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三件事 勇猛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也是老弟子了。得法时十七岁,虽然那时年纪小,但大法已深深的扎根在心里。记得刚得法时,《转法轮》是一口气看完的,真是如饥似渴。看完一遍法,马上自己的世界观都改变了,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活着了。那段个人修炼的时间至今令人难忘。

如今我已得法十二年,也已长大成人,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的走到今天。虽然也摔过很多跟头,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我还是一次次的站了起来,在法正乾坤的洪大瞬间发挥自己一份力量。要走正这段历史就必须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

学法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强调过学法的重要性。这是大法弟子做好一切的基础。由于我平时承担的大多是证实大法中的技术工作,再加上本身自己的常人工作也很紧张,所以相对学法时间也很紧张。为了能多学些法,每到午休吃饭的时候,我就得加快自己的动作,尽量缩短吃饭的时间,抢出时间用电子书学法。在上下班坐公交车的时候也基本是我学法的时间。由于学法的环境不是很静,必须高度集中思想才行。

真是佛法无边,在学法的时候,只要我心能静的下来,周围一切也会随之静下来,只有大法在脑中回荡。我感觉到,学法的过程就是汲取大法能量的过程。心不静的话,就会感到和法有一层无形的屏障,无法感受到法的洪大能量,更不会汲取到法的力量。若学法专注,心无旁骛,就会感到自己的全部身心都会溶于法中,法的洪大能量就会不停的灌注全身。当然学法时也有干扰,最常见的就是困魔的干扰形式,这个时候要以坚定的正念铲除干扰,而且要干扰不断,正念铲除不断。不太忙的时候,我就会打坐挺直腰看书学法,最大程度的做到敬师敬法,我觉的这样看法最好,这样看法头脑很清晰,效果很好。

发正念

发正念是师父给我们的神通法力,我觉的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信师信法。不要觉的自己看不到就认为不存在,就没有作用。只要基点在法上,正念足,就一定会奏效,邪恶必定被铲除。记的《神仙故事》里记述了很多神仙运用神通的故事。那些神仙神通运用的都非常自如,就象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我就在想:有神通不是最难的,能自如的运用神通才是最难的。记得看过一个同修闯出魔窟的故事:这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同修就一直想着的是如何正确的否定邪恶。有一个恶警气势汹汹的拿着电棍要电同修,同修就威严的站在那儿,发正念铲除恶警背后的邪恶。恶警手中的电棍瞬间就爆裂了。恶警气急败坏的回去又拿了一根电棍,结果离同修好几米的距离又爆裂了。就这样连续三次,最后恶警吓的跪地求饶。

师父早已让我们具足了一切神通法力,想不想用,能不能用好,这就全在于我们自己了。发正念,不但是调用自身的神通,也是在调用自己的天兵天将,在另外空间的表现就是正邪大战,我们不严肃对待行吗?有的同修(包括我自己)发正念的时候还时常迷糊,甚至睡过去了。在战场上睡觉,可想后果是什么样的了。谈到如意的运用神通除恶,想起最近读的一位同修关于“用神通改变打印机颜色”的故事,这位同修谈到:运用神通要“恒”,要“信”,不要因为一次不好使,或多次不好使,就放弃;而且要把“运用神通”在日常生活中锻炼成一种“习惯”。

前两天,我遇到一件小事,但对我的启发很大。那天,我在家里洗头,我把头弄湿以后,很自然的就按了一下洗发液瓶的按钮,挤出了洗发液。这时,我爸走了过来有些惊奇的说:“哎,这个钮怎么好使了?已经坏了很长时间了啊。”这时我妹也说:“对啊,刚才我用也是坏的呀,哥你怎么用就好使了呢?”我也没当回事,就笑了笑,又按了一下按钮,又挤出了一些洗发液。等我洗完了头,我妈洗头,结果那个洗发液的按钮还是不好用。我妈也有些惊奇的对我说:“怎么就你用好用呢?”这事虽小,过后我想了想,却反映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发正念运用神通的心态。其实这个洗发液的按钮坏了,我早就知道了,而恰恰我这次用洗发液的时候“忘了”它不好使了,就认为它好使,那么它就好使了,真是“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啊。有一次和同修交流发正念的心态,发觉自己虽然也在每天发正念,但思想的深层还是认为“发正念可能不起作用”,这个问题很严重,直接牵扯到信师信法的问题,做不到绝对的“信师信法”,那其它的都是空谈,我今后必须从深层灭尽这个“可疑”的思想,真正让自己神起来。

