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自己的路 做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师父说:“一个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辉煌的历史,这部历史一定是自己证悟所开创的。”(《精進要旨》<路>)愿借第六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的平台,汇报自己十四年来修炼的历程,以切身体会来证实法轮大法的神奇和博大精深。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学法修心去执著

师尊在所有的讲法中都苦口婆心、不厌其烦的叫我们要多学法、多学法。为了保证静心学好法,我坚持每周七天晚上全部用于学背《转法轮》。除发正念的时间外,每天都能保持四至六个小时学法。晚上这个时间特别静,干扰也少。学法时双盘,直到十二点二十发完正念。这是我多年来坚持雷打不动的。至今我已背过《转法轮》七遍,背熟的有三十多节,短经文四十多篇,《洪吟》及《洪吟二》。不论在任何时间、地点,我都能做到心里想着法,脑里装着法,时时溶于法中。每天早上三点四十至六点炼五套功法,发完正念后,继续盘腿学法五十分钟。白天时间主要用来讲真相、劝三退,做大法资料,参加集体学法、切磋,看师尊各地讲法,阅览明慧周刊等。常人中的一切我们都得做好。我们修炼人的一天是忙碌充实的一天,是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一天。师尊讲“目前人类的每一天都是为大法的需要而安排出来的,大法弟子在人间的表现就是留给历史的。”(《精進要旨》〈什么是功能〉),我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觉,不但不困,还精力充沛,心清气爽。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学法背法,对法理理解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愿意学,有一种“神思游仙境”(《洪吟》〈唐风〉)的感觉。在宇宙大法的熔炼中,我的身体不断净化,观念也在逐步改变,过程中师尊适时安排我去掉一颗一颗的人心。

去掉对师对法不坚定的心

我于九六年三月有幸得法。当时患有心脑血管痉挛、风湿病、妇科病、胃病、腰椎瘤,特别是抑郁症,严重失眠,折磨的我生不如死。学了法轮大法以后,仅一个月的时间,所有的病不治自愈,真是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发自心底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九九年十月因崴脚去医院医治,导致双腿肌肉萎缩,爬了四个月。其间出现了心脑血管痉挛等严重病业,经历了生与死的严峻考验。在不断学法、充实正念、坚定信师信法的基础上又从新站起来了。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又给了我第三次生命。

证实法中我虽然做的不很好,但我可以把坏事变好事,用我自己的切身经历证实大法,揭露中共欺世谎言。以后我天天到单位、菜市场、小公园、社区、生活区等人多的地方去讲真相,证实大法。因为以前很多人看到过我丈夫、儿子背我去看病的情况,现在一分钱没花、一粒药没吃、手术也没做,却什么都好了。世人无不感叹大法的神奇。

这其间,师尊为我承受多少?无以言表,真是佛恩浩荡。

反思自己,最根本的问题是没有在法上认识法,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信师信法打折扣,不信啥都谈不上,全凭信字走向神。

去怕心

师尊在《走出死关》中讲:“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

零三年大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总厂保卫处把一个向厂主管领导讲真相的大法弟子骗了去后送劳教(后正念闯出),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钟,我丈夫散步回来严肃的对我说:“昨晚×××被抓了,第二个抓的就是你,你赶快收拾收拾回老家躲一躲。”我一听,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干扰迫害,决不承认。我默默发出强大正念:请师尊加持,彻底解体迫害我和同修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邪恶因素。我稳住心告诉他,这是我的家,我哪也不去,谁也没有权力让我离开。这是邪恶说了算的吗?我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我们修的是正法,走的是正路,做的是好人,信仰也是宪法允许的,抓我们是他们犯法。这一天丈夫连班都没上,吓的脸煞白。早上、中午连饭都没吃。人的招都使出来了,软硬兼施,说:你要不走咱就离婚,我说为什么?不学法前,我们经常打架,曾两次闹离婚。学了大法后,我们家庭和睦,你要离婚这不是上了它的当吗?它才高兴呢。他说:那你让我可咋办?为了孩子(上大学)和我(正处级),我求求你还不行吗?你实在不走,他们来时你就说你不炼了。以后在家愿咋炼咋炼,我支持你。我说,不行,你知道吗?就是为了不说这句话,有多少大法弟子无辜被抓捕,关押,判刑,酷刑折磨,甚至付出了生命。我是一个因病业走了弯路的人,我再也不能做对不起师尊对不起法的事了。说着我的眼泪不自主的流了出来。他什么话也不说了。这一天,简直是天上人间正邪大战。我身上不好的物质去了很多。以后谁也没来,什么麻烦也没有。

