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助师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您好!
各位同修们好!

在这最特殊、最伟大的时期我有幸做师尊的弟子,与师同在,与法同在。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师尊又给弟子们一次整体圆容、提高、升华的难得机会。写稿交流的过程其实也是修炼的过程,使自己找出自己的不足与差距,用师尊赐予“向内找”的法宝,修去一切人心与执着,紧跟正法進程,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做师尊合格的弟子,不辱使命,救度众生,圆满随师回家。

一、学好法,放下自我,圆容好家庭

我是九七年九月有幸得法修炼的,十二年来我凭着一颗坚定信师信法的真心,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在师尊不断的点悟中坚定的走过来了。这其中有放下人心与执着,心性提高的喜悦,同时也有遗憾和教训。总之点点滴滴感触很深。

得法前我承受着精神与病魔的双重折磨,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得法后几天,师尊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给了我新的生命。每时每刻都沐浴在洪大的师恩中,那种轻松、幸福、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家里的亲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再也不用整日陪着我住院打针了。丈夫高兴的和孩子说:“你妈从学大法后,简直是换了个人,身体没病了,心情也好了,也不生气了,什么家务活都能干了。”这样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整个家庭充满了欢乐。

我和婆家人近二十年没有来往。因为我这是第二次组成的家,婆家的人都持一种鄙视、排斥的态度,根本不把我当成自己家的人对待。我最突出的性格就是自尊心特强,特别爱面子,其实就是虚荣心,执着自我的心。也是修炼人必须要修去的心。矛盾是从妯娌领着丈夫的孩子来开始的(因当时丈夫家里人不同意孩子跟着我们住,可能是不放心,怕我对孩子不好吧,所以亲戚领回家住)。我当时看到她们来挺高兴的,热情招待她们并告诉妯娌孩子上学的事安排好了,名也报上了,当时妯娌就气哼哼的说我们老李家的事不用你管。听了这话我心里难受委屈的眼泪都出来了,这种情况下,吵又不能吵,只好忍着,但是心里又是气,又是委屈,直到她们走我都没有再说一句话。我让丈夫找婆婆,看这事怎样解决,婆婆表示不管,就这样在气、恨心的指使下,我和丈夫谈了,一是我走、二是从此这个家里的人和事与我无关,我什么都不问,无论老少。丈夫同意了第二种意见。就这样我耿耿于怀的在气恨交织的心态下生活着。就为争这口气和丈夫家的所有亲戚都基本断了连系。事隔一段时间丈夫的孩子来找我商量要回来住不想在亲戚家住,我没同意。又隔了一段时间婆婆和两个小姑子来,对以前那种态度对我算是道个歉吧。但是她们把责任都推到妯娌身上。我一看并不是真心知错。所以没说上几句我就火了,把心里积攒的怨气全撒到婆婆身上。婆婆看我有点失控不但没火还一个劲劝我别生气,直到我心里好受了才停下来。就这样苦苦争斗的心到最后把自己的身体搞的什么病都出来了。学法后,师尊讲的那层法理,就象针对我的心态来的,每句话对我的触动都很大,师尊讲:“人争一口气,那是常人的话。为这口气活着,大家想一想,活的累不累?苦不苦?值不值得?”“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我们说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保证是另一种景象。”(《转法轮》)我有幸得法修炼成为师尊的弟子,我就要听师尊的话,按师尊的要求去做,我要化解家庭矛盾,让常人看到大法的美好。不巧正赶上婆婆有病,我和丈夫一起去看婆婆,丈夫开始不同意我去,怕我去了再回忆起那些伤心的事,我心平气和的告诉丈夫,我不会再生气了,我是大法弟子,我要按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标准指导自己的一言一行。去掉那些人心,放下自我,这样我和丈夫去了小叔子家,妯娌一开门就笑嘻嘻的叫了声:嫂子,拉着我的手到里屋去,中午又非留我们在那里吃饭,并交谈了许多,讲了真相。就这样近二十年的怨气刹那间消失了,心结解开了。我真体会到,当我们真正放下人心的时候,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因为师尊分分秒秒都在看护着我们,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啊!我和丈夫又陆续的把婆家这面的亲戚都利用节日探望的时间基本都讲了真相,劝了三退,丈夫孩子的老公公都退出了邪党,得救了。

