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体提高中发挥一粒子的作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全世界大法弟子同修好:

转眼又一年,仿佛第五届法会刚刚过去,第六届法会又来到了,心里知道,重大问题一定要看明慧网的。作为大法弟子我想就应该静下心来总结一下一年来的修炼情况,就应该向慈悲伟大的师父汇报一年来的修炼成果,因为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殊荣。但是还是没有及时动笔,现在仅剩下十天了。

一、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开创稳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

1、二零零二年六月,我出了劳教所回单位上班,当看到路旁的榆树墙无人修理时,我就主动的搞起了绿化,大热天,哪有管理人员干外雇工的活,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就应该有个美好环境,在哪里都应该做个好人。在电修岗位工作时,看到工人干活很苦很累,我就亲自参加劳动,过后用心研制了许多专用工具,减轻了工人的体力劳动,看到工人上班光喝凉水,我就去市场买来了电水壶,使大家喝上了开水。在电修两年多时间,卫生间几乎都是我一个人义务包下来打扫干净的,使大家有了一个干净的卫生空间。在工作厂房看到不安全的隐患,就及时找到领导反映,使上级检查顺利通过。一位和我同屋住了两年多的老工人说:“整个工作单位哪有象你这样热心工作的,你和电视上说的法轮功一点都不一样,刚开始领导让我和你住一个屋看着你,我都怕半夜你把我掐死。”我说现在呢?他说现在咱俩最好啦。

师父正法的進程很快,个人修炼圆满不算什么,已全面转向到救度世人上来了,我在工作中遇到事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对别人有没有伤害,碰到心性上的问题,首先想到的就是如果我对同事发火了,这时对同事讲真相,同事能接受吗?不接受又怎么能救的了同事呢?还是静下心来找找自己吧。记的有一次去加油站办事,对方因为工作对我大吵大喊(原来有过节),我没有吱声,但心里愤愤不平,回到办公室看法,拿起书,心想,看啥呀,全是争斗心,怎么办?改吧!于是拿起电话说晚上请对方吃饭,对方不吃。第二天上班,同事跟我说,昨天晚上加油站老郑晚上滑冰摔倒了,脑出血住院了。我当时一听,心里庆幸昨天多亏没和他发生争吵,真得听师父的话,退一步海阔天空。由于平时自己能够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使领导和同事们都非常认可法轮功就是好。但是由于邪党的迫害,领导迫于上面的压力,还是叫我写保证书。我告诉领导,法轮功没有错,我工作中的表现就证明了法轮功就是好。我是因为学法轮功有了信仰,才把工作做的更好的。就这样单位领导迫于上面的压力,给我百分之九十开支,再也不提写保证的事了。两年后,领导找我谈话,说信仰是你个人的事,说我工作表现不错,一切恢复正常。

到了所谓的敏感日,工作单位的领导迫于上面的压力,对我進行监护,上下班用专车接送,对于这一点我也很不理解,就对同修说了此事,同修说,你的层次应该提高了,上下班有专车了,这不是向领导讲清真相的大好时机吗?于是在专车上我就向领导讲大法的美好,和我身心受益的感受,并诚恳的希望领导退出共产邪党组织,用化名退出来,有个美好未来,由于我的心很诚,真是希望他好,他高兴的说退了吧,谢谢你。就这样在我工作单位相继换了三位领导,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在工作单位,我可以自由的学法炼功,用电脑,现在的领导(邪党书记)对我说,如果派出所找你,你就先让他找我好了。就这样我工作之余的时间就可以自由的飞翔了。

