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领我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六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师父您辛苦了!
全世界各位同修好!

当在网上看到《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书面心得交流会的通知》后,心情非常激动。我悟到:这是师父又一次慈悲于我们,又给我们安排的一次修炼提高的机会。也是大陆大法弟子的偏得,自己决不辜负师父的良苦用心,我一定要参加,圆容师父要的。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由于我常人的观念很多也很重。一开始修炼师父就把我这个在常人中定为五级公残且多种疾病缠身的人,身体净化成一个健康的人。整天靠药物支撑着活命的人,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我深知师父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

同时师父又给我展现了许多大法的神奇景象。如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通周天的状态、元神离体的情境、以至淘汰人的场面师父都给我展现过。所以我知道师父法里讲的句句都是真的,因为我本身就见证了这一切。

回想起这十几年,自己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师父操尽了心!尽管自己精進的不够,摔过跟头,但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仍在慈悲的救度于我。我内心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有一肚子话,要对师父说。下面就围绕明慧对投稿要求的几个方面,将自己一年来修炼的点滴体会与同修交流。也希望同修能从我的不足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少走弯路。

本人层次有限,不妥之处,敬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学法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告诫我们:要学法,学法,多学法。我也深知学法的重要,所以学法是抓的很紧的,若有极特殊情况一天没学法,就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无论是在迫害最严重时,还是在邪恶的劳教所黑窝里。是师父的法指引着我闯过了一关又一关,师父一直都在呵护着我,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

由于自己从零三年就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总觉的时间不够用。开始时我是在家里自己学,和大家在一起觉的有的同修读法时,不是添字,就是落字,浪费了很多时间,也没有学多少,在“为我为私”的肮脏心理驱使下,认为这是对自己的干扰,不如自己在家学,心静,学的多。

慈悲的师父通过不同的方式点悟我,特别是一次一农村同修指名捎信叫我到她那里去一趟 ,真是不去不知道,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同修朴实无华的语言,尤其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同修,家离学法、炼功点很远,但他无论酷暑、严寒从未间断过。早上去参加集体炼功,晚上集体学法。有人给他算了一笔帐,他每天坚持到点上学法炼功所走的路程,就等于一年徒步去北京一个来回。

同修就是一面镜子,照到了我自己这颗不好的心,自己当时就觉的羞愧的无地自容。师父叫我们“比学比修”,这一比看到自己离法的差距太大了。经过不断学法和与同修交流。我认识到:去不去点上学法,不止是个形式,而是能否放下自我,圆容整体、圆容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听不听师父的话,是不是师父的弟子的原则问题。这一下使我震惊了。法也天天学,既然自认为是师父的弟子,为什么就不听师父的话呢?!从此我走入了学法小组,溶入了整体。

二、修心 去执着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自己生来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被污染,加之邪党的灌输、洗脑。从上学一直是班干部,参加工作后又尽当兵头将尾了。工作从来都是独当一面,也就是常人中的“所谓强者”。导致自己各种执着心都很强,尤其是名心、显示心、虚荣心、不让人说的心、妒嫉心、争斗心、争强好胜心、看别人心、好事心、在别人之上心更重,修炼中时不时的就冒出来。

在邪恶的大搜捕、病业迫害中,我都靠师父加持和大法的指引走了过来,所以在同修中也造成一种对我的误解:认为我法学的好,背的多,念正,修的如何如何等等。开始听到这些赞扬的话,表面上好象没当回事,但心里也觉的很舒坦。

后来学师父的法“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精進要旨》〈修者忌〉)“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阻碍”(《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惊醒了我!我一查自己,哎呀!愿意听好听的,这不是名心和情都被勾起来了吗?自己还有好多不好的心还没去呀!自己并不象同修传的那样。我一定把这种误解纠正过来。

所以在与同修交流是我坦诚的说出了自己的不足,我说:“你们看到的我都是假相,我并不象你们认为的那样,我就象孔雀开屏一样,你们看到的只是五光十色、华丽的一面,而不好的一面我对着墙,我会用掩盖掩盖。”

慈悲的师父看到我有这么多不好的心,而我又真心修炼想跟师父回家,就利用各种方式去我这些不好的心。有一次打印机出毛病了,自己正闹心呢,懂技术的俩同修来了。一见面其中一同修就嫌我开门慢了,后又说我:看你把这机器弄的,这么些年了什么也不会。这一下就触动到我最怕人触动的痛处——不让人说的心。自己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不平衡,强忍着眼泪,在心里说,搁你可能还不如我呢?又一想,谁让我机器坏了,他还上班,利用休息时间来给我修机器,也不容易,说就说吧。