二、学好法,跟上正法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看到电视报纸上对大法的造谣、诽谤、污蔑,我心里难受极了,但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我决心要跟师尊走到底。二零零零年春,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就被巡逻的警察拦住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因为当时法理不清,觉的应该说真话,所以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几个被绑架到北京它们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租的住所。我们没有怕,和他们讲了从得法修炼身体的巨变及心性的提高以及对家庭及社会的益处。他们几个警察听后很无奈的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上面安排下来,我们又是干这一行的”。但他们始终对我们都很客气。第二天回到当地拘留所,刚到里面有两个人很凶,我们当时的心很纯净,什么念头都没有,我们和里面被关的人讲了真相,他们从我们的一言一行中也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他们也表示出去后再也不干那些事了(有的是偷别人东西,有的干其它不正当的事)要老老实实做人。我们几个每天早上照常炼功,白天背《论语》、《洪吟》等,我们用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他们也转变了态度,直到我们要回家的那一天,又跟那个态度很凶的狱警(负责人)讲了真相,他也接受了大法,同时还表示要找《转法轮》学学,还把我们送到大门外。以后很长时间跟别人谈起来还说,人家炼法轮功的那几个妇女真好。

邪党迫害后,我们地区资料很少,有时很长时间得不到资料,有也是很少,我和同修拿到复印社复印,因为当时邪党的疯狂迫害,世人都很害怕,白天不敢复印,要等到中午下班没人或晚上才敢复印,一次复印一二百份要一百多元钱,有时还要等好几天才能拿回来,我和同修心里都很着急,怎么办?邪党疯狂造谣污蔑大法,欺骗毒害迷中的世人,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揭穿邪党的谎言,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同修建议干脆买台打印机、复印机自己做吧,我很赞同这个建议,我们马上拿钱买了台复印机和打印机,同修家有台电脑,就这样这个小资料点建起来了,万花丛中又增添了一朵。同修先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同修打印出底稿我拿回家复印,我和同修配合的很好,同修要上班,并且还有两个要上学的孩子,我早已退休,时间比较宽松一些,除了每天学几讲法其余的时间就做资料发资料。第一次看着自己亲手作出的真相资料,激动的都流泪了。这样既解决了我们自己缺真相资料的难题,又能分一些给其他同修。这样坚持了一二年吧。接着我又买了电脑和打印机,我也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现在我们这个小资料点负责几十个人的周刊,真相资料和师尊讲法。

我们这个资料点大概有六年之余吧,在这六年中,酸甜苦辣都尝过了。但是我从没感到象现在生活的这么轻松、充实、幸福。我为能有幸成为师尊的弟子激动的不知流了多少次眼泪,所以我始终就守着一念,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就是要走好师尊安排的道路,做好师尊安排的事,听师尊的话,我的一切只有师尊说了算,谁都不配动一点,我就凭着坚定的信师信法的这一颗心,闯过一关又一关。

有一次居委会主任领着街道办事处的一个负责人以查计划生育为由到家里来,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了查什么计划生育?我没说什么就想他们是来听真相得救来了。于是我就很心平气和的和他们讲了从我自身得法前后的身体的巨变,心性的提高以及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事例,还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几处破绽和其它一些造谣污蔑的例子,并希望他们能明智的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路,不要自己害自己。他们当时都说的很好,还问了修炼中的一些事,他们就走了,讲了有一个多小时吧。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市里主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及公安局、派出所、洗脑班的负责人、街道、居委会还有我们单位的负责人一共有一二十人吧,他们不敢到家里来,直接到了丈夫的单位,丈夫当时在外地打工,头两天把丈夫叫回来了,没说什么事,只说有事回来一趟。那天把丈夫叫到单位说是让我参加市里办的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丈夫中午回来说了这个事,我说我绝不会去配合他们,承认他们的迫害,我走的是师尊安排的路,我是跟着师尊修炼的,我是绝对不会去参加他们这个洗脑班的,丈夫说他们那个气势汹汹的样子,你不去不知道行不行。我就告诉丈夫,别动人心,一切都是师尊说了算,一切都在师尊的安排掌握之中,谁都不配动一点,丈夫说要不你回老家去吧,正好看看老母亲,我看丈夫心里不是很踏实,心想也行,这样我就回了老家。丈夫下午又去了单位,他们一看我没去就朝丈夫发脾气,叫丈夫把我找回来,我不在家,丈夫心里也踏实了,就对他们说,跟我要人,我还跟你们要人呢,过得好好的,都搅乱了,要是找不着人,我跟你们没完。他们一看丈夫真动了气,就说那算了吧,我们回去,等她回来了给我们个电话。就这样他们兴师动众的来又灰溜溜的走了。

