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紧抓住师尊的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

一、得法破迷

一九九六年夏天,法轮大法的福音传播到了我们的小山村,村里的辅导员平时就与我母亲关系较好,就动员母亲修炼,那时我年龄较小,母亲就带着我去辅导员家看师父的讲法教功录像,但遗憾的是母亲终因农活忙,不愿放下人中的执着,不久便放弃了修炼,而我当时虽然不能识字读书,但内心中隐约知道这个法是教人做好人的,也从此种下了得法的机缘。

时光飞逝,转眼已到二零零四年,我刚十七岁,初中毕业在家,十月份的一天下午,邻家婶婶兴奋的来告诉母亲,她自从去年修大法后,以前困扰她的一些个附体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不复存在了,并讲了一些大法真相,动员母亲再修炼,我在一旁听的入迷,内心对这个法又产生了好奇。晚上,婶婶来邀母亲一起去村里的学法小组听法,我也抱着好奇跟着她们去了学法小组。那时正巧师父的新经文《也棒喝》发表了,一老同修提议让我给读一遍,记忆最深的是,我在读经文的整个过程中身体不停的颤抖,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那种感受,是激动亦或是兴奋。现在想来那可能是我明白的一面因我又走進了大法而激动的。又经过几天的学法,使我茅塞顿开,内心感到师父书中所讲的道理是我闻所未闻的,包括失与得的关系,人是从哪里来的等等,都是全新的概念了。接下来我又向老学员借阅了一些师父的初期讲法和部份后期讲法,感到每一天都沉浸在喜悦当中,那种“博法理可破迷”(《精進要旨》〈圣者〉)的欣喜感受,只有每一位真修弟子能体会的到。我认定了这就是我要找的,从而感慨曾经的幼小无知使我错失了八年前的修炼机缘,如今师父没有丢下我,又一次向我敞开了大门。与此同时,母亲却还是没有想走進大法的意思,也并没有真正的去学法,又在父亲的反对下放弃了。而且从刚开始的支持我修大法到阻挠我修炼,他们的借口是大法还在受迫害中,怕我也会被遭迫害。但我此时已坚定了修炼的决心,向他们讲道理,而那时心态不稳,掺杂着人情与急躁,所以效果不好。他们虽然不否认大法的好,但就是不愿我在这个风头上去冒这个险。其实对于邪党的迫害,我很清楚但并没把它看重,而是对修大法充满了信心。当时我明白了讲真相就是在救人,于是我先去了外村大姨家讲真相,大姨也是出于对邪党的惧怕劝我不要修大法了,并把我讲真相的事告诉了我父母,这下他们更生气了,认为我给他们丢了脸,开始阻止我与同修接触,看到我学法就大骂,晚上我炼功他们就踢我的房门。我想,若在以前,我在家是独生子,你们这样对待我,我早就不干了,我肯定会赌气几天不回家,可是现在我的心很平静,只记住师父讲的“真善忍”的“忍”。现在回想那当时也有旧势力的因素企图利用我父母阻止我修炼,它们多么惧怕一个人真的要走進大法啊!但任何的千变万化,都改变不了一个明白了人生意义的人坚修大法的心。那时刚得法还不懂得太多的法理,但就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我就是凭着一个坚定要修大法的心闯了过来。

二、携手并進

父母看到我雷打不动的决心,就妥协说修大法做好人可以,但不能给人讲真相,并监视我外出。我就觉的很受约束,想逃离这个环境,心里对师父诉苦。慈悲的师父很快给我安排了去一个大城市投靠亲戚打工的机会。就这样我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干起了饭店服务员。但这个饭店的工作时间很长,每天工作近十三、四个小时,又是集体宿舍,刚开始我还能在别人睡觉后坚持看一会《转法轮》。但长期的紧张工作,再加上接触不到同修,慢慢的似乎放弃了,《转法轮》也束之高阁了,而且混同于常人,在师父给安排的一次心性关中,没把自己当作炼功人,还跟人吵了起来。内心只留有一点知道大法好的底线了。就这样过了近五个月。慈悲的师父依然没有放弃我,在我一次睡觉中,似醒非醒的时候感到脑子被打進一句:“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当我念叨着醒来时感受到小腹部位的法轮非常快速的在旋转着,我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也觉的老这样干下去也不是办法了。这时家乡的同修告诉我,有一个老乡同修也与我在同一个城市打工。就这样我毅然辞了职,辗转找到了这位同修。论辈份我就叫她大姑,大姑的家庭环境开创的很好,丈夫虽未修炼但很支持大法,对待同修也很热情,我就暂时在大姑家住下了。大姑曾是家乡的辅导员,修的很扎实,所以言行举止都给了我许多启发,在修炼上给予了我很多法理上的开导,生活上也给予了我许多帮助。更让我感到可喜的是,大姑家的师父讲法很全,我便如饥似渴的系统的将师父初期及后期讲法学了几遍,以此归正了修炼状态,同时对“正法”,“旧势力”,“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概念。

