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的同修们好!

很荣幸能参加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网上修炼心得交流大会。前四届的交流会我没有参加,第五届虽然参加了,却是抱着别落下的心态写的,没有认真对待。看了明慧网刊登的交流文章,同修们认真、虔诚的心态写出的体会深深的震撼了我,体会到每个人写出的字就带有每个人的思想境界、修炼情况,这些信息也会影响阅读者,纯净的心态下写出的体会对阅读者才有好处,才能达到法会的目地。所以写此稿之前,我清理了自己思想中不好的各种念头,尽量用纯净的心态来参加这神圣的法会。

一、难忘的时光

我是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在父母的带领下,表面看起来很自然的得法了。说是九八年得法,当时并不怎么学法,也很少炼功,甚至可以说是不情愿炼功,都是在父母的督促下,自己完成任务式的炼。就是这样,师父也管我了,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在热闹的街上,一辆三轮摩托车从我的脚上碾过去,却一点也不感觉痛,什么事也没有,只知道被轧了一下。

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日子是那么值得怀念,而在当时自己却不知道珍惜,成为一大憾事!那时市里设有几个炼功点、学法点,大家集体学法、炼功,学法点的场地都是热心的学员、辅导员提供的;有时义务辅导员自己掏钱,租场地给大家放师父讲法录像,一些学员自愿的早来晚走打扫卫生,有时租的大剧院,临近乡镇的也过来一起观看,本市区的学员就自觉的将前面的位置让给临近乡镇来的学员,就是这么一群祥和的修炼人。

每个月组织一次比较大型的集体晨炼,只可惜我只参加了几次,迫害就开始了。最后的一次晨炼,临近乡镇的也来了,人比较多,听说有一千多人,场面一点不乱,没有人喧哗,每个人来了就是自觉的排好,人对着人,自然就形成一排排整齐的队伍。

当时的我并没有多大感受,是以后对比在学校,搞活动时老师为排好队常常是暴跳如雷,我才知道一千多人,其中有几岁的小孩,有六、七十岁的老人,有没文化的妇女,有农村庄稼汉,只有几位辅导员稍做协调,无需经过训练,就能排出来那么整齐的队伍,只有心齐才能做到的。当时的场面颇为壮观,引的很多路人观看,至今仍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们这里还只是个小城,明慧网的资料显示,几千上万人的炼功场面也是有条不紊,在法轮大法纯正的场中,这是很普遍的现象。

那些难忘的点滴,在后来的腥风血雨中,使我懂的要珍惜同修间的缘份。

依然记的我在炼功点的最后一个晚上是星期天。昏暗的灯光中,炼功的人比往常少很多。在几个人的干涉下,当晚也没能炼完功,就各自散去了。现在想来应该刚好是“七•二零”的当天晚上。有几天晚上,爸爸一边看电视一边直摇头。那时我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只记的爸爸郑重的告诉我们,无论如何要相信法轮大法是好的。

二、风雨中成长

记的忽然有一天,爸爸告诉我说他要出门,教我自己做饭。因妈妈白天不在家,那就是我第一次自己做饭。爸爸似乎还叮嘱了很多话,而我是记不住的。也不记的爸爸出门多长时间,只知道爸爸回来后,家里就开始不安宁了,不断的有穿制服的来骚扰。经常是大帮人马,一進屋就四处搜看,乱翻一通,一些人围着我爸爸,桌子上摆着笔和纸,软硬兼施的要爸爸签字。我才知道爸爸是去了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也渐渐知道中国发生了一件多么荒唐的事——中共不准人们信“真、善、忍”,要炼功人保证:不炼法轮功,不去北京上访、不说良心话。

那时听的最多的是:“打砸抢我们还懒的管,炼法轮功现在是头等大事。一个地方有炼法轮功的上访,我们的饭碗就不保了。”那时没悟到不能承认这种无理的迫害,不过爸爸根本的信念没动摇过,无论压力多大,没有签过一个字。我那时候还很懵懂,只觉的爸爸是对的。