零四年九月的一天下午,丈夫打电话告诉我,总厂保卫科长五点到咱家找你谈话。放下电话,我马上发正念:“请师尊加持,这个科长多次绑架大法弟子,从人这面把他作为救度的对像,要善待,但对操控他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必须彻底解体、清除。”五点钟,他一進门就说,总厂准备给法轮功办班,我主管这方面的事,来看看你的情况。我说:“按理我是不应该配合你,因为我们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信仰也是宪法允许的。给大法弟子办班,本身就是违宪,违宪就是犯法。但是佛法慈悲,我还是要把真相告诉你。法轮大法是正法,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学大法的人不仅身心健康,而且道德高尚。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他说:你这么说还真得参加班。我说;你妄想。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谁干扰我学大法做好人,绝不能得逞,也绝没有好下场。他说:“我不怕,把某某某抓起来了,我咋的了?”我说:“善恶必报,这是天理。我知道你说的那个同修学大法后不但病好了,思想提高了,她母亲病逝时同事们给的钱她都不收。这样的好人,你给抓起来还送马三家,天理难容!现在我知道了,咱地区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就是你干的。以前不说,今后在咱地区有一个大法弟子出现麻烦我就找你。他说那也不光我说了算,还有管我的。我说:没关系,给你机会。以后谁让你干的,你告诉我,我去找他。你为大法和大法弟子做好事会有福报,愿你选择光明。四个半小时的正邪大战以他越来越被动,最后理屈词穷而告终。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彻底解体。自那以后,总厂不仅对大法弟子没有办任何班,而且对大法弟子也没有任何干扰。当然这也是在整体配合的基础上达到的效果。现在我意识到那天不够善,但正念制止邪恶,避免他犯罪也是慈悲。

零五年九月,同修A、B连续两天到我家帮我建资料点。第三天晚上听说同修A被国安绑架。我静下心来学法,仔细查找自己哪里不在法上而让邪恶钻了空子。这一找我发现自己基点存在很大问题:建资料点我没有把他作为救度众生的神圣大事来办。而是当任务完成,也不主动,好象是我在帮同修做什么。其实邪恶就是干扰我建立资料点。我一定把这件大事做好。按师尊的法理归正自己,哪没做好从新做好。我听说同修A已正念闯出,别的懂技术的同修我又不认识,还得找她。白天、晚上我两次去她家没见到人,回来路上求师父安排。第四天同修A来我家,把要做的事顺利完成。见面时我才知道同修A被抓表面上看是因为上网的事,邪恶压根就没有跟踪她。实质这是在考验和提高着我们与此事有关的每一个同修。感谢师尊对我的点化、帮助,呵护我跟上正法進程。

