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践“一个不动就制万动”

让生命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首先谢谢明慧网站的各位同修,你们的支持和帮助对大陆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和揭露邪恶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所以你们的付出不只是单一的自己在救度着众生,同时还是我们海内外大法弟子整体在救度着众生。祝愿我们的网站越办越好,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一、得法

一九九八年五月,喜得大法,当时是通过在我丈夫身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才走入大法修炼的。

一九九六年暑假期间,我丈夫得了不治之症(肝硬化晚期)。当时医生说没有多大希望了,听到这一结果似晴天霹雳,天塌了一样。他当时才二十九岁,我们有两个孩子,大儿子六岁,小儿子才一周岁,我没有固定工作。

正在我们绝望的时候,一个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的有很多象这样的大病人都好了,劝我丈夫炼法轮功。当时我们还不相信象他这样的绝症病人能够炼好,丈夫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开始学法轮功。当时他的肚子肿的象七八个月的孕妇,走路需要人搀扶,没想到只三天时间,通过学法,人就恢复正常了。这对我们家来说是多么幸运的事啊!一个绝症病人在没有吃一粒药、没打一针、没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好了。太神奇了!是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给我们带来了福份。

九八年五月,我多年的胃病犯了,吃药也不见效,吐血疼痛难忍,还有其它多种疾病,长年累月不断药,还经常住院;人面黄肌瘦、苦不堪言。这时才想到,我为什么不炼法轮功?于是我也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道路。

刚开始在一个好的环境中,同修们比学比修,我也很精進,很能吃苦。记得炼功点上有一个七十岁的老功友她很精進,比年轻人打坐的时间还长。我看她那么大的年纪了,而且人又长的胖,我才只有三十来岁,我要与她比学比修。第一天我在炼功点就双盘了半个小时,五套功法也都学会了。之后我一天比一天多坐十五分钟,不管怎么痛我都不拿下来,都坚持到最后。就这样两个星期后我就能打坐两个小时,还超过了许多功友。到后来我能打坐五六个小时,腿也不痛了。

在修心性方面我也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就这样在不长的时间里我的心身得到了巨大的变化。我丈夫也说他没我修的扎实。也许因为有了这样坚实的基础,所以在以后证实法中、救度众生中、过关中,我都能做到坦坦荡荡、堂堂正正。

二、护法

修炼还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的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使全国各地的学员都受到了无端的迫害,承受无名的苦难;破坏了修炼环境;打死、打伤、打残了我们许多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许多同修为了助师正法、为了救度众生、不畏强暴、不畏生死抛家舍业進京护法。在他们的带动下,我也义无反顾的走上了進京护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道路。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是邪党的所谓五十年大庆,有很多功友進京上访,我也和当地的功友们一起進京上访。一路上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感受到慈悲的师父时刻呵护着我们。

那时候進京很困难,查证件,设一道道的关卡,没有护法的坚定信念,没有慈悲的师父法身的保护是根本進不去的。我和几位年龄差不多的女功友一路,没有任何证件,只有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尽管关卡重重,我们还是很顺利的到了北京。

九月三十号的这一天我们辗转来到了天安门,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地下旅馆住下了。在北京见到全国各地進京护法的同修。虽然当时北京的气氛紧张,但在这里我感觉到那是一个大熔炉,在和他们的接触中我感觉到我与他们的差距,他们维护大法的态度、信师信法金刚不动,使我感觉到我还只是一个刚入幼儿园的学生。在这个熔炉里我升华的很快,真的象熔炼成了一个金刚不破、坚不可摧的大法小粒子。

回家后我的人生观、世界观、对大法的认识更深刻了。在以后的学法修炼中進步很快,有了较大的飞跃。从法中我悟到:修炼是很严肃的,掺不得半点沙,是一个不断的淘沙的过程。是沙子就淘汰了,是金子才能坚持到最后。那时候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坚信您,您说的都是最正的、都是对的,不管邪恶怎么猖狂、怎么迫害,我都要坚修到底;哪怕师父需要我为大法奉献人身我都愿意。只要师父需要的我什么都交给师父,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法。

有了坚定的信念,所以在反迫害中、助师正法中、救度众生中,我一直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不畏生死、不畏强暴的走在最前线。坚定的维护着法、证实着法、讲真相、救度众生。

