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三月得法的大法弟子,虽然是个修炼十几年的老弟子了,但是明慧网组织的前五次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我一次也没投稿。总感到自己虽然一直坚持做着大法弟子的事情,但和那些精進的同修比,自己做的平平常常,没什么可写的。看到明慧网第六次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征稿启事后,对我触动很大,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总得对自己有个总结,对师父有个交待,本着这样的目地,把自己的修炼情况和心得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

一、从思想观念上同中共邪党彻底决裂

得法前,我从八十年代初以来,就一直担任省直机关的处长,省公司总经理,研究所长等领导职务,深受上级信任和重用,若不是因为自己还存有一点正直、廉洁、善良等传统的道德观念,可能会中毒更深,爬的更高。三十多年的工作经历,在邪党官场长期勾心斗角的漩涡中和繁重的工作压力下,把自己搞的心力交瘁,疲惫不堪,百病缠身,每天都依靠大把大把的服用药物都难以维持正常工作和生活,每年还得住一至二次医院,集中治疗,缓解因高血脂,冠心病,动脉硬化等病症带来的痛苦。在自己急于想摆脱病痛,渴望退休后能有个健康身体的时候,一位当时修炼法轮功的同事借我一本《转法轮》并引导我参加了九天学法炼功培训班,看了《转法轮》,听了师父《在广州法会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开始步入修炼。记得在参加集体炼功和学法点之前,由于受邪党文化长期毒害和影响所形成的政治敏感,我先在炼功场外还仔细观察了好几天,在亲眼目睹和确信确实没有名册,不问姓名,没有组织,来去自由的情况下,我才参加了集体炼功和学法。

师父说:“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精進要旨》〈溶于法中〉)通过集体学法和炼功,不长时间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出现了,不但从此把长年伴随我的药瓶子,药罐子扔掉了,而且原来暗黄的脸变的有光了,精神矍铄,走路生风,性格也变的开朗乐观温顺了。接着在我家和孩子身上连续出现了几起在常人看来是非常巧合,化险为夷、遇难呈祥的事情,站在法理上看,我当然明白背后的原因。同时, 我从周围同修们身上也看到了更多神奇超常的事情。这些都极大的冲击了我长期固有的“无神”观念,随着深入学法,“无神论”这堵墙在我思想中轰然倒塌了。

从此,阻碍我学法的障碍没有了。对学法,我真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感觉,除集体学法外,我每天还坚持自己看一讲《转法轮》。过去,很少有我看第二遍的书,可是对《转法轮》我读了几百遍,却总有一种学不够的感觉,每读一遍都有一种全新的感觉总觉的这本书里有无穷无尽,无限深奥的东西在里边。正如师父告诉我们的学一遍有一遍新的感觉,新的收获。逐渐的我发现自己对许多事情看法都变了,特别是关系自己名利方面的东西,如对我职务的安排,住房的分配,退休的待遇,孩子的安排,这些长期困扰我不得安宁,总感到对我不公,这些曾让我愤愤不平过、后悔过、忍气吞声无奈过、又放不下去不掉的事情,在学法中我不知不觉的看淡了,不关心了,过去想不开的想开了,放不下的放下了,真有一种思想让解脱的感觉。现在还有人为我打抱不平说:“那个职位是你的,就你住房差,工资低,什么好处也没得着,为什么不找啊?”我听了淡然一笑,心里想:我很知足了,因为我得着着大法了。

就在我一心修炼大法,迅猛提高的时候,铺天盖地的镇压开始了,过去由于长期受邪党驯服工具,与邪党保持一致的奴化教育,对邪党每一次整群众的运动,我都是只听邪党的一面宣传,从不怀疑。而邪党对法轮功的镇压,一下子让我惊呆了,我不理解这样一个不过问政治,利国利民的修炼群体怎么一下子成了邪党的敌人?随着迫害的不断升级,我在为大法申辩和不平的同时,对邪党历次运动产生了怀疑。我从各种渠道找来许多为各次运动平反冤假错案的材料和境外揭露邪党的禁书,结合自己亲身经历和对历史的反思,邪党一贯“伟光正”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彻底改变了。

