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不要再放松

和蠡县大法弟子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八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县大法弟子遭受了自七二零以来最严重的迫害。十四人被非法抄家,十二人被绑架,八人被非法劳教,一人被关進看守所。在“邪恶完了,环境变了”(《贺词》)的今天,竟出现如此大范围的迫害,实在值得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深思,并认真吸取教训。

近来,就此事和一些同修交流,取得了较为一致的认识,现拿出来和大家切磋,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们认为我县出现如此大范围的迫害,一定是我县整体出现了大的漏洞,被邪恶抓到了把柄,才如此疯狂的迫害。既然是整体有漏,也必然与我们每个同修有关系,我们人人都应当向内找,不可抱着外求心去指责出事的同修。当然他(她)们肯定有不足,我们也必须指出来。

究竟我县整体存在哪些问题呢?

一、自满自足的心

我县大法弟子在分布上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城内大法弟子相对集中,且精進实修者居多,这对我县能够形成稳固的整体,对证实法救众生确实很有利。不夸张的说,几年来,我县(尤其是城内)讲真相,救众生,促三退效果明显。在成绩面前,一些同修飘飘然了。尤其奥运期间,好多区、县邪恶破门而入,疯狂绑架大法弟子。而我县邪恶只采用了诱骗的办法,将两名老年同修骗進洗脑班。对此一些同修欢喜心溢于言表:还是我们县讲真相到位。

二、不理智

一些同修在宽松的环境下,忘记了邪恶的存在,甚至变的头脑不清。表现在:

一、不修口。有的非常典型,如某同修在公共场所竟大声说:我到某某家拿资料,没拿来;有的同修显示心严重,好象他(她)知道的多,一说话就是提名点姓,A同修长、B同修短,自觉不自觉的把同修干什么全抖搂出来,也有同修一会功夫十几个同修的名字就从他嘴边倒出来。

二、传递大法资料不背常人。一些同修大包小包在公众场合晃進晃出,身边的常人非常清楚同修拿的是什么。

三、学法点公开化。有的同修好象迫害前一样,无拘无束,三三两两進進出出,还边走边唠,有常人问,还回答挺干脆:学法去。

四、做事追求轰轰烈烈,爱搞大帮哄。有的同修大白天一群人一起发资料、贴粘贴,以示自己正念强。师父说:“但是因为有些学员修炼状态带有不注意安全因素,一时高兴了什么都不管了,或者有走极端的、抱有显示心的,都会给其他学员造成损失或带来危险。”(《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讲法》)

说到这,需要提及的是,一些同修把正念强和注意安全对立起来。当有同修一提起要注意什么时,就被说成“有怕心”“正念不强”,弄的人家什么也不敢说了。其实师父在讲法中一直在强调注意安全。在注意安全和正念方面,明慧网已经有很多交流了。注意安全不只是对自己负责,同时也是对同修负责、对法负责,也是对旧势力最好的否定。

三、松懈心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告诫我们:“在这种看不到前景的修炼环境中、漫长的寂寞中,是最难熬的,最容易使人涣散,这是修炼中存在的一个最大的考验。”师父还说:“自己一放松就会被常人心带动,就会走弯路”。

我们有的同修在邪恶的劳教所里,不愧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可在宽松的环境里却被世间的执著拖下去,不修了,被常人心带动走弯路的也不在少数。如有的在求安逸心的带动下,对大法的事不闻不问了,尽享天伦之乐去了;在金钱的诱惑下,有的同修掉在钱眼里了,有同修问她,你成天想什么?答曰:“我就想挣钱”;有的被儿女情及亲情所缠所魔,尤其城内一批昔日精進的同修,被情干扰的很厉害,很长时间拔不出腿来,功很少炼,法很少学,讲真相没做好。正的力量减少了,邪恶能不乘虚而入吗?

