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资料点的运作中去执著 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师父好!
全世界同修好!

在家庭资料点成长、走向成熟这跌跌撞撞的全过裎中,我必须修去执著和人心。走过这坷坷坎坎的全过程,就是整体升华的全过程。

师父帮我解决了丈夫的怕心,买电脑上明慧

因为我两次上北京证实法,被抓后,邪党关押我在洗脑班半年、非法劳教一年半。两年后回家来,派出所、居委会的人一走,我就双盘打坐炼功。丈夫知道我的信仰没变,我炼功学法他不反对,就是不让买电脑。我也知道,在我被关押的二年中,他一个常人也经受了社会上和家庭中的巨大压力、各种各样的干扰。两次上北京都是我说服他同意了我才走的,所以家庭压力非常的大。有次他对我说:“这两年我也不知道怎么过的,有时会神魂颠倒的,一天到晚连吃饭没吃饭也不知道。”当时听了他的话,我没有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却说:“多承受一点对你有好处。”这种别人不理解的语言,拖延着他得法的时间,使他知道大法好也不能進来,我是有责任的。所以在我想做资料时,我不想在他不同意的状态下一意孤行的去买电脑,只是一有机会我就在他耳边唠叨,也表明心态:电脑买定了,只是尊重你。

二零零六年年底,丈夫终于同意我买电脑了。我怕夜长梦多,年一过就拉着他去了电脑城。我们无半点电脑知识,怎么买呢?周刊中的电脑知识就打進了我的大脑:内存要516兆,硬盘要80G以上就可以了。什么牌子的呢?我就用人的一面去想:买惠普:智慧普天下的劳苦大众。可以买。买联想:连着想、想多了就是执著,不要(个人意愿,不要参照)。买神舟:度人的工具。可以买。就这样我们走進了惠普专卖店。老伴也提醒我,买台式的散热好,我也同意了。進店去,服务员要我们自己操作一下,我们都不会,问了两个很外行的问题,他们就不理我们了。无奈,我们走進了神丹专卖店。神舟的服务员很热情,通过她们的介绍我就想买了。要掏钱时,老伴的怕心出来了,借口是:什么都不懂怎么用?他不同意了,我怎么说都没有用。

出门来不久,他就肚子疼,说一句不买的理由,肚子疼痛就加重一点,连说几句,疼的他站也站不住了,蹲在人行道上叫“哎呀!”我知道是因为他的行为不符合宇宙的特性而疼的,是师父在帮我。他自己也悟到是说不买而疼,他大叫道:“我什么都不管了,给你五千元钱你自己去买。”慢慢的他可以站起来了,回家来他给了我五千元钱买电脑,也不陪我去买了。

当常人时,我就不打麻将也不看电视,电视微调我都不会调。空调买了十几年,到今天我也打不开那个老空调,只能用一打就开的新空调。很多电器都不会用,老伴给我起了一个很恰当的名字:“科盲”。因为我被关押两年,家人怕心都很重(也有我没修好的原因),老小个个懂电脑,就是不帮我,说:你不上明慧什么都可以帮你。怎么办呢?师父第二天就安排老伴十三岁的侄孙子来玩,我问他会不会打开电脑,他说会。中午吃了饭,我们俩就去了电脑城。

买电脑时,服务员要给我装VCD光驱,我什么也不懂,但周刊告诉我要装DVD,而且是名牌的才要,她们店里暂时没有,我坚持着,她们只好打电话,给送来名牌的我才同意装。侄孙、服务员、另几个人都指责我:什么都不懂,还要配那么好的光驱。是师父打开了我这“科盲”的智慧,用到今天,很好用,并配了写字板。

电脑买回来,老伴不理不问,我暗自发了一念:你今天不理不问,明天你是我得力的帮手。我和孙子自己装好了,我要他装自由门,他说不会。我说:一定会,我教你。(现在想起都可笑)我找了十几个真相光碟,要他找自由门,他找到了,当时就把自由门装上了桌面。(学习电脑后才知应装在加密盘里)看见小鸽子,我虽然陌生,就是高兴、倍感亲切,说不出的一种感觉。我逼着他打开记事本,我给师父写了几句心里话,现在我都记得大概意思:“师父,您好!您给弟子智慧,安装上了自由门,我很激动。心里有一种冲动告诉我:我与您近了、我回家的路也近了。早就该买电脑上明慧网,弟子愚钝呀!”当时我热泪盈眶,怕孙子看见,去了卫生间。

第二天看了说明书,才得知惠普是美国生产的,神舟是国产的。老伴埋怨说:四千多元买惠普多好!我不客气的说:你为什么不去买呢?交点学费也值得。

很快我就安了宽带、打开了自由门、上了明慧网。上网后、我就象一个没吃喝的孩子,每天都要从明慧网上吸取营养,也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后来干儿子(常人)帮我买了惠普打印机、过塑机。我要他当晚给打印了一本《从零开始建资料点》(第三期)。第二天,我自己打开明慧网,看见同修的一篇文章写的很好。很想打印下来,也不知怎么打,又一念:什么不是学会的吗!我点了打印机版后就不会了,师父告诉我点“这”,一个小打印机的图象,我一点,打印机就工作了,那就是我打的第一张资料,那种心情是语言无法表达的。师尊的慈悲、伟大,终生难报。