去利益之心

我一直认为自己无论在常人中,还是证实大法中,我的利益之心不重。所有的亲属都是我为他们付出,丈夫的钱自己花。我自己孩子上学出国,老人病逝,搬家等什么都未办。在大法投入上,虽然和那些贡献大的不能相比,但每次也都是五百、一千、二千的给资料点购买机器设备、耗材,甚至连大法弟子孩子有困难,我也曾拿钱资助(后返回)。直到零七年,投资一个项目,损失一大笔钱,我这才意识到,这绝不是偶然的,自己一定有大问题。我开始从新审视自己:从参加工作那天起,我就是做买卖的,总认为自己有能力挣钱,唯利是图的观念很重。特别是调到本地后,职务变动,有一种政治上损失经济上补的想法,利用一切机会捞钱。学大法后,有所收敛。但是本质上的东西没有改变。直到二零零零年病业出现,我还开商行一年挣十二万元。这期间为多挣钱,给购货单位领导、税务局等有关人员送钱,造了不少业。大概算一下,这些年来,不应得的不义之财,差不多正是我损失的这个数字。所以这钱根本就不是我的,是欠人家的。背着这么大的包袱,怎么能上天!我想起了师尊的话:“执著于钱,乃求财假修,坏教、坏法,空度百年并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我真的出了一身冷汗,感到自己太肮脏了。一定下决心,去掉这个执着。

从法理上明白后思想就轻松了。我没把这事当坏事,而是当成好事,找到了一个大执着,从而去掉它。于是我找同修切磋、曝光。以后我和我的家人对这件事都很坦然,象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儿子留学回国后,以前北京、大连的亲属答应帮忙,现在全球经济危机,他们也着急没办法。不久,一个平时没有任何往来的人,给我们把这事办成了。而这单位最大的好处是一般干部住一百四十到一百八十平方米的楼房一分钱不要。要是在其它地方仅住房的重负我们都不堪承担。这就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有人说你们家的孩子安排这么好,得花多少钱,其实不仅安排前一分钱没花,就是孩子已经上班了,我们向帮助安排孩子工作的两个人表示一下谢意这两人都没收。在世风日下,物欲横流的今天,说起来别人都不相信,连我们自己都觉得太幸运了。但我知道,这是人力不可为的。是师尊看我执着钱这颗心放下了,才为我安排最好的。其实我什么都没失去,失去的是不好的东西——业力,从而转化为德。

写到此,我已泪湿衣襟,语言怎能表述师尊为救度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良苦用心?唯一能回报的就是,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

去怨恨心、执着自我的心

零三年,一协调人让我到市里,印有关集资内容的材料,在师尊的法理上我们统一了认识,没有争执,当场把这份材料撕了。我回家后,越想越生气,认为这个协调人不在法上悟,对法,对整体,对自己都不负责任。晚上一点多感觉腹痛,持续一周。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静心学法,师尊在《欧洲法会讲法》中讲:“记住我说的话:不管这件事情怨你还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会发现问题。如果这件事情绝对的与你没有关系,没有你应该去的心,那么这件事情就很少会发生在你身上。”认真反思自己,这件事的做法并没有错,关键是不能生同修的气,那不是人心吗?从中暴露出自己很多心,怨恨心,名利心,显示心,争斗心,执著自己,看不上别人的心,还有隐藏很深的妒嫉心,这些心都不是我,我要下决心去掉它。“修炼就是要修人的心,这是真修”(《美国西部法会讲法》)我一定要做一个真修弟子。

资料点建立后,开始只有我一个人。承担二十几人的周刊、周报、小册子,《九评》,经文等制作,传送工作。(取U盘、购耗材)忙的我白天几乎都不能学法,有一定压力。但当时我意识中也把这当作修,所以不长时间,师尊都做了安排。首先一老同修(她的老伴也是同修)主动承担了《九评》的装订任务。不长时间,一个多年未见的同修也主动的承担了部份资料、光盘制作的任务。她丈夫还帮我们修理电脑、打印机。我们这朵家庭资料点的小花绽放着正法的清香,使整体提高跟上正法進程。

这期间,邪恶的干扰、执着心的再去,装订《九评》的两个同修一直配合不好。我们切磋几次效果不佳。我查找自己存在安逸心。我决定把任务接了过来。后来老同修主动帮我购耗材,还承担了整体协调等很多事。我们之间没有隔阂。我虽然工作量增加了,但资料做的很完美,机器也顺利了,还利用贴《九评》书皮的时间学了近二十首真相歌曲,并能在不同场合独立传唱,完善着救度众生的一种方式。我心领了师尊“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博大精深的法理。

