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艺形式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一、用文艺形式救度众生

我是一个搞文艺的,在四十年的文艺演出中,积累了一些舞台经验和技能。当年出了“二零零六年神韵晚会”时,同修们都说太好了,我更是高兴的无法言表。同修们也建议我用文艺形式救度众生,于是在两位同修的参与和协助下,成立了三人演出小组。甲同修发正念,乙同修管音响,我管演唱,演出过程中效果很好,唤醒了很多众生,同时也修去了我很多人心。

首先去的是怕心。虽然我想好通过这个方法救度众生但心里还是没底,总迈不出第一步,同修为了锻炼我,就利用她过生日的机会,请来亲朋好友,先在屋里唱,尽管在屋里都是亲戚,但还是有点紧张,因为这是第一次唱大法的歌曲。正如师父所说:“我们救一个人不难,难在邪恶的干扰与压力。”(《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因我曾受过两次迫害,所以刚开始做三件事时有压力,通过学法和实际锻炼去掉了怕心,正念也强了。这时我就主动在亲朋好友家结婚时去唱。那次当我唱第一首歌:“请帮助我们的亲人回家”时,歌词很伤感,当时我公婆刚去世不久,因为那时我被关在洗脑班,邪党没让老人见我一面,也没让我给二老送终,边唱边流泪,乡亲们也掉下了眼泪。当我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对大法的看法也有了转变,效果很好。

有一次到一个农村演唱时,本村有一对老俩口医生,听同修说多次与其讲真相都听不進去,在看了我们的演唱后,观念也转变了,高兴的说:“听了你唱曲全身特别舒服。”我们又趁机给他老俩口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效果很好。又一次过年到同修弟弟家去演唱。刚开始没几个人,唱了不大一会儿人就满了屋子,其中一个小伙子说:“我们正打麻将,听见了你们的歌声,一会儿麻将也打不下去了,是你们大法歌声把我们吸引过来了。唱吧,多唱会儿。”临走时甲、乙同修把“二零零九年神韵晚会”光盘送给他们。我说:“这上边唱的更好,都是世界一流歌唱家,还有舞蹈更精彩!”他们高兴的接收了光盘,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经过几年的学法和锻炼,心性提高了,做这个项目渐渐成熟了。这时常人也邀请我们去唱,他们目地是听我唱戏,可我借机唱的大法弟子创作的真相歌曲,救度他们。过年时乡亲们请我到大街上去唱,到舞台上去唱,说到舞台还有锻炼机会。那是今年大年初八那个村过庙会,乡亲们请了大戏,还有秧歌队,锣鼓队和各种热闹的活动来庆贺新年。开始联系人告诉我们的演出场地在平地上,而且还设在了戏台的对面。我们想这干扰的能听的见吗?而且一部份人还敲锣打鼓请狐黄白柳的,我们还去不去?经过商量,因为这是第一次常人邀请,我们得去,而我们是本着证实法、救度众生而去的,定能一正压百邪。果然我们去后问联系人,我们的场在哪?他指向戏台,说:“今天上午他们不唱,下午才唱。”我们三个人都笑了。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的。当时庙会上人特别多,村书记也去了,开始我唱戏时他们也都在看,锣鼓还照样敲,神奇的是,当我唱大法歌曲时锣鼓停了,人也不喧闹了,很多人都过来了,村书记问本村大法弟子,“怎么好象唱你们的歌儿?”同修说:“是呀!我儿子结婚你不是见过吗?”他俩笑着说:“怪不得看着眼熟。”直到看完才离开。

最近一个同修的父亲病故,邀请我们去演唱,并和常人小歌舞团同台,他们唱时没几个人看,人们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因为人们尤其上岁数的人不爱看歌舞,对地方戏他们非常喜欢,当听到我唱戏时,齐刷刷的看向了舞台,笑的合不上嘴。当我唱大法歌曲时,他们都很开心,我下台后乡亲们还要我唱戏给他们听,说你唱的真好,我们还没听够,我又借此机会又唱了大法歌曲,并给他们讲了真相,很多人不住的点头。

有时候到环境好的大法弟子家,孩子结婚演唱时,一唱就是整半天,从九点开始一直唱到中午吃饭,唱的都是大法歌曲,很受常人欢迎。

有一次到外县去演唱,也是和常人同台,等我上台演唱时,因为我先唱了两段戏,人们愿意听戏,很多人跑回家叫来了家人一块听,等我唱大法歌曲时人们好象惊呆了,因为那个地方很邪恶,环境不好,迫害死几个大法弟子,所以当人们听到法轮功几个字都害怕。在这次演出过程中也去掉了我一个怕心,当我想到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救人要紧,心马上平静了,唱到“法轮大法好,字字金光闪”时越唱越有劲,声音特别响亮,台下不断响起掌声。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安全返回了。后来听同修说,你们走后当时都在议论法轮功肯定好,要不人家都到舞台上去唱呀!

在做这个项目过程中,去掉了我很多人心,有一次我刚唱完一首歌曲,有个人就把观众叫走了,我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也是冲着我爱面子的心来的,在师父加持下,我平静下心,心想就是有一个人听我也唱!不一会儿观众慢慢的多起来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

二、找回昔日同修

今年我们又增加了“找回昔日同修”的项目,乙同修说:“悟到了就去做,不等不靠!”于是我们在不影响正常工作情况下,每星期抽出三五天去以往修炼过的同修家。当地的炼功点也散了人也不好找。我们考虑到农民平时都下地干活了,中午或晚上一般都在家。夏天天气很热,胳膊晒掉了皮,汗水把衣服湿透了,别人都在午休,我们就要一个村一个村的跑。我生活在县城里没有吃过苦,同修就鼓励我,为了救度众生苦不算什么。我们就互相鼓励,我们是一个整体坚固不破。有一个村的同修三年没有修了,同修们跑了几趟怎么也说不進去,我们不嫌麻烦一有时间就过去,在打开她的心锁后感激的眼泪含在眼里不知怎么表达。

很多事情我们只是有一个想法应该做就做了,但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我以后要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