2、好的家庭环境是修出来的,不是打出来的。

我被邪党劳教的一年中,母亲和妻子、女儿也常去看我,她们也知道我学法轮功后脾气也变好了,但对于这场无理的迫害,她们还是有胳膊拧不过大腿的想法,从劳教所出来后,她们也想看着我,怕我再進去,但我有一股犟劲(并不是智慧),我想走就走,只要是大法的事,同修的事,想干啥,就干啥,我行我素,使家人对我无可奈何,以至家人很不理解(比如正和妻子逛商场,这时电话响了,只要是同修的事,马上就走,行也行,不行也行)。有一次,我正在做资料,女儿回来看到后问我,做那么多有啥用啊,我说救人哪。女儿说我都不看,当时我说,我做一千张有一个人看都不白做。事后静心想想,女儿为什么不看资料,是不是我走极端了,是不是我对家人关心不够,而且把利益看的很重,认为我的工资全要用在救人上,不该花的钱,她们花一分都不行(在花钱问题上自己曾不守心性,打过妻子),想到这些想想师父的教导“不重利仁义之士”(《洪吟》<做人>),当时自己修的真是太差劲了,怎么办?改吧!于是遇到不顺心的事,首先得能忍,忍的心里头很难受,就这样一次、二次、三次、时间长了次数多了,也就觉的算不了什么大事了,每周回家后我都主动找时间先和家人唠一会,沟通沟通,学法我就读出声,看周刊时也读出声,有意无意的全家人都听了,而且碰到新的内容我就特意读给她们听,而且小册子和周报就放在桌子上,想看就可以看,就这样时间长了,心性提高了,环境也变了,妻子和女儿不但自己看,看后带到单位和学校让同事、同学都能看,而且还告诉亲戚看完后,放在楼梯窗台上让有缘人看。有一次,女儿说:你叫我们学法没什么,要是我奶奶能学法,那才算……(言外之意你要叫我奶奶学法,那才算你能耐呢)因为我受邪党迫害被劳教后,母亲始终不理解,认为你们是胳膊拧不过大腿。单位让我写保证时母亲也很着急,怕我不写保证会被单位开除,没有生活来源了,我跟母亲说:只要我走的正,单位说了不算,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不久,我的工作正常后,母亲说她做了一个梦,领着孙女站在城墙上,城墙倒了,地上是很大的坑,但是她和孙女一点都没事。我听后说:一人修炼,全家受益。一切都是师父的法身安排。这件事充份的体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也增强了母亲信师信法的基础。能让母亲认同大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真的要有耐心和时间,而且,我们修炼人的一言一行母亲都在观察着。我们每周回家一次,進屋后,妻子進厨房做饭菜,吃完饭,十多个人的碗筷由我来洗干净,都收拾利索了,陪母亲唠一会就回家了。由于每周都回母亲家和老人说会儿心里话,有段时间,母亲和小女儿过心性关,气的很难受,我就用师父的法理告诉她,吃苦是在提高心性,一定要能忍,实在难受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一段时间,一有空就和母亲交流,母亲说我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睡觉前念,睡醒后念,结果是一天比一天强,也没有那么多烦恼了,一切都顺利了,就这样一周一周,一月一月,一年一年,我们一家三口用实际行动来证实法,在家人眼中,妻子是做菜的,我是刷碗的,孩子是学习的。只要我们俩口在,他们都愿意回去。有一次我在家读法,母亲听,这时姐姐回来了,我就去小屋看书,一会母亲说,我还想听你读法。这时我知道母亲得法的缘份到了,就说:这个法太好了,我替你请一本《转法轮》吧,母亲说行。就这样母亲自己学法了,并学了动功,经过努力第二套法轮桩法也坚持下来了。而且每星期天上午是我们一家四口的学法时间,七点前,大家都收拾完毕,就等着学法了。现在家里只要来了客人,母亲就高兴的说:“我儿子学了法轮功,整个人变好了,不喝酒了、不抽烟了、不发脾气了,天天笑呵呵的。为了告诉小孩子不剩饭,他连自己外甥的剩饭都包了,一次、二次他外甥说话了,舅啊,我不剩饭了。现在我要知道我儿子回来,我就把剩菜藏好,要不儿子看到就不吃新的了。”

写到这里我想跟同修说:家里的环境真的是修出来的,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家人一定会和我们相处溶洽的。和家人发生矛盾时,真的是我们修炼人没有做到位。现在家庭和睦了,琐事少了,我真的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救人、做事当中了。用母亲的话说,我的百分之八十的精力都用在这上了。

二、在整体提高中发挥一粒子的作用

1、二零零九年大年初八,同修的家人告诉我说:老同修(男六十岁)身体很难受,让去医院也不去,让我去劝劝他,我说家人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修炼人有修炼人的状态,不是身体有病了不去医院,而是修炼人有修炼人对病的认识,就象中医有它的治疗手段,西医有西医的治疗方法,相信中医的人身体不舒服非要去看西医吗?否则就是有病不看吗?修大法的人都有师父在管,真的把自己这一百多斤交给师父了,什么都能过的去,于是我及时的看到了老同修。当时老同修正在参加集体学法,发正念,大家也都认为他能闯过去,可是过了两三天,他的家人实在看不下去了,硬是把他拉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是什么晚期,住進了省城医院。听到这一消息后,我觉的应该帮助老同修度过难关,于是第二天来到省城,当帮助一个推轮椅的人过道时,无意的发现坐车的人就是我要找的老同修。于是,推着他做完了检查(当时我想真的是师父有序的安排),回到病房我与他细心的交流。说实话,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也很熟悉,但是大多时间是在做事中,在心性的提高方面真的很少交流,我也几次催促他参加学法小组,但都是一两次就不参加了,他仍然继续做着大法的事,同修的生活也是很有规律的,早上炼功,上午学法,下午做资料,与他交流的人很少,几乎是封闭式的,在两天的交流中,了解到他关键的时刻心里是求师父加持,但同时还依赖于医院,说得慢慢来,但是医院对他已经判了死刑,做了简单的手术后就回到了家,我临走时把心爱的MP4留给了他。真的希望他能坚持学法炼功,早日恢复正常。回来后,我也调整自己的心态,更加抓紧了学法、实修。心里知道,做事不等于修炼啊!