四、资料点没真正走遍地开花的道路

我县的资料点很少达到明慧所要求的独立运作,单独与明慧联系。多数只是能上网下载、打印周报、周刊,或一人下载多人复印。但耗材都是由协调人统一购买,然后再分发给各资料点,基本延续大资料点的做法。这种大包大揽、统钱统物的做法一是有违师尊讲法,二是人为的增添了不安全因素。我县谁在做什么,大体上同修们都清楚。其实邪恶也早就发现了,再说协调人整天忙于事务,很少有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

五、善心不足

在讲真相过程中,有的同修总不能用善心去对待,在争斗心的驱使下,总想压服对方,致使这些同修周围环境一直比较紧张。再就是个别同修对邪恶之徒(如六一零头目)不是堂堂正正的以一个修炼人的姿态出现,而是以一种争斗,甚至是一种挑斗的方式对待。如在县六一零头子家附近写停止迫害的标语。我看到的情况是:写了涂、涂了写、写了又涂、涂了又写。整面墙涂写一大片。我个人认为,这只能激起对方的负面因素,给自己招来损失。师父在近期讲法中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六、不注意修自己

只有修好自己,讲真相才有威德。只有修好自己,处处时时用大法衡量自己,真修向内找,才不会给邪恶留下把柄。正因为我们没注意修自己,才使邪恶的迫害得逞。其实这也是造成此次损失的根本原因。

回顾几年来我们走过的路程,我们很多同修只强调做事,认为做事多,就是修的好,甚至开法会也只是安排如何做事,从不讲如何修自己。我们个别协调人不但没注意修自己,还增长了官气,高高在上,固执己见,听不得不同意见。喜欢指责别人,用大法去修理别人。协调人之间间隔很大,一见面,不是互相指责,就是表面敷衍,而心存戒备之心。

还需提及的是,事出之后,很多同修不是首先向内找、向内修,而是向外求,认为外地某同修是特务,是他一手造成的。

七、不能使用神通

近来,不断有同修在网上讨论使用神通的问题,有文章中为一些同修在遭受迫害时,没能使用神通而惋惜。我县出事的同修大部份是非常精進的,但遗憾的是关键时刻也都未能使用神通。从中也看出,我们对法不够坚信,至少对师父讲的使用神通的法不够坚信。如果我们坚信师父给我们的能力我们都有,再学会使用,邪恶还能迫害的了我们吗?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九九年“七•二零”开始迫害之前,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处于高度渐悟状态的,在这次反迫害中是不能参与的。谁也不敢迫害他,他们也没参与。他们合起来就可以把这场迫害制止住,”从中我悟到,要结束这场邪恶的迫害,除讲真相外,还得靠我们使用神通。

总之,造成这次损失的原因是我们在宽松的环境下,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忘记了修自己,松懈了精進的意志,麻木、懈怠、放松了警惕,忽视了注意安全的重要性,忘记了邪恶时刻在虎视眈眈。据说,县六一零对这些同修一直在跟踪盯梢,听说他们还追过同修的车,追丢了。

最近,在和同修们交谈当中,确实发现我县同修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消沉状态。一是受此次事件的影响,再就是一些同修看了师父近期讲法,师父在《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讲法》中说:“最低留下一半,或者是百分之七八十最好”同修说:到目前为止,真正明白真相的还真的不多,这要救百分之七八十得哪年哪月呀?看来正法结束还得很长时间。也有的同修说:不想承受了,赶快结束吧!这实际上还是在执著时间。按理说看了师父讲法,应该升起信心,使信心大增。可我们一些同修却得出相反的结论。师父在近期讲法中说:“如果我现在结束这件事情,未来的生命就销毁的太多了。下来得法的那些人、为得法而来的人,就白来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同修们哪!我们得清醒啊!我们是干什么来的呀!

安逸、放松、消沉,这是我们整体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当前我们要突破的,也是必须闯过去的关。越到最后,法的要求越高,在这种宽松的环境下越难。难就难在这种关、难不容易被我们重视,在没有外界压力的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停滞了精進的步伐,忘记了修炼的初衷。如果我们不真正精神起来,静心学好法,加强正念,严格按照法的要求做,就很难跟上正法進程,就会被安逸、放松、消沉这些败坏物质所拖累,也就难以兑现史前大愿。

同修们哪!我们是师父的大法弟子,千万不要再放松啊!这么多年,我们都闯过来了,为什么就不走好最后一步呢?严酷的环境,我们能走过来,宽松的环境,我们照样能走过去。师尊在《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其实你们想一想,有什么放不下的?你们在历史上荣耀过,你们在历史上辉煌过,也在历史上承受过巨大的魔难。在等待的漫长的岁月中什么都经历了,就等着今天,按理说也应该在最后走好这个路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