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笔”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一日】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又开始了,在参加了前五届法会交流后,在每次执笔回忆自己十多年所走过的路,更珍惜这记录大法弟子在人间证实法的宝贵机缘。特别是每一次阅读网上同修的稿件时,都深深的被同修的无私无我、正念正行和救度众生的责任感所打动。可以说,这样每年一次的交流平台,真的是把全体大法弟子的心连到了一起,形成了一根“大脉”,溶汇贯通在大法中。有感于法会的神圣,今年这届法会我再次提起了笔,为这大陆法会递上自己的一份“心路”,和全体同修共享证实法路上的甘与甜。

二零零二年,正值邪恶疯狂迫害的第四年,当时我还在高中读书,时常看到学校里的同学被邪党谎言欺骗,在无知中造业亵渎大法。由于怕心,我只是和自己走的近的同学说一说,不敢堂堂正正的和每位同学讲清真相。心里非常着急,怎么办呢?怎样能让同学从心底明白事实真相呢?曾经尝试过在校园里发资料,但是收效不大。不是自己发放受限制,就是同学把收到的真相资料上交。这可如何是好!也许是师尊看到了我这颗救人的心,便点化我。

有一天,邮寄真相信的念头打到脑子里来,对啊,这是个很好的办法啊,以第一人称写,还容易贴入人心,直接邮寄到同学手里,同学一定会认真看的,好,就这样做。当我把自己的想法和母亲同修说后,母亲也赞成。于是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写真相信。

写信时,我通常放着“普度”或“登归途”,让自己在祥和的音乐中静下来,用最纯净的心态去撰写底稿。写时,我顺着认识的同学的现状与接受能力去写,让他们切身体会到内容的亲切,感受到这份信件是真正为他们好。写好后由母亲从新抄写,再配上一份真相资料,然后寄出去。基本上同学都收到了,而且能认真的把信读完。

那时学校里的老师受毒害也是很深的,有的直接在课堂上诽谤大法。我就根据个别老师的思想症结,直接寄信讲述事实真相,并劝告其不要肆意诬蔑大法,不要用自己的错误认识去毒害学生,那样对自己的前程没有任何好处。有的老师看到信后真的在课堂上不随便乱说了。

那段时间里,感到自己的心态特别纯净,想的都是怎样救人。尽管高三功课很忙,但是自己并未找任何理由不去讲真相,而是利用各种机会想办法救度世人。

后来高考结束后,由于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流离失所至异地。当时对于从小到大都没离开父母的我,开始很难适应外面的生活。物质生活的清贫倒是未让我觉的苦,心灵上的孤独却真真切切使我感到了无限的压抑、郁闷。本身我的性格并不是那种特别开朗、喜好交往的人。所以在外面的第一个月,感受到的就是孤独。好在身边的同修对我都很照顾,他们的关怀让我一点点不再觉的无助,而是渐渐的和大家能溶在一起,心态也随之变好。

当时间歇的能听到此地同修被迫害了,“六一零”办洗脑班抓了多少人等。同修都很着急,想着怎样去营救。有了以前写信的基础,这时我主动提出写劝善信,配合大家营救工作。同修也赞成,于是一篇又一篇的真相信在我的笔下诞生了。写完后,同修审稿,看是否有不当的地方,修改后邮寄给迫害责任人。不知不觉我发现自己已经逐步摆脱了孤独的阴影,不再沉浸在个人的感受中,从新溶入了整体证实法的洪流。正如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所讲的:“为什么会感到孤独?去救度众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的。在学法中、在精進中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由于证实法的需要,不久我又去了另一地,全面参与当地的资料点工作。在这里,我学会了上网、打印、排版、刻录等电脑技术,与另外一名同修共同配合,负责资料点的全面运转。当时因为屡屡有迫害案件的发生,需要及时将消息整理成文字,发到明慧网,于是我开始尝试写新闻报道。就这样我由最开始写真相信、新闻报道,到后来写本地通知、法理切磋、揭露迫害、时事评论等不同文体的文章。

写作的过程中,实际上也是心性升华的过程。有时写一篇法理切磋文章,中途写不下去了,这时查找自己多半是有执著心,或证实自己、或有对同修的不满,总之是人的情绪占了上风。调整自己的心态后,才能流畅的写下去。当真的是抱着为同修负责、为整体负责的心写时,文章基本能发表,而且真的使同修受到触动(从网上同修接着发表的读后感所知道的)。这时候真切的能感到这就是整体,共同切磋,互相提高。

在写揭露迫害文章时,开始言辞激烈、气愤、争斗夹杂其中,党文化的东西皆有体现。后来读《九评》、《解体党文化》,尤其是境界的提高,内心越来越平静时,发现此时的文章也愈趋近平和,说理和劝善更容易打动人心了。如果说,文章的结构、词汇、语句的流畅来源于文字基础,那么文章思想内涵的体现就决定于作者的心态了。就如目前的神韵晚会,为什么那样感动人,得到各界知名人士的高度评价,不仅仅因为表演者技能的高超,更在于每一位舞者灵魂深处散发出的那种纯善、纯美、慈悲的信息。那么文章也是这样,所以说无论做任何事,人的修为太重要了,它是做好一切的根本。

时而,一种想法会萦绕于我心头。自己文化不高,怎么写起东西就不费劲呢?身边有的同修受教育程度比我高,但是写起东西却绞尽脑汁,费时费力。我不解,应该读的书越多越能写啊。是不是不用心,不是,有的同修也很用心。后来我在写真相文章时,会常常出现一种感觉,那就是这边我在落笔,那边总有抑扬顿挫的声音在一句接一句的读,我只要把声音变成文字就可以了。所以当有同修夸我某些文章写的好时,我并不认为是我本人如何,而是师父帮我的结果啊。我所需要付出的就是一颗纯净救人的心。

记的正见网上曾有一篇轮回纪实文章,说的是当初一些大法弟子即将下世时,师尊赐予他们众多的神笔,开示大家将来在人间用笔来证实法。这就是使命。神笔就是这些弟子的法器。读后很受触动,内心暗暗告诫自己,如果当初我也被赋予了这样的使命,今天又有何理由不做好啊!那是誓约啊!所以当同修某一段时间总让我整理文章或写东西时,尽管感觉累,不太想写,但一想到自己的使命时,就能安下心来,把要做的事情做好。

就这样,几年来在长期日积月累的写作中,我的写作水平在不断提高。偶尔明慧网刊登怎样写好各类文章的专刊时,我也会认真阅读,找出自己写作中存在的不足和需要改進的地方。让自己写出的文章尽量增加可读性,减少明慧编辑同修修改的工作量,因为他们真的太忙、太累了。如果我们大陆投的每一份稿件首先都能达到最基本的文字要求,那么明慧同修就可以不必要花很多时间浪费在修改语句混乱等基本的写作要求上了,就可以把更多时间用在文章润色上,使其读起来更加贴切各类读者,达到救人的效果。所以建议平时总投稿的同修,注意阅读明慧网上发表的关于写作要求的文章,发挥我们最好的水平,完善明慧网。

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每个人都被赋予了神圣的使命,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帮助着我们,成就着我们的未来。就看我们如何运用自己在常人中的特长,更好的证实法,这是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把自己的特长埋没,或用于常人中获取名利,那么就辜负了师尊对我们的期盼,众生的期盼。要知道,我们的一切都是法给予的啊!我们只有利用好自己常人中所学,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回馈于大法,这才是生命最好的选择,才是圆容师父所要的。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