讲真相

我在上学的时候,主要是通过在网络上讲真相,那时主要是上网吧通过发邮件,建立个人主页讲真相。由于上学的时候学法炼功都很少,再加上自己心性上有漏,虽然师父一再点化,还是一意孤行,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遭绑架。记得出事的前一天,我想上校园网维护自己的个人主页(这样就会完全暴露自己),去之前就感觉有什么在前面挡着我不让去,而且肚子开始痛,我还不悟,往前抢,执意要去,而且还存在侥幸心理,觉的只上一会儿网,没事儿。结果第二天就被恶警绑架,从此失去学业。这次惨痛的教训让我悟到:讲真相得理智,不能一味的往前抢,抢不是精進,不是证实法,那是证实自己。不能往前抢,不能拧劲,不能证实自己。

虽然自己悟到了,但有时还是做不到。比方给同事讲真相的时候,经常会陷入一种辩论状态,表面上是证实法,实际上还是证实自己,针对一件事非要辩出个谁是谁非来,辩论的过程中,自己的语速很快,嘴都开始发抖了,还是停不下来,可见自己这个执著还真是不小,结果可想而知了,弄得对方气呼呼的,没起到正面效果,反起到反效果了。当我心平气和的讲真相的时候,就能起到很好的效果,虽然我说的很慢,但对方大多都能听進去,也基本都能三退。当遇到对方反驳的时候,不能被对方的情绪所带动。举两个我讲真相的例子,一个是失败的例子,一个是成功的例子。

有一次,我给一个同事讲真相。那天,我们正在看一个新闻,报的是中国粮食产量比往年提高了多少多少,我借这个新闻就说:“现在的中国年粮食产量还没有宋朝的粮食产量多呢,现在新闻啊就是瞎忽悠。”同事直接说:“不可能,宋朝农业多落后啊,不可能比现在的粮食产的多。”我说:“宋朝的粮食产量肯定比现在多,我看过报道。”我那个同事还是不信我的话,最后竟提出了打赌,我还一口答应了,后来证明是我说的对,但同事还是有些不服气。我借机给同事讲中共邪党如何如何不好,如何愚弄老百姓,同事却一句都听不進去,不停的反驳我,我还要讲,嘴却开始哆嗦了,我知道我错了师父在点我。象类似的失败的例子有好几次,我当时的状态也基本一致,就是和对方陷入了一种辩论状态,争斗心,急于求成的心全被带动起来了,基点不对了,那结果就可想而知了。

记一次讲真相成功的例子。我是做设计工作的,经常和装修工人打交道,装修工人大多比较朴实,只要自己的心态稳定,使装修工人明真相相对容易些。有一次我想给一个电工讲真相,我先给他一个神韵光盘看。第二天,我问他神韵怎么样时,他却说看不懂,而且基本都是快進的。我知道这和我当时给他神韵光盘时的心态有关,我当时隐隐约约的想:他没有什么文化,可能不太爱看神韵这样的高雅艺术。就这一念就干扰了他看神韵。由于这个电工对神韵没有一个特别好的评价,我就有点难以启齿给他继续讲真相了,最后我还是稳了稳心态跟他聊了起来,并一步步切入主题。我先从当今中国大陆官员的贪污腐败谈起,一步步的揭露中共邪党的罪恶。(揭露的过程保持一个平常心,不要有一丝怨恨心,这样效果好。)再引申到中共邪党是怎么样迫害大法弟子的。整个讲真相的过程我都是慢条细语的,力求每一个字都让对方听清楚,不能求快,欲速则不达。而且当时感觉心态也越讲越稳,后来对方很爽快的答应了三退,并记住了法轮大法好。

讲真相的过程中,心态和语气是由自身的修炼状态决定的。要有好的修炼状态,学法、发正念就必须做好。还有坚持炼功也非常重要。

炼功

一段时间,我对炼功不是很重视,觉的好象炼功不是三件事内的,再加上自己的时间很紧张,炼功就两天打鱼,三天晒网的,造成很长一段时间总是精神不振,而且还嗜睡。自知自己的状态不对,是让求安逸的心钻了空子,而求安逸的心在现在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非常大的执著心,我身边的许多同修都有不同程度的求安逸心,而坚持炼功恰恰能去这个求安逸的心。一段时间修炼状态的好坏,能在炼功中直接的表现出来,心性把握的好,三件事做的好,炼功的时候杂念就少,而且能感到能量场很强,炼静功坐的时间也会长。最近炼静功我有种感觉:如果近几天心性把握的不太好,三件事做的不太好,打坐的时候心口就发堵,难受,坐不了多长时间就不行了,如果近几天什么都做的非常好,打坐的时候心里就非常舒畅,坐的时间也会很长,平时的修炼状态会直接在炼功中反映出来。我们是炼功人,不炼功哪行?