人在难中的时候真是需要同修帮助的,我隔三差五的就去同修家与他交流,人瘦的皮包骨,劝他炼功真的很费劲,我就对他讲,修炼的人就是应该炼功的,你最难的时候都过来了,现在只要相信师父,闯过难关,一切都会好的,他说我坐不起来。我说你一定能坐起来,他还是不起来,我就继续鼓励他,一定能起来,老同修真的坐了起来和我一起炼了静功。就这样,我一来,他多少都能炼点,我一走别的同修让他炼功也是不炼的。在这期间我与他多次交流,并鼓励他信师信法就把这一百多斤的身体交给师父了,愿怎样怎样、去留听师父的。但是,同修也诚恳的交流说:过去别人说:法是法,我是我。我当时不相信,怎么可能呢?现在我相信了法是法,我是我。我和法是脱节的,也就是说光做事了,根本就没有实修自己,关键时候怎么能行呢?看到同修诚恳的交流,我也真的体会到师父让我们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交流的苦心了,一个修炼人脱离了集体的环境真是很危险的。

后来老同修又去了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根本没有病变,不是某某癌晚期,怀疑是肺结核。老同修对家里人说:我还想活。于是家里人只好拉着他去了外地医院,就再也没有回来。听到这事,我真的很为老同修难过,医生都说了:他根本没有病变,不是某某癌晚期,怀疑是肺结核。这事的本身就证明了大法的超常,但老同修关键时刻还是糊涂了,修炼人的一念真的很关键啊!我也很后悔没有能够一起和他闯过难关。因为他刚到外地的时候,我与他的家人通过电话,我说还用我去呀?他的家人说:不用了。检查检查就回来了,可是没等检查结果出来,人就不行了。

针对老同修闯病业关的事,我们当地很多同修進行了交流,本地区遍地开花進行的不够,以至该同修承受的压力很大,长年的做事,没有集体学法、集体切磋的环境,心性没有得到及时提高,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失去了人身。

2、找回掉队的同修

一天有位同修跟我说:A同修与工作单位的领导闹情绪,不干了。我一听,心想:又是旧势力的干扰,整个地区就这么多大法弟子,而且A同修又是精英,决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于是我与同修来到A同修的家中,与他的妻子(同修)交流,我们都是大法弟子,都肩负着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也都是手拉手下来的,下来之前,我们都相互叮咛,如果谁迷在人中,如果你是清醒的神,请你一定要叫醒我,如果错过这次机缘,回家的路就再也无望了。我们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一定要发正念把他找回来。这时,同修的妻子也有了信心,我们又与同修妻子的家人進行了交谈,了解了整个过程。说句心里话,同修的家人真是不错的,“七·二零”之前也是师父的老学员,只是没有走出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来到了A同修的老家,顺利的见到了A同修,(我想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吧)与之交流的过程,我了解到A同修也是长期封闭式的做大法的事,与同修的交流很少,又没有学法小组,遇到心性的事情也不愿与同修交流,甚至是躲避同修,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味的认人的理,是的,作为常人争个工作中的待遇是应该的,但是我们修炼的人特别是在邪恶的迫害时期,有一个稳定的工作及生活环境,对于救度众生是多么重要啊。我与同修耐心的交流,我们能够在一方成家,在一方工作,说明了我们与这一方的同修有缘,有共同救度这一方众生的使命。你一人为了工作待遇离开了,那这里的众生怎么办?你的责任怎么办?你史前的誓约如何兑现?大审判的时候我们又将如何面对?我诚恳的说:同修,回来吧!家里的同修都盼着你回来。最后,同修说过两天回去。当晚我就坐火车回到了住地,与同修的家人商量如何留住A同修,同修的家人也很有信心。但A同修回来后还是要坚持出外找工作,又走了。这件事我也与几位同修交流,是不是我们的心太急了,几位同修也都各自发表了看法,都说要拿出好办法,决不能放弃同修。就这样,一有A同修的消息,大家的心就聚集在一起,同时发正念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愿同修早日回来。没过一个月,同修回来了,当时我们的心到茫然了,不知该怎么见同修了,但还是见了面。当晚我去了一位老同修家,看到老同修因过心性关难受消极的样子,我就鼓励他,当晚我们炼了静功,我又把MP4送给他,他看了很长时间的法,第二天早上我们又一起炼了五套功法,当走时我看到老同修精神焕发的样子,心里又充满了信心。(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们一定要破除干扰,找回自己的同修。就这样,我们商量只要是能和A同修说上话的人,都尽量的找A同修,这时,A同修的身边真的多了好多同修,(包括他的朋友也在劝他)有一起学法的,有一起炼功的,有一起交流的,最后,A同修终于破除了重重干扰,又回到原来的岗位,肩负起救度这一方众生的担子。写到这心里在想:只要我们大法弟子心在法上,一切师父都会给安排好的。