那些日子我们对门铃都很敏感,只要门铃一响,我们就先把大法书、炼功录音带、师父法像藏好,有时半夜三更在睡梦中就被急促的门铃吵醒。这样一直持续到爸爸在同修家被绑架,被强加“扰乱社会治安”的莫须有罪名非法劳教,家里才恢复了宁静,也从此陷入困境。因此我对那些穿制服的产生了恨,走在街上,看到警车,或是穿邪党制服的,那是咬牙瞪眼的恨。

那时我辍学了,年龄小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在家里学法。开始一些字还不认识,学法时旁边得放着字典,然而这并不影响我理解法。学法中自己的容量在扩大,思维无法言状的宽广,那个恨也逐渐化解了。

慢慢的我知道了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明白了奉行邪党命令的那些“执法者”是最可悲的!每个来在世上的人都是为法而来,或许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为今天能得法吃过不少苦,有些人却在此时充当反面角色,有些人在俗世的幻象中迷失了,不假思索的听信谣言,仇视大法,忘却了人来到世间的目地。每念及此,心里就为不明真相的人们着急,就想尽自己所能告诉人们真相。

邪恶最疯狂的前两年,本地的资料比较缺。听说是上复印店印的,很多复印店不敢印,而敢印的收费很贵。或许怕我们小孩不懂修口,妈妈一般不告诉我们更多有关资料的来源、同修的具体事,我们也不问,就只管每天出去发资料。

那时只有单张的传单,有时我们也自己制作小标语,找一些比较薄的黄色纸,底下放着一本字帖,用毛笔认真的描写。当然写的不是很好看。有时同修也会送来一些打印的小标语,偶尔有一些很漂亮的“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彩色粘贴,那时别提多高兴。

可能大人后天观念比较多,妈妈怕心比较重,每次我们出去妈妈就提心吊胆,总要叮嘱一通:如何发,如何粘,如何做比较安全。而我们一出门,考虑的只是如何让更多人能看到,所以粘贴大都贴在主要路口,汽车候车站,派出所宣传栏。发资料想着别和同修发重了,就到比较远、偏僻的地方,或者找一些看起来戒备比较森严的高级住宅区。

发资料前我们大都会看看资料的内容,有时接到一些针对邪党人员讲真相的资料,不解为何同修印那么多不是有普遍性的资料,后来转念想到,既然接到也不是偶然的,就送到邪党部门的住宅区去。

其间也遇上过一些事,比如有时随着人進了电子门出不来(有些电子门在里面也必须有钥匙才能打开的),总会有人来开门。这些我们都不跟妈妈说起,那时妈妈一人挑着整个家的重担,也不想让妈妈太担心了。也就是家长并没有让我们去做什么,跟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确实是每个人发自内心的想把真相告诉更多的人知道。

那些年家里很贫寒,负了一堆债务,生活很拮据,然而我们过的却很充实——师父的法为我们解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还时时呵护着我们。发资料有时走在黑暗的路上,还不太会认路,而我们从来都不怕迷路,因为我们确信,无论怎么走,我们都能回到家,我们确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

几年来,大街小巷都走过了,有时也骑上自行车去乡下,邻近的一些小乡村已是轻车熟路了,小自行车换上了大自行车,昔日的小女孩也已逐渐长大,由开始的需要有人做伴,到如今常常是独自一人到处去送真相。明显的能感觉到,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环境宽松了很多,邪恶已不敢来骚扰,家里的条件也在好转,看起来很大的债务奇迹般的还清了,如今我们已能自己供应一个资料点的开销,能做各种小册子、真相光盘和《九评》。

从中我体悟到,只要按师父要求的去做,没有过不去的关,师父安排的道路都是根据每个人的承受能力在为我们安排,都能让我们过的去的。当前的宽松环境,我们深知,不是让我们享受常人生活的,所以我们的生活依然很简单,而做资料的材料:机器、墨水、碳粉、纸张、光盘等,都是选最好的。