我当时觉的,自己已是六十来岁的人了,叫一个小毛孩子当着另一个青年同修的面,没鼻子带脸的说一通,很没面子。没有想到是师父利用他的嘴在去我这个不让人说、爱面子的心。

师父说:“希望大家在最后越做越好,千万不要懈怠,千万不要放松,千万不要麻木。还有我刚才讲的,大法弟子缺欠的一环、漏下的一个东西,就是互相之间对于批评听不進去这个问题。不能不接受别人的正面意见、甚至是反面意见,不能不被触及,这个心从现在开始都得去。这可不是我平时讲法中要求大家一点点提高的问题,这个是很关键的、最后的一个很大的问题现在要拿掉。”(《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曼哈顿讲法》)

这个不好的东西师父要给我已拿下去,自己还搂着不放,想拖着这个大包袱上天,怎么可能呢?真是傻透了。我可不要这个东西!对照师父的法我向内找自己,虽然自己家庭资料点建立的早,到现在也只限于简单的排版和打印,其它事情都是同修给办现成的,这些年自己也是一直在等、靠、要,正象一个后做资料的同修开玩笑说我那样:别看你干的早,可啥也不会。是呀!我真得好好的找一找自己了,修掉不足,真正的撑起自己的一片蓝天。

我地区学大法的人多,遭迫害也比较严重,是迫害的重灾区,我们有责任把邪恶迫害的罪恶曝光出来。我鼓励同修将迫害案例揭露出来,不给邪恶藏身之地,利用这次机会彻底清除邪恶。可当听到有同修说不知道时,自己的急心、怨心腾的一下又起来了。学法时,知道这一切都是冲着自己的人心来的。认识到了,我就与同修切磋交流,并将同修写好的明慧已发表的稿件,提供给同修作参考,结果我所在的学法小组的同修基本都写出了自己所遭迫害的经历,并都在明慧上登出来。

我也经常鼓励同修给明慧投稿,我说:明慧是师父给我们开辟的一个可信赖的网站,是我们自己的网站。我们都应该尽心尽力的去维护,我们不及时的反馈各种信息,明慧的同修又不能来大陆,那么网站怎么维护。同修认识到了,都踊跃的来维护我们自己的网站。不会写的同修及时将可靠的信息提供给能写的同修,经过核实、整理,提供给明慧,这些年我们就是这样走过来的。

当我得知《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书面心得交流会的通知》后,我就多次鼓励同修都来参与才是,并督促她们尽快把稿件提供上来,我也一再强调得给同修打字、改稿的时间,直到八日晚十七点多了,也没有人来送稿。我心想,这下可好了,我手头的事也基本处理完了。调整一下思绪,打个通宵我也可以按时交卷了。

哪想到刚打开电脑,就有人送来厚厚的稿件,还说:我送到了就完成任务了。我当时就傻了,完了!一切又泡汤了!我的心象被油烹了一样,是无法有语言来表达的。稿子到我手了,我要不能及时的给发出去,耽误了同修向师父汇报自己的修炼情况,这是同修的一颗心哪!我多大的罪过呀!怎么办?我打字又慢。

我的脑子里翻江倒海的。突然师父的话闪现在我的脑子里:“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哎呀!我的心一下亮堂了。把心放下,一切由师父安排,我相信师父会给我最好的。

于是我就静下心来打稿,真是按我的心愿在中午发正念前,将稿子发了出去。我又静下心来开始整理自己的体会,我坚信我一定可以赶上末班车将稿子发出去。

三、帮助同修 整体提高

由于从父辈就遭邪党迫害,我对邪党恐惧心理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自我保护的心很重,一遇到什么事,就象蜗牛一样,先退缩到壳里,发现没有危险了,再缓慢的向前移动。自己在修炼中也总有一颗戒备别人的心,这种心一直持续好多年。直到二零零六年学了师父《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既然我今天要進一步的把修炼形式、修炼状态跟大家说清楚了,那学员之间互相在配合上,你们就不要再有另外一颗戒备别人的心。”之后,才去掉此心。