三、突破亲情关

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传《九评》、发光盘。在街上象发广告一样,见人就讲、见人就发。不管人们对我的态度如何,骂我、吼我、耻笑我、侮辱我,我都不动心,说我好、说我坏我也不动心。白天在街上面对面的讲,有时晚上就和功友到农村去发资料。十年来一如既往的这样做着。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太多,加之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中把人都弄怕了,只要一讲法轮功有人就吓跑了,有的人还不怀好意报警,有些学员就害怕了。我丈夫胆小怕事,又几次被关押、抄家、勒索钱财,加之他的单位软禁他、恐吓他、给他施加压力,使他不敢炼了,放松了修炼。导致他在二零零三年正月旧病复发,三十六岁就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这对我的家来说是多么惨痛的事啊!我们的两个孩子还没有成年、尚不懂事。我也没有固定的工作,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一时间象天塌了一样。以前一切都靠他,现在该怎么办哪?这突如其来的魔难使我一时难以自拔,那种痛苦难以言表,正如师父所说:“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洪吟》<苦其心志>)。

怎么办呢?只有学法,从法中坚定正念。大法给我无穷的力量,师父慈悲呵护着我,功友们也帮助我,给我生活上的帮助、经济上的支持、修炼上的鼓励。很快我就摆脱了痛苦的心情,溶入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去了,不再想那些伤心的事了。

他这一走,亲戚朋友、社会上的人都认为他是炼法轮功,不去医院治疗才导致死亡的,给证实法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亲人们不让我炼了、他单位不让我住单位的房子了。学校领导说只要我不讲真相,就在家里炼功,就不撵我们母子,而且还给我安排工作。我不会听他们诱惑的,我来到世间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我不讲真相怎么救人哪!我不是为了来过常人的日子的,我有师父安排一切。

公婆、弟弟、弟媳们软硬兼施的对付我,我知道他们的出发点:一是想到我们母子可怜、生活没有着落;二是怕他们的身名利益受到影响。开始的时候他们打我、骂我,看不行,就用软的,公公下跪求我(公公是退休干部、弟弟是国家干部)。他们想改变我是徒劳的。我知道这都是我要过的关、难。无论他们用什么样的办法也改变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

我说:你们不要为我们担心、害怕,你们如果想帮助我就在经济上、生活上帮助我度过眼前的难关,在修炼上你们就不要干预我们,我只有修大法才能真正解脱痛苦。我的弟弟不听我的劝说还想用强硬的方式对待我。我严厉的对他说:“你给我走开,你不配做我的弟弟,我的弟弟是不畏强权、不畏生死、匡扶正义的中华男儿。你算什么官?不为民做主,配做什么官?我看不起你!明知道你姐姐没做错事、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别人在欺负你的亲人,你不去为你的亲人申冤,还到这里助恶为虐的迫害我、干扰我。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为了眼前的这点利益放弃正义、良知。如果你怕连累我们可以断绝姐弟关系!有必要的话我们现在就到公安局去把手续一办,公个证不就完了吗?”他见我对大法的坚定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就妥协了、不再干预我了。后来在生活上、经济上还是尽心尽力的帮助我。我劝他三退,他也同意了。

我当着公公的面给人讲真相、劝三退。他几次打我、骂我。一次他过生日,当着我婆家的姐夫、侄女、侄女婿的面,把我的手扳到背后,使劲的扭我的手。要不是师父保护,我的手会扭断的,很长时间不能做事。后来通过不断的讲真相,他想明白了,知道自己错了,向我赔礼道歉。我说:“您把我的手如果扭断了,您的日子会好过吗?”他说:“我错了,请你打我、骂我吧!”我说:“我不会骂您的,更不会打您。我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何况您是我的公公,我的长辈,我怎么可能打您、骂您呢?”他说:“那我现在怎么办呢?把你的手扭伤了,怎么做才能弥补我的过错?”我说:“您不要难过,只要您不干预我讲真相、救人就可以了,我的手有我师父保护不会有问题的。”他说:“你救吧!你想救谁,你救吧!我不管你了。”我说:“我救您,您也是党员呢!”他说:“按照你们的办法给我退了吧!”我说:“那还有姐夫、侄女、侄女婿他们怎么办呢?”他说:“我去帮你救,我说他们要听的。”后来我婆家亲人都是他帮着劝退的。再当着他的面讲真相、救人,他也不管了。

我的其他亲人都听了我讲真相,明白了大法好,也都退出了邪党组织。在他们面前讲真相、发资料,他们有时还帮着讲呢!