去执著不是想去就能去的要实修

电脑是需要学习操作的,不是师父指点一下就可以不学了,走极端。电脑买回来后,我就把小孩上学用的电脑书抱着看,上厕所也看,看不懂的也看。特别是看了《从零开始建资料点》后,有了畏难情绪,这课程要全掌握了,要花多少时间呀?要学法、要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缺一不可。执著心一个、二个、三个、五个的摆在了我的面前:怕苦心、科盲心、技术心、依赖心、持久心、时间不够,最可恨的妒嫉心也出来了(修了多年不知有妒嫉心):师父怎么就不安排一个懂电脑的技术同修教我呢?问题出现了,问的人都没有一个。想起此事就愧疚。学法提高后才明白:都给你安排现成的,你怎么修,怎么提高?

实际上师父也安排了一个同修在公共汽车上教我下载文件,反复说了好几遍,下车还在提醒我。现在我都记的同修的耐心。回家实践才学会网上下载文件的。《从零开始建资料点》也是这样教的,自己点错了就烦了,心不在法上。整天埋在电脑书里,执著技术,心也不静,什么也都学不会。就想不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有师在、有法在。

而且师父还安排了小侄孙在我的身边,一个月也能回来一次。他从常人到修炼人,从不懂电脑到电脑高手,都是有过程的:小侄孙弄坏了我的电子书,删除了我的网络程序,打乱了我的打印程序,和老伴磕磕碰碰,格格不入,但他学电脑必定比我们快,是我调的课题,我不向内找,怎么修呢?有段时间老伴为了电脑的稳定运作,公开的撵他走,不让他摸电脑。俩人大吵,不依不饶。说来也怪,那段时间小侄孙一摸电脑电脑就死机、黑屏。我提出来,要小侄孙向内找,他也找不到。因我都不会向内找,他怎么找的到呢?后来他自己用手机上网看明慧。因为社会是个大染缸,网络千奇百怪。他开始玩常人的游戏。因我的一再提醒,又走了回来,其实都有我没修好的原因在里面。没有协调好他们的关系,救一个人难,毁一个人多容易呀!

师父在《转法轮》中教导:“心性多高,功多高。”我心性上不来,电脑的运作也不正常了,今天死机、明天卡纸、后天中了木马、感染了病毒。最后连“猫”也烧了(安宽带二月之内),打印的真相传单少字、掉字也出现了。师父在指点我,你的心性掉下来了。我也不知道。我的心浮动了,甚至产生了去常人的电脑班学电脑。心烦意乱中,翻出了一篇同修文章《去执著向内找》。这绝不是偶然的,冷静下来向内找,发现自己法学少了,人心多了,连自由门升级都烦,不修口就说:“不升级多好,真麻烦。”这种无知的语言、明显的执著我都看不见,怎么提高呢?

我这才想到多学一点法,少看一点技术的书。打开明慧网容易,就象打开电视机一样,要学好、学精就不能离开大法。基点站在常人中、就是一个常人学电脑,基点在大法上,就是神在学救人。就有师父的呵护、智慧的开发、神迹的出现。特别是一个修炼的人,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人心越少越好,人越执著越学不会,人心太重,不在法上。

后来我学了《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师父讲到:“我想啊,人心太多造成的,用人心做大法弟子的事就会这样。修炼中每个人都走好自己的路、修好自己,就会把事做好。”看到这,我就觉的师父在教我、指出我的执著,去掉它。特别是学了师父在零七年《致加拿大法会》中指出:“越到最后越不能放松,越到最后越要学好法,越到最后正念要越足。”我才真正的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也不会放松学法了,也学会了先修人(先学法)、后修电脑。加强了发正念,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我一个“科盲”走到今天,真相资料不但能自给自足,还能满足周边同修的《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做书等等,打印纸从二三包的進货,现在是整盒的進货了。

老伴成了得力助手

老伴在病魔的折磨中,走進了大法。他刚开始就提出炼功不学法,怎么说也听不進去,结果就是开刀手术(也有我没修好的原因)。手术时,是师父帮他取了肾结石,活生生的事例使他明白了学法的重要性。也知道师父的伟大和慈悲,体悟了大法的神奇。因他属于思想保守、性格孤僻之人,所以小字辈也给他起了一个很恰当的名字:老八股。后来他学法了,又提出只学《转法轮》不看师父国外讲法和学员的交流文章,是一个交流了两年才退了党(可见思想的顽固、僵化)、连《九评》都不看的人,然而师父没有放弃他,在大法的洪势下,让他成了我的得力助手。