是大法的威力掀掉了我多年压在心上的恐惧的巨石,使我能轻松的活着,没有了怕心。以至后来能在同修流离失所时为他们提供食宿条件,使同修有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没有师父的法我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当我得知一同修长期看不到师父的新讲法和《明慧周刊》及大法资料时,我想到师父讲过的不希望落下一个大法弟子。我想她看不到师父的法,心里该多苦呀!于是我主动找到她,并帮她找全了师父的新讲法,让她到我家来学法,给她提供所有的大法资料,鼓励她做好“三件事”,还给她提供资料包装袋,与她在法上交流。她提高的很快,放下了常人中一些不好的东西,隔几天就拿来一张三退名单。她也高兴的对我说:大姐,我现在会了,知道怎么做了。看到她能溶入整体,精進起来了,真替她高兴。

还有个同修迫害前曾在我家学法,迫害开始后与整体失去了联系,在常人的洪流中沉沦,觉的很苦很累。慈悲的师父没有扔下她,安排她在一个看似偶然的事情中走回了大法中,又在一个奇特的事件中走入了整体中。当时同修问她,她说只认识我,同修找到我,问我可不可以叫她到我家来学法,我张口就说:叫她来吧。我们每天在一起学法,交流。她悟性很好,用法衡量自己的行为,立马就把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归正了。一段时间后,我与学法小组的同修沟通,将她领到学法小组,溶入了整体,升华的更快了。每天都与同修结伴出去救人。

明慧网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悟到:这是师父的要求,是正法的需要。认识到了我就鼓励我身边的同修都来圆容此事,有的同修觉的自己年龄大,文化低、又笨,这高科技的东西自己整不了。我就在法理上与其交流。我说电视、洗衣机你会不会鼓捣,你家的立柜你会不会打开找东西?都一样,没什么难的,不会我可以教你。你说你不行,笨,这是对大法的侮辱。佛法无边,你不行,师父行,大法行,一切都是师父造就的,都是为法而成的。你是师父的弟子就什么都能行。通过不断交流破除了她们的畏难情绪,纷纷开出了自己美丽的花朵。有的都能独当一面。给证实法的工作增添了无限的生机和力量。

四、正念闯过病业关

在修炼中也过了几次病业关。每次都是靠对师父、大法的坚信,在师父的呵护下、同修正念的加持下闯了过来。零五年九月二十六日晚,一下床我就摔倒起不来了。当时就嘴斜眼歪,淌口水,大小便失禁,半个身子不好使,也就常人讲的脑中风的症状。我不为其所惑。我请师父帮我,不承认这一切。后来同修得知此事也都来帮我发正念除恶。就这样二十多天就过去了,我又可以骑车到小组学法了。

后来有一次从小组回来,一脚蹬空,找不到车蹬子了,这一下就心慌意乱了,后面又来一个客车,慌乱中,我一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回家跟家人学说此事。家人说:你都那么大岁数了,手脚都笨了,多悬呀!你以后别骑车了,近就走,远就打车。当时自己正念也没了,脑子空空的也没有法了,忘了自己是修炼的人,里外不分,修炼中的事和常人说什么呢?完全掉到常人那了,就听从常人的了,也不敢骑车了,人为的给自己的修炼添了不少麻烦和不便。请同修吸取我的教训,时时要正念强,要心中有法,把自己当成修炼人。

五、讲真相救度众生

自己也深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重要,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也想按师父讲的做好。但有时为我为私的观念就占了上风,还给自己找出许多看似合情合理的理由来开脱自己,掩盖自己为我为私怕心等肮脏心理和不能走出去的障碍。比如,自己是做资料的,都出去讲,没人做资料也不行呀!大家看不到明慧的资讯也不行啊!三退名单也得有人往外发呀!各项信息也要及时向明慧反馈呀!等等,这是一颗多么不好的心呀!其实自己要把时间调整好,做什么都不会耽误的。只要是师父叫我们做的,一定就是最好的。

开始讲真相时,我是挑着讲,不拿我当回事的我不讲、我看不上的我不讲、认为不好讲的我不讲、认为不可靠的我不讲。在这些不好的观念左右下,使得一些生命永远失去了得救的机会。

记得师父曾说过:“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经是我的亲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哎呀!想到此,深感愧对师父,愧对众生,更愧对那因为我的执着而失去机会得救的那些生命。就是这件事深深的触动了我,使我的心灵发生了强烈的震撼,自己决心以后不再错过任何救人的机会,请师父引导有缘人到我跟前来得救。