感到在大姑家住的近两年自己修炼上有了一个质的飞跃,在学法修炼上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在共同生活的那段时间,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当然也偶尔会产生一些心性上的摩擦,但我们形成了一个习惯有了矛盾先各自向内找,提高心性,然后再针对此事共同交流,彼此从没有年龄差距间的隔阂,而都是推心置腹的敞开心扉谈。矛盾很快就烟消云散了。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我第一次跟随大姑出去发真相资料,只记的当时紧张的小腿直发抖,内心不住的念诵正法口诀,当我们顺利的返回家后才发现,原来发真相资料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所以自那后由带几份到带几十份,上百份的外出散发,同时总结经验,由刚开始的神情慌张到现在的镇定自如,每次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顺利返回。二零零六年我们城市的报纸上,刊登了中小学生被迷惑下所写的攻击大法的作文。此事在明慧网曝光后,我与大姑针对此事交流,悟到我们地区对中小学生的救度力度不大,是讲真相的空白点。于是我们搜集相关信息,决定以书信的形式向本地中小学生邮寄讲真相、劝三退的资料。由于所邮寄的对像是陌生人,不能得到确切的反馈,但我们坚信只要我们用心写好每一封信,所做的事对救度众生有利,就坚定去做,至于结果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有缘人自会得救。就这样我们前前后后共邮寄出去了近百封信。

三、盛开的小花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工作上的收入较为可观,所以在单位附近租了个房子,从大姑家搬了出来。由于相隔大姑家较远,仅每周回去取周刊时能有一次共同学法交流的机会。而一个人时就多有松懈,很希望能在家附近找个学法小组。而且供应我们资料的资料点负责很多片地区,所以能分到手的资料很有限,每次都不够发的。内心很急,觉的救度众生很紧迫,若自己也能做资料该多好啊,最起码能自供自给替同修分担点。每次利用工作之便去电子城看机器,但对于我这个打工仔来说电脑加打印机加起来是我半年多的积蓄,根本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只能望而却步了。但师父看到了我的这颗想做资料的心,不久便安排我与本市的一位同修大姨接触上,她得知我的想法后,帮我联系上在我附近住的一位协调人,经过几次接触交流,协调人对我的身份确认后,给我送来了一台同修替换下来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崭新的打印机,当看到我梦寐以求的法器出现在眼前时,从内心里感激无所不知的师父。我深深的体会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这句法理。其实好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但只要大法弟子的心在法上,出发点对了,师父的安排中就没有不可能。接下来协调人安排同修甲教我技术,并与同修甲成立了学法小组,从而也结识到了当地的一些同修,溶入到了整体。感到自己的修炼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承担的责任也更重了。做资料的过程确实是修炼实修的过程。在真正做的过程中很快就把刚开始的显示心,沾沾自喜等因素去掉了,只觉的其实做资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这只是我作为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在发挥应有的作用与责任。深刻的体会到救度众生是全体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结果,而威德不是仅仅在哪个环节上,其实从明慧同修的编辑上传,到大陆同修的下载打印,再到每个同修的配合散发,哪个环节少了都不能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哪个环节孤立出来都是毫无意义的,所以每个同修今天所做的证实法的事都是在圆容整体,修炼自己。