特别是《九评共产党》发表后,让我从根本上了解了共产邪党,认清了共产邪党反人类,反宇宙,反自然,反大法的邪恶本质。同时,在痛苦的反思中也看到了多年来共产邪党对我的毒害和影响,自己报效国家,报效人民的纯洁理想被邪党利用了,把邪党和国家和人民混淆在一起了,盲目的给邪党当了那么多年的传声筒,干了许多违心的事情,至今在我身上还残留许多党文化的流毒,有时还会不自觉的表现出来。回想那些年盲目的崇拜,狂热的追求,不理智的行动,感到无比的耻辱和痛悔,有一种被人愚弄和上当受骗的感觉。大法给了我正念,让我懂的了真正的善与恶、好与坏,使我在思想上,观念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与共产邪党彻底划清了界限。所以,当师父的《向世间转轮》一发表,我就毫不犹豫的用真名退出了邪党。接着,我把家里所有有关共产邪党物品全部進行清理,烧的烧,撕的撕,摔的摔,卖的卖,光邪党的各类书籍就清理了四编织袋,从此,我把揭露邪党罪恶作为讲真相、救众生的重要内容。过去了解我的熟人和亲友看到我对共产邪党如此巨大的变化和反差,有的理解不了说:“你过去为某某党那么卖力,现在这么反对它,是不是因某某党对你太不公了?”我说:我不是反对它,是我认清了它的邪恶本质,把真相告诉你,免的你受害。

二、在证实法中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法轮功时,我已退休离岗,当上级机关调查我时,在岗领导出于保护我的目地,说我早已不炼了,对此我已在明慧网上声明作废,所以我不在邪党掌握的黑名单上,也一直没有受到邪恶的干扰和直接的暴力迫害。

在那极端黑暗的日子里,我虽然也参加了贴传单,发资料,去北京上访,但那都是在同修的影响和带领下做的,对今后应该怎样去修炼心里很茫然,观望了很长时间。在这彷徨的日子里,我坚持学法,坚持炼功,对《转法轮》和“七·二零”前师父的所有经文,我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学习,逐渐的从法中找到了方向,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中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特别是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以后,就象一盏明灯,照亮了我今后修炼的道路,师父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这就是在建立觉者的威德。”通过反复学习和体悟,认识到邪恶没有掌控我的情况,正是我证实法、讲真相、救世人的有利条件,这可能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在继续保证学法炼功的基础上,我开始走上了证实法的道路。

开始,我不知从何入手,只是单一的发资料,因为是同修传递过来的,有多多发,有少少发,经常是断断续续,一遇形势变化,特别是资料点被破坏以后,和同修失去联系,就处于等待观望状态。

后来,接触到《明慧周刊》以后,看到同修们积极主动创造了各种证实法讲真相的形式,对我启发很大。在失去联系得不到真相资料的时候,我就从文化用品市场买来较大的口取纸自己写真相标语,贴起来也很方便;为了解决常人对真相资料的重视,我从市场买来三号和六号自封袋,单张的四折之后装在三号袋中,页数多或小册子用六号袋装好,然后用透明胶条从正面折贴到背面,留出一块回折,这样既庄重美观,又方便粘贴,放在兜里,发时用手捏住回折,从背面把胶条扯直,随意贴在任何地方。

为避免资料重复发放,扩大发放面,我以自家和单位(退休后我一直被私企聘用)为轴心,向四外扩散,地毯式发放,每天一个方向,每天一两个门洞就象这里的住户或走亲访友,不引人注意,常年不停,细水长流。结合发真相资料,还坚持花真相币或寄真相信,什么方便做什么。