四、面对面讲真相

在街上讲真相、发资料,刚开始是很难的,世人受邪党毒害很深,想解救他们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不畏艰难,慈悲的坚持不懈的讲、发传单。随着正法的向前推進,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少了,世人慢慢觉醒了,讲真相就容易了,但还有很多生命难以得救。这就要靠我们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尽量多救人,不辜负师父所望。

我再谈谈我是怎样针对不同的人去讲真相的。“七·二零”以前我讲大法的神奇美好,讲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达到身体健康。“七·二零”以后我讲大法是救人、是归正人类道德的。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我们是受冤枉的,我们修“真、善、忍”没有错,是迫害者的错,只有顺应宇宙大法真善忍的人才有机会進入未来,见人就讲。告诉人们记住真善忍好,记住法轮大法好,在人类大淘汰的时候神佛就会保护你度过劫难。大多数人是相信的,也有相当一部份人是不信的。不管你怎么讲他也不信,他只相信钱、只相信现实。这样的人很难救度的。

二零零四年我为了谋生,骑个自行车,后面挂两个篮子,卖一些生活用品。一边卖东西,一边讲真相、发传单。走到哪里讲到哪里、发到哪里。被不明真相的人报了警,把我抓進派出所,我就跟警察讲。平时想跟他们讲还没有机会呢!跟他们讲完真相就把我放出来,我又在街上讲、发资料,又被人报警了,另一个派出所的警察又把我抓進去,在里面讲完真相又给放了。后来在讲真相中抓了放,放了抓,就这样進進出出不知多少遍了。后来不抓,都认识我了。

有一次把我的书抄去了,我天天去要,他们见我来了都躲着。派出所的所长叫着我的名字说:“你呀!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暴力机构,是专门打人、关人、抓人的地方,别人到这里了都吓的颤抖,你到这里来还把我们撵的团团转。我发现你已经不是一般的人了,你到我们这里来象走娘家、象進菜园门一样随便。”我说:“你们不把我的书抢来了,谁愿意来呀?”他说:“我要能把书给你,就把我的饭碗给砸了,你说叫我怎么办呢?这样吧!明天我以私人的名义让熟悉你的人转给你。”我相信他,没想到给骗了。后来我想可能是我没有重视学法看书,给邪恶钻了空子,才把书收走了。另一个派出所也是抓了我几次放几次。我发现他们也不愿意管了,他们的领导曾有一次吼抓我的警察说:你又把她抓来干什么?又不归我们管辖。

把我送到看守所,在那里我向犯人讲真相,教她们怎样做人。她们都表示出狱后要从新做人,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在和犯人们讲真相的时候,看守所的所长在旁边聚精会神的听,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所长。后来我问外牢的一个老人:“怎么几天了还没有见到你们的所长?”我想别人我都讲了真相,我现在要跟所长讲了。那老人说:”刚才一直在你身边坐着听的就是所长,他可把你佩服的五体投地呢?你讲的真好,你读过好高的书,你讲的话真能改变人、真能教育人。刚才所长为你找梳子,他从来不为别人做服务,看你刚才说要梳子,他就到处找来送给你。”

所谓的提审完了,出来后,我到派出所要我的东西,他们都说你的案子不是我办的,都吓跑了。后来找到办我案子的人,我友好的跟他说话,他吓的发抖,哆嗦的回答我,并一五一十的把东西还给我。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怕我,可能我向他们讲真相的时候,他们背后操控他们干坏事的东西听了害怕吧!我对他们说:“你们才是真正可怜的生命、真正的受害者,江××利用你们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到法轮功平反的时候,再把你们推出来当替罪羊,判的判,杀的杀;下场象当年的红卫兵一样。”同时,告诉他们,我们师父说“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所以,你们这些所谓的“执法者”才是真正可怜的生命。你们想有好的未来,只有顺应大法要求,直接表现就是维护大法弟子,没有别的路了。当然,还讲了很多真相,所以,听得進的人就害怕了。

后来几个派出所的人都不管我了。有一次一个“六一零”的人说,你在这城市里有名,没有谁管得了你。我回应说:“我有我师父管,要你们管干什么,你们只能把好人管坏。”