通过向内找,我发现我越来越能听不好听的了。前几年听到刺激心灵的话,嘴不说,心里不舒服。有时晚上睡不着觉,近几年这种现象没有了。

近两年,我们地区同修之间出现一些矛盾,当地学员在明慧网上多次发表文章,有些人就认为是我写的,不分场合的质问我,我一点不生气,并主动的和有关同修敞开心扉切磋,不留下遗憾。一个协调人知道了真实情况后说,“真金不怕火炼。”前些天去一个同修家,该同修问我,你为什么让人家配合你,并说了很多。当知道了真实情况后说,冤枉你了,刚才给你提高心性了,你又过一关。我说谈不上,我心一点没动,同时还得感谢你,否则我还不知道这事。她说:“那可太好了。”

师尊在《转法轮》中告诫我们:“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常人讲“宰相肚里能行船”,我们大法弟子何止能行船呀!要纳百川,要容无量众生,这不仅是一种状态,而是我们修炼人必须达到的一种境界。

师尊在《曼哈顿讲法》中讲,“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着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着才重要。”现在我知道了,凡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师尊为我提高安排的。向内找没有任何条件。

在十四年的修炼中,特别是后几年,在意识中,找自己逐渐形成了一种习惯。形成一种自然的机制。每遇到问题时,第一时间查找自己哪不在法上,什么心出来了。抓住它,抑制它、让它不起作用,从而用纯净的心做的更好。但我也知道,尽管如此,哪颗心也没有去干净,甚至有时还意识不到,表现很强烈。但师尊告诫我们不要自责,跌倒了赶快站起来,正法的進程也不允许我们光后悔,哪做错了立即归正,跟师尊前行向上攀登。不管执着心有多么狡猾、多么隐蔽、多么顽固,只要分清自我,真我作主,拿起向内找这个宝,真是“敢把执着断,一步一层天。”如果说修炼苦,向内找是苦修的一部份,我愿把“吃苦当成乐”(《洪吟》〈苦其心志〉)那也就乐在其中。

二,讲真相救度众生不负使命

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走过了圆满的那个过程,而历史今天赋予大法弟子更大的责任,不是你个人的解脱和圆满,而是救度更多的众生,所以才配当大法弟子。”。

看到同修救度众生的慈悲心态真是令我感动,也愿借此机会把这方面的做法和体会总结一下。

广发真相资料救度有缘人

几年来我不仅做资料,还和其他同修一样发放真相资料;不间断的给不同人写劝善信、劝退信;坚持在纸币上写真相标语;用唛克神笔写真相标语。它的最大好处是携带方便,想在哪写就在哪写,想写啥就写啥。而且不易清除。我去过西双版纳、桂林等地,都留下了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真相标语。更奇的是这支笔明写着酒精性,但是多次坐飞机就是没有检验出来。

凡是我碰到的有缘人都是我讲真相救度的对像。

零三年在火车上,一个妇女与人聊天,从腐败谈起,她说人家领导干部把孙子那辈子都安排好了。我就讲我在大法中悟到的法理:别羡慕他们,“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富而有德》),如果他们子孙没有德也享受不了,不是遭灾、就是遭难或变成医药费……他们虽没听过但都很认同。有两个辽大的学生说:姨,你一定是学啥的?我是修佛的。当火车快到站时,我坦然的打开密码箱:拿出光盘、真相资料、分别发给附近的十个人。从容的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佛法的。不要相信谎言,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救人的法,世界上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在学。当时一人站了起来说:我是某某站人事处长,在这段铁路上有什么事找我。我为他们明真相得救度感到欣慰。

零六年火车上,我给一孕妇让座,并拿出护身符,告诉她生产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看了护身符高兴坏了,忙喊她丈夫来做三退,连说:这次出门太幸运了。他们下车后,一妇女和我身边一人换了座位,主动找我做“三退”。

凡是接触过的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工作过的同事、同学都是我救度的对像。对年龄大的、比较远的我都带些礼物,到家中、到单位找人、抢人、救人。

