶警打得满地乱滚、哀嚎不已,邪恶还不罢手;用穿着皮鞋的脚猛踢她的腰部、小腹及下身,妻子回家很长一段时间还直不起腰来;后来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一次晚上,妻子在家和本村几位婆婆一起学法,被抓到派出所一顿毒打,当场休克,恶警怕承担责任就把她放回家。由于承受不住邪恶长期惨无人道的迫害,妻子最终被邪恶夺去了生命。她的去世对我的打击太沉重了,我无法承受,从此不学法不炼功了,我的精神彻底垮了,时间一长还想重新组织一个家庭,甚至做了些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情。

作为一个得了法的生命,我在做修炼人绝不能做的事情的时候,我的内心是非常痛苦的。在这梦魇般的生活和内心深处极度痛苦与矛盾时,我的肝区隐隐作痛、便血等病症又出现,这时我惊醒了,危险在向我逼来,我把自己关在屋里学法、发正念,发正念、学法。噩梦醒来时,真正的找到自己错在哪里,为什么会导致这样?也真正的明白了我的生命是为法而来,我怎能痛失这万古不再的机缘!

从此我开始走出去,和同修切磋交流,把自己溶于法中,认真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每天后半夜三点多起床晨炼,打工做家务,还要照顾小孩,晚上学法做资料,到很晚才能睡觉,一个人每天总是忙的不亦乐乎。说句实在话,这个物质空间的身体还真有点累、有点苦,但我总是面带笑容,成天乐呵呵。因为一个得了法的生命,心在法中,能走正走好最后的路,能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兑现史前誓约,他心灵深处的愉悦是无以言表的。

因自己曾是个文盲,有很多要说的又词不达意,在写的时候,过去就象放电影一样,让我反思、提高,也就是修的一个过程吧。

尽管自身还存在很多不足之处,我会在法中修去它,用法的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走正走好最后的路。有偏离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归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