打那以后我放下了很多人心,能利用各种环境去讲真相、救人。比如:常人中的婚丧嫁娶,只要我知道,我都去参加,利用此机会救人。记得有一次参加婚礼一下就救了一百多人,一个外省来参加婚礼的邪党书记说:我们就是找地方三退的。还一个劲的谢我,并说就愿意听我讲(真相),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每次有什么事,我都事先把真相资料准备好。在单位里我曾做过邪党书记的工作,也拉進了一些人,干了不少坏事,当我明白邪党不是好东西时,我心里非常惦记这些人,在师父安排下我见到了他们,当我告诉他们当时我不知邪党那么可恶,把你们拉進去了,现在我知道它是邪恶的害人的,我不能害你们,我得把你们再拉出来。他们听后都高兴的退出了邪党,并帮家人也退出了,他们都得救了,真替他们高兴,

一次自己无故的不想做饭,就想去一个饭店买现成的。一進门就听有人叫我的名字,我也不认识那人,她说我们是一个单位的,单位黄了后,她一直在外地打工,今天到这看一个朋友,无意中竟看到了十多年未见面的我,真是太巧了。这是师父安排她得救来了。我就给她讲真相,并给她及她的孩子都做了三退,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有一次,我自己都莫名其妙的自己为什么主动要求去一个农村协调一件事(好象有什么催的似的,恨不得立马就到)。就这样我回到了阔别三十多年的老家,还意外的见到了年轻时的女伴,她成家后一直在外地,也是三十多年没有回来了。这次因故回来明天就走。听她这一说,我顿时明白了,我为什么急着要回来,是她急着要得救,这是师父安排我回来救她。于是我就给她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自己和全家都退出了邪党组织。之后她高兴的返程了。

一邻居我去她家讲真相,她明白真相后,马上说:姑娘,赶快找笔让你大姨记下来,救救咱们。看到这一家都得救了真替她们高兴。后来她又把她家里的自封袋送给我说:“放我这也没啥用,都给你吧,用它装资料好救人。也算我对大法的一点贡献吧。”多好的生命呀!

六、师父给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自从明慧提出集体晨炼后,有的恢复了炼功点,每天集体炼功,但多数都自己在家炼功,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八月份我地区召开了一次法会,开的很成功。会后各片同修又将法会的盛况转达给更多的同修,進一步的带动了我地区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这次法会对我们的触动很大,与同修比学比修,同修能做到,我们为什么不行。都是师父的弟子,我们也行。

我们几个同修一商量,立马决定每天开始集体炼功。从那时起我们风雨不误,一直坚持到现在,我们还要继续坚持下去直到圆满。这其中也经过了一些考验,如:上半月没有月亮,天黑黑的去不去;下雨了电闪雷鸣的去不去;死人了,灵棚把路都堵上了去不去。去!去!什么也挡不住我们回家的路。

我悟到只要走正路,师父给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自己就见证了这一点。现举几个例子:前段时间邪恶对网络封锁很严,但我一直能上去,有一天怎么也上不去了,我正着急呢,同修就送来了新的破网软件。

另一件就是一次在一个地方看到一个人背影很象单位的一个同事,想给他讲真相,但由于某种原因又不能喊他,心想再看到他一定得救他。有一天发完中午正念,准备去小组学法一看还早点,就在家自学了一个标题内容的法,然后去小组。走在一个岔路口恰巧他骑车迎面过来,我就给他做了三退。他高兴的走了。你说怎么那么巧,早一分,晚一分都碰不上。这不是师父给安排的恰到好处吗?

再一件就是三天前,我的网卡没费了,去同修那里协调,同修很忙,我就在一边等。可又来一同修找她,她就与后来的同修办事去了,把我晾在了一边,我不好的心又开始翻腾了。这时我心里对自己说:把心放下,一切听师父安排。我相信师父给我的都是最好的。当我把情况说明后,用她的电脑一试真是没费了。她问明我用的是什么卡时,当我说出后她就笑了,她说:你说怎么这么巧,也就是前几分后几分的事,这是一个同修一块买了两张卡,正愁没人用呢,你就来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一定要遇事知道修自己。

当我得知一同修有电脑,正好我知道有一个同修想买电脑,我就没有回家,直接去了要买电脑的同修家告诉她此事。从她家一出来,就碰到一个熟人,于是我就给他讲真相,并给他做了三退。这个生命得救了,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机缘。

通过以上的经历,我悟到:作为修炼的人所遇到的一切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所以不要错过每一次机会。修炼中做的好的,那是我们符合了法的要求,大法的威德在我们面前的展现。做的不好的,那是我们应该努力修去的不足。没有师父和大法,我们什么也不是。

我深知自己还存在许多不足,与同修比有一定的差距,离师父法的要求更远。但我有决心在所剩有限的时间内,勇猛精進,在做好三件事中纯净自己,不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遗憾,不辱使命,不让众生失望,圆容师父要的,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