对熟人和经常接触的人讲真相也是我一直坚持做的。刚开始为了急于让别人承认法轮大法好,就从许多炼功中出现的各种超常神奇的事情去讲,虽然讲的象故事一样,但是效果不理想,给人感觉很神秘,通过学习师父的几次讲法明白了,讲真相不能讲高,只能用常人能够接受的常理去讲,比如有人问我:“你说法轮功不是迷信,他符合哪条科学道理?”我说:“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当我们长时间思考问题用脑过度感觉很累的时候,都习惯闭上眼睛什么都不想,静坐一会儿,当你再睁开眼睛时,会感觉头脑非常清醒,浑身都轻松,那么炼功人什么都不想打坐入静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出定后会是什么感觉?再如炼功人按照法理要求,不求名不求利,不喝酒,不赌博,不炒股,总保持一个祥和平静的心态,精神不大起大落了,这样的人会有什么病呢?”常人听了都觉得很符合科学健身的道理。

特别是用现身说法讲真相更有说服力,如我几次消业都表现剧烈的咳嗽,和常人的感冒一样,单位同事看我也不吃药,好象是硬挺,特别是有一次我右手无名无意扎了一根刺,没拔利索剩一块在肉里,结果化脓肿起来了,同事好心的提醒我应该赶快医院割开,否则很危险。我哼哈答应着也没动,过两天自己好了。同事很奇怪问我:“你每次有病也不吃药,怎么好的?炼法轮功的都这样?这么硬挺!”我没有从炼功消病业角度去讲,我说:“这不是硬挺,治病不是光吃药一种方法,我平时坚持炼功,使身体各个器官达到了平衡,增强了整个机体的抗病能力,一般的病靠炼功就消除了,吃药还有副作用。”常人听了都非常信服。

在证实法中我还体会到保持大法弟子的个人形像非常重要。正如师父要求我们的在任何地方都要做个好人,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怀大志拘小节。我退岗后没在家呆几天,就被私企老板聘去搞管理和抓经营,虽然是临时工作,但是我没有临时思想,老板交给我什么工作就认真去做,决不应付,发现企业中的问题就真诚的给老板提出来,凡我经手的财物都做到笔笔有踪,账目清楚,我从不计较工资待遇,给多少是多少,有时效益不好保证不了开支,我就主动挂帐,先给员工开,至今企业已欠我工资一万一千多元,一点没影响我工作情绪,老板有时资金紧张,我就主动用自己存款帮助解决困难,一些年轻员工有时遇到困难都从我这借钱,我从没拒绝过。单位没有更夫和值班人员,我就主动承担起早晨开门和打扫卫生的任务,每天我都要提前四十多分钟上班,把卫生间用水加满(定点供水),饮用水烧好,地板拖干净,常年如此。老板和员工对我都非常尊重,处处照顾我,和大家处得十分溶洽。

在这个环境里,我修炼法轮功也是公开的,大家经常在一起议论起邪党和法轮功,我也就在潜移默化中讲着真相,有真相资料和光碟给大家传看,条件成熟的(包括老板)就作了三退。有的还自己主动找我要资料,要光碟,给家属三退。因为我的工作量不大,闲余时间较多,所以每天上午没有急需处理的工作时,我基本上都在堂堂正正的看书学法。

为减轻资料点同修的负担和工作量,我主动要求承担部份耗材的购买和供应,买耗材的事逐渐都被负责给公司购买耗材的年轻同事代替我办了,和我经常有联系的同修也不用回避我身边的同事,有时遇到我不在单位,就直接把资料或事情托给熟视的同事代转。同事们尊重我也保护我,我在协助抓市场管理阶段,因为市场管理办公室人员复杂,管区派出所知道了我的情况,就找办公室主任要求直接与我谈话,办公室主任凭着与派出所经常工作交往的关系,直接替我挡了驾,根本就没让和我接触,以后也没人再找我麻烦。

近两年,考虑到自己年龄太大了,老板可能不好意思辞退我,就借着一个单项工作结束时主动向老板提出辞职回家,结果老板不但没有同意,还把财会工作交给了我,并说:“只要我的企业不黄,你的身体允许,你就在这干吧,我养你老都同意。”在盛意难却的情况下,我想那顺其自然吧,在哪我都是在证实法。