利用各种聚会形式讲真相

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等各种宴请、聚会都是我讲真相的好机会。零三年有一次战友聚会,他们一见面就说:嫂子咋保养的,比二十年前还年轻。我说我就是学了法轮大法才这样,并马上切入主题,讲真相,从我自身的变化讲天安门自焚的谎言、讲大法在世界的洪传,使他们都明白了真相。聚会结束,患肠癌的首长(师级)专程到我们家取了师尊的讲法录音带和炼功光盘。

零五年三月的一天,我回老家约三十年前的同事聚会。三个多小时的聚会都是以我讲真相为主。有人说:我明白了你们冒着生命危险讲真相是为了我们。另一个人站起来说:我退出共青团。你咋不早点回来,早来我再也不会干那事了(包二奶)。全桌十二人都同意了“三退”,连饭店的老板、老板娘也做了“三退”。

有一次参加宴请,我背藏头诗。其中市邪党校长听出来了,真、善、忍好。他又说了对法对师尊不敬的话。我马上清理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有针对性的说,那我就把师尊的两首诗背给大家听吧。一首是《莲》元曲,另一首是《大法行》,是宋词。十年来师尊的诗我不仅会背而且入心入肺。当我以祥和慈悲的心态,抑扬顿挫的背完师尊的这两首词时,那真如“当当响的炸雷”,把在场的人惊呆了,无不为师尊的文才所赞叹!总厂纪检书记站起来说:把你这个市诗社会长给毙了。接着我说:全世界有多少高职位、高学历的人对师尊的法理佩服的五体投地。其实这是佛法、佛法无边啊!他有更深的内涵。就是不学的人,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都能祛病健身,危难来时命能保。“天灭中共”是必然,尽早“三退”保平安。

搬新楼的第一年全楼人聚会,当我真诚的告诉他们:为了你们及家人的幸福和生命的永远请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楼长站起来举杯高声喊:为“真善忍”好干杯,全体人员喊:“哎!”声音特别大,非常震撼。

到农村去讲真相

我和丈夫都是农村家,不仅偏远,而且这两个地方都没有一个学大法的。救度家乡一方世人成为我责无旁贷的责任。每次回家前,我都要提前精心准备好适合农村使用的小册子、光盘、乡里乡亲、法网在收、觉醒等单张、护身符、劝善信、《九评》、年节贺卡等各种真相资料约十种装入自封袋,贴上两面胶。每年回家四至五次,每次带上近百套。十四年来,大约在周边的十几个乡村发放真相资料约三万多份。把大法的福音送到了千家万户。

零五年夏天我在屯里发资料碰到两个妇女和她们讲三退,来了四个小伙子。有人问:你是哪来的?我说:远道来的。干啥来了?串亲戚来了。上谁家?看见谁家就上谁家,相见就是缘份。一下拉近了和他们的距离。经我進一步劝说,三退保平安,一分钱不花买个生命的保险,六个人全退了。

零八年的一天,在老家讲真相时,遇到了我的同学,她说她小叔子被车撞了,已经一周不能动弹。既找不着车主,又没钱治。我就把《天赐洪福》和《救命的几个字》小册子随身带去。一進屋,孩子就哭,说我还不如死了。我说,没事,法轮大法会救你的。我就给他念小册子。说也奇,小册子里正好有被车撞成植物人一周就好了的故事。念到这时,这孩子说我也能。他自己就拄着左手顺着墙往上挺,坐起来了。我说你一定行。他自己也说“一定行”。但当时腿不能动,没下地。当我吃完晚饭,带着食品、护身符到他家时,屋里有另外三个人,告诉我说,“能走了,小彪能走了!”他在他哥的搀扶下,一進屋,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看到此情,在场的人都很震撼,当时七个人都做了“三退”。还有一个腿疼的,气管炎的妇女随我到了我哥家,取了护身符、小册子。不长时间,小彪痊愈去外地打工,走前说:“我遇到大法弟子一定学大法。”

