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成长着的大法小弟子。在我五岁的时候,妈妈就每天带着我去学法点和大同修一起学法。当时学法点在一所幼儿园的教室里,里边有好多玩具。有时候同修阿姨见我乖乖的坐在那里,可能怕我坐不住吧,就把玩具放在我手里让我玩,可我不玩,阿姨们都说我乖。有时候妈妈也带着我炼功。小时候我身体就特别好,妈妈说我天生对药物就拒绝,偶尔赶上个头疼脑热什么的,妈妈就只能喂我点药水或把药片擀成药面儿给我吃。所以连甘草片那么大的药片都没吃过,吃了就吐,根本吃不了,更没有输过一次液。学了大法后,遇到病业的心性考验时我也都能过的很好。在我幼小的心里明白,我不舒服的时候,那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根本没有病。那段时间真是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真幸福。

在我上一年级的时候,邪恶的迫害开始了。忘记了是哪一天了,我发现家里少了一个人——妈妈。原来妈妈那天去北京替大法说公道话去了。而后妈妈就被非法关押。只记的那时候回到家里少了很多温暖,只记得爸爸的头上多了白发。也不记得是过了多少日子,妈妈回到了家。我把奖状捧给了她,她消瘦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知道妈妈不在家的时候,师父一直在我身边呵护着我。我不断的用大法法理严格要求自己,除每天做好功课外,放学就把炉子主动生好,还帮助爸爸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邻居和亲戚都夸我懂事,象个“小大人”,我知道我是大法小弟子,是有师父在管的,与其他常人小朋友不一样。妈妈不在家,我更应该做好,不让大人为我操心。那时坏人到我家破坏、骚扰,问起有关妈妈的一些事情,我从来不回答他们。我也从来不在人面前哭,但晚上可没少在被窝里偷偷流泪。

四年级的时候,我经历了一次病业考验,腰上长了叫蛇盘疮的东西,又疼又痒。听老人们说,如果腰间的蛇盘疮长满了,把腰围起来了,那生命就危险了,用任何药都无法医治。期末考试的那天早上都把我疼哭了。但是妈妈和其他同修都鼓励我,帮我发正念,我也每天学法炼功,除了觉得疼痛和痒外,我没有把它当回事,当疼或痒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在师父的呵护下,两周就全好了,这真是大法的神奇!

初中的时候,老师安排了我们班的另一个人当班长,我心里就特别不服气。因小学时我都是当班长。我心里不平衡:“哼,她有什么好,我当了这么多年的班长难道还比不上她?”心里既气又委屈。回家学《转法轮》的时候,学到“妒嫉心”这一节,我一下子惊醒:呀,我不是和那个以为自己有才能但没能当上领导的人一样了吗?师父说:“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转法轮》)看完这段话之后,心里一下子开朗了,是啊,我学到了这么神圣的大法,我还去争常人中的班长?心里轻松多了。

中考前,我的成绩不是很好,正处在危险边缘,老师替我着急。妈妈说:“把心放下,学好法是最重要的。”我照妈妈说的做,上课认真听讲,回家也就不用怎么学习,只是学法。记得妈妈还对我说:“你考个好成绩就是证实了大法。”我把心放稳,踏踏实实的做好每件事,中考时果然考了个好成绩!

在中考前夕,我和妈妈之间过了一次心性关:体育加试的时候,因为在以前的几次模拟加试中我的成绩都不是很好,所以我很担心在体育分上吃亏,这时班主任就告诉我和班里的另一位同学可以去医院开个伤病证明,这样就可以免试得到一半分了。老师叫我们俩回家和父母商量。当时我想:任何事情的出现也不是偶然的,这样做是可以保证不丢分,但这样做不是造假吗?明明没有病却要说成有病。但是家里人对我的期望都很高,如果因为体育分而没有考上好学校,不是太冤了吗?回到家和妈妈说了这件事,妈妈说可以去医院看看。我很高兴,但我又有些顾虑,可还是把疑问留在了心底,认为得分是重要的。下午妈妈就去了医院。一个护士说,随便哪个医生都给开,上午已经给开了好几个了。于是妈妈找到了医生,说明了来意。但那两个医生都说不能随便开。随后妈妈就看见了同修,与同修交流这件事,同修说这样做是造假,只要我能把心摆正,就一定会顺利通过体育加试。妈妈转回家对我说了这些话。当时我很委屈,特别担心不能通过,就哭了。后来有好几个同修都来劝我,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明白了我是没有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没有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却把分看的那么重要。在去加试场地的路上我就在心里想:我是大法小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试完成了,虽然没有得满分,但我的成绩比在学校的那几次强多了。我知道这是我信师信法的结果,还有同修们的帮助。

师父一直在强调学好法的重要性,我也体会到了这一点。我家在二零零七年建立了一个小型资料点,我和妈妈一起制作真相资料和负责供应周边同修《明慧周刊》,以便同修们在一起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当一份份精美的资料被制作出来的时候,我和妈妈就一起发正念,让每一个看到这些真相资料的有缘人都能得到救度。当我们不精進的时候,机器工作就容易不正常,心性提高上来的时候,机器马上就恢复正常。有时候我会和妈妈一起出去发资料。有一次发揭露当地邪恶的资料,干扰很大,下了很大的雨,但是我和妈妈依旧按计划把自己所负责的片区的真相资料发了出去。回来的途中看到路边停了一辆警车,还亮着大灯。因当时已是夜里十一点多了,我和妈妈都没有害怕,对着那辆警车发正念,让车里的人看不见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顺利的回到了家。回到家衣服和鞋都已经湿透了,但我们的心里暖暖的。

我现在是高一的学生。刚开学不久,我教室所在的楼层玻璃上开了二十三朵优昙婆罗花,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学校要求我们住宿,学习时间很紧张,但我时时不忘自己是个大法小弟子。每天熄灯后都猫在被窝里打着手电学法,这样一天的疲惫都一扫而尽。作为大法小弟子,在做每件事的时候,都有一个准则在规范着我的行为,但有时候也很懈怠,遇到事情不冷静,爱发火,事后又后悔。我会尽力改正这些毛病,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