四、除恶务尽

二零零七年腊月,我所在城市及周边地区发生了大规模的大法弟子被绑架迫害的恶性事件,损失惨重。一时间,同修们也人人自危,给救度众生带来很多障碍。其中帮我组建资料点的协调人也在被绑架之列。也许是和她认识的缘故吧,我非常着急她的处境,当然这是一种人情,应该不分认识不认识,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对一个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对全体大法弟子的迫害,是绝对不能承认的。但只看到同修被折磨迫害的消息在明慧网上曝光,而实际的营救行动却迟迟未见先行。我找到同修甲交流,发现她状态不是很好,表现的有些麻木。从人这讲,协调人和她走的很近,所以她的压力很大。但我当时就觉的应该实践师父所讲的,把坏事变成好事,把邪恶的迫害正好当作向当地民众揭露邪恶、从而救度众生的这一法理。从甲同修家出来后,我想既然她有一定压力,不能配合,那我就自己做吧,最起码我可以先写劝善信向所参与的派出所讲真相,震慑邪恶,减轻同修的迫害。悟到做到。但在实际写作中邪恶的干扰也是很大的,当我坐在电脑前真的要下笔时,却不知如何写是好。于是我就参考了明慧网上“劝善之心化飞鸿”中的大量针对不同阶层的劝善文章,大体在心里有了一个轮廓,然后先把近段时间报道的同修被迫害情况从明慧网上复制下来,再進行前后连接修改。写的过程中又想追求文章完美,但自己的能力又感觉有限,其中又是急躁又是畏难,只觉的自己不想完成这样的一个文章,越是这样不坚定的时候,邪恶开始钻空子捣乱。就在我快要完成一半的时候,不知碰到了哪个按键,辛辛苦苦整理的文章瞬间全部被删除了,当时我真是泄气了,畏难的心、嫌麻烦的心全上来了,心想算了吧,还是等着让有能力的同修去做吧,还安慰自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于是关上电脑准备放下这个自找的“麻烦”,出去逛市场了。购物回来后,头脑清醒了些,想到被迫害的同修,再想想自己之前的付出,还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了,于是打开电脑一切又从头再来,但已经没有刚开始的畏难情绪了,凭着之前的记忆与师父的加持,终于完成了这份以向全市居民与警察为对像的劝善呼吁信。文章完成后我不会排版,所以我就把文章交给甲同修准备让她给修改及排版。但这时距离同修被迫害已有一个多星期了,而且已临近农历的小年了,时间很紧迫,所以我非常急切的嘱咐甲同修尽快帮助完成排版。也许是我那颗急躁的心,促使甲同修没感到时间的紧迫,把这事给忘到脑后了,过了两天我急急的跑到甲同修那得知她没给排后,什么都没说拿着稿件就走了,一路上心里对甲同修非常不满,埋怨她真不负责任,耽误了我的时间,回到家后感到状态不对,不应该太执着自己的感受,认识到邪恶是在间隔我、抵消我,在向我抢时间,我就想自己快试着排吧,于是在电脑上摸索着自己一遍一遍的做试验,这样不行就那样,但还是没能成功。就在这时自己不知碰到了哪个按键,电脑中的稿子奇迹般成功的排成了我想要的那个版本。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做的。排成后我快速打印出来,先给本市的市长、司法部及参与绑架同修的派出所邮寄过去,让他们知道象这样的揭露信将很快传遍市区,直到他们停止作恶。剩下的我就与大姑互相配合,在被绑架的同修家附近散发了近千份。一直到腊月二十九我要乘车回老家过年才算告一段落。这一段过程虽然配合的同修只有我和大姑,覆盖的面积也不大,当然也有其他的同修做了一些其它的营救工作,也很了不起。但在这过程中,我深深的体会到揭露当地邪恶,报道当地事例是一个很有效的救度众生的方法,我就在发完资料返回的路上,看到一常人笑眯眯的边走边看,我感到自己没有白做。是啊,报道当地真相信息,揭露当地邪恶,能使人感到大法的信息更贴近更真实,人们也会去议论,从而能有一个更明确的选择。

五、深刻的教训

从腊月二十九回到老家以后,过了除夕夜我便开始发起了高烧,浑身的骨头都疼,全身发冷,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消业很快就能过去,但事实是越来越严重,我认定这是邪恶在迫害。便开始不间断的发正念,但没多大效果,我心里很急,正逢过年走亲访友的时候,我却“病”倒了,还怎么讲真相、怎么证实大法?向内找,还感觉这段时间还算精進,而且年前的那段时间也算“轰轰烈烈”,到底哪出了问题呢?心里求师父点悟,正在这时父亲在我面前跟母亲说要拿钱去还给某某人。这一下子点醒了我,因为我刚刚给父母的两千元钱里有五百元钱是同修给我做资料的,因暂时用不着,要回老家时动了人念,想先借用了凑个整数给父母,也好交代,省的让他们说我修大法了不顾家,(其实这都是情是私心)等回来发了工资就补上,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啊,当时还心虚的在师父法像面前向师父请示,忘记了同修对我的信任,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其实连常人中的法律都有个挪用公款罪,更何况这是挪用同修省吃俭用的救人钱!这可是大漏洞啊!我悟到此,于是赶快给千里外的大姑发短信曝光出来,(当然是用的暗语)也跟同修婶婶曝光此事,以减轻罪业,能尽快走出自己因情因私而招来的邪恶迫害。但直到我休完七天假返回单位上班,才稍微有些减轻,直到我把钱补上才算是走了过来。这件事给我的教训非常深刻,认识到修炼不能来半点含糊,尤其作为一个修炼人,必须时时衡量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符合法的标准,最起码是一个好人的标准。深挖自己这件事是因为动了常人情,虽然在常人中修炼孝敬父母、在家庭中做好没有错,但应该明白自己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教训深刻,写出来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发。

六、结语

回顾自己近五年的修炼历程,有欢笑有泪水,有提高心性后的豁然开朗也有悟性太差时的跌跌撞撞,更多的体会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无限感恩,没有师父洪大的慈悲就没有大法弟子今天的一切。短短的五年,切身感到是师父手把手的引领着弟子走了过来,从修炼刚开始的无知到成熟,从一个懵懂不知世事的少年,到一个今天早已阅尽世事沉浮而不为所动的青年。常人中有句话叫“金色年华”,我真的感受到我的这段年华是金色的,是千金难买的,真称的上是无悔青春,无悔于选择修大法,更庆幸自己赶上了这伟大的时代,结下了这份圣缘,担负起从一个常人到修炼人,再到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伟大责任。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唯有精進、再精進。

几乎每一位同修都会被《师尊的手》这首歌感动的落泪,是啊,那一声声“师尊啊师尊”,触动着每一位真修弟子内心对师尊的无限感恩与思念之情。请允许我以《师尊的手》这首歌中的几句歌词,作为本文的结语吧,“师尊啊,师尊,师尊啊,师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师尊啊,师尊,师尊啊,师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跟着您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