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曾经走弯路、走向反面的同修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

一、走弯路的经历

看了明慧网同修们的修炼心得,对我这个走了十年弯路的学员来说帮助很大。于是我鼓足勇气敞开心扉谈谈自己的一些体会与同修交流。层次有限,所悟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当时岁数小,执著心多,只在感性上认识法,很多师尊安排的过关都不会在法上悟。转眼到一九九九年邪党镇压法轮功时也没走出去证实法和讲真相。我大姑姐和另一名同修去散传单被非法劳教一事对我们打击很大,就不敢学法炼功了。每天忙着自己家的活和帮大姑姐家。等她们俩写了“转化书”回来后就叫我们把书烧了,不用炼了,说是“放下这最后的执著才能圆满”。当时用常人心接受了邪悟,烧了书。直到现在读了师父的经文《建议》后才知道自己邪悟了。

她们回来后先后做了几次传销,赔了很多钱,把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搞得更加困难不堪。我们咋劝她们都不听,象着了魔一样一次次的相信天上会掉馅饼,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又学了几种附体功,完全走向了反面。我和丈夫虽然没和她们走一样的路,可由于不学法不炼功,心性不断的掉、掉、掉到常人中来了。名、利、情全起来了。打麻将、吵架、打架、甚至发生男女关系。当时被劳教的那名昔日同修因做传销赔钱去了南方,我和她丈夫发生了男女关系。我内心从来不喜欢他,就因为他在生活上没少帮我们家,就觉得亏欠他,感激他,在他多次的死缠烂打,软硬兼施的情况下被邪恶钻了空子。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就被这种无休止的痛苦折磨着。他象着了魔一样,我丈夫一开车出去他就来,来了就不能白来。

他整整比我大二十岁,和我丈夫同姓是叔辈,我为了使两个家庭能保持表面的平静,便自己忍辱负重。就这样一次次的在痛苦流泪过程中被他糟蹋。因为这事我没少被丈夫打骂。到二零零五年我丈夫有外遇被我发现了,当时我简直崩溃了,因为我丈夫说他有外遇是因我而起,还用最恶毒最下流的话骂我。我一气之下就不再选择沉默了,把这事彻底曝光,终于他不敢再来找我了。有一次在半夜往我家院里扔石头块,见我就说我忘恩负义,让我小心点,他们全家也都恨我,见面不说话。矛盾激化的很大(厉害)。我痛苦万分,想一死了之,曾经跳过井,跳过车,想过喝农药,是慈悲的师父没放弃我这个不懂事的孩子,都没自杀成功。当时心里也觉得对不起师父。

冷静下来后我主动找跟我丈夫的那个女的谈话,后来她和我丈夫也没有关系了,我和她不但不互相气恨,而且还互相串门。现在我重新修炼了,我主动和跟我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及他的家人打招呼。做到修炼人就看对方的好,找自己的不足。我还劝他媳妇(已走向反面的学员)回大法中来修炼。

经过这段经历我悟到:是师父没放弃我,是大法弟子用正念把邪恶清理得少之又少了,再加上我自己还有一点正念在,才能逃出旧势力要毁掉我的魔爪。

二、重新走上修炼之路

今年四月九日晚上我做了个梦,我回老家碰到我的亲姐姐也回老家看望她妈妈。(因在家我排行老大,没有姐姐)我告诉她我走路老摔倒,别人都说我要死了。她说别怕我会帮你。早上起床我就跟丈夫说:“不知为什么做这个莫名其妙的梦?”我丈夫还笑着说:“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个姐姐呢?”直到中午,曾经和我大姑姐她们一起到我家叫我们喊“我是佛!烧书不用炼了”的那名同修(常姐),她带来一个MP4,给我听一首《为你而来》的大法弟子歌曲后问我:“你知道我为啥来吗?”我说:“知道,我一直就没有忘记过师父”。她说:“我走错路了,我把这个MP4给你”。我执意要给她钱,她坚持不要,说是给她一个赎罪的机会。我悟到师父不想落下任何一个弟子,是师父让她来救我的。