我接触的同修很少,不过每期的《明慧周刊》同修都及时的送来,每期我都很认真的看,同修的精進让我找到差距,提醒自己修炼不在年龄大小,标准是一样的,纯净的宇宙是不能放進一个不够标准的粒子的。

自从能上网一年多以来,每天看明慧的交流文章,更能感觉自己提高很多。在此,也建议有条件的同修都来上明慧网,就象同修说的至少有想上明慧网的愿望,我也是自己有这个愿望,当时还不敢往心里去,觉的有些遥远,然而很“意外”的这个愿望就真的实现了。

走在前面的同修已总结出很多上网的经验,开发了各种软件,网络安全已不是问题,而相关技术其实也不难,电脑与人脑都没法比,我们修炼人是有大智慧的,还怕学不会吗?学电脑我体会到,不要太依赖同修,自己多动手学的就快,碰上任何问题都不要慌,大多时候很“恰巧”的就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这是很多同修都能体会到的。

这里建议同修有条件都来上明慧网,因为明慧网是我们的修炼交流园地,师父为我们树立的可靠网站。而网络是个虚拟的花花世界,有各种各样的资讯,各种网站,这需要我们自己正念对待。

三、去除自卑心

有时我在想,如果这场迫害没有发生,我的路又会是怎样的?父母都是重视知识教育的,或许我能顺利完成我的学业,至少有一张文凭。而迫害发生了,我辍学了,在人才济济的当前社会里,我有点自卑。在我的工作中,有时自己明显感觉人的轻视,特别刚开始工作时,只想靠以勤补拙,战战兢兢,往往却事与愿违,越想做好越出错,越感觉人的看不起。

看到有些同修能力很强,各行业的骨干,有时会冒出师父为何要选择这么没才能的我?情绪低落时,感觉自己就象一粒微不足道的小沙粒,在浩瀚的宇宙中可有可无。往往这时就是学法没入心了。师父讲了:“在神来看啊,不是说生命大了就珍贵,生命小了就不珍贵。”(《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当前来在世上的人大多都代表了一个庞大的体系,一个地位很低的、很落魄的人也许都是有来头的,得大法的生命更是宇宙中所有生命都羡慕的了,何必在乎世间的表面呢?如果一个很不起眼、很卑微甚至很笨拙的人也能修好,那本身就在证实法了啊!

深挖下去,还是有求名的心,想出人头地,想求得人中的名誉,求得到人的敬重,太在乎自我了。事实上,当我心里装着法,只管做好本份工作,不再在乎别人的眼光时,做起事来自然得心应手,相应的也就得到所接触的人的肯定。对原先觉的很看不起我的人,依然真诚相待,发现也不是我先前想象的那样,一切也就是由心而化来的。

结语

回首走过的路,酸甜苦辣已飘散在过去的时光中,不足回味,唯有师父于细微处的悉心呵护逐渐呈现在眼前。当我欲将其中的具体事详述一二,发现却无从下笔,一切只能意会而无法言表。

在我修炼的路上,迷茫过,懈怠过,也消沉过,没有做到师父说的:“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特别现在各方面条件已宽松的情况下,自己竟不知不觉滋生了安逸心。学习师父近期相继发表的经文与讲法,我找到自己诸多的不足,发现自己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了,而师父一直在期盼着弟子们快快成熟起来啊!

记的迫害刚刚发生不久,开天目的弟弟就看到师父在流泪,至今仍无法完全领悟其中的含义,更无法知道师父为我们操了多少心,只知道弟子是永远也无法回报师恩的!唯有从现在开始严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

谢谢师父的慈悲普度!

谢谢身边同修一直以来的帮助!谢谢未曾谋面的世界各地同修的交流文章,在风雨中对我是莫大的帮助!谢谢明慧同修的默默付出!

愿与同修们共同精進,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