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车祸险送命 妹夫终于明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我于一九九六年走進大法修炼。二零零二年后,由于对法理理解不深,受一些常人的影响,离开了大法。直到二零零七年我才从新回到大法中来。

从新修炼,我不但要抓紧时间学法,领悟法理,还要加强个人修炼,更要做好讲真相、证实大法的事情,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在日常生活中,与家人、亲属接触最多,对每个人的脾气、秉性、特长、为人等等方面都有一定的了解,而作为修炼人,我自己如何把握自己,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处理问题和做事,家人、亲属也看的最清楚。也就是说,只要我们不断的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就是在无形中证实着大法,改变着环境。

我的娘家人多数都是大法弟子。我的婆家人都不修炼,但在明白真相后都“三退”了。只有那个做党务工作的、小姑(我丈夫的妹妹)的丈夫不退,还说:“我就是做这个工作的,不能退。我不信,也不怕。”话说后没出两个月,他就出了车祸,人被车撞的飞了起来,从膝盖至脚腕的肉被撕开,骨头都露了出来,小腿的两根骨头各断了两处。我得知消息后,马上带上预计需要的用品赶到医院。

他全身上下都是血迹,一只耳朵里还在不断的往外淌着血,CT检查发现脑部有三处溢血,医生正在做接骨的术前准备,并考虑是否需要做开颅手术,医生让家属多和他说话,防止他昏睡,让他保持清醒。看到妹夫不住的呻吟,一个生命在遇到危难的时候是那样的无助,那样的脆弱,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握着他的手说:“我知道你现在非常痛苦,我们大家都在想办法帮你,可是现在真正能帮上你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的师父,你真心实意的求师父,他会帮你的。你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能减轻痛苦。”之后,我也默默的求师父救救他。在去手术室的路上,我一再叮嘱他要诚心诚意的念那九个字。

手术顺利的完成了,当医生把他从手术室送回病房后,亲属们围在床前忙碌着,我事先带来的用品都派上了用场,大家都说我想的真周到。这时,妹夫的导尿管开了,尿撒了一地,病房里又没有拖把,大家都绕着尿走来走去,我用卫生纸把尿一点点吸起来,清理了地面。术后,妹夫需做各种检查,需要有人举着吊瓶,举的时间长了,男人们都会感到胳膊酸,支撑不住。这时我就接过来举着,对我们炼功人来说,这不是问题。在做脑CT时,由于有放射性,医生要求只留一人举吊瓶。我知道我们炼出的功中包含了宇宙中的各种物质,辐射对我不起作用,我就说:“我炼功,不怕,你们出去吧。”

这些小事,我并没有很在意,也没有刻意去做,只是多了一些为别人着想,为别人考虑的心。但亲属们都在私下夸我,赞扬我。从他们的眼光中和态度上,我感受到了那种尊敬和敬佩。

小姑和她丈夫俩口子是很小气、很自私、很计较的人,亲属们在帮助他们时,也心存余悸。回想我在学法之前也是这样的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是师父和大法改变了我,我不能与他们斤斤计较,图回报。只要是他们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尽力去做好。不说三道四,计较短长。

妹夫清醒后我再次提到“三退”的事,他再没回避,说:“我退!”妹妹也一改往日不愿我说、怕人听到、怕受影响的态度,妹夫还比划炼功动作的样子,那意思是说要学功。我说:“好,等你出院,我就教你。”

这样在我的劝说下,妹夫以及他的哥哥、姐姐、弟弟和同病房的病人及病人的亲友都“三退”了。

在妹夫住院期间,兄妹们都拿了些钱表示慰问。在这些家庭中,我们的收入最低,经济条件最差,在生活上很节俭,可丈夫要拿出别人两倍的钱给小姑,并征求我的意见。我二话没说就同意了。丈夫非常高兴,说:“在钱这个问题上,你从不计较,也没让我为难过,你做的真好,这一点我很知足,很满意。”

以前,丈夫对我学大法很担心,不太赞成,现在他说:“你学吧,警察要来抓你,我替你去坐牢!”就连一直不赞成我学法的婆婆也说:“好好学吧,好好炼吧!”

从妹夫出车祸这件事情上,也反映出我存在几方面的问题:一是对讲真相,救人重视不够。因为是亲属,认为还有机会接触,可以慢慢讲,结果妹夫还没能明白真相就出了车祸。师父一再强调要抓紧时间救人,而我没有把师父讲的话重视起来;二是学法不够,没有踏踏实实的学,学法效果不好,说出的话没有法的力量,达不到救人的效果。之前在对妹夫及其家人讲真相上达不到预期的效果。今后我要多学法,抓紧时间救更多的人,切实做好证实大法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