三、在平稳修炼中不断精進实修

师父反复告诫我们:“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走正你们的路才是最重要的。”(《走正路》)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对自己走过的路曾有过错误的认识,如迫害初期看到很多同修被抓被迫害,表现得那么坚定,真是从心里由衷的敬佩,同时觉得自己不如别人,有种自卑感。我曾向一位被迫害过的同修流露过这种想法,同修说:“你不能这样想,那不是在求吗?”我当时也没有深挖思想深处的东西,后来我在《明慧周刊》上看到同修在一篇《也谈不要在迫害中提高》中说:“我觉得,平稳的走正自己证实法的路,根本不被迫害到,才是师父对我们的安排。”我又从另一个极端为自己没被邪恶迫害到而沾沾自喜了,后来在学法修炼中,特别是学了师父的《越最后越精進》,认识到这两种认识都是错误的,都深藏着自己没有修好的人心,前一种认识是想在表现自己,证实自己的心;后一种认识是在掩盖自己不精進,满足现状甚至消沉的各种不好的人心,如:由于自己的怕心,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时,一進广场有两位同去的同修就被便衣带走了,自己和另一位同修也被便衣跟踪的情况下,只是找机会把条幅挂在了地道口上,而没有堂堂正正的喊出法轮大法好,连自己都感到不满意,在讲真相中只对熟悉的人去讲,而很少对陌生的路人去讲,存在一种明显的怕心和爱面子心,色欲之心还没有从根本上清除,虽然在行为上没有了,但在思想上还经常沉浸在那种“美好”的回忆上,长期压不住,去不掉等等。通过总结自己证实法的道路,清理自己的思想,我对平稳走好证实法的路也有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对大法修炼的持之以恒,在修炼过程中始终如一的精進状态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也就是师父对我们要求的精進实修。

过去我总认为自己文化水平高,理解能力强,只满足于每天读一讲《转法轮》,对背法一直觉得年龄大,太吃力,不敢考虑,读了几百遍《转法轮》连目录还背不下来呢。后来在《明慧周刊》上看到许多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背法的经验和体会,认识到自己在学法上的不精進,下决心从零五年开始了背法,学着同修的做法,每天在坚持读一讲《转法轮》的基础上,还必须背一段,抄写一段,整整用了两年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抄了一遍。回过头来虽然还是背不下来,但却发现对法理的理解和掌握比原来深刻的多,我接着又一年多点的时间背下了第二遍,每天抄背二段到一页,今年我又开始了第三遍,每天用三个小时左右、背一到二页,并根据前两遍的经验,改变了对《转法轮》每天再读一讲,连续通读的方法,集中精力对所背的这一讲,每天反复读半讲到一讲,这样虽然通读進度慢,但理解深刻,记忆深刻,避免了学法走过场的问题。

在讲真相方面,针对自己对陌生人不敢讲,不愿讲的问题,从救人的高度加深对法理的认识,不断清除自己的怕心和爱面子心,从面对面发神韵光盘入手,或用给护身符方法引入,开始打破这种僵局。凡是来购物付款时都找机会给一个光碟或护身符,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会得福报,在走路时能找理由搭上话的也都送上一个护身符并让记住法轮大法好,虽然做的还不够普遍,不够经常,甚至绝大多数还没做深谈和劝三退,但已经有了向陌生人介绍大法好的开端。

过去,对直接用电脑上明慧网,做资料,自己总是以年龄大,对电脑一窍不通为理由,根本就没有去想过,一切资料都是靠同修提供,近两年看到很多同修,甚至有的年龄很大,没有多少文化,经济又很困难的农村同修都能克服各种困难上网和做资料,和这些同修比,我哪方面条件都比他们强的多,没有任何理由不上网。以各种客观原因为借口实质就是等靠要,归根结底还是个怕。认识提高以后,我在单位利用各种条件有意接触电脑,逐渐感到也不象自己想象的那么神秘,今年春天,我也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在同修们和单位同事的指导帮助下,上网和简单下载已没问题,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也会成为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