3、人人都有学法小组,遍地开花落在实处。

通过老同修闯病业关和A同修重新挑重担一事,我们当地同修在一起交流,大家都充份的认识到,学好法,很重要。要保证学好法就要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学法小组、交流环境。于是大家相互配合,相互找,相互问,几乎每个同修都有了学法小组,各个小组的负责人都能及时的在一起交流当地的情况。在资料方面打破了过去那种集中式的等、要、靠现象。几乎每个学法小组都有自己的小花,而且我们对不参加学法小组又要求提供资料的个人進行交流,如果是你自己做,自己发,那是你个人行为,如果要提供资料给大家,那么你就最好有自己的学法小组,有一个共同交流的环境,避免了过去那种封闭式的个人修炼环境。

4、学法小组的自由结合

我们从以往现象看,大陆学法小组有自己的特点,同修之间比较熟悉,同修的家庭之间又比较熟悉,大家能够经常和同修的家人接触,及时了解同修的心性,避免了同修自己不说,谁都不知道的现象。因为有的同修长期过不去心性关,还在做大法的事,以至被邪恶钻了空子。有的同修天天也在学法,发正念,每天也坚持炼功,可是就是不去讲真相救人,大家交流的时候就是不吱声,我与他交流了很长时间象挤牙膏式的,才知道他在和老伴闹矛盾,对于这种现象如果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家庭之间能够相互走动,这个现象他想藏都藏不住,只要同修的心性上来了,一切都会整体提高的。我回家后经常参加的学法小组就是,同修(哥)当面总是说自己怎么、怎么还可以,修的还行。可是同修(哥的妻子)就如实的说了哥的表现,我们在学完法后,就及时的交流,指出哥的不足,这样对同修(哥)的心性提高是有帮助的,因为大家都在做着救人的事情,心性不提高被邪恶钻了空子会影响救度众生的。现在是在抢人,救人。决不能让邪恶钻空子。

三、优昙婆罗花开,鼓励我勇猛精進

二零零八年第一次听同修说,她们家发现了优昙婆罗花,我当时的心情很激动,心想,人家修的真好,全村子的人几乎都三退了,我也要努力了。两次想去看都因为自己没做好而挡着,终于有一天,我和常人说了此事,当天就看到了盛开的优昙婆罗花,又增加了我救人的信心。

在今年(二零零九年)的夏季,在我工作单位开满了优昙婆罗花,先是在树叶上发现的,又在花上发现的,最后在大铁门上,墙上,特别是加油站的加油柜上,加油枪上,到处都是盛开的优昙婆罗花。

回想二零零九年的修炼,事做的确实不少,事情也没少出,就在三月底的一次交流会后,我开车回来的路上,由于行驶在冰雪路面,我开的车方向失灵,路旁是十几米的深沟,我心想可别翻啊,结果是车滑向深沟垂直撞上沟底,真的没翻车,我头上撞了一个大包。当时心里很冷静,求师父帮忙,很快来了朋友,找来了吊车,把车开進了修理厂,虽然修车花了四千元,但这次的损失真的是太低了。