就这样,我在街上讲真相、发资料、发光盘,几个派出所的人都不管我了,有的警察听了真相,明白后就三退了。发资料时,我谁都发,谁都讲,不管是什么人,什么职位,都要告诉他们真相。经常碰到有人问:“你知道我谁吗?”或有人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要不要我把证件拿出来给你看看?”我说:不管你是谁、职位多高、官位多显赫,只要是这宇宙中的生命都得顺应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宇宙的法理将审判一切生命的所作所为!只有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与这个反宇宙的邪恶组织决裂。才能有美好未来。一些有缘的人就接受真相,并同意三退。

五、我的三退服务点

在丈夫被迫害离世后,由于迫害我的次数也多了,每次都要学校派人接我出来,把学校领导搞烦了,又没法向派出所发泄,就把所有的气都归到我头上。于是,被变异的观念控制的人,宁可自己不当校领导也要下毒手撵我出校门。我母子们无家可归,就得买或租房子住了。后来,在师父呵护下,我买到了别人想买都买不到的物美价廉的房子。

因买房子欠下了债。我就想开个小店来维持生计和还债,刚想就有人来帮助我。店开成了,就成了小型“三退服务点”,就差挂个牌子,只要是来买东西的人,我都要劝他三退,各阶层、各行业的人都有,如政府的、公安的、企事业单位的、当老板的、学生等都有;有的带朋友来退;有的学生把全班都带来退了;有的大人带小孩;有的孩子带大人;好不热闹。看到众生的觉醒,我流下喜悦的眼泪。

后来为了方便三退,我做了一个表格,放在柜台上让愿意三退的人自己签名,我按天收集。有一个小学三年级的小女孩很聪明,很有善缘。她今天来写几个名字、明天来写几个名字,把班上的同学全退了。我问她:“人家是同意退的吗?”她说:“她们都是同意的。”我说:“你真行,哪你是怎么讲的?”她说:“我就按照你说的去讲,她们都信、都愿意退。”周围的小朋友们见我和善,都喜欢来我店门口玩。还让我保存他们的小秘密。都要我教他们炼功。就这样,人来人往的,把我生意做好了,讲真相的面也开阔了。

有的人说××党是做了很多坏事,但是它过后承认错了,跟人家平了反呀!我就跟他们说:“今天把你杀了,明天到你儿子面前认错,平反了;后天又把你儿子杀了,再到你孙子面前认错平反。你们还要感谢它呢?因为它给你平反了。”满场人都轰动了。就有人说:“法轮功的人太会说了,讲的太对了!”很多人跟着问这问那,我一一解答。从中他们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了解了大法,得救了,同时对大法弟子也肃然起敬。

我的店门前有一根电线杆,我保持杆上长期有大法真相标语。一天早晨,一个老头在电线杆前鬼鬼祟祟的。我正在门口洗衣服,他望着我,象是要做什么但要提防着我,我看他的神态和动作,估计他想撕标语。这时,我就要起身来问他,他看我起来了,就快速撕下标语,撒腿就跑,还没等我说话就跑不见了。我趁机大声斥责,让在场的人都知道大法真相标语是救人的,撕毁标语是有罪的,要遭报应的。

有一次在路途中,我看到路边有大法真相标语,就驻足观看,居委会的人路过看到后就要撕,我说:不能撕,我要看,你撕标语干什么呢?对你有什么好处?跟她一起的男的说:“走吧,又不是叫我们来撕这个的。”我又跟他们讲大法真相标语的作用和好处,直到他们明白真相同意以后再不撕为止。

不论什么场合,只要有有缘人我就利用一切可能的机会讲真相救人。一次,我在女厕所跟人讲真相,讲三退保平安的道理,隔壁男厕所的人听明白了,我走出厕所没几步,他竟然从隔壁也慌忙赶出来,一边提裤子一边喊我说:他要“真、善、忍”,要过好日子。我要给他讲,他说:不用了,我都听到了,你帮我把党退掉,我也要好未来。又一生命得救了!