第二次该是半年以后吧,一天下午丈夫又打来电话说他们又找到丈夫的单位,领导还是叫我進学习班,当时丈夫正在外地打工,我就给丈夫回电话说这次你不要回来,不要理他们,告诉他们这是侵犯人权,这是犯法。这样丈夫没回来,他们也没敢到家里来,就这样不了了之了。后来听丈夫单位的领导讲,市里主管此事的市长有一次半夜把这个局长找去,叫他回来搞突然袭击,企图利用半夜时间没有思想准备绑架我,当时丈夫单位的局长就给市里领导说,就别叫她参加这个班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的根本走不出去。市长不同意,说是街道办事处的那个人告密的,说我到处宣扬法轮功,不但得参加这个班,还得当重点来抓。丈夫单位的领导再没说什么,回来后就回家睡觉了,根本没有安排这个事,就这样他们折腾了几次都没得逞,他们折腾之后几次我连知道都不知道,打几次电话叫丈夫回来丈夫也不理,真是瞎折腾。我心里明白其实都是师尊在呵护着我。重温师尊讲法,心更明,正念更足。

三、正念彻底解体邪灵,彻底清除邪党的一切物品

前几天早上炼功,第二套功法两侧抱轮快到叠扣小腹时,突然就感到有一个小小的东西落在嗓子里,马上就感到有点恶心,同时感到有种东西膨胀的极快把我整个罩在里面,我马上晕的要一跟头栽倒了,并且这个东西还在膨胀,我根本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我只有请师父快帮帮我。紧接着我就一下坐到地上去了,前后连一分钟也没有,丈夫停下来问我怎么了,我对丈夫说,没事,你炼你的。丈夫又继续炼功。我头脑是清醒的,我马上双盘腿发正念,解体干扰我炼功的一切黑手烂鬼邪灵,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只有师父说了算,谁都不配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来干扰迫害,我一立掌念正法口诀,就觉的这个东西一下子散了,没有了,我也不晕了。接着我就起来炼第三套功法,炼完功我想是不是家里还有没清理干净的邪党物品。等吃完饭我再仔细清理一下,就这样炼完功,发完正念,学完法就做饭去了,吃了饭又打开电脑做资料了,把清除邪党物品的事就放下了。当天晚上睡梦中突然出现毛头和另一个邪党人的合影照片,挺大的,我一看心想家里怎么还有这个东西,当时在梦中就想你们不配呆在这个家里,这里没有你们的立足之地,我就想找东西把它毁掉,正好在照片后面有一个大铁棍,我拿起铁棍使用全身力气拦腰把它打碎,接着就消失了、没有了。正好我也醒了,一看晨炼时间也到了,因为从清除邪党的琴棋书画开始,我前后清理出几编织袋了,家里除了几本字典、辞典还有丈夫的几本旅游知识和老年生活常识,书法等基本上没有书了,我以为清理干净了,当我拿起这些书来一看,着实吓了一跳,里面竟还有毛的、江的、邓的话、题词等,并且在我家人的照片中还有它的标志,毛头的头像等。这次我全部把它烧的烧,撕的撕。邪党的物品真是散布的太广了,也希望同修们都能仔细、彻底的来一次大扫除吧。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师尊每时每刻都在弟子身边保护弟子,我们一定要坚定的信师信法,邪恶看似强大,其实它在大法弟子的面前什么都不是,只要弟子念正它即刻就解体的无影无踪。我们是师尊的弟子,只要我们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走师尊安排的路,谁都不配干扰迫害,谁也干扰迫害不了。

随师修炼十二年了,点点滴滴都凝聚着师尊的心血,师尊的大恩大德弟子无以回报,唯有精進、再精進,学好法,修去一切人心与执着,跟上正法進程,正念正行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救度众生。圆满随师回家!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