自从得到MP4后忙着的时候就塞上耳机听师父讲法,有空时就看电子书师父的讲法,时不时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象一个迷路的小孩终于找到父母一样,那种激动之情无法言表。师父在法理上点悟我,在梦中考验我,点化我,给我开天目,为了增强我炼功的信心,让我达到渐悟状态。就象教小孩走路一样时时在我身边一步一步的往前带我。因为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在加持我。

我时时用师父的法作为衡量标准不断的提高心性。不知道什么叫生气,什么叫委屈。不久我丈夫也开始修炼了。我们很快赶上了正法進程。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找回已放弃修炼的昔日同修。(因我们矿从镇压后没有一个真修弟子)

三、找昔日同修的一点经历

在我们迈出对不太熟悉的人讲真相这一步的当天晚上,我丈夫做个梦:我俩到井下去,井里黑乎乎的,只见白天我们讲真相(已做三退)的这个人有一盏灯,和一伙人在玩牌。这边有一伙人是原来炼过法轮功的,在那又黑又脏,无吃无喝,其中有一个人冲着我们喊:“我要回家。”我丈夫说:“那我领你回去吧。”

我们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们去找回昔日的同修。于是我们就挨家去找。其中有一位老同修(今年已七十二岁了),她可高兴了,告诉我们说:“她在一九九八年被汽车撞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啥事没有,她不识字,看大法书时字就往她脑瓜里蹦,《转法轮》都能自己念下来。”她一直没忘记师父的救命之恩。我叫她下午四点到我家炼功,她很高兴的答应了。可是到点她一直没来,我又去了她家,她说老伴不让她炼,打她、骂她,还要去举报我们。我当时只好叫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过两天她老伴真的去矿里举报我们了,矿里派人来我们家查。我们当时只有一个念头:脑袋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第二天我们求师父加持,边发正念边去矿里给会计员讲真相。(她是我们矿的所谓“法轮功担保人”),当时她不接受真相资料,说:“你们相信法轮功,而我相信××党,你们的信仰我不反对。”她虽然没做三退,但是没反对我们炼功,这样对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有很大的帮助。通过这件事我们觉得自己并没能做到讲清真相。于是,我不断的增加学法时间,多次看《风雨天地行》等光碟,又去找《九评》书来看,现在已做到只凭一张嘴就可以成功劝“三退”了。

四、劝回已走向反面的学员的经历

因我大姑姐“转化”后又学了附体功,她不但不接受大法,连真相资料也拒之门外,自认为已经出了三界,不能走回头路等邪悟,把自己封闭起来。我想一定要救她。有一天,我故意当着我大姑姐的面和我大姑姐夫说:“自从我炼了法轮功后不但病好了,而且天目也开了,只有修大法才能成佛。我大姑姐练那个是附体功,她的师父现在已是地狱之鬼了……”这番话对她触动很大。可她还是不相信我。后来我们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可她人听心不听,一点作用没起,不但没劝成反而我自己被干扰的学法、炼功不静了。

正当我失望想放弃的时候,邻村的一个老学员(从打压到现在一直坚定实修)来到我家,叫我们先发正念解体邪恶,再放师父的讲法录音,试试看行不行,一切顺其自然,别强拉硬拽。

第二天我就到我大姑姐家,先发正念,又放师父的有关“附体”、“不自觉的炼邪法”等讲法录音给她听,她勉强听完后假装要出去。这时却奇迹般的下起了雨,她出不去了,我便念师父的经文《建议》,念了三遍。她还是没反应,我又讲从《转法轮》中悟到的:师父不但能度主元神,而且还能度全世界人,因为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是最高的佛法,原来的人修炼的都是副元神。你看的那些书没有背后的内涵,是附体指使人写的,它每个字都是附体的形象,要不你原来炼法轮功肺结核病好了现在怎么病又犯了呢?听完这话她终于有点明白了,说:“那我先学学看(大法)。”于是我又给她念了很多师父的讲法,整整念一天。之后我把MP4留给她学。时间过去半个月了,她现在不但认识到了走向反面的后果,而且还一直惦记着去救其他走向反面的同修。