还有公安局的人到我店来买东西,我跟他讲真相。他说:我是公安局的,意思是提醒我不要自找麻烦。我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都要有命才行,要顺天意,违背天意后,在大灾大难来时,什么也不是,蚂蚁都不如。他问:你为什么不怕我?我说:我为什么要怕你呢?我修的是宇宙真善忍大法,是最正的生命,堂堂正正做人,不需要怕任何人!为什么要怕你呢?他见我没有被吓住,走出店门去,走了好几步后回头望我几眼,自言自语的说:“为什么不怕我呢?”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借他的嘴来说,邪恶就是希望大法弟子怕它们,好以此为借口来迫害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要行得端,走得正,正念正行,邪恶坏人敢动大法弟子吗?伟大的师父主宰一切!伟大的法制约一切!怎能让邪恶逞凶作乐呢?大法弟子如果怕这怕那,放不下自我人心,在面对邪恶时胆胆突突的,心不稳,不能心在法中也就不符合法的要求,从而给了邪恶找到迫害的借口;在迫害中又再用人心对待,可能就承受不了、就掉下去甚至背叛师门,后果难料!自己做不好,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个时候怪谁都没有用。让师父和护法正神干着急!唯有学法、精進实修,增强正念才能不惧邪恶、才能破除旧势力!

二零零六年冬,突然铁路公安局(铁路公安局不受地方政府管)来了十几个人把我店抄了,搞的店里乱七八糟,抄走了所有我的大法书籍,《九评》等真相资料。当时,我不在店里,他们就守着等我回来,把我绑架到他们派出所。到哪里我都没有停止讲真相,他们提审我,我说:“你们在重演酷吏,扮演‘红卫兵’的角色,以‘红卫兵’为工具的在国内搞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华大地承受灭绝人性的十年浩劫,杀害无数的中华儿女,达到一党专政,这样,用暴力夺取政权,又用暴力维护政权的政党,把中国人都治怕了。多少中国人为求保命,只要没杀到自己头上,无知的拥护共产邪党。这是炎黄子孙的悲哀,是中国人的大不幸!你们可要想好呀,‘红卫兵’的下场将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今天江××一伙利用你们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你们知道吗?江××他骑虎难下,想拿一批象你们这样的警察来当替罪羊,替法轮功平反,好从虎背下来。你们才是可怜的生命,被别人利用当了迫害人的工具,又将用作它们替罪的工具。是我们的师父慈悲你们,宁愿自己和大法弟子承受魔难,还在给你们选择未来的机会。你们现在行恶是恩将仇报呀!大法中讲了‘对大法行恶者下无生之门,余者人心归正、重德行善、万物更新’(《精進要旨二》〈法正人间预〉)。所以,你们现在维护大法、维护大法弟子就是维护你们自己;相反你们迫害大法弟子就迫害自己。”

他听我这样说又岔开话问我:资料从哪里来的?我说是别人送到我门口的,不知道是谁。他们不相信就逼问,我说:是你们送的,你们承认不?同时我也不可能出卖我的同修。于是,他们又用判刑几年来吓我。我说:“你们说了算吗?是我师父说了算。你们把我送去劳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你们只有罪上加罪了;把我放了你们还可以赎罪。”他们又说你为什么不怕关呢?我说:“你们不怕下无生之门,我还怕关吗?把我放了,才是你们的出路。”

后来,我们当地“六一零”的人来了,跟我谈了两个小时,我又跟他讲真相,从法轮功的好处到国外的洪传形势,国际上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谴责。特别讲到哈尔滨一公安干警,他的上司又要他去抓大法弟子,但他良心发现,觉的一个警察的真正使命是惩恶扬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能抓,选择了跳楼自杀,也不去抓捕大法弟子。现在用不着你们跳楼,你要好好活着,看看将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你现在只有利用你的职权,作最大努力帮助我,维护我也就是你维护了大法,维护了你自己,才有你的未来。他听明白了,后来都一直在维护着我,直到我走出魔窟。

被非法关押期间,有两个年轻警察值班。其中有一个男孩长相很好看,但是从头到脚找不到一点正的东西,说脏话,脚抬的比头高,毫不尊重人。我就跟他说:“年轻人呀!你长的一表人才,神给你一幅好面孔,你糟蹋了神给你的恩赐,你的言行不配你的这副面孔。你身上看不到一点好的、正的东西,看不到优点。也不怪你,在这个暴力机构完全把你的人性一面泯灭了。人之初,性本善。人生出来是善良的,是这个邪恶的环境污染了你。你从现在开始,去掉你那些恶习,就能成为一好生命的。”他听我说这些话是完全为了他好的,马上就变了,象幼儿园的小孩一样变的那样温和善良,非常尊敬的对待我。阿姨前、阿姨后的叫,看得出是他发自内心的感激。在他上司面前帮着我说话,希望他领导快把我放出去。回家的时候他还送我,对我说了一些关心的话。我真为这个生命的变化感到欣慰。