因为他爱下象棋,为了改变他对电脑不理不问的现状,我就把电脑安装了网上象棋对赛实战,并教他一步步的入局。眼看胜利在握,因他手指点鼠标不灵活,搬错了一个棋子,全盘皆输。悔棋对方又不同意,所以他也想改变对电脑不理不问的状态,这才学了电脑。并提出不看明慧网,我也不强求。因为我知道他每往前走一步,都会有一个拦路石在前面拦着他,讲多了电脑也不学了。怕他入迷,又提醒他不要玩久了,是执著心。后来他看大纪元了,不看明慧,我把象棋程序删除了。他又不会弄开,也就不下棋了。

后来我家安了锅(卫星天线),他的思想彻底转变了。安锅的技术很快就学会了,怕心也少了,打坐也静心了。师父安排他在炼静功中飞回了自己的家,看门的老者对他说:“你好久没回家了,经常回家看看。”因为他执著少、人心少,师父还指点他:以后一定要双盘。从这以后他就主动的帮我了,他看见墨盒太贵,就试验着把墨盒锯开,增大空间,垫上海绵,废弃的墨盒又能打了(因是做试验,经验不足,打印不久也坏了,但精神可嘉)。看见我做大法的书、新经文书、脊上胶后每书站着,面积大,办法又笨。他教我每书中用裁下的边条把书隔开,用木板把书压好,把书捆好,要怎么刷胶就怎么刷,又好又方便。看见做大书《转法轮》没有大的订书机,他用小电钻打孔,用铁丝咬紧,又实用又结实,还不会散。裁纸刀钝了,不好用,他用菜刀帮我切书,后来把裁纸刀也想办法磨好了。有一次同修的书散了,又旧又破,这书是同修93年得法时请的,很珍惜。自己改字时把两页书的中间粘在了一起,痛苦的说:我做了坏事,怎么办呢?我把书带回了家。他小心的把粘着的地方挖去,用白纸粘好,把缺了的字打出来从新补上,很耐心。把散页乱的书从新装好,又把没改的字改好,掉了的字补上。花了不少时间,同时把封面也换了新的,同修收下书很感动,我告诉同修他已经修炼了,大家都为他高兴。

有次同修在我家交流,他在网上看见了师父的新经文,他把经文打下来,把二合一的打给了老年同修,把四合一的打给了年轻同修,大家都说他变了,变成了修炼的人。特别难得的是他能在法上认识法,并时时的提醒我。我有次发火,不在法上,事后他耐心的劝我说:“修了这么多年了(十三年了),长一点功不容易,在常人的争争斗斗中,一句话就掉到常人那里了。很可惜呀!”家中有这样的老伴真是难得呀!

在讲真相劝三退中,他第一个就劝退了派出所的老所长,一个人的心态多么重要呀!

突破网络封锁的实战

十一前夕,虽然我们的网络在正常运行,但恶党为了自己所谓的生日,劳民伤财、兴师动众,并在网络上安了蓝盾,叫嚣要大陆所有境外的网络黑屏。我们的欢喜心、依赖心出来了。老伴说:一个克绿霸就打败了你千万元筑起的绿霸,一个蓝盾出来,就会有十个克蓝盾出现。小侄孙子也说:对付它就是小菜一碟。我也说:人与神斗下看看。而没有把这黑屏的信息当作是提高自己,跟上大法進程的信号。也知道这几天网络速度慢了,有时打开了明慧、打不开文件,有时很久才能打开。那天下载了莲花代理,停电后也没有及时安上。结果是十八、十九的周刊也打不出来。而且我们还相互埋怨着,都不在法上。

二十日的夜里,老伴在电脑上反复试用,直到深夜二点才打开了TOR,下载了周刊、正见。几天后,电脑又不行了,突不破封锁,找来找去,老伴的气也来了,愤愤不平的指责老共太坏,不得人心。

我和一位七十五岁的老年同修(专程来我家交流的)把这一切看在心里,交流了一下,建议大家一起发正念,一共四人坐下了。我念一句大家一齐念:清除邪党对网络的干搅和破坏,铲除另外空间黑手、烂鬼的操控。大法的网是邪恶的禁地,是修炼人的圣地,上天的阶梯。发出最强大的正念,保卫圣地、邪恶必灭、灭、灭、灭。因是现时想一句、念一句,也不连贯。老伴发了几分钟就说:“自己都没有想好就要我们发正念。”不到十分钟就走了,小孙子也走了。我和老年同修一直发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下来。第二天,老伴打开网络一切正常了。老年同修语重心长的和老伴交流了发正念的重要性。

因TOR有时也慢,我们又改用了正版的自由门,网络恢复了正常运行。教训是要总结的。一样的错误不能在我们修炼人的身上反复出现,出现了就归正,这就是修炼

修炼的时间是有限的,让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跟上大法的進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向师父合十!向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