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坦荡荡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

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回顾十五年的修炼历程,有精進,也有懈怠;有成熟的喜悦,也有不足的教训。更多的是对伟大师尊的无限感恩。想说的话很多,今天就只说说我是怎样放下怕心和顾虑,坦坦荡荡的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的。

一、压力面前添正念

助师正法中,我虽然坚定不移的走了过来,但很多时候却不能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总觉的愧对这个称号,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最近一段时间,师父连续发表讲法及新经文。我知道师父着急,正法在急速的推進,这是师父推我们往前走哇。

今年正值中共邪党搞什么“大庆”,从上至下严密控制、封锁,整个社会都处于高度戒备之中,对大法弟子的监控、盘查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成度,到处是便衣、特务。在这种形势下,有的大法弟子害怕了,说等过了“敏感日”再出去。我与几个同修在一起学法、切磋,达到共识,都认为应该听师父的话,全盘否定旧势力和它的一切安排,大法弟子越在危难中越要坦坦荡荡助师正法,唱好主角,抓紧救人。

我和老伴儿(同修)商量决定,要放下一切人心,坚持走出去救人,家里的事再大也可以缓一缓,救人的事不能拖。看着师父心急而我们无动于衷,那还是大法弟子吗?就这样,老伴儿天天开着小三轮车带我出去。基本上早七点就出发,十二点发正念之前回来。

第一天出去劝退了八人,第二天十三人,第三天二十一人…… 越讲念越正,胆越大,要求“三退”的人越来越多,明显感觉到,世人生命明白的一面都在觉醒。就这样,连续出去二十多天。

有一天我们带着《九评》、小册子及各种真相光盘去了一个工地,那里聚集了很多民工在干活。老伴儿边看车边发正念,我就带上资料连发带讲。我这个人天生头脑简单,只要我觉的我做的是好事,心里就没有怕的概念,所以我一心救人,啥都不想。民工正在挖沟,我就蹲下开始一个一个的讲真相,劝“三退”。不一会儿老板来了,撵我走。我说:“老板你别这样,我是给你们送福来了。你这些弟兄们看了真相资料以后保证好好给你干活,不偷懒,不耍滑。这不是好事吗?我们师父教我们‘真、善、忍’,做好人,不坑人,不害人,全是为了别人好。要不这么热的天谁不知道在家享福?”他不理我,还是一个劲的赶我走。我说:“我今天走了明天还来,非把你们这些人都救了不可。”也有善良的民工劝我:“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发《九评》,太危险了,共产党可不是吃素的。”我点头谢谢,心中生出一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师父让我救度众生,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瞬间,感觉两眼更亮,身体轻飘飘的。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弟子,信心倍增。第二天,我又来了。看了真相资料的民工非常兴奋。有的民工离很远就向我们招手,示意我过去给他一份,有的民工急速的跑过来告诉我他也要三退,拿了资料赶快跑回去干活。不一会儿,小老板又来了。他把我叫到一边,我不知道他的意图,从心中打出一念:“今天你是来得救的。”我和蔼的说:“兄弟,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赶快退了吧,带着邪党的印记将来要倒霉的”。他点点头,笑了,并嘱咐我要注意安全。看来他是看了《九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用我的真心唤醒了良知,慈悲的力量打开了众生的心结。

十年来,我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路上平稳的走着,感觉讲真相的过程就象一个云游的过程,只要我们把自己当作这场大戏的主角,“摆正与人的关系”(《转法轮》),就会使更多的众生明白真相从而得救。我觉的每次出去讲真相就象去找人拉家常一样,亲切、自然,没有任何压力和恐惧。即使是邪党最敏感的什么“大庆”,与我们修炼没有关系。在常人看来是紧张恐惧的日子,而在大法弟子看来,这正是放下人心,解体邪恶的大好时机。

“善者慈悲心常在”(《精進要旨》〈境界〉)。不论什么环境,我们都会一如既往,坚定、踏实、理智的走在神的路上。在中共恶党所谓“六十年大庆”的红色恐怖中,我怀着虔诚而崇敬的心告诉师尊:“师父,今天您的弟子又出去救人了。弟子的誓约一定要兑现,不辜负您的慈悲苦度”。

二、慈悲救度所有的人

师父告诫弟子:“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把这句法牢牢记在心里,讲真相从不考虑时间、地点、面对什么人,心中没有任何障碍,就是两个字:救人。有的同修说:“谁敢象你那样讲,我可做不到。”也有的同修跟我出去一次,下次再不去了,人家说:“你那么大胆,俺可害怕。”其实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也许就是一个“无”吧,一个“空”吧,“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也就更不怕了。

有一次我去了一个地方,看到门口大牌子上写着:“警示点”三个字。看到两个人正从院内往外走,其中一个穿着带编制的警服,一个穿着便服。当我迎上去时,穿警服的已经回去了。那个穿便服的人看我走近了他,用警惕的眼神打量我,说道:“你有事吗?你想干啥?”我平和的对他说:“我看你慈眉善目的,想给你本书看看。”他用质问的语气问我,“法轮功?”我说:“不,这是《格庵遗录》。听说是外国人写的,留给后人的预言,你看了就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大事,你怎么保护自己。”他收下了。我接着又说:“我这还有一本好书你看不看?”“什么书”?“说是《九评》,讲得很好,好多当官的都看过这本书,我不大识字,你看看就知道了。”他接过书,问我:“你多大岁数了?”我说快六十了。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就是公安局的局长,以后你可别再干这些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王村劳教所,济南劳教所我都去过,尤其是三十岁以下的男孩子,進去以后一千伏的电棍三根一起电,一会儿就完了,光喘气不动弹了。”我想掉泪,在心里求师父加持。千万不能让眼泪掉下来。我哽咽着说:“我知道,你说年轻的去干‘这些’事,你们抓起来往死里整,我就想人都有良心,我们这岁数大的总会让三分吧,如果我们再不敢干了,我们师父这法不白传了吗?你说学‘真、善、忍’多好哇,教人向善,做事先考虑别人,不吃喝嫖赌,不干任何坏事,这么好的事为啥就不让干呢?”他善的一面被打动了,接过我给他的《九评》。我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米,双手合十:“你能收下这份真相,你一定会有个好未来。”我背起资料包走了,泪水不住的往下流。

不管是什么人 ,只要是来到我们跟前的,那一定是师父送来的有缘人。不要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位,那就会错过机缘,使很多人不能得救。“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世人能不能得救,只看我们救度众生的念是不是纯正。

师父时时都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这一点我是有深切体会的。有一次,我背了一包《九评共产党》去讲真相,骑自行车刚拐弯时,一辆拉职工上班的大轿车一下把我挂倒了,包里的《九评》是用报纸包着的,按常理掉到地上报纸一下就破了,书就会散了,神奇的是,报纸就象被粘了胶似的,包的严严实实的,一本也没掉出来。当时周围站满了等车上班的职工,我心里不住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还有一次,我去讲真相被坏人诬告,可我并不知道。突然耳朵里有一个声音说:“快走、快走……”反复的说。丈夫发动三轮车,马上离开了。刚离开迎面开来一辆警车,过去后我回头一看,几个穿警服的人从车上下来到处张望,我们越走越远了。

修炼的路上还有许多不足,我会奋起直追,在最后不多的时间里把三件事做的更好,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