六、我的流动三退服务点

开店对于讲真相,象坐着钓鱼一样,虽然能钓到一些,但还是有局限性。回家后,我就想把店转让给别人,做一个没有局限性的生意,既能大面积的讲真相,又能维持生活。这时我的脑海里冒出卖八宝粥的念头,我想可能是师父点悟的。说来奇怪:店很容易的转让出去了。听到我要卖八宝粥,有个人就把煮八宝粥的技术告诉我,并把一个卖八宝粥的推车让给我。站在为救度众生的出发点上,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利。

这个生意对口,满大街的转,走到哪里就把生意做到哪里,同时真相就讲到哪里。整座城市都在我的覆盖当中,常常是我做生意的喇叭一响,就有人来找真相,要资料、要光盘,有的时候还抢起来了。也有人当街就喊:我要退党啊!一次我把一套零八年晚会送给一个人,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管你是谁,我都想要你有个美好的未来。这是救命的是为你好,看了会有福份”。他说:“你真的不想知道我是谁呀!”我说:“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是谁,我都想救你。”他说:“我是六一零的!”我说:“那你就更要看了。”我就多给他一盘,并说你不仅要自救,还要救你的家人。

一次在夜食摊里面发真相资料,我问谁有影碟机。一个人说:你还真胆大,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管你是谁,我们今天不救你,你将来就可怜的很。他说:那还要靠你呀!我说:不靠我,靠我们师父,不是我们师父慈悲,你们今天就没有这么幸运的在这里吃香喝辣的。他说:我看看。结果他一拿,其他人也拿了。一个农民看了我给的光盘后,还给他们村子里的人看。都说好,抢着看。看过后又来找我要。他骑摩托车满街的找我。找到我后连忙说:“我满城市的找了你几圈,总算找到你了,快多给几个光盘我。我们村子大,一、两个光盘不够用,都说这光盘好看,叫我来找你再要几盘别的看看,”我就又给了他几盘。他高兴的拿着走了。

二零零六年我们所在的城市再次发生了大规模的迫害,二十多个同修一个月内相继被抓,其中很多被判了重刑,人力、物力、财力损失很大。一时间很多同修受到影响,有的害怕了,讲真相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在法中修出的坚定正念使我不惧任何形式的变化、不受任何形式的干扰。照样天天在街上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发资料、发光盘。有一次我给一群人发真相资料,没想派出所的所长也在里面。他说:你还真胆大,牢里面已经关了二十多个,没把你关進去你就不知道狠气。我不想听他的胡言乱语,转身就走。他嚷着:“你发的是什么?给我看看!”我头也不回的说:“不给你,你把我们的同修都关進去了,还抄他们的家!”同他一起的人说:“给我看看!”我说:“不好意思,你找他吧!”背对这些昧着良心的生命就走了。

一次在街上发光盘被人诬告了,来了一辆警车,跳下很多警察,手里拿着警棍。我还做我的生意,把他们当个有也无。看我不理他们,其中一个说:“怎么又是你呀?”我说:“是我呀!”他们感到没趣,跳上车走了。又一次给人报了警,一个警察找到我说:“有人举报你在这里发光盘。”我说:“这个事你不能管,一管就把命管掉了。”他说:“你回去吧!我知道了。”我说:“你们一管,这地方的人将来就淘汰的多一些。你们不管,将来淘汰的就会少一些。你要知道这个关系。”他说:“知道了,回吧!”国保大队的副队长曾对我说:“你在这市里有名,满城的人都认识你,‘六一零’、国安、公安局的人都认识你,知道抓你、关你没有用,改变不了你,看着你天天在街上发,也没有人想管你了。”

多年来我就这样一如既往的面对面的、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了大量的众生,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得救了的众生感激我,知道我的世人、就连“六一零”、国保、公安、派出所这些造业单位的人也为我坚韧不拔的精神所屈服,从而到敬佩。我知道这一切来自于大法、来自于慈悲、伟大的师父。唯有来自师父的法力加持,我们才能在这场天作幕、地为台的大舞台上演好自己的角色,才能在这场前所未有的正法与救度众生中展现辉煌。荣耀归于大法、荣耀归于师父。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