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给父亲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八日】我的父亲以前曾是一名邪党的老党员,我和父亲家相距有60公里的路程。每个月我都能回家一趟看望他老人家,给他打点酒、买点好吃的,时常给他点零花钱……父母和邻居们都说我孝顺,说“有好几个儿子就这个儿子孝顺”。

零七年年初,我给父亲讲真相、劝三退。开始时我还认为父亲会很容易讲,因为父亲平时也对邪党不满,经常发一些牢骚。可是事情并不象我想的那么简单。我第一次向他讲的时候,提到邪党在文化大革命时杀害很多人,现在又贪污腐败,这些他都很愿意谈。这时我开始谈正题说:“××党这么不好,现在天要灭它了,我帮你把它退了吧?”见他没有表态,我又说:“那我就给你退了?”这时他一下子就变脸了说:“我就不退,又能怎样?”我说:“退了保平安,保命呀!”他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平安吧,你要是没有事我们就都平安了!我们还都为你担心呢。”后来我再说什么他也不听了。

我每个月能回去一趟,每次我回家都是抱着劝他“三退”的目地回去的,可是每次也都没有结果。

后来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执著。我每次回家都是抱着有求的目地和父亲讲真相,讲时把他当成自己的父亲而没有当成众生。有时还和他争吵起来……。

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那天我到县城买个DVD读盘机,又一次回到父亲家中。在放光盘之前我先给他讲贵州“藏字石”的事,他说:“我没亲眼看到我都不相信。”我说:“那好,我这就让你亲眼看一看。”看过光盘后,这次他没有跟我争吵,但是也没表态,晚上我住在父亲家,每次发正念时我都带着他,清除他背后不让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第二天,我就要回自己的家了,早上吃过早饭后,我又提起了这件事,这次父亲没一点反驳,就说了一句:“那你就偷着给我退了呗。”我说:“那得要你自己亲自点头同意才行,不然是不算数的。”到了中午我临要走的时候,父亲特意告诉了我一句:“你就给我退了吧!”当时我的眼泪几乎就要流出来了,我给了他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他也很高兴的收了起来。我非常激动打心眼里为他高兴。因为父亲是真正得救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