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分每秒 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在修炼中走了很长时间的弯路,在师父反复点化下,二零零八年才从新走回大法的修炼中,心里对师父感到无比愧疚。

“真、善、忍”让我看到了希望

高中的时候,在社会不良风气影响下,我逐渐变的堕落。经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同学鬼混,有一次晚上爬墙出去玩被保安发现,被吓到,从第二天开始莫名其妙出现不自觉的紧张和怕心,医院检查不出来病来,很多年来一直摆脱不了,困扰不堪。从那以后,我不再同流合污,在痛苦的挣扎中萌生了向善的念头,思索人生的意义,同时庆幸自己没有继续堕落下去。

在高中碰到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我不会游泳,有一次跟着同学去附近一条大河去游水,不小心被水推到离河岸比较远的地方去了,挣扎了几下就沉下去了,喝了很多水,同学没有注意到我。在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感觉脚底被一个旋转的东西托着往上升,被同学拉回到岸边,我惊魂未定之余,冥冥中感觉是谁救了我。

考上大学后,一次去上自习的路上,在校园炼功点看到写有“真、善、忍”三个大字的横幅,同时被优美的炼功音乐吸引,当时我就知道了这是我要找的。

自从修炼以后,很多原来思想解不开的迷都解开了,也明白了得法前师父已经在管我了,那次溺水是师父救了我。修炼后,无论身心都发生很大的变化,学习成绩也特别好,每年获一等、二等奖学金,并被评为院级优秀三好学生、院级三好学生。老师、同学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拉了出来

“七·二零”后,我走上了证实法的路程。有次课堂上,老师污蔑法轮功,我毅然站起来向老师证实法,善意的向他解释法轮功是被陷害的,老师告密后,学校各方的压力向我袭来。

在被所谓“转化”的过程中很痛苦,明显感觉那时自己另外空间的身体在一层层往下掉,而且能反映到这边身体上来。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我刚才讲了,如果我们修不好啊,将来的圆满对我们大法弟子来讲那就不只是一个痛心的问题。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个大圆满,对其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的不好的回去后,其宇宙是残缺不全的。”

我认识到了做不好、甚至做的很不好的弟子所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那是修炼路上很难抹去的污点。师父慈悲的没有放弃这些弟子,一次又一次给机会,一直等着弟子们能走回来。

我第一次看到明慧网,是通过电子邮箱里收到的一份突破网络封锁技术的文章上去的,可是我对动态网中常人的那些东西感兴趣,没上明慧网。

二零零六年,在谈朋友的时候,在师父的安排下认识了一位大法弟子的女儿,她给我介绍了法轮功,可我无动于衷。后来我和另外一个常人结婚了,岳父对算命感兴趣,平时给我讲了一些《推背图》等预言的事情,慢慢的我对预言有些兴趣。

有一天脑海中突然想起了《转法轮》里讲的法,心想这些预言不是师父都讲到了吗?我一下回忆起了以前学法修炼的情形,如梦初醒:我以前怎么放弃法轮功的?我迫不及待的通过网络封锁打开明慧网,读了师父的经文和同修的文章后,我抑制不住万分悲痛,看到师父和大法弟子已经从魔难中走了九个年头,一直等着还没有醒悟的弟子走回来。

我不断的责备自己:我怎么这么不争气、这么懦弱、这么差劲,怎么能舍弃大法修炼?邪悟了这么久还走不回来呢?现在修还来得及吗?着急心、怕心、悔恨心……全上来了。

我看到师父说:“没有结束之前对那些做的不好的就是机会。最后再把握不好,到结束了也就不行了。”(《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我知道,师父到了现在都没有放弃我,师父又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拉了回来,把我救了,给了我一次从新做好的机会。我于是下定决心一定要从新开始修炼,弥补自己对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

斩断情丝,堂堂正正修炼

为了尽快从新走入修炼中,我利用上班、下班一切时间通读了师父“七·二零”以后的新经文和同修部份交流文章,并马上写了“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知道时间对我来说紧迫的不能再紧迫了,要尽快的放弃一切执著,多学法,赶快跟上正法進程。

开始我怕家里人不理解,在家里偷偷摸摸的炼,后来悟到修这么大的法怎么不能堂堂正正去修炼,还怕这怕那?何况是在自己的家里?于是我下定决心要所有的情、所有的怕心往下放,创造自己的修炼环境。