就在今年的八月份,本来想调整调整自己的状态,由于忙于当地协调,一有时间就出去了,已经一个月没看周刊了,心想,这次回去上班哪也不去了,把一个月的周刊补上看完。可是就在晚上吃饭时,同修来了电话要我过去,怎么办?去吧,实在不想去,不去吧,同修又找来了。于是我想去了也不干活,就学学法吧。于是带着优昙婆罗花就骑上摩托车,刚行驶到一半路程,就被迎面来的摩托车逆行撞到一起,造成双方住院,到医院后我头脑清醒了,第一念就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是大法弟子,肩负着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的使命,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于是我就打电话告诉家里的同修,我骑摩托车被对方来的摩托车给撞上了,现在医院请帮我(发正念),随后又给当地的同修打电话,告诉此事,当地同修迅速来到医院,及时发正念解体着另外空间邪恶的迫害,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医生说随时都有摘脾的可能。由于师父的呵护,同修们及时整体配合发正念,我第二天早上双手有劲了,看到拿来的担架,我说:听我的,我能走。就这样下三楼,上三楼,做完了检查。第二天上午家里又来了三位同修,给我带来了MP4让我听法,晚上同修们来看我,一女同修说,你应该住这里吗?我说了一些理由,同修笑了。过后想想,是的,修炼人有修炼人的路。因为这次是对方酒后驾驶摩托车而且带人、侵占路面超速行驶直接撞我,我躲都来不及。第二天下午我就告诉同修找一找对方,我们没事了,也不希望对方有事,一起出院尽快和解吧。第三天早上医生查房,我告诉医生,医院的护理都挺好,但是我是学大法的,在这里学法炼功不方便,还是让我出院吧,回家后能学法炼功,恢复会更快的。(因为我没坐担架,医生就认为是奇迹了)医生说:你签个字要求出院就可以了,就这样第三天上午就出院了。中午吃饭时对方写了协议,他们是全部责任,负责我住院的医疗费,负责修理我的摩托车,问我还有什么要求,我说:没什么了,只要你们能平安出院就可以了。单位的领导问我:我就不明白,你被撞了住進医院,你不告诉你的妻子和家人,却告诉你的功友?我说:我告诉妻子,家人只能替我着急上火,我告诉同修,他们会帮我闯过难关。领导说:我明白了。

通过这两次事件,我也找了很多心,有当常人时不好的念头闪过,看一看自己划的考勤,一个月炼不上半月功,那么一年呢?也就是炼不上大半年功,学法时间倒不少,但实修的少,向内找的少,遇到事情说别人的多,找自己的少。并且有严重的干事心,不能稳稳当当、按部就班的做事。在生活上要求自己不严格,贪吃、吃什么都香,胃都吃大了,盘腿有时还得绑上,个人生活不严肃,有时理智不清,过后又后悔的不行。总之,就是不严格要求自己,再就是认识到了不足,也不愿意改正。

四、把钱用在救人上

在邪恶的迫害下,大法弟子的经济也受到邪恶迫害,表现在工作单位交抵押金,被非法开除公职,被拘留,判刑等,就是开了工资有的也是全部上交家庭。二零零零年上访中,我从家里要钱没有,拿的是同修的钱(过后还了),从那时起我就发了一愿,我挣的钱一定我说的算,因为我走的是正道,钱就应该用在正的地方(救人的地方)。所以后来的工资除了家庭及孩子必要的开支,剩余的全部用在了救人上,有一次,妻子当着女儿的面说:你爸总说女儿好,女儿成家时给多少钱啊?我说:给钱会花没的,留给孩子做人的道理,会享用一辈子的,我现在做的(救人)事,她的子孙都享受不完的。孩子当时说:我不结婚了。我没吱声,反正留着话题慢慢解答吧。有一次过年,妻子买了一套新衣服,妻子平时很节省的,被女儿看到了,女儿说:妈呀,我爸不给我攒钱,你就给多攒点吧,我以后再还你。说句心里话,自从有了这一念,在证实法的路上,我无论买各种法器或救人的东西,真的没有缺过钱。

今年出的这两回事,妻子说:我过去请人给你算命时就说:你的命没我的命好。我说是的,我过去喝大酒,又抽烟,脾气又不好,喝多了就惹事,长此下去怎么能命好呢?多亏学了大法,又把钱花在了正的地方,所以才换回了新的生命,我们真的应该谢谢师父,供养师父的法像啊。妻子不吱声了,她的心也受到了震撼。

五、勇猛精進、不辱使命。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延续来的,我会倍加珍惜的。在这里我向慈悲伟大的师父保证:我一定不辜负主佛的期望,做真修弟子,做好三件事,奋力精進,直至圆满。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再次感谢师尊
谢谢同修
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