还有一次,晚上发资料看到了老村长。两年前我去他家,他连同其女儿、女婿都做了三退了。他说:资料给我吧,我以为他害怕,他说我才不怕呢!这里路我熟,我去发。

零八年十月哥哥搬家,我们姐妹配合劝退了三十多人。有一邪党党员说以后再说,我忙说,我们都三十年没见面了,“机缘不可失,得失一瞬间”,他马上说:我退我退。

一位邪党老支书怎么劝也不说退也不说不退,骑着电动车跑了,可到晚上自己主动来表态退出邪党

遇到问题讲真相

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说:“哪块碰到困难了不能躲着走,哪有问题哪就需要你们去解决、就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一点!哪一旦出现问题,就是需要你们去讲真相了。你们不要躲开它,哪怕它表现的再邪恶。”

零二年十一月份,我所在单位的退管办、保卫处突然找我丈夫,说据大法弟子举报:我是这个地区的核心人物,活动频繁,并说保卫处专人盯着我。我一听当即否定,这决不可能。但这事的出现绝不是偶然的。这不正是我讲真相的机会吗?第二天,早上八点发完正念,我就去了退管办。先找处长讲真相,最后他打电话把主管科长叫来说,你们做工作吧,我是做不通。科长说你都做不通我们更做不通。到科长室,我还是讲真相,这时,屋里人越来越多,科长一看都六个人了,对我说:你可别讲了,回去好好学吧。我为他们明白了真相高兴。

第三天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一点到保卫处。自报家门后就和处长讲起了我为什么学法轮大法,我讲的很平静、祥和,他听的很认真、耐心。其间有两次来电话他都推托了。最后他说:你可讲的不少。我和法轮功打了四年交道还真没听过这些事,也可能你祛病健身很明显,受益大,你自己在家学呗,非贴标语、撒传、去北京干啥?我说这话说起来就更多了。很多同修生死不顾,就是为了告诉你们真相。明白真相有福报,相信谎言害自己。其实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是真善忍,在家、在社会上都是一帮好人,这是公认的。而江氏集团践踏人权,不讲法律,甚至连一句真话都不让说,也不让你们知道。如果你们按他的去做,那不是助纣为虐吗?如果你们利用工作条件保护大法弟子,就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这也是我今天为你来的目地。宇宙法理对所有生命都是公平的。善恶必报呀!这是天理。另外,我们的师尊教我们修炼人要达到无私无我,处处为别人着想,这么好的功法,一分钱没花,什么病都好了,不告诉别人才是自私的。他说那你就在家炼吧,没人管你,你可别让市里抓着,那我们就没办法了。他明白了真相,正确的摆放了自己的位置。我为他高兴。

零四年两会期间,儿子在北京做手术的早上,我不慎把《转法轮》忘在床头。办事处的总经理、我丈夫大发雷霆。我首先承认不该大意,然后就向他们讲真相。当他们知道三次去北京没治好的腿,因学大法一分钱没花、手术没做腿好的事实,他们由生我的气转为敬重我。总经理在公开场合讲:“法轮大法太神奇了,真是不可思议!”

几年来,讲真相已溶入我的生活、我的修炼、我的生命。那些众生被救度的感人故事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从中我真正体验到的是:所有的这些,都是师尊的慈悲苦度、宇宙大法在人间的再现!

当然讲真相时,也遇到过不接受的,抵触的,都是因为及时发正念,归正自己,师尊帮助化解。也有很多因自己心性没到位,失去了讲真相救人的机会,留下了深深的痛悔。

回顾十四年修炼的路程,正道沧桑,哪一步不是师尊的引领、呵护,真是佛恩浩荡笔墨难书。不管正法路时日多远,我都谨记师尊教导:“你要第一次做好最好,越做越好才行。”(《曼哈顿讲法》)一定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圆满随师还。

我写此文的目地:如果说向师尊汇报,其实,师尊天天在我身边,什么都知道
;如果说与同修交流,我深知差距很大,自愧不如;我更大的愿望是反思自己,留给未来。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