我平时和妻子住在岳父家里照顾小孩,离老家比较远,当我告诉妻子及他们家人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我妻子十分不理解,害怕我被抓,哭着让我放弃,到最后提出离婚。我知道这是我从新走入修炼的要过的难关,我不断向她介绍法轮功真相和炼功后对自己和家庭、社会带来的好处,同时坚定正念,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发正念清除家人身后一切破坏大法、干扰正法的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妻子的态度很快转变了,她的家人也逐渐明白了真相。我告诉他们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报,并劝他们退出邪党组织。

我父母在老家,我告诉了他们我没有放弃修炼,以前的所谓“转化”是在压力下违心做的。他们开始极力反对,采用什么方式阻止我,我守住心性不动心,放下情的干扰,不断发正念铲除一切邪恶旧势力,善意的给他们讲真相,慢慢的他们的观念转变过来了。

现在工作单位,喝酒对常人来说成了必不可少的应酬了,为了修炼,我下定决心把酒戒了,同事都不理解,有几次领导采用各种方式让我喝,任凭他们语气怎么样,我把他当作提高心性、过关的机会,坚定正念放下爱面子的心,善意的回绝了他们。时间一长,他们再也不劝我喝酒了。

戒烟的过程虽然很痛苦,但是为了修炼,一想到师父为了度我们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痛苦,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情,这么一点执著还放不下吗?正念一强,难关很快就过去了。

正念正行 不让邪恶钻空子

我在修炼过程中出现了几次病业状态,开始我把它当作是消业,可是过了很长时间还不见好转。后来通过学法悟到,是邪恶因素的干扰,于是我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清除一切黑手烂鬼,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没过多久症状消失了。

我悟到,在身体或其它方面遇到魔难时,首先要向内找,在心性上找原因,是不是有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以后去掉它,同时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因素,时刻正念正行,关很快就能过去。

在遇到魔难的时候,只要心中有法,再大的难都会变小。在碰到别人对我不好的时候,特别想对着干的时候,心里想一下师父讲的法,马上就豁然开朗了。是因为自己有业力才造成别人对我不好,这是提高心性、消去业力的好机会,发出这一念后,难变的什么也不是了。

在修炼过程中,很容易不自觉的把常人的观念带進来,当成是正确的思想,形成观念后使自己长期处于魔的干扰中而意识不到。我认识到是因为没有时刻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没有做到正念正行,修的不扎实。认识到不足后,我特别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时刻向内找,用大法衡量,不放过任何一个不好的念头,归正自己的思想,把心稳定下来后,修炼状态变好了很多。

争分夺秒 讲真相救人

在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上,由于耽误时间长,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我都没有做。我知道要救度众生首先要学好法,我上班的环境比较宽松,做完工作后就在电脑上学法和听讲法录音,走路的时候利用空闲时间听法和《普度》、《济世》。在家里不看电视,不闲扯,记住师父的法《洪吟》〈道中〉,时刻让自己溶于法中。

我开始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救人,当面劝退、手机发短讯真相、花纸币真相、通过网络传递真相等,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不断修去各种人心。在得知奥运前本地资料点受到破坏,我开始利用相关便利条件做真相资料,刻制光盘。刚开始做的时候,有各种技术上的阻碍,有各种执著心的干扰,一段时间还有很强的干事心,通过学法,不断归正自己,把碰到的一切困难当作过关与考验。在强大的正念下,人心越来越少,做资料更加得心应手。

在正法的最后时间里,我们在和旧势力抢人。我利用一切机会,平时在外出、上下班的路上或在公共场合,不断的发正念,解体周围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及恶党邪灵。我理解大法弟子带有很大正法修炼的能量场,一走一过就能清除邪恶因素,另外我们慈悲的对待众生就能解体邪恶,发出的正念就是神通,能更加有力的清除烂鬼、邪灵,救度众生。

另外,大法弟子在讲真相过程中,我认为穿着形像很重要,好的形像会给世人留下好的印象,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所以我平时经常注意这些细节。

一次我听《普度》、《济世》和大法弟子音乐时,忽然想到这么纯净的音乐要是能让常人听到多好。于是在安全的情况下,我有机会就通过网络把歌曲传给一些有缘人,让更多的人听到。

目前正法形势突飞猛進,时间越来越紧迫了。虽然我突破了很多难关从新走進了修炼,但是还有很多人心没有去,和其他同修比起来差距很大,和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

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和我一样没有做好的同修,赶快放下包袱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师父没有放弃我们,师父不想落下任何一个曾经得了法的人,没有结束就是机会。也希望大法弟子帮助没有醒悟或没走出来的同修,找出他们思想的症结,别让他们失去千载难逢的机缘。

本人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祝全世界大法弟子精進实修,功成圆满,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