五、被非法搜家的经历

我们因讲真相被人举报到公安局。七月二十七日早上八点多,本地派出所警察来非法搜我家。

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警察進屋了,一看我丈夫不在家,便叫我打电话问丈夫啥时候回来,我在电话里用暗语叫我丈夫别回来。之后跟他们说丈夫一时回不来,有事跟我说。这时他们开始到处乱翻,不让我动。说心里话当时因书没藏好,心里有点慌,忘了用正念。他们发现了神韵光盘,问我从哪来的?我说不知是谁扔進院里来的,又在枕头里发现了两本《转法轮》,对我说:“你知不知道看这书违法?”我说:“这是一本教人用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书,这年头做好人还犯法吗?……”我便滔滔不绝的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会有恶报。

其中一个警察恶狠狠的举手要打我,当时我一点也不害怕,心想:你们到我家不管是善缘还是恶缘都是一种缘份,我就给你们讲真相,让你们也得救。可能师父看我有这个正念就保护我,这个警察的手落到我耳朵边时却停了下来,态度来个大转弯,说:“一会我们忙完了,带你到警察局再听你讲。”我说:“我没犯法死活都不跟你们去。”他说:“不去也行,就在你家说。”他们搜完后要我做笔录,我便一句话也不说,心里发正念。他们看我不配合又叫我签字,我也不签字。

这时有两个警察出去了,我便想拿回户口本和《转法轮》,他们说:“你说这书这么好,我们拿回去看,真有那么好我们也学,到时候再还给你。”。这时我便给他们讲我今年五月份去买电视时,卖电视的人说:“你们去借一本当地农村户口本就可受到家电下乡的优惠,(我家是外地户口)可少花260元钱。”一个警察听到这插话说:“这可以,不违法。”我接话说:“按常人的法律不违法,可按真、善、忍大法就没做到‘真’,就会损德。”

这时有个警察假装没听清说:“你要给我一万块钱呀?”我说:“大哥,别说我没有钱,就算有钱我也不能给你,给你就等于害你,师父告诉我们讹别人的钱就会损德,人没了德就会多灾多难,现在是末法时期,都是现世现报的。”

他们听后说我们让你炼法轮功,你给我们写个保证只炼功不参与政治之类的我们就走。因这时有两个警察上院里去了,其他书就在院里放着,我怕不安全便答应写保证。我写道:我只炼法轮功,不参与政治,法轮功按“真、善、忍”修炼能达到身心健康,利国利民,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法轮功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证明世界需要“真、善、忍”。

警察把我写的撕掉放到包里,让我重写:“我只炼法轮功,不参与国家政治,不聚众闹事,不传播法轮功。”(他们念我写)因当时有担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写了最后一句不符合大法的话,他们拿着保证书走时一个警察对我说:“你没做到真(指的是我不配合他们),只做到善(因他们翻东西后热的不行我给他们打开电风扇,还要去买水,他们没让我去),忍也没做到,叫你讲你不讲,不让你讲你讲个不停。”我当时忘了用正念去否定,但一定要多学法、下次一定要做好,不再犯糊涂。

过后昔日怕心重的同修知道警察让炼法轮功了,就主动到我家来炼功。

曾经走过弯路或走向反面的学员们赶紧醒悟走進大法中修炼吧,我们无论曾经做错了什么,师父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我们。其实我说放下常人的执着也不苦,因为我们遇到了这么好的师父能在这么大的大法中修炼,又荣幸的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只要提高心性,师父什么都给我们做,而威德和荣耀师父全都留给我们自己。珍惜这万古机缘吧,这机缘瞬间即逝呀,不要违背自己的誓约,给生命留下深深的痛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