过关

我是一名年轻大法弟子,面临的头一关就是色欲关。在上学的时候色欲关过的比较少,有也不是那么严重。踏入社会工作以后,色欲心明显比以前增强了许多(或者说是色欲心真正的返出来了),色欲关过得也比以前频繁了,甚至一个月就要过好几次,当然,这是由于自己每次过的都不是很扎实,甚至好几次都没过去,把持不住自己造成的,明知道色情的东西不应该看,那是在毁众生,还经常把持不住自己去看,就象吸毒一样。每当把持不住自己的时候,都是自己存在侥幸心外加一个好奇心,而且感觉自己应该“出淤泥而不染”,需要在“淤泥里锤炼”,这完全就是邪悟,自己稍微开一点头,就一发不可收拾。而且邪恶也不会放过,只要自己有一点松懈,邪恶马上就一直往下拖。对待色欲之心,绝对不能有一点松懈的心理,必须把持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行,有一丝不正的念头,就要马上否定清除。

由于工作原因,我经常需要上常人网站搜索一些图片素材,现在的网站上真是什么都有,尤其是色情的东西,到处都是,你不想看都难。以前每次受到色欲干扰的时候,都是首先从网络开始的,往往都是自己在查资料的过程中,对一些和自己工作无关的常人网站的好奇,从而被引诱到有少许色情内容的网站,再要是自己主意识不强,就会魔性大发,不管不顾,去主动搜索那些黄色网站,从而一发不可收拾。邪恶是一步一步的往下拖我,所以平时绝对要注意小节。走在街上,遇到长相好的异性不能看,真的不能看,多看一眼,自己就会被污染一点,日积月累,就会酿成大错。记的我小妹给我讲了一个她男朋友的故事:有一次,小妹的男朋友在道边等小妹,小妹都来到眼前了,她男朋友还是没看到她。小妹很生气,她男朋友解释说:他在大街上从来不看女孩子。(小妹的男朋友是常人)这个故事对我的触动很大,常人社会中的个别常人都能做到这种程度,何况我们大法修炼者呢,有时真是感觉汗颜。古人讲要“目不斜视”,这还毕竟是对人的要求,大法修炼者的要求要比这个高的多的多。

我主要负责本地区的部份技术工作,经常去研究一些电脑技术。往往研究一种技术就要耗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技术研究的顺利程度取决于自己的心态,尤其近期这种状态格外明显。我自己悟到:研究技术的过程不能急躁、不能生欢喜心,要做到时时保持“平常心”,效果就非常好,头脑就会清醒,就会源源不断的得到大法给予的智慧。比如,我最近在研究虚拟机技术,由于以前没有接触过这种技术,再加上技术网站上对这个技术介绍的也不是很多,很多东西需要自己一点点摸索,刚开始,真是感觉到寸步难行,往前走一步都非常艰难,都需要付出很多的精力和时间。研究过程中,对我干扰最大的就是急躁心,要是卡在哪个难点上很长时间,急躁心就会显出来,从而引出怨恨心,这些心一出那问题就更多了,也就根本无法進行下去了,当出现这种状态的时候,我觉的不能往前顶着来,非要不睡觉也要把它搞出来,这不是精進的状态,恰恰是往前抢了,说严重一点这是魔性的状态。对于急躁心,我能及时的发现,一般都能及时地调整自己的心态,去掉那个“非要怎么怎么样”的心。比起急躁心,最不易觉察的就是欢喜心,每当在研究过程中有一点進展,马上欢喜心就会上来,有时甚至会不由的自我喝彩一下,每当这时马上就坏,有时甚至一秒都不用,研究出的成果马上就前功尽弃。一次,我在一位同修家研究一项技术,怎么也研究不出来,反复的出毛病,同修对我说了句:“你不能这样,要平常心。”一下把我点醒了,对啊,平常心,常人还讲一个“戒骄戒躁”呢,何况我一个大法修炼者呢?

层次有限,本来想把修炼中的体会写得尽量有条理些,写到此感觉还是有点乱,不过,这也是自己修炼过程中的一点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一下。谢谢大家,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